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神》

第十一章 出航

作者:谢天

叶亦深三人开始着手准备出海的一些物品,包括足够的食物,充足的水,油料,应急的各种物品,还有召集人手。以往当地都会有很多人在这附近等待,一有人要出海时,他们就会被雇用。这些人大多是从外地来的,有的精通航海,有的可能只是打个杂工,但是管他们会些什么,反正只要有钱就可以雇用到你想用的工人。

不过,这一次叶亦深三人却刚好相反,没有一个人愿意上他们的船工作。因为他们航向“魔鬼三角洲”的流言传得很快,没有一日,就已经传遍了整个法国附近的港湾。惨的是,连考夫曼的手下对这趟航行都不表支持,很多人在晚上偷偷地溜走。两天不到,只剩下布博一个人而已,其他的人都溜光了。

也有很多好奇人士来到这个游艇俱乐部,但不是要来为他们工作,而是想要看一看是什么人这么大胆无聊到想要去送死?地方电台和报社的人当然也来了,这么值得炒作的热门话题,媒体是不会错过的。还好考夫曼在这里名声不错,而且钱又多,利用特权挡开了大多数好奇的媒体,就这样等了两天,没有半个人上门来应征。

迈可出了一个小计,他请考夫曼开出高价,在当地的电视台上打出广告,应征五个水手和一个船长,日薪是一千美金。他相信“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一千美金一定可以吸引不少的人来。

结果,不出他所料,广告登出的第二天,就有不少的人前来应征,他们很快地就找到了五个他们认为不错的人选,一个机工,负责船的维修和保养,一个杂工、一个厨师,两个水手,只是还差一个船长。

这种具危险性的航行,需要一个经验丰富的船长,可是,有经验的船长都有不错的收入,不会想冒这个险,着实很难找到适合的人。

又等了一天,还是没有人愿意来应征这个工作。

那天下午,迈可和叶亦深都在艇库里看机工做保养,游艇俱乐部的工作人员哈克这时带了一个人进来,这个人满身酒味,头发散乱、邋遢不堪。两人看见他,脑子里不约而同的想着:“这人快被酒淹死了。”

哈克将他带到两人面前,很客气地对着两人道:“叶先生,迈可先生,这位是达斯汀船长。”

叶亦深上下打量了他一下,只见他一头乱发,脸上尽是胡渣和污垢,不知道多久没洗澡刮胡子,一身的酒味和汗臭味让人闻了就想吐,他穿了一件无袖的皮衣,皮衣的质料看来倒是很好,露在皮衣外的是强壮而毛茸茸的手臂,右手臂上刺着一个帆船,帆船上写着几个拉丁文,意思是“大海之子”;左手上也刺了一个图案,一个红色的不规则三角形,中间是一个骷髅头,整个人走起路来左摇右晃,一副酒未醒的样子。

迈可看不下去,责备哈克道:“你带他来做什么?”

哈克很客气的道:“你们不是需要一个船长?”

迈可道:“是啊。”他一说完,和叶亦深互看了一眼,异口同声的道:“你不会说……”

哈克紧张的点点头,道:“他就是。”

叶亦深和迈可都不敢相信,哈克竟然会带这么一个人来当他们的船长,迈可忍不住哈哈大笑道:“哈克,我看你是昏头了,这种人怎么当船长?我看他连站都站不稳。”

哈克还是很恭敬又很紧张的样子道:“请你们听我说,他是唯一一个敢去百慕达三角的船长,而且,他也去过。”

“他去过?”叶亦深和迈可有点惊讶。

“是的,他去过,他以前是这里很有名的一个船长,要不是经过很严重的意外事件,他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哈克道。

“什么意思外事件?”叶亦深问。

“这件事我也不是很清楚细节,还是他自己和你们说好了。”哈克看了看达斯汀,要他自己说。可是达斯汀根本就还神志不清,怎么和叶亦深两人说?他现在虽然站在三人面前,可是魂可能还在刚刚的酒里。

