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云传》

第六章

作者:谢天

罗一郎醒来的时候,第一个看见的就是左瓦娜,她的面容依然艳丽,只是略见清瘦。她看到罗一郎醒过来,立刻握住了罗一郎的手,温柔地道:“谢谢菩萨,你终于醒了。”

罗一郎问道:“我在什麽地方?我……我作了好多奇怪的梦。”

左瓦娜轻声道:“你在医院里,医生说,你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司徒云这时也坐在左瓦娜身后,他看见罗一郎醒来,立刻站起身来问道:“怎麽样?手臂还疼不疼?”

罗一郎道:“我想起来了,是你,是你打了我一拳。”

司徒云道:“下次你再干坏事,我还要打你。”

罗一郎苦笑道:“有人这样打自己兄弟的吗?”

司徒云也不甘示弱,道:“有人用*葯撒自己兄弟的吗?”

罗一郎沉默了好一阵子,才道:“对不起,反正我也挨了你一拳,就算扯平了,好吗?”

司徒云道:“不扯平又能拿你怎麽样?谁叫你是我兄弟呢!”

罗一郎和司徒云相视一笑,算是尽释前嫌。

罗一郎问道:“我现在还在曼谷吗?我的拳迷呢?”

司徒云道:“〖还在作你的拳王梦!那些拳迷只关心他们的赌注,谁会关心你?”

罗一郎又沉默了一阵子,才道:“你怎麽会变得那麽厉害?内力那麽强,一拳就震断了我的手臂?”

司徒云道:“我学会了沉默无语神功。”

罗一郎诧异道:“什麽?你学会了什麽?”

司徒云解释道:“那天你把我弄昏以后,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隔天上午了

司徒云是被几个正在托钵化缘的僧侣用水泼醒的,他醒来之后,立刻跑回酒店,但是罗一郎和左瓦娜早已经不知去向。

司徒云立刻打电话回去给孙寒山,不过没有找到人。谁知道,当天下午孙寒山就到了巴干,他是前两天听到司徒云通知郭齐宾遇害的消息,立刻赶到缅甸来的。

司徒云见到了师父,便将所有的事情向师父报告了一遍,师徒两人在对罗一郎的所作所为感到气愤和唏嘘之馀,还是又先去了一趟沉默无语宝塔地下的密室。

孙寒山祭拜过大师兄、看过地形之后,也同意司徒云他们当初的处置,将郭齐宾的遗体留在宝塔之下当作墓穴,且决定将通往密室的地道封死,以免有人无意中打扰。

而他们逗留在密室的时候,又有新的发现,他们发现密室的顶上,刻有一些数字,分别是一、叁、六、八、十、十叁。

司徒云用这个顺序去排列他们取得的经文,终于得到一篇有意义的文章,而那篇文章,正是沉默无语宝典。

一切处理安当之后,司徒云便随同孙寒山离开缅甸,回到山上,在孙寒山的协助之下,开始修练沉默无语神功。

沉默无语神功,是沉默无语和尚兵败之后,一个人独居在密室中,将毕生所学融合为一的大成,分为“沉默心经”与“无语拳法”两部份。沉默心经是一种内功法门,无语拳法则是根基于沉默心经之上的一套简单俐落的拳法。

孙寒山从裨功的脉络之中,分析出沉默无语和尚可能源出少林或者是西藏密宗,心法精修阳脉而舍阴脉,拳术也是专走刚猛一路,但是又要求修习时心无杂念、心如止水,非常适合佛门中人修练,但是对一般人来说,就比较困难。

所幸司徒云本来就不是十分跳脱飞扬的人,加以原来所学的武当道家内功根基,也是属于清静一脉,于是能够按部就班、循序渐进,一年之后,终于有所小成。

这期间,孙寒山和司徒云师徒虽然多次赴缅甸打听罗一郎和左瓦娜的下落,但是都没有任何音讯。直到左瓦娜离开罗一郎,回到仰光之后叁、四个月,司徒云神功初成,再次到缅甸寻找他们两人,才遇见左瓦娜。

司徒云和左瓦娜将彼此所知道的事情互相详细说了一遍,都是唏嘘不已,既为罗一郎所做的事情生气,又替他担心。于是司徒云前去曼谷寻找罗一郎,并且答应一有消息就通知左瓦娜。

