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神》

第十五章 错杀

作者:谢天

海乐退出去之后,叶亦深手负在身后四下瞧了一瞧,这间屋子四周墙壁有三个面像玻璃般呈现透明,外面有很多的鱼人和深海生物在水中悠游,叶亦深看得见他们,他们也把叶亦深看得清清楚楚,叶亦深有一种感觉,假如它们看自己不顺眼的话,他们随时会打破墙壁冲进来。叶亦深看了一看,向那些鱼人挥挥手,打了声招呼:“嗨,你们好。”接着又晃到那支大贝壳旁。

这一看,才发觉这极大的贝壳是里面长有各式各样的珍珠,有大有小,有黑有白,大的比人头还大,小的只有一个指尖,所有的珍珠围出一个筒状的椅型,看来是一张王座,叶亦深心想这张椅子如果要出售的话,至少也得三、五十万美金还不止。

他等了一会,椅子后唯一面不透明的墙壁后走出一人,叶亦深一看,便激动地叫道:“依莎贝拉。”

他这次不会看错了,这人就是依莎贝拉。

依莎贝拉也很高兴地跑过来,抱着叶亦深开心的道:“深,好久不见了。”

叶亦深用力的拥抱她一下,答道:“真是好久不见了。”他将她轻轻推开,以便看清楚她的样子。

依莎贝拉穿了一件和海乐类似的奇怪皮衣,将全身包着,不见拉链和扣子,也看不出开口在哪,光滑的皮质和一般的皮衣不同,看起来很滑,可是没有一点反光。

他看了依莎贝拉一会儿,眼珠转到外面的那些鱼人身上,不好意思的对依莎贝拉道:“他们一定要这样盯着我们看吗?”他觉得和依莎贝拉说话和动作都给他们看见实在有点别扭。

依莎贝拉知道他的心意,微笑道:“他们是保护我的。”

叶亦深也笑了笑,她这么说他当然不好意思,只得任他们这样盯着,只是表情仍然不是很舒服。

依莎贝拉走到贝壳旁,轻轻拉了一下把手边的一颗珍珠,透明的墙壁便开始变黑,就像是在水中倒了颜料一样愈来愈深,不多时,原本透明的墙壁竟变成了黑色。

叶亦深很是惊奇,开玩笑道:“也不必让它们什么都看不到,看不清楚就好了,模模糊糊比较美。”

依莎贝拉不懂他话中之意,睁大了眼睛看着他,叶亦深赶忙转个话题道:“你好像瘦了。”

依莎贝拉笑了一下,道:“还好。”她从大贝壳处走回叶亦深身边,像个小麻雀一样绕了叶亦深一圈,拉着他手,说:“你一去就是那么久,我好想你。”

叶亦深心头一震,回道:“我也想你。”

依莎贝拉将他带过一旁肩并肩坐在地上,并没有坐在那张贝壳椅子上。叶亦深心里是千头万绪,不知该从何说起,而依莎贝拉则是一派天真烂漫,一会看看叶亦深的脸,一会儿看看他的身上,好像他身上有什么奇怪的东西一样。

叶亦深将她和海乐相比,依莎贝拉纯洁天真,待人真诚,比起海乐的反覆无常显得质朴可爱多了,看来她们姐妹两人个性差别甚远。

“深,我这次有事情请你帮我。”依莎贝拉终于开口道。

叶亦深想都设想就回道:“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的,你尽管说,我能做得到的一定尽力相助。”

依莎贝拉点点头道:“好,那我就说了。”

“等一下,等一下,我有几个问题要先问你的。”叶亦深阻止了她的话。

“我也知道你有很多的话要问我,好吧,你尽管问吧。”依莎贝拉道。

依莎贝拉说话远比海乐来得流利,他刚认识依莎贝拉的时候,她说的法文也很不顺畅,就像海乐说的话一样,而现在,她已经说得一口流利的法文。

“我想问你,你……是不是人类?”叶亦深问的有点保守。

依莎贝拉笑笑道:“怎么不问我是不是鱼人或是人鱼呢。”她看着叶亦深,有几秒没有说话,然后回道:“我不是人类。”

“真的?”叶亦深为了再确定一次,所以反问。

“真的,我不是人类。”依莎贝拉很肯定的道。

叶亦深重重吐出一口气,心道:“果然是真的。”