“我看他是没法说了。”叶亦深笑着道。

哈克很不好意思,连连向叶亦深两人陪不是:“真是对不起,我今天不应该带他来的。只是我好不容易找到他,便想得赶快让你们见一下面。”

“他是你找来的?”叶亦深听他这么说便问。

“是的,他是我找来的。”哈克回道。

“你找他来,一定是有原因的,你就说说看好了”。叶亦深道。

“是,是。”哈克道:“他原来是我们这里最好的船长,经验丰富,技术精湛,六年前,他带着一群来此地作研究的科学家到大西洋的一个地点作长期的研究,回来之后,才变成这个样子,其实他还是具有良好技能的船长。”

“那些科学家呢?”叶亦深问。

“那些科学家没有回来。”哈克道。

迈可“啊”了一声,叶亦深也摇了摇头。

“那些科学家没有回来,那他又是怎么回来的?”迈可也问。

“他是乘坐救生艇,在葡萄牙的海上被人发现的。”哈克道。

“跑到葡萄牙去了。”迈可道。

叶亦深指着他左手臂上的红色三角形,问哈克道:

“你可知道他这个刺青是什么意思?是什么时候刺的?”

哈克道:“他的这个刺青就是百慕达三角的意思!是他遇难获救以后,回来刺的。”

叶亦深点了点头,又问:“你为什么认为他会敢去百慕达?”

“他亲口说的。”哈克很肯定的道:“他回来之后,常常在酒醉的时候说他去过百慕达,他是唯一可以从百慕达三角生还的人,他甚至还说,就算再叫他去一次他都不怕。”

“你亲耳听到的?”叶亦深问。

哈克点点头,道:“有一晚他喝了很多的酒,在酒吧里跟大家说这些事情,我就坐在他旁边。”

“他也有可能是胡说八道。”迈可道。

“不会的,不可能的。”哈克道。

“你凭什么这样说?”迈可道。

“他原来就是这里最好的船长,没有人比他更好,如果不是遇到很可怕的事,他是绝对不会出事的。”哈克道。

“嗯,很有意思。”叶亦深看了看迈可,然后对哈克道:“你就把他留下来好了,等他酒醒了,我再详细的问他”。

哈克很高兴,连连和两人道谢,叶亦深觉得很奇怪,哈克为什么这么高兴?想来这人势必和哈克有关系。他等哈克走了没多远,突然叫住哈克,道:“他是你的什么人?”

哈克停下了脚步,好一会儿才回过头来,很沉重的道:“他是我的哥哥。”说完就走了。

叶亦深和迈可都愕了一下,他们没想到这人竟是哈克的哥哥,不过,这样子也好,最起码哈克给人的印象不错。

达期汀这一觉睡得可久了,等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天早上。

叶亦深等人早就把船准备得好好的,所有的物资全都已装载上船,人员也都有了一定的默契,只等这个船长睡醒。

所以他一张开眼,众人马上就架着他去洗了一个澡。

他穿着新的衣服,看来精神好了不少,考夫曼早就等不及了,一见他便问道:“你清醒了没?”

达斯汀莫名其妙,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在这里?眼前的这一票人又是何方神圣?

考夫曼不耐烦得很,叫一个手下跟他说明原委,目的地是百慕达三角。

达斯汀本来还没有什么精神,一听到“百慕达三角”几个字,立刻眼神一变。

“你知道我们现在要去哪里了,你要去吗?”叶亦深问他道。

达斯汀一边吃着为他准备的早点,一边说道:“你们要去百慕达做什么?”

叶亦深道:“我们要去找人。”

“找人?去那里找人?”达斯汀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好像他听了一个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差点把吃进去的东西都喷了出来。

叶亦深拿出依莎贝拉留给他的航海地图给达斯汀看,达斯汀一看脸色就变了,道:“这是什么人画的?”

叶亦深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转变,只是回道:“是我的一个朋友。”

“你这个朋友人呢?”达斯汀又问。

“我们现在就是要去找她。”叶亦深道。

“她?是个女人?”达斯汀道。

“没错。”

“她是个科学家?”

“不是。”

“那她怎么会对那带的位置这么清楚?”

