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神》

第一章 专家

作者:谢天

“迈可私家侦探社。”

一个三十来岁,打扮得不是很时髦的女职员用着有气无力的声音,无精打采的接了电话。

她坐在一间小小的办公室里,面对着办公室的玻璃门,右手边是一台老旧的冷气,正怒吼着喷出不太冷的冷气,她的左边是一个铁柜,里面东倒西歪地放着一些很久没整理的文件夹,柜子上还覆着一层厚厚的灰。

紧贴着她的身后是另一张桌子,桌后坐着一个男子,只见他趴在桌上打盹,微微有鼾声传出,对电话响并无反应。

“我要请你们帮忙找我们家的露露。”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女子激动的声音。

“露露是你的什么人?失踪多久了?”女职员这才打起精神,关心地问道。

“露露是我们家的猪,佣人今天早上带它去散步的时候走掉的,那支猪是我花不少钱买的,而且还是法国进口的,我一直叫她要小心一点,可是她就是不听,我跟我丈夫说这个佣人做事太不认真,要把她开除,可是他舍不得,他看到她那个身材……”电话那头喋碟不休。

接电话的女职员小心地将话筒捂上,回过身来摇了摇坐在她身后的男人,道:“有案子了。”

那男人听有生意上门,忙打起精神坐正,用力抹了一下惺忪的脸,问女职员道:“什么样的委托案?”

女职员挤了一个笑容,有点心虚的回道:“是要找她家的猪的。”

那男人一听,原本的精神马上变成了火气,一把就将电话筒抢过,大声的道:“找猪?这是什么跟什么?现在的人真是神经,连猪都养。”

女职员的脸上表现出无可奈何的神情,好像对这件事情一点办法也没有。

“……我看他们两个早就有染了,好多次我都看他们两个眉来眼去的,他们以为我不知道。其实我是不说而已……”那男人拿过电话就听到电话那头的女人还在说个没完。

“你要找猪,就到农庄,然后就去超级市场!或是等你老公真的跑了,再来找我。”男人对着电话吼得很大声,说完就挂了,他对这种人一点也不同情。接着又对女职员道:“下次再有这种案子,就直接挂掉,不必再叫我了。”

女职员一脸可怜兮兮的样子回道:“老板,我也不想去理这种案子啊,可是,我们已经有半年多没有接任何案子了,再不接就要饿死了。”

“饿死?你说这是什么话?我没有发你薪水吗?”那人一脸没睡醒又没吃饱的样子,满脸的胡渣子,除了他的体格还不错以外,真的很难让人相信他是个私家侦探而不是个流浪汉。

女职员听到这个话题脸色更难看了,嚅嚅道:“你是有发我薪水,可是一次比一次少,别人都是加薪,只有我是减薪。”

那人干笑了两声,不好意思地道:“现在景气不好嘛。”

“你这句话已经说了很多遍了,从半年前你把我的周薪减成一百五十块时就这么说了。你每说这句话一次,我的薪水就要减少一次,现在我的周薪八十块不到,我的房东说我要是再不付房租的话,就要我搬着我的行李去睡大马路。”女职员说到这里都快哭了。

那人看她难过,赶忙安慰她道:“不要担心,我们一定可以接到大案子的,接到大案子之后,我一定给你加薪?”

女职员道:“大案子?加薪?以前你也是这么说的。可是所有的委托人都让你的脾气给吓跑了,哪还会有什么大案子?”

那人不说话了,脸色不太好看。

女职员已积了很久的怨气,因此一发不可收拾,又继续道:“我跟你这么久,就是听你说你以前是中情局的什么人,我想你一定很厉害,没想到你什么都不会,和电视上,电影里人家演的中情局的干员一点都不像。”

“那是电影。”那人道。

“我知道那是电影,不过,你干嘛对委托人发脾气,这样谁还会找你?他们要找什么就帮他们找什么嘛,只要有钱赚就好了,管他这么多。”女职员还不忘给他忠告。

那人铁着个脸不说话。

“你不要不说话。”女职员对他叫道。

但他还是不说话。

女职员叹了一口气,道:“我也很舍不得离开你,不过,我如果不离开你的话,我就得要离开我的公寓了。”她一边说,一边从抽屉中拿出一个信封来,对那人道:“对不起,迈可,我可不想无家可归。”她将她预先准备好的辞职信交给了他。

迈可将信拿了过来,还是什么都没说,头低低的没看她,道:“你真的要走吗?”

