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云传》

第五章

作者:谢天

山城清迈的早晨无疑是清爽而美丽的,它耸立于海拔叁百公尺的高原上,四周青山连绵横瓦,自古以来就是着名的避暑胜地,因为在泰国北部,所以泰国人都喜欢称它为“北方的玫瑰”。

一名华商穿着整齐,从他位于清迈城南的居所出发,信步走到距离不远的银器工厂上班。

工厂新开张只有半年,大部份的员工都是新手,因此生产出来的纯银首饰品质并不算很好,销路也不大顺畅。

那名华商坐在总经理室宽大的座位里,看着桌面上数不清的帐单,不禁有些发愁起来。他想起建厂时的种种辛劳与地主和建商的周旋、徵求人才的麻烦、了解产品及开发产品的耗时费力、将成品推向市场的困难,种种情况,都让他觉得心力交瘁。

而近来最为困扰他的事情,却是市场上传出从他的工厂里销售出去的银器质地不纯,欺骗消费者的传言。

为了这件事,那名华商已经换了好几个原料供应商,但他自己也是个新手,对于原料的鉴定并不在行,连他重金从别家工厂挖角过来的老手都和原料供应商联合起来骗他。

他走进仓库,看见堆积如山、卖不出去的成品,心里十分不是滋味。

傍晚,那名华商从工厂下班回家,他美丽的汉缅混血儿妻于已经做好了饭菜,正在等他。

他轻轻拥抱着妻子,道:“这个工厂已经开不下去了,怎麽办?”

他的妻子道:“没有关系,大不了我们回仰光去,我那个小小的佛具店赚的钱,应该是够我们两个人过日子了,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日子清苦些地无所谓。”

这名华商,自然就是罗一郎,而他的妻子,也就是左瓦娜。罗一郎虽然没有当和尚,但左瓦娜还是嫁给了他。

罗一郎道:“不行,男子汉大丈夫怎麽能靠老婆赚钱过日子?我是想把工厂卖了,再到其他地方去闯闯。”

左瓦娜温柔地看着罗一郎,说道:“不管你要做什麽,我永远都支持你。”

于是半个月之后,罗一郎带着卖掉工厂后,剩下来的一笔为数不多的钱,和左瓦娜离开了清迈,到清迈南方七百五十公里的曼谷定居下来。

曼谷是泰国首都,热闹繁华,与清迈的淳宁静比较起来,难免显得有些俗丽世故,但是这种地方却似乎比较适合罗一郎,罗一郎一到曼谷,就逐渐摆脱了在清迈的沉闷,又变得活泼起来。

但是到了曼谷之后,罗一郎已经没有资金再开工厂,又不愿意做小生意,不过吃穿暂时还没有问题,便整天在市区游荡,等待机会,也因此结交了许多叁教九流的朋友。

那天,罗一郎经由朋友介绍,到一个私人开设的赌场游玩。以前,在赤道帮的时候,罗一郎偶尔也会到地下赌场逛逛,或者和弟兄们推推排九、赌赌梭哈什麽的,赌技也还过得去。

他在场中逛来逛去,看到许多他所熟悉的赌局,不禁手痒起来,便随意下了几次注,没想到运气不错,竟然赢了一些,于是他的注码渐渐变大了,也许是幸运之神眷顾,他愈下愈顺手,结果又赢了不少钱。

罗一郎兴奋地跑回家里,叫左瓦娜穿上最漂亮的衣服,到曼谷最高级的餐厅里吃了一顿大餐,并且对左瓦娜侃侃而谈他高超的赌技。

左瓦娜看见罗一郎高兴,她自已也就高兴了,但她还是劝罗一郎不要再去赌,十赌九输,没有人天天都有好运气的。

然而罗一郎却在盘算着,照是样赢下去,不出两个月,他就可以成为臣富,再也不用为生活而烦恼了。

隔天,罗一郎又去了赌场,这次,他又赢了一些,于是更巩固了他的信心。

从此以后,罗一郎便天天在赌桌上过口子。但奇怪的是,他的赌运似乎一天不如一天,从经常赢钱很快变成了输赢参半,又从输赢参牛变成了输多赢少,而每次输了钱,他总是不服气,一定要想办法扳回来。

就这样,他愈输愈多,到后来,竟然开始向放高利贷的人借钱。

罗一郎的心情一天比一天坏,那天,他终于禁不起左瓦娜的唠叨,动手打了她。左瓦娜伤心慾绝地哭泣着,罗一郎也觉得自己动手打人不对,于是便向左瓦娜道歉,发誓自已再也不去赌了。