叶亦深之前看了这座地图好几次,只知道依莎贝拉标示了一块区域和一个小点,并不知道这里是什么确实座标。此时听他一说,又看了看地图,才发觉依莎贝拉标示的地方很清楚。

“我不知道。”叶亦深答道。

站在旁边的考夫曼很着急,这时忍不住道:“你到底要不要带我们去?”。达斯汀瞪了他一眼,凶凶地回道:“不!”

这个玩笑真是开大了,几人痴痴地等了他几天,结果他现在竟然说不要去,简直是在胡搞他们。

迈可火大了,开口就骂道:“我早就觉得这醉鬼不可靠,现在好了,他说不去,那我们不是白搭了?”

叶亦深安抚迈可道:“不要急,我们问问看,他为什么不去?说不定他有什么理由,我想好好说,他一定会去的。”

迈可道:“好吧,你问问看。”

叶亦深于是转头去又对达斯汀道:“你为什么不去呢?”

达斯汀道:“百慕达是一个被诅咒的地方,谁去到那里都会死的。”

考夫曼哈哈笑道:“我就不信真的有这么邪。”

达斯汀道:“我说的千真万确,你们不要不信。”

迈可嘲笑他道:“你不是说你敢再去一次吗?”

达斯汀脸扭曲了一下,才道:“我……谁说的?”

迈可道:“是你弟弟说的,他说你自己说你还敢去百慕达三角,你现在想不承认吗?”

达斯汀道:“我看你们这些人是活得太腻了。”

叶亦深问道:“你在那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可以说给我们听听吗?”

达斯汀目光逐一扫过众人,终于回道:“六年前,一群科学家租我的船到百慕达三角做研究,我从未去过那里,一切有关于那里的了解,都是听来的,我一直不相信,直到去了那里之后我才知道,原来传说的事情都不假。”

叶亦深急问道:“什么样的传说?你碰到了什么事情?”

达斯汀低下头,用手抓住他蓬乱的头发,很痛苦的样子。

过了一会,达斯汀才抬起头来,道:“我们碰上了大暴风雨,船整个被解体,所有的人都被暴风吹散。”他说时还有余悸:“暴风雨持续了好久好久,似乎永远都不会停,天空变成黑色,伸手不见五指,天气忽冷忽热,一会儿像酷热的夏天,一会儿又像寒冷的严冬,实在太诡异了。”

“还有呢?”叶亦深问道。

达斯汀道:“船上的仪器全都坏掉,包括罗盘、电讯设备、机器,我们一点办法都没有,只有任凭宰割。”

叶亦深想到当时的情形,一定是很可怕的,他点了点头,又问:“那你是怎么幸免于难的呢?”

达斯汀道:“我当时很害怕,我……戴了氧气筒,将自己绑在救生艇上,所以……所以……”

迈可不屑道:“所以才逃过了暴风雨。”

叶亦深苦笑了一下,道:“这也是人之常情,他不过是领薪水的人,犯不着用自己的命来赔。”停了一下,又道:“其实这个方法不错,如果时间来得及的话,可能还救得出其他的人也说不一定。”

迈可点点头,转向达斯汀道:“你还愿意带我们去百慕达三角去吗?”

达斯汀不说话。

叶亦深一副很遗憾的样子道:“那我们只好自己去了。”他向考夫曼使了个眼色。

考夫曼会意,配合叶亦深的说法道:“我们早该自己去的,每天一千五百块美金的薪水,我想不是很多人要。”

达斯洒一听薪水的数目,眼神终于有了光彩,他看了看众人,把他的早餐往旁一放,站起身来道:“去百慕达三角不是好玩的,是要命的。”

考夫曼又叹了口气,道:“这也没办法,命还是比钱重要。”

这一句话又刺激了一下达斯汀,他停了一下,还是维持了他原来的决定,对众人道:“我没办法,对不起。”

众人不能勉强他,这件事情他们早就知道不容易办成,只有看着他离去。

叶亦深看了看船已经装好的海神像,回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一章 出航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海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