女职员轻轻“嗯”了一声,道:“再见,迈可,你好自为之吧。”说完,也没有收什么东西,提了包包就走出了门。

迈可见她走后,打开她写的信瞄了两眼.信内写的无非是她很抱歉的一些话,也有一些劝告,他看了几行,也没看完,心中一阵郁闷,索性就将信丢到墙角的垃圾桶里。

迈可这个私家侦探,在洛杉矶并不怎么有名,有人说他是洛杉矶最窝囊,最穷又最差劲的一个私家侦探,也有人说他根本不是吃这行饭的料,他的脾气火爆。架子大,没钱赚,没看头的案子不肯接,而且不管客户是谁,只要他不高兴,他就会对客户大吼大叫的,毫无礼貌,以至于名声愈来愈差,搞得没有人上门光顾。

不过他的确是大有来历,在做这行之前,他是美国中情局的高级干员,曾经也辉煌过一时,办过不少大案子,要不是上次抓几个俄罗斯黑手党时,差点让纽约的自由女神变成残废,他现在可能还在中情局。

不过,被开除之后,他也很能自我安慰,他认为他有这种本领,不待在中情局,一样可以有所发挥,而且一定可以接到大案子,让他发挥所长,一举成名。

他一直都这么告诉自己,也这么告诉他刚刚离职的秘书。

他的秘书——玛莉,就是刚刚辞职走掉的那个女人,应该是有点喜欢他,不然不会这么屈就的跟了他这么久。可是,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玛莉为什么会这么委屈的待在这里这么久?他只知道他的大案子终会来临,他等的也就是这个。

玛莉走了,他心里或许有一点点难过,可是以他的个性来看,除非到了他非得搬家的那天,不然的话,他可能连她的桌子都不会去动一下,而看她写的信,已经是太难能可贵了。

他关上门,转身望了望满是灰尘的办公室,两腿往桌上一翘,背靠着墙,眉头紧皱着,又开始打他的盹。

就在这里,放在桌上的行动电话突然响起,他一惊,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他不可置信的望着电话好一会儿,才接起电话。

电话那头“喂”了一声后,传来个浓重的欧洲口音。听起来没礼貌又很不客气:“迈可·布雷德吗?”

迈可此时心情低落,只随便道了声:“是啊——”

“半小时之内,到比佛利山大饭店的总统套房来!有差事交给你去办。”电话中的语气简直是不礼貌到了极点。

迈可对他的无礼很不高兴,故意回道:“对不起,请问是哪一家饭店?”

那人口气更差地道:“比佛利山大饭店呐,白痴。”

“可恶。”迈可心想:“这人真是粗鲁,非得给他一点颜色瞧瞧不可。”索性道:“比佛利山饭店?哦!是不是一些小明星常去的那家饭店?”他故意要损他,所以把五星级的饭店说成是小明星去的地方。

其实比佛利饭店哪里是小明星去的地方,那是全世界最高级的饭店之一,平常人要在这里消费一次,可能得花掉他们一个星期的薪水,绝对是上流社会人士进出的场所,就连他自己也只是耳闻而未曾涉足。

不过,迈可这么一说,果真起了效果,那人听了迈可的话,气得对电话连连大吼:“你拿我们的主人跟那些小明星比?你可知道我的主人是谁?”

迈可听他连舌头都大了,心里不禁好笑,还装作若无其事的道:“对不起,我不知道你的主人是谁,他又没跟我说。”

那人叫道:“我家主人是考夫曼企业的总裁,多雷·考夫曼先生!听到没有?”