“深,我并不是故意要骗你的,只是我是个鱼人,如果被人类知道我的身分的话,一定会被人类抓起来,当作实验品……或是更惨的下场……我是不得已才瞒你的。”依莎贝拉很不好意思地向叶亦深道歉。

“我并没有怪你,我很能了解你的处境,我不会在意这些事情,能和人类以外的……的生物做朋友,是我的荣幸。”叶亦深体贴地笑道。

“真的?你一点都不怪我?”依莎贝拉很高兴。

“当然,我说不怪就不会怪你。”叶亦深仍然笑着。

依莎贝拉又道:“那有关皮耶的死……”

皮耶是叶亦深的好朋友,他听到这里,眼睛登时一亮,问道:“皮耶的死和你有关?”

依莎贝拉发觉他的表情突然变得很可怕,一副要吃人的样子,不由得将要说的话又吞回肚里。

叶亦深看她慾言又止,便道:“皮耶是我的好朋友,你知道的。”

依莎贝拉叹了一口气,道:“当时我为了保密我自己的身分,不得不隐瞒这件事情的真相。现在你既然已经知道了,再瞒我也没什么意思。”

叶亦深道:“我想听。”

依莎贝拉抬头看了看上面,仿佛思绪飞到很远的地方,过了一会,她说道:“皮耶跟踪我很长一段时间,这事你知道吗?”

叶亦深点点头,他看过皮耶的日记,所以对这事有点了解。

依莎贝拉接道:“他跟踪我,不光是因为他喜欢我,而是因为他发现了我的秘密。”

“他发现了你的秘密?”叶亦深惊讶地道。

依莎贝拉道:“我和他第一次相遇是在海边,因为他拼命地追我,差点溺死在大海里,我想救他,在他溺水之后曾带他回来这里,不小心让他看到了我们的族人。”

叶亦深有点生气了:“所以你就杀了他?”

依莎贝拉赶紧道:“不是的,不是的。”

叶亦深点点头,等她继续说下去。

依莎贝拉又道,“他是我在人类的世界里认识的第一个人,对我又好,我怎么会害他?只是他知道了这里的事情,多少有点不方便。”

叶亦深“嗯”了一声,听依莎贝拉继续说道:“我变成人类,到人类世界的事情,只有几个人知道,除了我们海神族自己的人以外,还有一个是另一个鱼人族的族母,后来,又多一个皮耶。”

叶亦深又“嗯”了一声,并不打断她的话。

“海神族世代居住于海底,至今已有三千多万年了……”她看了看叶亦深,叶亦深很专心地在听。

“我们一直是海底,哦不,应该说是全地球上最优秀的生物。”依莎贝拉道:“自有人类以来,我们就一直存在人类的世界。”

“你们和人类有往来?”

“也不能说是往来,我们的祖先想和人类合作,不过,却发现人类和我们的个性差异太大而放弃,于是,我们的祖先便决定不正面的和人类往来,而是从其他的面进入人类的世界里,观察人类的生活,一方面防范,一方面学习。”依莎贝拉道。

叶亦深点头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依莎贝拉没听懂,“啊”了一声,叶亦深才笑了一下,道:“我在想,如果你们早和人类有往来的话,那应该会有记载才是。”

依莎贝拉也笑着回他道:“还好没有记载,不然的话,人类一定会大规模出动来寻找我们。”

叶亦深心想:“找他们比找外星人容易多了,如果真让人类知道他们的话,那他们肯定是要遭殃的。”

依莎贝拉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又道:“像我去人类的世界,一方面是去学习人类的一些生活,再来则是要破坏考夫曼的海底资源开发的进行,也不是毫无目的的到人类的世界去。”

叶亦深这才知道,原来她是为了破坏考夫曼的组织才去人类的世界的。

依莎贝拉道:“在这个广大的海洋里,我们一直以为我们隐藏得很好。不过,最近海底资源开发基金会里有几个专家,发现我们海神族领域里藏有大量的贵重金属,他们在寻找矿物的同时,已经不知不觉地进到我们的地盘里面,我们很害怕他们会因此发现我们的存在,所以想阻止他们继续开采这些贵金属。”

叶亦深知道考夫曼他们这个会议的确是有真正的专家在负责发掘海底的资源,很有可能已经发现以前未曾发现的资源。

依沙贝拉道:“我和考夫曼接触,为的只是这个目的。”

叶亦深点点头:“我那时也觉得奇怪,像你这样的人为何会想和考夫曼那种超级花花公子在一起?”

