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云传》

第九章

作者:谢天

武当派现在的祖师爷,名叫邱耕宇,是武当派开派祖师张叁丰四十叁传弟子,他年纪过百,但是却黑发童颜,而且生性不拘小节,甚至喜欢任性胡为,所以像颜中玉那样的个性,最能投他所好,也最得他的真传。

邱耕宇从小就喜欢读书,更胜于武学,那时正是民智初开,刚开始时兴留洋的年代,当时武当掌门的思想已经颇为开放,认为学问和武功一样重要,想要振派兴邦,缺一不可,于是也派了几名优秀弟子到欧洲各国游学,邱耕宇就是其中一名。

由于天资聪颖,不到叁十岁,邱耕宇就从英国拿了两个博士学位回来。此后,他继续精修武学,又过了十年,就成了武当派文武皆第一的弟子,当掌门去世后,自然便传位给了他。

邱耕宇当了几十年掌门,终于大感厌烦,便传位给他的大弟子,自己则弄了张假身分证,虚报年龄,在岁数上打了个对折,二十年前就混到美国去,在美国又念了一个博士学位,然后便堂而皇之在一所大学中当起教授来。

武当派年纪较大的弟子,大多知道邱耕宇所执教大学的位置,偶尔也有人前去请益或者问安,邱耕宇并不避忌。孙寒山也知道地方,于是带同罗一郎和司徒云等四人,搭机飞了十几个小时,到达美国。

当孙寒山一行人找到邱耕宇的时候,他正在实验室中做实验,孙寒山一见到他就认出来了,于是倒头便拜,口道:“弟子孙寒山,拜见祖师爷。”

邱耕宇年纪虽大,但是记性非常好,孙寒山是他的徒孙,倒也还记得。邱耕宇道:“你是刘大周那个小驴子的叁徒弟?怎麽老了那麽多?害我差点都认不出来了。对了,你一定是不用功,内功没练好,所以才变成这个德行。”

邱耕宇有七个徒弟,颜中玉排行最末,刘大周则排行第二,是孙寒山的师父。这时,孙寒山早已经头发全自、齿牙动摇了,由于早先生活的磨难,看上去比他六十七、八岁的实际年龄还要老些,然而邱耕宇看起来却像是只有五十几岁,外表比孙寒山还年轻得多。

孙寒山道:“是,弟子不才,有辱祖师爷及师父教诲,请祖师爷责罚。”

邱耕宇道:“我哪有空责罚你?你没看见我正忙着吗?以后回去好好依照口诀练功就是了。”

孙寒山道:“是,弟于遵命,弟子今天来,是有事要求祖师爷。”

这时,左瓦娜扶着罗一郎,独孤殇扶着司徒云,两人浑身发抖,都跪在孙寒山身后,邱耕宇看了他们一眼,道:“我看见了,你是要我救你身后的那两个年轻人,是吗?他们是你的什麽人?”

孙寒山道:“他们是弟子的徒弟。”

邱耕宇“哈哈”一笑:“原来你也收了徒弟,你的徒弟功夫能好到哪里去,一定是被人打伤了,是不是?”

孙寒山一阵脸红,道:“是,弟子没用。”

邱耕宇走上前去,双手各抓起罗一郎和司徒云的一只手,把了把脉,忽然“噫”的一声,又抓起孙寒山的手来把了把脉,道:“奇怪,奇怪,你徒弟的内力看来比你还强,倒有中玉的七成火侯。”

孙寒山道:“是,他们曾经有幸得过颜师叔的指点。”

邱耕宇道:“嗯,很好,不,很不好,他们中了这种阴毒的掌力,恐怕活不过叁个小时了。”

孙寒山道:“祖师爷一定有办法救他们的。”

邱耕宇皱皱眉头,道:“难!”

孙寒山不断磕头,道:“请祖师爷一定要救救他们。”

邱耕宇道:“这种掌功,名叫绝阴掌,是藏缅一带的佛家武学,通常要在高山严寒之地修习,打通九条纯阴经脉,才能练成。想要救这种掌毒,有两个办法,一个是用纯阳掌的纯阳内力去化解,可惜这种纯阳掌只有我师父会,我却没练过。”

孙寒山“啊”了一声,问道:“还有另一种办法呢?”

