《狼云传》

第一章

作者:谢天

世界上有许多奇特的组织,或者公开,或者不公开地做著许多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

“实现最后愿望协会”便是其中非常特別的一个。他们是一个公开的协会,但是行事却往往带著些神祕色彩,而协会中许多特殊工作人员的资料,也是保密的。

这个协会帮助过无数临终的人完成最后心愿,其中有一件非常著名的事情,各国的许多媒体都曾经报导过,是一个患了绝症的小女孩,希望在临终前见一见她毕生最景仰的某国的著名王妃。

那名王妃在公事与私事方面都非常的忙碌,每天的行程都是的早就安排好的,而她王室的尊贵身份与貧窮的小女孩更有著天壤之別。但是经过了实现最后愿望协会的一番努力之后,那名王妃推掉许多既定的活动,专程搭机遠渡重洋,来到小女孩的病榻之前,与她谈天,安慰她,和她交了朋友,在小女孩生命中的最后一刻,带给她无限的快乐和满足。

那名王妃的乐于助人和心地慈善也是非常有名的,所以实现最后愿望协会这次的任务并不困难,只是因为王妃本身的名气,所以獲得了媒体的报导。

事实上,该协会有许多没有被报导出来的任务,却更艰巨许多,但是他们本著协会的宗旨,一直在不分难易地尽最大的努力,为临终前的人服务。

后来,那名王妃在一次众所週知的车禍中驟然去世,虽然她的喪礼隆重而盛大,全世界大約有三分之一的人都从电视上看到了这场告別弥撒,但是她却来不及说出自己的最后心愿。

“死而无憾”是实现最后愿望协会的宗旨,他们服务的对象,并不是某些特定的人选,而且通常都只是一些平凡老百姓。现在,他们的特派员又站在一名被癌症折磨得不成人形的老先生床前。

“我的最后愿望?”老先生猛烈地咳嗽一阵之后,继续道:“我只希望我唯一的儿子能走上正途,做一个平凡而快乐的人。”

“您的儿子?”特派员问道:“根據我们的资料显示,您一直是孤身的一个人,没有妻子也没有儿女。您真的有一个儿子吗?”

老人吃力地道:“是的,这是我充满挫折的一生之中,所做过最大的一件错事。我有一个儿子,我知道他确实是我的儿子,但是他却不知道有我这样一个父亲。”

老人的眼角缓缓流下一滴眼泪,继续说道:“我从来没有好好教育过他,甚至没有尽过一天当父亲的责任,但是天知道,我真的愛他。”

特派员又问道:“您希不希望见他最后一面?”

老人已经没有力气搖头,只是轻轻叹息了一声,说道:“不用了,我不希望他发现自己的父亲是一个这么卑賤而没有用的人,如果你们真能实现我最后的愿望,我就感激不尽了。”

特派员点点头:“请您告訴我您儿子的资料……”

□□□

罗一郎和司徒云两个人走在繁华的商业區,嘴里都嚼著檳榔,叼著香烟,还不时不由自主地搖动著身躯,装出一派轻松瀟灑的模样。

罗一郎是一个身材高壯的青年,十八、九岁年纪,皮膚黝黑,长相却頗英俊斯文,他的头发除了原本的黑色之外,大概还有七种顏色。

他的綽号叫做黑狼,起这么一个綽号,是因为听起来够酷,而且也给人比较兇狠威猛的感觉。在外面混,没有一个叫得出的外号怎么行?

司徒云的年纪和罗一郎差不多,但是与罗一郎比较之下,则显得有些瘦弱,他的头发也不只是黑色,有一半,由正中间分开,是染成金黃色的。

司徒云的脸色略有些苍白,一双眼睛有炯炯的神采,他的动作和行为上处处想表现出自己也是个狠角色,但反而给人有些做作的感觉。他没有綽号,朋友都叫他阿云。

他们两人是赤道帮的小兄弟,专门负责在附近这几条街上收保取护费,收取的对象包括所有的店鋪,各类商家,甚至小販也不放过。

“你看!”罗一郎道:“那边新来了一个卖烤蕃薯的,过去问问。”

寒冷的冬风吹过,卖烤蕃薯的老头打个寒顫,縮了縮脖子,茫然的眼神看著熙来攘往的人群,心中似乎正在为不怎么好的生意担憂。不一会儿,罗一郎和司徒云走了过来,老头立刻投以热切的眼神。

“少年的,買烤蕃薯吗?又热又甜又好吃。”老头热情地招呼道。

罗一郎将烟头往地上一弹,吐出一口檳榔汁,恶狠狠地道:“你知道这里是谁的地盤吗?谁让你在这里摆攤子的?”