但是过了不到叁天,罗一郎便将自已的誓言忘得一干二净,不但又去赌,并且又是大败而回。

于是罗一郎和左瓦娜又起了冲突,又将左瓦娜狠狠打了一顿。

从此以后,罗一郎便经常不回家,索性天天在外面喝酒、赌钱、打架。由于罗一郎身手不错,而赌场也时常有一些小规模的纠纷,所以会请他去协助解决,罗一郎便从中收取一些报酬,拿到酬劳之后,便又去喝酒赌钱。

偶尔回到家里,左瓦娜难免唠叨几句,罗一郎听不顺耳,叁目不合,两人便又吵了起来,吵到激烈的时候,照例对左瓦娜一顿毒打。这种状况日复一日,终于有一天,罗一郎再回到家中的时候,左瓦娜已经留书出走,回仰光去了。

当天晚上,罗一郎用身上仅剩的一些钱,买来了两瓶廉价的烈酒,喝得酪酊大醉,直到第二天晚上,才被一阵急促的门铃声吵醒。

罗一郎捧着头痛慾裂的脑袋,好不容易走到门口,将门打开,竟然看见有叁个人,拿着叁柄黑黜黜的枪指着他。

他顿时清醒不少,问道:“你们……你们干什麽?”

其中一个拿枪的人会说华语,他从身上取出一叠纸张,伸手将那叠纸张在罗一郎眼前挥动着道:“这些都是你欠我们的钱,还钱的期限到了。”

罗一郎嗫嚅道:“我……我没有钱。”

那人冷笑道:“没有钱?好,那你跟我们走。”

于是叁人便押着罗一郎上了一辆汽车,一上车,便用黑布蒙住了罗一郎的眼睛,车子穿过市区,行驶了将近叁十分钟,渐渐到了郊外,又行驶了许久,才到达一个占地不小的庄园。

下车之后,罗一郎被带到庄园里的一座别墅中,进到一间书房,叁个持枪的人才解开蒙着罗一郎眼睛的黑布,退了出去,守在书房门口。

这时,书房里已经坐着一个人,坐在一张宽大的皮椅之中,而且是脊对着罗一郎,因此罗一郎只能看到椅背上露出的一部份头发,却完全看不到是什麽人。

“请坐。”那人说的是华语,有些生硬,而且声音颇为低沉,显然是故意压低了音量。

罗一郎随便在一张沙发上兜了下来,问道:“你们这是什麽意思?”

那人冷冷地对罗一郎道:“你知道你欠了我们多少钱吗?”

罗一郎道:“大概一、两百万吧!”

那人“哼”了一声,又道:“连本带利,一共是四百八十万泰铢。”

罗一郎面露惊讶的表情:“四百八十万?我有欠那麽多?”

那人狠狠道:“本钱叁百二十万,利息一百六十万,总共四百八十万,你打算怎麽还?”

罗一郎不服气道:“怎麽有那麽多利息?”

那人道:“欠条上清清楚楚地写着利率,我们并没有强迫你借,是你自己心甘情愿签的名。”

罗一郎想了一下,通:“好吧,我承认,但是我没有钱,只能去做工还给你们。”

那人“嘿嘿”一笑,道:“做工?你就算做十年工也还不出来。”

罗一郎没有出声,那人又道:“但是,我们可以给你一个机会。”

罗一郎问道:“什麽机会?”

那人问道:“听说你很能打?”

罗一郎又问道:“你怎麽知道?”

那人道:“我们已经注意你很久了,不然怎麽肯借那麽多钱给你。”

罗一郎道:“是的,我是学过一些中国功夫,那又怎麽样?”

那人道:“我要你去为我们打拳,如果打得好的话,很快你就会有钱还给我们了,而且你自已也可以赚上一笔。”

罗一郎问道:“我有选择的馀地吗?”

那人道:“没有。”

罗一郎道:“好吧,怎麽做?”