其后,司徒云在曼谷和自己所居住的城市之间多次往返,对曼谷的环境也渐渐熟悉,但是一时之间,却也找不到罗一郎。

罗一郎的名声在黑市拳坛里愈来愈响亮,几个月之后,司徒云终于得到了罗一郎的消息。经过暗中一番仔细打听,确定了罗一郎的状况之后,司徒云才托了当地的朋友安排他参加了那一场比赛。

※※※

司徒云看着躺在病床上的罗一郎,道:“你对我所做的事情,我不会怪你,但是左瓦娜受了那麽大的委曲,你应该向她道歉。”

罗一郎看见左瓦娜满是温柔之意的眼睛,不禁叹了一口气道:“都是我不好。”

左瓦娜伸手按住了罗一郎的嘴:“我们是夫妻,用不着说那麽多,只要你以后不再学坏,我就心满意是了。”

罗一郎用力握住了左瓦娜的手,眼眶已经有些发红。

司徒云道:“现在还有一件事情,是我们必须去做的。”

罗一郎问道:“什麽事情?”

司徒云道:“自从你偷走雪克纲宝塔里的释迦牟尼佛头骨之后,巴干佛教界的武僧组织,已经对盗宝的人发出了追杀令,所幸他们还不知道东西是你偷的,但是你必须把东西拿回来,归还给雪克纲宝塔。”

罗一郎道:“那个东西,现在应该是在赤道帮里吧!不知道当初他们要我去偷来有什麽用意?”

司徒云道:“我已经打听过了,那片头骨的确还在赤道帮,而且赤道帮最近十分兴旺,甚至已经挑了白沙帮,把白沙帮的地盘都占了。”

罗一郎惊讶道:“什麽?赤道帮把白沙帮挑了?”

司徒云道:“嗯,据说赤道帮换了一个武功十分高强的新老大,名叫独孤殇,又不知道从哪里弄到了一大笔资金,走私进来一批火力强大的武器,已经横行霸道好一阵子了。”

罗一郎道:“凭空换老大的事情,在道上并不多见,那帮里原来的老大呢?”

司徒云摇摇头道:“下落不明,不知道是跑路去了,还是被干掉了。”

罗一郎道:“不管怎麽样,等我的伤好了,总要去查一查。”

司徒云道:“还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

罗一郎道:“你说。”

司徒云问道:“你知道你打泰拳的经纪集团的老板是个什麽样的人吗?”

罗一郎道:“不知道,那个人我只见过一次,而且见到的还是他的背面。”

司徒云道:“我在这里找你的时候,已经调查清楚了,那个老板,名叫巴森,是一个专门包赌包娼、放高利贷、操纵黑市拳坛、无恶不做的黑社会老大。”

罗一郎没有出声,司徒云又道:“他在赌场里设下诈赌的骗局,先给一点甜头让人上钩,然后就渐渐令被他看中的人输钱,再借钱给人家,骗人家签下高利贷借据,最后才露出狰狞的面目,不是逼人卖妻卖女,就是逼人为他卖命打拳,害得多少人家庭破碎,妻离子散,自已却大赚其钱。”

罗一郎恨恨地道:“这种人真该死。”

司徒云道:“等你好了以后,我们就去找他,不能让这种人继续害人下去。”

罗一郎道:“好,等我的伤好了之后,一定不会放过他。”

“对了。”司徒云掏出一叠纸,交给罗一郎道:“这是沉默无语神功的影印本,你在医院里有空的时候就看一看,等你的伤好了,我再帮助你把难练的经脉打通。”

罗一郎手上拿着那叠纸,看着司徒云,神情有些激动:“你……”

司徒云道:“这些东西是我们叁个人一起找到的,当然你也应该有一份。”

没过几天,罗一郎就出院了,但是手上还绑着绷带,他带着左瓦娜回到孙寒山居住的山上,向师父请罪,接受了责罚之后,开始新的生活。

师徒几人继续扩大他们的蕃薯加工生意,罗一郎也在司徒云的协助之下,开始修练沉默无语神功。

由于司徒云对这门武艺已经是识途老马,又耗损内力为罗一郎打通经脉,因此才花了叁个多用的时间,罗一郎便初步练成了沉默无语神功。

□□□

左瓦娜来到这个都市之后,一直都在照顾着罗一郎的伤势,等罗一郎伤好了之后开始练功,左瓦娜又负起照顾罗一郎师徒一家人饮食起居的工作,任劳任怨,从来没有进城里去看过这个繁华的都市。

