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神》

第十章 钥匙

作者:谢天

孙子兵法第一章里说:“兵者,诡道也,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远,远而示之近,利而诱之,乱而取之,实而备之,强而避之,怒而挠之,卑而骄之,佚而劳之,亲而离之。攻其无备,出其不意,此兵家之胜,不可先传也。”

这句话的意思是说,“作战”是一种欺骗诡诈的谋术。是一种视情况而变化的艺术,它没有一定的规则.不可以依赖既有的模式,最重要的是随机应变,让人无法捕捉。明明有实力,有作战的力量,却要表现得像是忮懦不能战的样子;明明对胜负胸有成竹,也要装着一点把握也没有的模样;想要攻打近处的敌人.却在远处佯装攻击。声东击西,出其不意,如此的扰乱敌人的判断,让敌人对自己无法防备。

叶亦深自习武以来,不知道遇过多少的大阵仗,和多少高手对决过,从没有一次真的觉得自己没有办法抵挡。因为熟读孙子兵法,使他每遇上高强的对手,都能将书中千锤百炼的作战方略自然地化为他的作战利器,不同的敌人用上不同的方法,孙子兵法里都有相应之道。

打架的胜负不是绝对的。功夫好。力量大的人不见得一定胜利,任何一种事情都需要用头脑,即使是打架,也是如此。

用头脑,这就是叶亦深为什么每战每胜的原因。

他和柯达诺克等三人的交手,原本是很势均力敌的,可是没有多久他就看出了胜负,因为他知道,这个三人刀阵根本阻挡不了他,而他,一定会击败这三个人。

在三个人几次紧密的配合攻击后,叶亦深看出了三人的破绽,初时,他以为这个阵式的破绽一定是在主攻的人身上,因为这阵式由一人带动,所谓擒贼先擒王,不过,经过了一段时间的观察之后,他发现,其实这个阵式不需要先击倒主攻之人就可以破坏阵式。

这不是很大的阵形,一共不过只有三个人,打倒了主攻的人,是一定可以破坏掉阵式,不过,打倒了其他的两人,主攻一人大唱独角戏也起不了作用。所以说,打倒了其他两人也是一样。

对很多人来说,三个一流的高手,加上高配合的阵式,这个阵式已是无懈可击,可是,现在他们对的是叶亦吟,这个阵式就算不上什么。

叶亦深看出了这个破绽,不过,要破解也不是这么容易的事,他们三人可都是前苏联国安局里一流的情报员,加上默契又好,迫使叶亦深可以做出攻击的时间只有微乎其微的短短一、两秒的时间,如果这一、两秒他没有掌握好,他就会血溅当场,世上从此没有叶亦深这种人物,相反地,如果抓住了这个时机,他就可以击破这三人的阵式。

他首先要做的,是攻破他们三人的心防,也就是孙子兵法所说的:“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远,远而示之近。”

他知道他们三人阵法很有信心,他猜想大概也没有人活着从他们这套阵法中走出过,于是他将计就计,让他们真的以为自己无力招架。

柯达诺克夫求胜心切,不知不觉就中了叶亦深的计,他奋力跃起攻出这一击,就是以为叶亦深已经招架不住,所以刻意加重了力道,也因此,他站上箱子,从箱子上跃下,如此一来,他就和其他两人的距离离脱远,让叶亦深有足够的时间对付其他两人。

在这一个时刻,所有的人都将注意力放在主攻的柯达诺克夫身上,他们都以为柯达诺克夫这一记势必要取叶亦深的性命。可是,他们哪里知道,叶亦深先要对付的,是其他的两个人。

就在柯达诺克夫这一刀尚在空中之际,叶亦深发起了攻击。

他以极快的速度双脚交叉横移,先用手肘打中从右边攻来的卡其拉尼可夫的膻中穴,卡其拉尼可夫闷哼一声,定在当场,膻中穴是人身大穴,重则要人命,叶亦深不想置他于死,所以这招的力道只用了六成,不过,这六成也够让卡其拉尼可夫一时之间无法呼吸了。只见他定在当地,就像个泥塑一样。

鲁也鲁夫斯基一刀攻来,可是叶亦深已向右移动,是以他这一刀力尽之时,叶亦深还在他右边一步,他只得再踩前一步,可是他这一刀力量已尽,下一刀又还来不及使出,叶亦深打中卡其拉尼可夫,刚好折回来攻击鲁也鲁夫斯基。