那人道:“我们先和你签一年的合约,收入二八分帐,你二我八,我们拿的那部份,其中百分之五十算是你还的欠款,百分之五十是安排你出场的经纪人费用,你听清楚了吗p”

罗一郎想了一下,道:“这……好像不太公平。”

那人道:“你现在没有资格和我讨论什麽公平不公平,如果你不同意,就请你立刻还钱,或者,你想曝在曼谷街头也可以。”

罗一郎低下头去,咬了咬牙,道:“好吧,我答应你。”

那人哈哈笑了起来:“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合作的。在你出赛之前,我们会先训练你打泰拳的方法,从明天起,你就开始接受训练。”

当天晚上,罗一郎签下合约,然后便被送到一处训练场所,安排在一个营房模样的房间中的通铺睡了。

□□□

第二天一大清早,罗一郎被刺耳的哨音吵醒,他已经很久没有这麽早起床了,怎麽样也爬不起来。直到他的被子被人一把抓起,冷风飕飕地吹到他身上,他才睁开眼睛,看到一个身材高大、面目凶狠的光头,正拿着一支短皮鞭在对他怒吼。

后来他才知道,那个光头名叫劳雄,是他的泰拳总教头。劳雄十分凶恶,经常对学员又打又骂,但是专业知识非常丰富,教起拳来头头是道,在当地拳坛享有盛名,经他教过而出师的拳手,大多能在拳坛拥有一席之地。

和罗一郎一起受训的,还有另外五个年轻人。其中有叁个和他一样,都是欠钱还不出来的强壮小伙子。另外两个则是一心想要靠打拳赚大钱的家伙,五个都是泰国人。

刚开始的时候,他们对罗一郎并不友善,因为他们觉得罗一郎蓬头垢面,精神萎靡,一副没有用的样子,因此丝毫不把他放在心上。

但是训练一开始,他们就知道自己错了。他们每天的例行课程,是一大早起来跑一万公尺,吃过早饭后,休息二十分钟,然后练拳,中午用完膳午睡一个小时,下午继续练拳,晚上在健身房做体能训练,睡前还要做五百个伏地挺身、五百个仰卧起坐以及五百个交互蹲跳。

这个新来的年轻华人,第一天早上跑步便领先了其他人一大截,别人看他跑起来也不怎麽吃力,却远远将其他人抛在后面。晚上的体能运动罗一郎也是轻轻松松就做完,而且脸不红气不喘,比起其他人吃力的样子,好看不知道多少倍。除了打拳的模样有些怪异以外,其他方面几乎无可挑剔。

他们不知道罗一郎有深厚的内力为基础,肌肉就算还没有其他几个人发达,但是将内力化为体力之后,所表现出来的效果,却大大超越了其他人。

因此,他们对罗一郎更加不友善了,因为像罗一郎这样的人才,对他们而言,无疑是最大的潜在敌人。而罗一郎对他们也是不冷不热,他既不想树立敌人,也不想交朋友。

泰拳的打法,与正统西洋拳击颇有些不同,西洋拳击只能用双拳攻击对手腰部以上的位置,脚部则是挪动身体以取得有利位置之用。但是泰拳却可以同时使用手脚攻击对手,甚至手肘或者膝盖也可以用上,因此在打斗中有更高的自由度与实用性。

所以事实上,泰拳虽然也要戴着拳套上阵,但是却更接近中国功夫,只是较中国功夫略微单纯,少了身形、手式上的许多变化,不过仍然不失为非常有效的搏击技巧,尤其泰拳讲究的迅速、狠猛、准确,更是实际对敌时最有用的法门。

刚开始的时候,罗一郎总是扭转不过来自己身形和手式上的变化,也因此吃了不少亏。

那天,教练指定他与一名拳手对打,对方一拳打来,罗一郎便自然而然用学得十分熟悉的小擒拿手去拨,一拨之下,才发现自己手上戴了拳套,完全无法发挥出用手腕和五指挪移牵引对方的效果,稍一迟疑,对方后面一拳又迅速跟到,罗一郎迫不得已之下只能将身形一矮,堪堪闪过,对方却用膝盖猛力一顶,正中罗一郎下颚。

又有一次,罗一郎和另一名拳手对打,这次罗一郎记住了只能用拳不能用掌或者用爪的教训,于是使出四象拳的招式对敌,对方先是连续挥出试探性的几拳,罗一郎知道是虚招,也不去理会,按着那人又猛然端出一脚,直攻罗一郎头部,罗一郎这时却犯了泰拳的大忌,竟然用双手交叉去接住对方的脚,而不是用单手挡开。

本来这是匹象拳中颇厉害的一招,用双拳控制住对方一只脚以后,对方下盘已经虚浮,便可以立刻使出一记扫堂腿将对方绊倒,但是罗一郎却忽略了泰拳是在平整而有弹性的拳击台上进行,他一腿扫去,对方却不必害怕摔倒,趁着罗一郎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狼云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