“多雷·考夫曼?”他怎么没有听说过,这个人可是世界第一流的大富豪,财产多得一百五十辈子都花不完,乍听到这个名字,他还真有点诧异得说不出话来。

那人见他没有说话,得意的道:“考夫曼先生有事交给你去办,马上到饭店来,听到没有?”“嘟——”他也不等迈可答复就挂上了电话。

迈可挂上电话,呆了片刻。“多雷·考夫曼”,这个耳熟的名字,前几个月才出现在“风云人物”这一本专门报导风花雪月,名门贵族杂志的封面,那一张养尊处优的脸,很难让人忘记。

他赶紧翻了翻躲在墙角的那堆旧杂志堆,找出相关的那一期。

多雷·考夫曼是全球最有钱的富豪之一,也是世界上数一数二的花花公子,在欧洲上流社会的知名度不小于英国王子或是希腊大亨欧纳西斯。

但是,他的知名度并非完全因为他自己,很多人提到考夫曼这个名字的时候,想到的还是他传奇的父亲。

他的父亲——韦廉·考夫曼,本籍日本,二次世界大战时,在德国纳粹的秘密警察部门工作,他当时主要的工作是替德军搜集全球能源分布的各项情报,另外也负责开采石油。

石油这个物质,主宰了人类二十世纪以来最重要的经济命脉,重要性比黄金还要高,黄金固然珍贵,少了它,人类还是活得下去,可是如果没有石油,生活就必须停摆。

至少,这个定律在二十世纪甚至二十一世纪前期绝对通行,所以,石油也被称为“黑金”。

韦廉·考夫曼负责的工作,便是从德国以外的各个占领区,发掘,开采并运送石油。以供应德另军队庞大的能源消耗。

大战结束,他也跟着销声匿迹,没有人知道他跑到哪里去了。许多年后,他突然又冒了出来,时值全球石油狂飙之际,他却在原油市场上以低于市价百分之二十的价钱出货。没有人知道他是由何处得来的原油,也不知道他用什么方法和关系,竟与阿拉伯,伊朗,伊拉克这些盛产石油国家达成协议,允许他在这些国家境内开采石油并合法出口;市场上传闻着,他还在其他许多地方,公开或不公开的开采着着石油。

就靠着这次的石油危机,他迅速的累积了大量的财富,有人说他那个时候富可敌国,这句话一点都不夸张。

韦廉·考夫曼凭藉着他的长袖善舞和用不完的精力,在短短几年内就赚进了一生享用不尽的财富,直到临终前,他才举家迁居于瑞士,并寿终正寝于当地,享年九十九岁。

他的财产从没被公布出来,有人在他死前曾替他作了一次保守的估计,据说超过一百亿美金。他一生充满神秘,是一个非常传奇的人物。

考夫曼是个厉害的角色,不过多雷·考夫曼和他的哥哥。却都是不折不扣的败家子。老考夫曼生前以不可思议的方法和速度赚钱,兄弟两人在他身后也以不可思仪的速度和方法花他的钱。

彼得·考夫曼——是多雷·考夫曼的哥哥,和多雷·考夫曼一样,也有挥金如土的豪爽个性。只是他除了女人之外还有一个更大的嗜好,就是“飞行”。

他喜欢飞行,因为他喜欢享受刺激,喜欢速度,更喜欢炫耀,所以他经常驾驶各式最新最炫的机种表演高难度的花式飞行,目的无它,他要别人都来看他飞。

几年前,他在瑞士自家院中表演飞行,邀请了不少名流贵族来参观,他常这么做,这次的飞行不过是例行公事,没什么了不起。不过大家还是冲着他的面子来交际交际。

就当他像平常一样在做俯冲时,飞机上的螺旋桨意外起火,“轰”的一声,在场宾客一阵哗然,在机上根本没有消防和救生设备的情况下,他随着飞机一起,坠落地面。

彼得·考夫曼的逝世,曾一度被外界怀疑是多雷·考夫曼设计的巧局。不过,知情的人都知道,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因为多雷·考夫曼是个真正的败家子,他除了花钱之外,简直是一点经营头脑也没有,他父亲的能力他大概连百分之一都没遗传到,对生意不但一窍不通,而且根本没有兴趣去管,更别提这种谋杀亲兄弟的计划。

彼得·考夫曼在世时,至少还有其他可以去管理公司的业务,现下彼得一死,公司大小事就落到他的身上。多雷根本不想管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章 专家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海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