这一招说来容易,其实极险,因为这一来一回只在一瞬间,如果不是叶亦深艺高胆大的话,换了别人,早已命丧黄泉。

叶亦深抓住时机,反扣住他的手腕,拇指和食指按在他手腕的关节处,迅速地翻了下圈,再用力向下蹲。

鲁也鲁夫斯基手腕被制,只觉得叶亦深的手像铁钳般,紧紧扣着他的手腕,而且一阵阵疼痛莫名地由他的手腕传向全身,他不知道叶亦深是扣着他的穴道,只痛得任由叶亦深摆布。所以叶亦深翻身、下蹲,他都跟着,看起来就像两人在跳舞一样,最后动作停止时的姿势,是叶亦深躲在鲁也鲁夫斯基的身体下,而鲁也鲁夫斯基的腹部朝天,正迎着柯达诺克夫万钧的一刀。

这些动作说起来慢,可是实际上只有一秒钟的时间,在这短短时间内,卡其拉尼可夫被制,鲁也鲁夫斯基跳了一曲探戈,而柯达诺克夫一刀刚好砍下,不单是极快,而且时间配合得刚刚好。

叶亦深这边的人本来看叶亦深在三把刀之间窜来窜去都以为他输定了,此时却见叶亦深一招便制住两人,虽然都是不大懂,不过还是不由得一齐喝彩。

柯达诺克夫这一招用了全力,而且他的人凌空而下,中间无处可借力,根本收不住,可是他这一记如果收不住的话,鲁也鲁大斯基不但会死在他的刀下,而且会死得很难看,他只有零点几秒的时间,这零点几秒一寸,鲁也鲁夫斯基就要当场惨死,叶亦深这边的人虽量不想他们获胜,但也不忍见到这么残忍的场面出现,有些人还把眼睛闭了起来。

说时迟,那时快,叶亦深突然放开了鲁也鲁夫斯基的手,从他的背下钻了出来,鲁也鲁夫斯基没有了依靠,顿时就摔倒在地面。

柯达诺克夫原本已经要撞上鲁也鲁夫斯基,这时两人距离一增大,他马上就有了时间和空间煞车,他将手中的刀子一丢,重心向前,双手自然而然的撑在鲁也鲁夫斯基的身旁,一个翻滚,向旁边滚了开去。

鲁也鲁夫斯基被叶亦深制住,而柯达诺克夫这一刀又闪不开,心想这次死定了,没想到最后叶亦深放开了他,而柯达诺克夫也闪得不错,这条命总算捡了回来。

叶亦深从鲁也鲁夫斯基背下钻出之后,站在一旁,等柯达诺克夫着地滚开之后,一个纵步向前,柯达诺克夫还没来得及站起后,就被叶亦深一脚踩住,活像支乌龟一样,只听叶亦深道:“服不服输?”

柯达诺克夫还待翻身再斗,叶亦深脚上用力,直踩得柯达诺克夫的骨头“喀啦,喀啦”的响,柯达诺克夫终是没能站起来。

鲁也鲁夫斯基死里逃生,知道是叶亦深放他一马,这时他从地上爬了起来,对柯达诺克夫说了几句话,柯达诺克夫才点点头,对叶亦深道:“我服输了。”

叶亦深这才把脚拿开,退了两步,笑吟吟地看着几人。

柯达诺克夫也知道,要不是叶亦深放开鲁也鲁夫斯基的话,他现在已经杀死了自己的弟兄,站起来之后,向叶亦深点了点头,表示感谢。

叶亦深这一仗赢了,而且赢得漂亮,过了一会儿.旁边的人发出如雷的掌声和欢呼声,只有提巴耶夫和迪克两人的脸色臭得不得了。

“迪克!你给我过来。”考夫曼这时发号施令了。

迪克还不死心,看着提巴耶夫道:“救我,我给你双倍的钱。”

提巴耶夫摇摇头,道:“你给我十倍的钱我也救不了你。”

“为什么?”迪克道。

“你是瞎了吗?还是傻了?你看不出来我的人这么多都打不过他,我又怎么打得过他?”提巴耶夫还在摇头。

“你不是说你是最厉害的吗?没有什么事是办不到的吗?”迪克还想刺激他。

“不用说了,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看看怎么保住小命比较要紧。”提巴耶夫倒是很聪明,不想再作困兽之斗。考夫曼的保镖们这时已开始将提巴耶夫的人用绳子绑起来,不一会,几个人就像粽子一样绑在一起。

“你还不过来?”考夫曼又对迪克叫道。

迪克看了看对方的人这么多,没有办法,只有乖乖地走过去。

“还有你,你也过来。”考夫曼对提巴耶夫道。

提巴耶夫当然也只有像迪克一样,乖乖地听话。

两人走到考夫曼的面前,考夫曼第一句话就道:“依莎贝拉呢?你们把她弄到哪里去了?”