邱耕字“嘿嘿”一笑:“另一种方法是我自己想出来的,但是还没用过,不过,现在想要救他们的性命,也只有这唯一的方法了。”

孙寒山道:“既然是唯一的方法,就请祖师爷试试。”

邱耕宇道:“我现在研究的内容,叫做“辐射物质对人体神经、血管、淋巴、肌腱及关节之影响”。”

孙寒山道:“好像很复杂。”

邱耕宇笑道:“外国人不懂奇经八脉和人身穴道的道理,其实我所说的什麽神经、血管、淋巴、肌腱、关节这些东西,都与经脉和穴道有关,经脉和穴道就是控制人体内部循环和活动组织的网路及开关,懂吗?”

孙寒山想了一想,道:“我懂了,这些只是传统名称和西方医学名称不同的说法而已,其实都是一样的东西。”

邱耕宇道:“不只如此,中国古代医学和武学重视的是经验累积,而西方医学却注重解剖和实验数据,传统的统计结果是一个庞大的宝库,现代的科学方法却是开启宝库的钥匙,以反把宝库里的资本拿来运用以获得更大利益的方法。”

孙寒山道:“祖师爷说得太深奥了。”

邱耕宇道:“一点也不深奥,举个简单的例子来说,前两年本地有一家医院给病人动开膛的大手术,由于病人对*醉葯过敏,便找来一名中医,在病人头部的神庭、百会、承光、通天等七、八处大穴扎针,结果一样可以开刀,病人也不觉得疼痛。”

邱耕宇顿了一顿,又道:“后来研究的结果显示,原来在这几个地方扎针,可以刺激人脑分泌出一种物质,这种物质的*醉效果比吗啡还要强好几倍,又不会伤害身体,就是这种道理。”

孙寒山道:“真是神奇。”

邱耕宇道:“一点也不神奇,科学就是科学,所有实际存在的现象,都是可以用现代科学手段加以分析研究的,虽然有些容易、有些困难,但是一旦分析出原因之后,就可以加以利用,发明出更多更好的方法和应用。”

孙寒山道:“是,祖师爷说得有理,那祖师爷打算用什麽方法医治这两个小曾徒孙呢?”

邱耕宇道:“现在他们所有的经脉都被寒毒侵袭,我必须在他们所有相关的穴道插针,不过那并不是真的针,而足一种肉眼看不见的微量辐射,根据我的研究显示,这种辐射可以刺激细胞,让他们的经脉自体加温,驱除寒毒保证没有问题,只是,还不知道会有什麽后遗症。”

孙寒山道:“就算有后遗症,也比死了强。”

邱耕宇点点头,又道:“其实这种原理和我们运功疗伤的原理类似,根据我的研究,所谓内功,只足一种用人体自身的内息去按摩经脉和穴道,经由复杂的化学反应产生生物电,达到激发潜能目的的方法。现在我们用外在的科学手段去刺激,也能够达到差不多的效果。”

孙寒山道:“既然这样,就请祖师爷动手吧。”

邱耕宇叹了口气道:“好吧!”

于是邱耕宇召来实验室中的助手,先将罗一郎抬上手术台,脱掉衣服,然后送进一间密闭的照射室。

邱耕宇亲自坐在有叁个电脑萤幕的仪器前操作,设定好程式之后,仪器便自动开始以辐射照射罗一郎的穴道。一个多小时之后,罗一郎照射完毕,邱耕宇又重新调整程式,继续为司徒云照射,又过了一个多小时,也完成了司徒云的照射工作。

助手将罗一郎和司徒云放在活动床上推了出来,只见两人呼吸已经渐渐平顺,身上也不再发冷,大家都十分高兴。

邱耕宇对孙寒山道:“他们的性命总算保住了,但是经过辐射的照射,两人都有不少细胞受损,必须调养一阵子,我给你开一帖补气生血的葯方,你到唐人街去买来煎给他们吃,半个月之后,再带他们来见我。”

孙寒山又跪下来磕头叩谢,左瓦娜也跟着孙寒山拜了,才与独孤殇一起扶起罗一郎和司徒云离开实验室,去找住的地方。

由于旅馆中煎葯不方便,他们只好另想办法。稍稍打听之后,发现在美国有许多低建密度、公共设施齐全,分为带家俱和不带家俱两种,由租货公司管理,全部只租不卖,按月计费的公寓社区,非常适合他们。

