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神》

第十六章 斗争

作者:谢天

鱼人的世界,和人类差不多,最大的差别,是他们知足。他们比人类了解大自然需要爱护和珍惜,而非予取予求。

叶亦深见依莎贝拉出去后,只觉心头一阵厌烦,仿佛是做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般,关于依莎贝拉这一番话,他心里有很多感想。

他想:“人类自存在于地球以来,就以聪明的头脑,灵活的手和优越的适应力战胜了其他的动物而成为地球上的主宰。人类是万物之灵,也是这数万年来地球上最优秀的生物,但是,比别的生物优异就有权利任意的杀害其他的生物或是破坏它们的生存环境吗?”

他搓了搓脸,微长的胡渣带微微刺痛他的手,又想:“人类当上了地球的王,却倒霉了其他千千万万的生物,人类不重视其他生物的存在与否,要杀就杀,要剐就剐,要吃就吃;虽然近些年来有很多人也注意到地球上许多的动物或植物逐渐消失或是所剩无几,开始了保护‘濒临绝种’动物或植物的行动,可是,难道就只有这些‘濒临绝种’的生物才该受到重视吗?这种亡羊补牢的行为可有任何意义?而其他的生物,尚未濒临绝种的便不用去爱护和尊重吗?”

这就好像拿刀往别人身上捅了一下,然后再去跟他说对不起,一点意义都没有。

他继续想:“如果有一天,地球上出现了比人类更有智慧,更有野心,更有能力的新生物,或是依莎贝拉她们这种比人类优秀的海神族真的开始侵略人类,那人类该怎么办?如果有一天,人类也像牲畜一样被其他生物拳养在围栏里,养肥了就宰来吃,或是像是宠物一样被关在笼子里,主人高兴时放出来玩一玩,不高兴或人类吵闹时就揪出来狠狠地打一顿,那我们会怎么想?我们又是什么感觉?”

“有人会说,那些都是低等的生物,那些生物根本都不懂,但换个角度来看,比我们优秀的生物是不是也会对人类这么说:‘人类懂什么?’‘人类这种低等生物’”!叶亦深笑了笑,苦笑。

叶亦深想起前些年美国太空总署压下了外星人来到地球的事件,虽说是怕引起人类的恐慌,但这又何尝不是种警讯,告诉人类自己并非是唯一的万物之尊,而是应该要好好的充实自己,利用人类的智慧创造出更多的科技以造福地球,爱惜这个美好的星球,和其他的生物和平共存呢?

许久之后,外面又传来“呜,呜,呜”的声音,才将他从沉思中惊醒,他忖道:“我要不要出去看看?”可是随即一想:“我又没有戴氧气筒穿潜水衣,怎么去?”

这声音刚过没多久,又响了一次,而且比前一次更急,他不管三七二十一,对自己道:“我先出去看过,如果不行的话,再退回来不就得了。”

他一想定,便从刚刚进来的门口走了出去。

叶亦深沿能道走了一会,看见通道外面有很多鱼人游来游去,速度很快,他心里奇道:“他们不知道在于什么?”他贴在通道仔细地观看外面,那些鱼人从深海的另一端抱来一个个大石,到了这头放下,筑成一条长长的城墙,叶亦深的直觉是那些鱼人在做什么防御工事。

叶亦深看到这些鱼人和上次与他交手的鱼人不太一样,这些鱼人身上没有那种大刺,取而代之的是一双大手,背上的鳍和鱼尾也特别的大,往往鱼尾轻轻一摆就游出数公尺,搬动大石时毫不费力,他猜想:“这大概就是依莎贝拉说的工鱼了。”

叶亦深看了一会儿,苦于不能到外面,只得再向前走,还好在通道内空气充足,呼吸不成问题,他沿通道继续前行,中间转了一个弯,走进另一个通道,才走没几步,就被外面的景象吓了一跳。