“依莎贝拉?我不知道啊?”迪克道。

“你敢说你不知道。”考夫曼大声叫道。

“我真的不知道,不信的话你问他。他比较清楚,依莎贝拉是他们负责绑架的。”迪克扯提巴耶夫下水。

“我也不知道。”提巴耶夫赶快解释:“绑架依莎贝拉是他的主意,我只是奉命行事而已。”

“那她人呢?你把她绑到哪里去了?”考夫曼道。

“我没有绑她,她在哪里我也不知道,我从头到尾都没有抓住她。”提巴耶夫一副可怜兮兮地样子道。

“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不然我今天绝对不会让你好过。”考夫曼恐吓人的样子还有点像样。

提巴耶夫为了要赶紧脱身.只好将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这件绑架案是早有预谋的,迪克是主谋,他在为考夫曼安排这场舞会时就已经想好,表面上好像是帮考夫曼办舞会,实际上却是进行这件绑架。

他在制做这个海中平台时,就特别在平台的底部预留了一个可以容纳提巴耶夫等人的小空间,这个小空间里有空气,众人的呼吸可以不必担心,而且还有可以观察外面的窗户,待在里面的人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外面的情况。

迪克手上有一个遥控器,只要依莎贝拉乘坐的电梯一入水,他就会按下遥控器通知提巴耶夫等人,他们就会从密室中走出来,然后将依莎贝拉抓进密室里,等到众人统统走了之后,他们才会出来。

当然,依照计划是依莎贝拉会先示范性的乘坐海底电梯到水底,他们就有足够的时间和机会绑架她。

他们也准备了各种海里会用的设备,包括氧气,水中推进器、水枪和绳索等,只要依莎贝拉一出现,就会被他们抓起来。

他们所准备的推进器,极速可以达到时速六十里,相当于人类游泳速度的二十倍,一条海豚或是一条旗鱼的速度也不过如此,所以,不管怎么说,这个推进器都应该是足够了。

可是事情就像他们所说的,依莎贝拉不但没有坐海底电梯进到海里,反而是跳入海中,离奇的是,她就像鱼一样的快速游向深海处,而提巴耶夫等埋伏在海里的人在后追赶,都一直没有办法追到,直到出现了食人鲨,吃掉了他们两个人之后,几人才由其他的路径逃离。

考夫曼听完当然是不相信,可是迈可这时也走上来。道:“考夫曼先生,我想他们所说的是实话。”

考夫曼问道:“为什么你这么说?”

迈可道:“我刚刚来的时候躲在楼下,就听到他们自己也是这样说,并不是故意编来骗我们的,而且,当日的情况我也仔细想过,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当天的工作人员或是来宾就很有可能会找到依莎贝拉小姐。”

“可是……这件事情很难令人相信。”考夫曼还是不能相信。

迈可道:“要是我之前没有听到他们说,我现在可能也不会相信,不过,我现在相信他们说的话是真的。”

“这……”考夫曼还想说,这时叶亦深也走了上来,道:“迈可既然说他相信,那我也相信。”

“连你也相信?”考夫曼现在是把叶亦深当英雄看了,所以他现在所说的话会很直接的影响到他。叶亦深是相信迈可,他知道迈可这个人个性上虽然有些小缺点,可是他对案件的判断却一直很有独特的见解和敏感度,他绝对够专业。

他再看了迈可一眼,以确定他对这事的肯定度,迈可则是毫不犹豫地向他点点头。叶亦深看完,便对考夫曼道:“我相信。”

考夫曼看两人都是这么肯定,只好也道:“好吧,既然你们两人都这么说,那我也只好相信了。”他停了停,看样子是在说服他自己,过了一会他问叶亦深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章 钥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海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