依莎贝拉问道:“怎么说?”

叶亦深道:“你不虚荣,对钱看得淡,又喜爱艺术,而考夫曼这个人除了有钱,可以满足虚荣以外,对艺术更是一窍不通,你们两个在一起,真让我觉得奇怪。”

依莎贝拉苦笑了一下,道:“我也不想的。”

叶亦深又问回他关切的问题:“那皮耶是怎么死的?”

依莎贝拉道:“皮耶知道我的事,我一直求他帮我保守这个秘密,他有一直守口如瓶,可是还是让其他人知道了?”

“是谁?”叶亦深道。

“是考夫曼的管家,迪克。”依莎贝拉道。

“迪克?”

“是的,考夫曼开始追求我之后,迪克便派人调查我的身世,而我那时在人类的世界里只有皮耶一个朋友,当然就被迪克发现了,他从别的地方无法查知我的身分,只有从皮耶的身上着手。”依莎贝拉道。

“这么说的话,迪克从皮耶的口中知道你是鱼人的身分了?”叶亦深道。

依莎贝拉摇了摇头,道:“皮耶并没有出卖我,而是他们偷走了皮耶的日记之后才知道的。”

叶亦深长长“哦”了一声,然后道:“迪克为了调查你的身分找上了皮耶,结果发现了你是鱼人的秘密?”

依莎贝拉回道:“就是这样?”

“皮耶的日记里记着你的真实身分?”叶亦深问。

依莎贝拉点了点头,道:“是的。”

叶亦深想起皮耶的日记,中间有几页被人撕去,当时他猜想定是和这有关,没想到竟是记载着依莎贝拉的身分。

叶亦深回道:“原来是如此。”

依莎贝拉道:“考夫曼的企业一直是迪克在打理,他很有心的想要侵占考夫曼的家产,表面上装得忠心耿耿,私底下却是另有私心。而考夫曼本人对此事也并不清楚,他还以为迪克真是像他表面上那么忠诚呢。”

叶亦深点点头表示赞成。

依莎贝拉续道:“迪克一直都在考夫曼的背后做一些有利于他自己的事,不过,他对老考夫曼所说的事情也执行得很彻底。”

叶亦深比了一下“停”的手势,问道:“这话怎么说?”

依莎贝拉道:“迪克以前是老考夫曼的手下,非常的崇拜老考夫曼,他所说的每一句话,迪克都当成圣旨,而老考地曼生前所有的计划在死后也都一直在执行,这都是因为迪克对他的崇敬所致。”

叶亦深心底出现了一些画面,他开始想像迪克这么忍辱负重地在考夫曼的手下做事,为的究竟是什么?是私人的利益?还是对考夫曼的崇拜?

依莎贝拉又道:“你不用怀疑,这件事情是千真万确的。”

叶亦深道:“我并不怀疑,我只是觉得迪克这人不简单,忍了这么多年,要是我就做不到。”

依莎贝拉点头道:“我的身分被他知道之后,他都不露出马脚,表面上对我还是很恭敬,私底下却包藏祸心。”

叶亦深喃喃道:“看来不该放了这人。”

“什么!”依莎贝拉叫了一声。

叶亦深见她惊讶的反应,便说出他挑拨迪克和考夫曼的事情,还有他勾结俄罗斯人的事说了。依莎贝拉听完,直道:“可惜,可惜。”

叶亦深见她反应,问道:“为什么可惜?”

依莎贝拉很认真的看了看叶亦深一眼,道:“你可知道是谁杀了皮耶?”

叶亦深有点紧张,他虽然获知皮耶是自杀的,可是心里一直都觉得此事有蹊跷,不是那么简单,这时听依莎贝拉这么说,不由得手心冒汗,声音都颤抖起来,问道:“是谁杀的?”

“是迪克。”依莎贝拉道。

叶亦深全身不由自主的发起抖来,他最好的朋友,就这么被这个人杀了,他现在恨不得剥他的皮。

依莎贝拉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五章 错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海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