老头先是一愣,但随即明白过来,他来这里摆攤子之前,也听人说起过黑社会收保护费的事情,于是立刻陪笑道:“对不起,我不清楚这里的规矩,家里情況不太好,出来做点小生意,以后还请两位大哥指教。”

罗一郎拍拍自己胸口道:“告訴你,这里是我们赤道帮罩的,我叫做黑狼,他是我的兄弟阿云,我们专门负责收这条街的稅。像你这种攤販嘛,每个月一萬二,月初收钱,保你没事,懂了吗?”

老头唯唯諾諾地道:“是的,我明白了,月初收钱,我一定会尽力配合的。”

司徒云插口道:“后天就是一号,到时候我们会再来,別忘了。”

老头脸上闪过一絲悽苦的表情,细声道:“我全部的積蓄都用在这个攤子上了,今天第一天做生意,到现在才卖了两百多块钱,大后天……大后天……”

“少囉唆!”罗一郎不悅地道:“没钱不会去想办法啊?要在这里做生意就按时交稅,否则就得给我滾,懂了吗?”

老头不敢再说什么,只是惊恐地连连点头。罗一郎和司徒云似乎还算满意,一人拿起一顆烤蕃薯,连声谢也没说,便大搖大摆地走了。

“呸!”罗一郎吐了一口唾沫,说道:“这些人就是这样,喜欢装蒜,不能对他们客气。”

司徒云想了一想,道:“话是没错,但是我看他穿得破破烂烂的,现在的人要不是真窮,会穿得那么破烂吗?”

罗一郎道:“管他那么多,收多少钱是大哥订下来的规矩,该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否则怎么向大哥交代?”

司徒云听见“大哥”两个字,立刻表现得肅然起敬,道:“对!大哥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

罗一郎拍拍司徒云的肩膀道:“这样才对!你刚入帮,要多学著点。”

“是!”司徒云恭敬地道:“你黑狼哥就是我的榜样。”

说著,司徒云从口袋中掏出香烟,敬了罗一郎一支,又替罗一郎点燃了,罗一郎深深吸了一口,满意地微笑著。

□□□

当天晚上,罗一郎和司徒云以及一些赤道帮的兄弟,到一家迪斯可酒吧狂欢作乐,同行的还有几名打扮入时的年轻女郎。

舞池中闪爍的灯光絢丽无比,少男少女们不断随著狂热的音乐搖摆自己的腰腹和四肢,看著看著,司徒云的眼神不禁愈来愈迷惘。

而罗一郎却自顾自喝著悶酒,他举起酒杯,一仰头,又是半杯白蘭地下肚。

“黑狼哥!”震耳慾聾的音乐使司徒云不得不扯高了嗓门:“再这样喝下去你会醉的。”

“什么?”罗一郎像是没有听见司徒云講的话,自斟自飲,又喝了一杯。

“我说你这样喝法很容易喝醉的。”司徒云更大声地喊著。

“醉?醉就醉,反正也没有人理我。”罗一郎喃喃道,眼睛却向舞池里望去,望向一名长发披肩,正在热舞的清秀女孩。

那女孩是罗一郎和司徒云的大哥綽号瘋狗的梁源洋的女朋友,據说还在学校唸书,跟著梁源洋已经有半年的时间了。

司徒云看出了罗一郎的心思,湊近他耳边道:“別再胡思乱想了,连我都知道,帮派里最忌諱的事情就是勾引大嫂,我们做小弟的,还是安份点好。”

罗一郎却用力一拍桌子,震动的力量使面前杯中的酒都濺了一些出来,恨恨地道:“什么大嫂,不过是个婊子。”

司徒云愣了一下,连忙看看四周,好在没有人听见罗一郎刚刚说的话。他扶住罗一郎道:“你喝醉了,我先送你回去。”

罗一郎却道:“我没醉!没事的,我就是知道没人会听见才这么说的。”

司徒云道:“以后不管有没有人听见,你千萬別再说这种话了,小心惹禍上身。”

罗一郎吃吃一笑,说道:“还是你够意思,但是你放心,我什么都不怕。”

就在这个时候,梁源洋大步走了过来:“来来来!大家都在跳舞,怎么就你们两个人乾坐在这里,快过来一起跳跳,舒展舒展筋骨,要是骨头生?了,拿什么去跟人家混。”

