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神》

第十四章 海神族

作者:谢天

练中国功夫最不幸的一件事,莫过于走火入魔,这事不是开玩笑的,轻则大病一场,重则筋骨易位,四肢瘫痪,精神错乱,更有甚者,当场暴毙。

过度发功也很容易造成走火入魔的情形,所以很多的练功者无论如何不会将功力用尽,以免功尽人亡。

叶亦深犯了个大忌,他完全是背水一战,当时他看到那么多没见过的大型怪鱼抓住他的朋友,他心里的直觉就只是打跑这些怪鱼,不让他们成为怪鱼的食物,而他自己是生是死,反倒没那么在意。

以当时的姿态来看,所有的人,连他自己,在他最后一击之后,应该都难逃一死。

他五脏六腑已经受了重伤,他所以昏迷,一来是缺氧所致,二来是功力用尽。

之后,他几次觉得有人将一种冰冷的液体灌人他的口里,凉凉黏黏的,略带腥味,刚入口时很不舒服,但适应以后,便觉得力气一分一分恢复。

这样的感觉经过好几次,叶亦深终于睁开了眼睛,而在他意识模糊醒来之时心里最先想起的,是迈可、考夫曼、布博和达斯汀,眼前那些没见过怪物的景观仍在他脑海里徘徊未去,他不知道众人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被怪鱼抓去?

他现在的感觉并不像是个已死的人,他感到自己仍在呼吸,四肢百骸因为过度发功显得有些虚软,头也有些疼,他动了动四肢,想让自己舒服一点。

四周很静,久久久久,才隐隐约约传来轻微的呼吸声。

“有人!”这是他听到呼吸声时的第一个直觉。为了要证实他的假设,他困难的爬起身来,往呼吸声发出的地方走去。

他站起来之后,四下看了看,他所在的地方,是一个相当大的房间,四周一片白,什么也看不到,中间有一张三十公分高的矮床,就是他躺的地方,其次再远一点,好像也有别的床,只是灯光大暗看不太清楚。

叶亦深慢慢走了过去,果然发现另一头还有一张床,床上躺了一个人,他高兴的跑了过去,见到上面赫然就是和他一起掉入深海的考夫曼。他这一喜非同小可,忙伸手过去探查考夫曼的鼻息,见他呼吸均匀,这才放了心,不过,马上就笑自己:“既然有呼吸声,当然有呼吸。”

他沿着墙壁向另一头摸索,不久又发现了另一张床,他走近一看,是达斯汀,达斯汀也有呼吸,他又继续向另一端前进,后来,又发现迈可和布博,两人也和考夫曼他们一样,均睡得十分熟,也没有生命危险。

他推了推迈可,迈可一点反应也没有,仍然昏迷未醒,不过,他既然知道众人都没事,心上也就放下了一颗大石头,他暂不管四人,只在四处走在观察他们所在的这个房间。

这个房间很大,呈不规则圆型,叶亦深估计这个房间大得可以容纳二、三百人,那是里面除了他们五人睡的五张床以外什么都没有,灯光是从外间照进来的,很暗,不太容易看清楚事物。

他走了一圈,又回到他的床前,坐下来思考着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只记得,他和那些奇怪的鱼人打了一架,用完了救生圈的空气,就不醒人事了,所以,他应该是被那些鱼人俘虏了才对,他心想:“迈可他们也被救了,不知道是谁救了我们?这里不知道是什么地方?”

叶亦深正想得出神,突然一个声音从他背后响起:“叶亦深,你醒了,看来综合鱼浆还真有点用处。”

叶亦深吓了一跳,同时顺着那个声音望去。

“依莎贝拉!”叶亦深看到了说话的人,惊讶的叫了起来,灯光很暗,他只能看个大概,而他见到站在他后面的,正是他们千里迢迢来这要我的人依莎贝拉。

只见她身上穿了一件奇怪的皮衣,头发散乱,好像刚刚洗完头,擦完头发却没有梳理。他的直觉是:“她的样子很怪。”

“对不起,用这种方法把你请来。”叶亦深听见那女人道。

“依莎贝拉,你怎么会在这里?你没事吧?”叶亦深欣喜若狂,他们为了找她,不辞千辛万苦地跑到这里,中间还差点没命,他高兴地从床上跳起来跑向她。

可是那女人看着叶亦深一点表情也没有,脸上就像是罩了一层寒霜,待叶亦深走近时阻止了他,冷冷的道:“我不是依莎贝拉。”