她禀性纯〖厚道,罗一郎以前对她种种的不好,她似乎早就忘记了,只要能和罗一郎重聚,罗一郎能变好,她已经心满意足。

那天,罗一郎神功初成,心情极佳,想起自己对左瓦娜亏欠太多,晚上便提议要带左瓦娜到市区逛逛,并且邀请司徒云同行。司徒云哪里肯当电灯泡,便想办法托辞婉拒了。

于是罗一郎只与左瓦娜两人,驾驶着工厂新近购买送货用的货车,进市区游玩。他们先是吃了一顿烛光大餐,然后逛百货公司、看电影,还为左瓦娜买了不少衣服、鞋子、皮包、百饰之类的东西。

罗一郎和司徒云在工厂中是有支薪的,不过薪水金额只是普通水准,罗一郎一心想要补偿左瓦娜,一天晚上就花掉了整个月的薪水,也毫不心疼。左瓦娜不是虚荣的女孩,但是她为了不扫罗一郎的兴,也就任他挥霍,反正只要罗一郎高兴,她也就高兴。

夜深了,路上行人已经渐渐稀少,两人玲着大包小包的物品,正走向停车场,准备驾车回家,路上却看见四个僧侣,站成一排,正在向路人化缘。

左瓦娜笃信佛教,从小就习惯向僧侣施舍,于是她道:“有僧侣在化缘,我们也奉献一点香油钱。”说着,便从口袋里掏出几百块钱,向那些僧侣走去。

罗一郎跟在左瓦娜身旁,见左瓦娜在每个和尚的钵中都放进了一百块钱,还向每一个和尚合十行礼之后,正要拉着她离去,却听见一个和尚说道:“施主请留步。”

左瓦娜忙转回身来,问道:“大师有什麽指教?”

那和尚道:“请问这位男施主,是不是罗一郎先生?”

罗一郎十介讶异,问道:“你们认识我?”

和尚又道:“我们找施主找了很久。”

罗一郎仔细打量了一下四人,才发现他们的穿着与本地和尚不大相同,而且说起话来腔调十分生硬,便问道:“四位是从缅甸来的?”

回答的还是那名和尚,四人之中只有他会说华语:“正是。”

罗一郎知道他们一定是为了释迦牟尼佛的头骨而来,便道:“现在东西不在我手上,而是在一个叫做赤道帮的帮会里。”

那名和尚道:“我们知道。”

罗一郎道:“我一定会把东西拿回来,双手奉还给雪克纲宝塔的,请你们相信我。”

那和尚又道:“东西我们自然会去拿,但是事情是因为施主而起,我们不得不找施主讨一个公道。”

罗一郎道:“好吧,你们想怎麽样?”

那和尚道:“我们已经跟踪施主两个礼拜了,知道施主住的地方,只是不想多伤无辜,所以今天才在这里等候施主。女施主心地善良,礼敬我佛,请女施主先走,罗一郎施主就请跟我们一起返回缅甸,听候处置。”

左瓦娜急道:“我不走,他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罗一郎想了一想,道:“瓦娜,〖先回车上去等我,我想这四个人要带走我也不是那麽容易,〖在这里,反而妨碍我出手。”

左瓦娜看看罗一郎,深怕自己真的会妨碍他,便道:“好,我先回车上,你等一会就来,别让我等久了。”说完,接过罗一郎手上的物品,慢慢走了开去,但却不是真的回到车上,而是远远地躲在街角偷看。

罗一郎见左瓦娜走远了,才向四名僧侣道:“你们想要抓我,得拿出真本事来。”

那名和尚道:“我们也知道施主不会甘心束手就擒,施主小心了。”

说着,同其他叁名和尚点了点头,那叁名和尚便缓缓散开,四人刚好站在罗一郎身边的四个角落,成一个正方形,摆开阵式。

罗一郎也摆出无语拳的起手式,低下头,右手握拳支着下巴,好像在想些什麽。那四名和尚互相使一个眼色,忽然间四拳齐出,一个攻罗一郎眼下承泣穴,一个攻腰部章门穴,一个攻膝盖是叁里穴,一个攻背部命门穴,出手快如疾风。

这几个穴位,都是人身大穴,随便哪一个被击中了,都会失去大部份抵抗能力,而且四人一起出手,一起攻到,罗一郎就算挡得住一、两个人,也绝对没有办法全部都挡住。

情急之下,罗一郎一跃而起,在半空中旋转了一百八十度,迥脚踢中攻他命门穴那名和尚的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狼云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