于是他们立刻租下了一间叁房两厅带家俱的公寓,左瓦娜和罗一郎一间,独孤殇和司徒云一间,就这样暂时住了下来。

一切安排安当之后,罗一郎和司徒云已经稍稍清醒过来,孙寒山等人都十分高兴,但是两人身体都非常虚弱,不断口渴想喝水,胃口却不佳。

左瓦娜和独孤殇立刻去唐人街买锅买葯,回来煎了两人服下,罗一郎和司徒云喝了葯又睡,睡醒了又喝葯,偶尔地吃些流质的食物。就这样到了第八天,司徒云由于伤势较弱,终于先醒了过来,大吃一顿之后,精神也好多了,又过了叁天,罗一郎也可以下床走动了,他同样大吃大喝了一顿,吃得比司徒云还要多,两人的精袖终于都恢复了,体力变得甚至比以往还好。

孙寒山遵照邱耕宇的指示,继续叫罗一郎和司徒云服葯,半个月过去之后,孙寒山便带同两人前去邱耕宇处拜谢。

叁人见到邱耕宇,一再拜过之后,邱耕宇便带他们到一个小客厅,各自生了下来,然后又为罗一郎和司徒云把脉。

把了许久,只见邱耕宇双眉深锁,忽然大叫道:“庸医害人!真是庸医害人!”

孙寒山惊慌道:“是什麽地方不对,我们买错葯了吗?”

邱耕宇道:“不关葯的事情,我的意思是说我是庸医,害了他们两个人。”

孙寒山问道:“祖师爷救了他们两人的命,怎麽会害了他们?”

邱耕宇摇摇头,自顾自道:“我说会有副作用,果然没错,我已经万分小心,但还是一时心急,用了过量的辐射,造成他们的经脉过度活跃,内力比以前强了好几倍,恐怕比我还要强不少。”

孙寒山问道:“这不是好事吗?”

邱耕宇摇摇头道:“不是好事,绝对不是好事,他们现在就像是一百匹马力的引擎,强加了好几个涡轮增压器,被压榨出叁百匹马力一样,如果不想出解决的办法,这引擎很快就会烧掉,到时候,两人内力尽失,一遇到冬天或者下雨,全身经脉就会抽搐疼痛,最后一定会搞到生不如死。庸医,真是庸医。”

孙寒山、罗一郎和司徒云听邱耕宇这麽一说,吓出一身冷汗,忙同声问道:“有解决的办法吗?”

邱耕宇想了一想,道:“人体的构造,真是复杂,现代的科学和医学对人体往往都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更不知道其叁、其四,汽车的涡轮增压器可以装个冷却器冷却,人身上的经脉却不能用同样的方法,怎麽办?怎麽办?怎麽办?”

邱耕宇一连说了好几个“怎麽办”之后便不再说话,双眼一闭,像是陷入了沉思。过了许久,邱耕宇忽然双眼一张,道:“有了,那个用绝阴掌打你们的家伙还活着吗?”

罗一郎道:“应该还活着。”

邱耕宇道:“这就是了,你们再去找他打你们,一、二、叁,每个人至少要挨叁掌,才能恢复正常,但千万却不能挨第四掌,否则又要送来急救了。”

罗一郎和司徒云听了真是哭笑不得,要找到巴森打他们一人叁掌不难,可是要他不打第四掌可就不太容易了。

司徒云道:“不瞒袒师爷,这个用绝阴掌打我们的人,是我们的一个大敌人,我们的大师伯郭齐宾就是被他打死的。”

邱耕字惊讶道:“什麽?齐宾死了?”

孙寒山道:“是的,大师兄就是被这个姦贼害死的。”

罗一郎接口道:“这个人名叫巴森,他在缅甸巴干假扮成高僧,骗取信徒的尊敬,但是却在泰国曼谷包赌包娼,杀人贩毒,无恶不做。”

邱耕宇道:“齐宾这孩子,从小就刚正不阿,嫉恶如仇,个性倔得很,碰到这种人,岂有不找他麻烦的道理?但是从你们先前的伤势看来,这个叫做什麽巴森的,看来武功不弱,和我大概也差不了多少,以齐宾的修为,怎麽可能是他的对手?唉!”

司徒云道:“我们打不过他,才身受重伤,现在我们内力变强了,正好可以找他算帐,但是等到我们一人让他打过叁掌之后,内力恢复原状,又打不过他了,到时候恐怕只能挨宰。”

“嗯,的确不好办。”邱耕宇沉吟半天,才通:“这样吧,我传给你们一套内力互补的功夫,可以在发功的时候,将你们的内力串成一气,你们让他各打叁掌之后,再二人联手,将他打败。”

司徒云想了一想,道:“也只有这个办法了。”他口里虽然这麽说,但是心里明白,一旦内力恢复正常,就算罗一郎和他两人内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九章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