“你不是依莎贝拉?”叶亦深不相信的再度靠近,由于他的心情激动,双手自然而然的去抓她的肩膀,那女人没有闪躲,“啪”的一声,叶亦深掐住她的肩膀。这一下力量用得大了,那女人受痛,一把推开叶亦深,凶狠地道:“这里是海神族的国度,请你小心你的行为。”

叶亦深没想到她会这样大力的推自己,这一下直把他推得向后退了两步,他愣愣地看着那女人,口里喃喃地道:“海神族……”

他很辛苦地在昏暗地灯光下观察着这个女人,心里突然觉得失望,心道:“她不是依莎贝拉。”他坐了起来,仔细地再看了一眼那女子,道:“你和她长得很像。”

叶亦深和依莎贝拉有过长时间的相处,她最大的特征就是那双奇特的眼睛,她有一双深蓝的眼睛,深沉得让人无法见底,初看时或许觉得美丽,但看久了,就会发觉那双眼睛藏有无数的秘密,这女人外表和依莎贝拉或许很像,但她的眼神缺乏了依莎贝拉那种动人心弦的光华。

那女人点点头道:“我是依莎贝拉的妹妹。”

叶亦深心里“哦”了一声,想:“原来是依莎贝拉的妹妹,难怪这么像。”

只听她又道:“我叫‘海乐’。”

叶亦深心里又有了希望,她是依莎贝拉的妹妹,那么依莎贝拉也应该就在附近,是以他马上又道:“海乐小姐,不知道你姐姐现在在哪里,可不可以请她出来见一面。”

海乐没回答他,冷冷地对叶亦深道:“你杀了我们不少的同胞。”

叶亦深心里掠过一个念头,认为她说的可能是那些鱼人,可是她是人,而鱼人是鱼人,不知她所谓的“同胞”是指谁?

“对不起,我不明白你说的同胞是谁?可否请你说清楚一点。”叶亦深客气地道。

海乐的语气很平,也很冷:“你一口气杀了我们一百多个战士,你还能不知道?”

“是那些鱼人?”叶亦深问。

“没错。”海乐回道。

叶亦深这下就清楚了,他不好意思的咳了两声,道:“我不知道,当时的情况危急,我没有办法。”

“你必须为你所做的事付出代价。”海乐一点表情也没有,看来她很认真。

叶亦深心想:“当时杀那些鱼人时,纯粹只想到要保护迈可等人,并没有想到这些鱼人也是生命的,此时想起,不禁有些愧疚。”便回海乐道:“他们是我杀的,我当然会偿命。”他想他这么说,应该没错了,人类最大的错,莫过于杀人,而杀人偿命是人类法律的规则,是平等的方法,这是最早人类的法典中就已经出现。

海乐对他的回答没有反应,也不知在想什么,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道:“我跟你开玩笑的,要怎么发落,我也不知道,看族母怎么说好了。”她这才笑了笑。

叶亦深搞不懂她怎么回事,一会儿要自己付出代价,一会儿又说是开玩笑,喜怒变化之大,生平仅见,他看了看海乐令人难以捉摸的眼睛;心想:“这个女孩个性可真怪了。”

他们对话时,叶亦深对她观察得很仔细,从头到脚看了不知道几遍,这时道:“你说鱼人是你的同胞,可是你是人类,为什么说他们是你的同胞?他们是你养的吗?”

“他们?我养的?”海乐大笑了出来:“哈哈,他们才不是我养的,我也是鱼人。”

“什么?”叶亦深叫了出来,心里却不禁想:“这怎么可能?我一定是疯了,听错了。”

海乐笑完以后,冷哼两声,道:“你不相信!对不对?哼!人类就是这么愚蠢。”

叶亦深不是不能接受这种事,只是没有确实的证明,这种事情实在很难让人相信,他再问道:“你真的不是人类?”