司徒云立刻从座位上蹦了起来,顺手一拉,也将罗一郎拉了起来,倆人搖搖摆摆地晃进舞池,在梁源洋身边跳了起来。

又跳了一阵子,梁源洋扭扭脖子道:“脚痠了,我去休息一下,顺便喝杯啤酒涼快涼快,你们帮我照顾大嫂。”

梁源洋的女友名叫美美,她看见梁源洋要走,不由自主地瞟了罗一郎一眼,急著道:“我陪你一起去。”

“不用了。”梁源洋道:“你喜欢跳舞,我这两个小兄弟不大会跳,你教教他们。”说著,梁源洋便离开舞池,一个人坐到檯子边喝起酒来。

美美无奈,便继续跳著,也不大理会罗一郎和司徒云。这时,罗一郎却抬起头来,盯著美美道:“怎么,你不愿意和我跳舞?”

美美不回答,仍然自顾自跳著,一付愛理不理的样子。罗一郎怒气上冲,仗著几分酒胆,一把握住美美的手,瘋狂地舞了起来,美美挣脫不开,只好随著罗一郎的舞步不停地旋转。

这下子,司徒云嚇得脸都白了,他连忙假装不经意地跳到一边,企图遮住梁源洋的视线。

谁知道这时梁源洋却走了回来,还用力地鼓著掌,大声对罗一郎说道:“想不到,想不到,你跟了我这么久,我现在才知道你的舞竟然跳得那么好。”

罗一郎听见大哥这么说,立刻停了下来,松开美美的手道:“对不起,我喝醉了。”

梁源洋却道:“没关系的,你这是什么舞步,下回也教教我。”

罗一郎低下头,逕自走回座位。司徒云也想跟过去,却被梁源洋拉住了,继续在场中扭摆,他不放心地向罗一郎看去,只见他一杯又一杯,转眼之间,又有五、六杯酒下了肚。

半夜三点,司徒云扶著烂醉如泥的罗一郎回到自己家里,那是他租住的一间廉价小套房。他将罗一郎沈重的身躯放在床上,盖好被子,然后从衣櫃里拿出一床毛毯,自己便躺在沙发上,盖著毛毯睡了。

睡夢中,司徒云隱隱約約听见罗一郎不断喊著美美的名字,还听见一些謾骂的字眼,他不禁皺起了眉头,心里直为罗一郎担憂。

第二天中午,罗一郎终于醒了,竟然像是昨天晚上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一样,一起床就说道:“喂!阿云,我的肚子餓了,咱们去吃飯吧!你想吃什么?”

□□□

罗一郎和司徒云显然不大懂西餐礼仪,甚至连刀叉该怎么拿都搞不清楚。但是这并不妨礙他们享受美食,想要觉得食物好吃,只需要一张嘴巴和一个饥餓的胃就行了。

不到五分钟,罗一郎面前的德式烤豬脚便只剩下了一张空盤子,司徒云点的美式酸醬烤鸡却还剩下整整一半。罗一郎舔舔舌头,意猶未尽地看著司徒云盤中的鸡。

“我吃饱了。”司徒云道:“还剩半只,你如果不介意我吃过的话……”

话还没说完,罗一郎便毫不客气地将司徒云的盤子端到自己面前,迅速扯下一只鸡腿,边嚼边说道:“什么介意不介意,你不吃,我就吃,兄弟嘛,没什么好客气的。”

一转眼间,剩下的半只鸡又被罗一郎扫了个精光,他打了一个饱嗝,满意地摸摸肚子:“吃饱真好,做人哪,就是吃飯和睡觉最舒服,当然,如果睡觉的时候旁边有个漂亮女人就更好了。”

司徒云像是想起了什么,慾言又止,罗一郎见他吞吞吐吐,便道:“你想说什么就说,別婆婆妈妈的,不像个男人。”

司徒云小心地道:“你好像对大嫂不太满意,是吗?”

罗一郎“哼”了一声:“大嫂,什么大嫂,不过是个水性楊花的婊子罷了。”

司徒云不解道:“难道你以前就认识她?”

“豈止认识。”罗一郎还是一副不屑的神情:“我还跟她睡过,那个二手貨,我真是为大哥感到不值得。”

司徒云点点头:“原来如此,但是大哥有过的女人应该也不少,何必太在意呢?”

罗一郎道:“你是新来的,所以你不知道,大哥从来没有对一个女人这么好过,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狼云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