“当然不是,我只是体型和人一样,过一段时间,等我从人类的世界回来后,就会变回鱼人的样子。”海乐道。

“这太不可思议了。”叶亦深又叫道:“怎么可能?你们……可以随意的变化身体……从鱼人变成人类?”叶亦深太过惊讶,声音有点颤抖。他这一生经历过不少稀奇古怪的事情,要不是这事真的是超出了他的知识领域太多,他也不会惊讶成这样子。

“变成人类有何难?我们的祖先早就发明了可以变化人形的葯,只要吃一点葯,就可以变成人类。”海乐轻描淡写的道。

叶亦深心里万千个念头转过,他想:“人类发明复制人的技术不过是这些年的事,而他们竟然可以任意变化外型,这种科技比人类不知高上多少?这说法倒像是中国古时‘狐仙’。”

传说中国古时有一些狐狸吸取日月精华,经过一定的时间修炼,就可以变化人形,到人类的世界中生活。不过,这毕竟是传说,和听到她亲口所说又是不同。

叶亦深按住心里的惊愕。整理了一下,他的疑惑大多,他得一个一个问题问清楚。

“如果你是鱼人的话,那你的姐姐也是鱼人吗?”叶亦深问这问题时声音仍是发着抖,他一直镇定不下来。

海乐道:“我是鱼人,我的姐姐当然也是鱼人。”

“这……这……我是在作梦吗?”叶亦深想起他认识依莎贝拉的情景,此时一幕幕出现在他的眼前,他用力的回想,依莎贝拉有什么地方像鱼人?

终于,他想起,从依莎贝拉不知道他是中国人,到她在卫星转播节目时的表现,皮耶日记中所记载的,都处处表现出她异于常人,只是以前他一直没想到依莎贝拉有可能不是人类,当然更不会去怀疑她是一个人类以外的生物所变成的“假人类”。

当我们看到一个人的时候,照正常的情况,我们或许会思考他是什么样的人?从什么地方来?是做什么的?但绝不会先去怀疑这人是不是人类?这种事情只有在电影里才会有,在现实生活中不会发生,也许真有,只是我们没有发现。

我们可曾在路上见人寒喧时说:“你好,你好,我是某某某,是人类,你是什么变的?”这不吓死人才怪。

海乐这么一说,再把事情往回推,就可以发现很多依莎贝拉不是人类的一些破绽。

虽然他现在还不是很相信,可是他见过了那些和人类也有几分相近的鱼人,而且还交过手,所以他不得不怀疑,依莎贝拉可能真不是人类。至少,人类的书里或知识里就没有那种鱼人的记载。

只听海乐又道:“我和姐姐一样,有权利变成人类,也可以学习人类的语言,只是人类的语言太简单了。”

叶亦深没有回答,只想:“假如她们真的可以任意的变化外形,智商势必极高,那么学人类的语言又有何难?”

叶亦深叹了一口气,硬压住了悸动了心情,问道:“我想请问你,我们现在是在哪里?”

海乐道:“你们当然是在我们海神族的境内。”

叶亦深道:“海神族是在哪里呢?是在海里吗?”

海乐嘲笑叶亦深的口气道:“海神族的国境当然是在大海里,难不成还在陆地上”

叶亦深点了点头,他发觉自己已然失去了幽默感。他又道:“那我们也是你救的吗?”

海乐道:“不算是,你们是我姐姐请来的客人,没什么救不救的。”

“什么意思?我们是你姐姐的客人?”叶亦深不解。

海乐有点不耐烦地道:“你们是我姐姐请来的,她留下线索给你们,让你们来到这里,而你们就来啦。”

“你是说,我们是你姐姐请来的,而不是自己不小心被暴风雨卷进来的?”叶亦深推敲她的话。

海乐偷笑了一下,道:“每一艘船到了这里都会遇到暴风雨,不光是只有你们会遇到而已,除非人类的船离我们的国界很远,或是我们觉得他们完全没有任何的威胁。”

“什么意思?为什么每艘船到这里都会遇到暴风雨?这是可以控制的吗?”叶亦深知道自己正在发现这世上一个极大的秘密。

“那是当然,因为暴风雨是我们制造的嘛,真是的。这都搞不清楚,我们不想让人类知道我们的存在,所以就制造暴风雨,打沉来这里的船支。”海乐对叶亦深的无知很不高兴。

叶亦深当然无知,他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四章 海神族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海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