许多长有大刺的鱼人为数大概有百支左右,现在正和另一类似的鱼人打斗。叶亦深上次看过的鱼人体型比较小,身体带有淡淡的蓝色,另一种鱼人体型较大,身体略带红色,大爪已不像刺而像大刀,爪面锋利,锯齿也狰狞恐怖,它们头上长有一颗大肿瘤般的肉球,长相颇为恶

两种鱼人相斗,出手毫不留情,一刺一爪都想致对方于死地,红色鱼人的大爪一挥,常将蓝色鱼人手脚割断,虽然数量上蓝色鱼人多,但大致上也是他们这一边比较快倒下。

“看来是有其他族入侵。”叶亦深心想:“难怪依莎贝拉这么紧张了,原来入侵者如此凶猛。”

叶亦深一直目不转睛地看着这场战争,很多次鱼人都撞向他站的通道旁,也有一些红色鱼人看到他,向他张牙舞爪。

这种一刀一爪的厮杀,趄有说不出的恐怖,鱼人的血四散纷飞,在蓝色的海水里形成红色的色带,一双双被砍下的手脚在海里诡异的浮沉,情状之惨不忍睹比他上次击杀鱼人时犹有过之,整个海里全是鲜血和断肢。

叶亦深看得惊心动魄,几次都想恶吐,一来他现在觉得这些鱼人也是人类,就比较容易感同身受,二来这场战争委实太过惨烈,任何人只要有一点人性,都不会视若无睹。

这场争斗一直持续了约有两个小时,对方终于全军覆没,少数三、五支逃之夭夭,依莎贝拉这一边的鱼人虽然胜了,但只是以数量压过对方,若单以死伤来看,依莎贝拉的军队死亡者远超过对方的好几倍,剩下不到五分之一。

叶亦深吁了一口气,站在通道内看鱼人收拾残局。这些活着的鱼人并不真的收拾死去的鱼人,只是将它们丢到较远的地方,叶亦深心想:“看来这些鱼人并没有葬死者的习惯,和人类大不相同。”

通道上传来几人的脚步声,叶亦深转头看去,见是依莎贝拉、海乐和几个身型巨大的战士。

依莎贝拉看到叶亦深站在通道,知道叶亦深一定看到了刚刚的一场战争,所以走进来时便道:“你都看到了?”

叶亦深点点头。

海乐看一眼依莎贝拉,问道:“怎么办?”

依莎贝拉挥了挥手,叫那些战士下去,几人躬身行礼便即自行下去,依莎贝拉才又对叶亦深说道:“我们边走边说。”

叶亦深心情沉重,也知道依莎贝拉的族人正经历战争,她的心里一定不好受,可是他又有很多的疑问要解,走了几步他还是忍不住问道:“是怎么回事?”

依莎贝拉没有回答,只苦笑了一下。

三人直走回刚才两人说话的屋子,她才说话:“这就是我请你来的原因。”

“我洗耳恭听。”

依莎贝拉、海乐和叶亦深一起坐了下来后,依莎贝拉开口道:“在大海里,一直是我们海神族为最优秀,我们统领了海世界长达数千万年之久。我们的生存方式一直以来,都是只有一个族母,这个族母孕肩了所有的族人。”

叶亦深之前听她说过这么一个情况,遂静静听着,没有说话。

“不过,后来我们的族人发生了分裂,新的一族给它们自己取了一个名字,叫‘海统族’,意思是它们不单要统一海里的世界,还要征服陆地上的人类。”依莎贝拉道。

叶亦深奇怪,便问:“连人类也要征服?这是为了什么呢?你不是说鱼人爱好和平?”

海乐口气很不好地插嘴道:“这还不是你们人类的错。”她还待再说下去,便被依莎贝拉阻止,依莎贝拉道:“海统族认为,今天海世界之所以变成这个样子,就是因为人类破坏了海洋的生态,破坏了自然的天候环境,所以要拯救这个世界,恢复所有生物的生存环境,就一定要消灭人类,不然他们和所有的海中生物都无法安然快乐的继续生活下去。”

叶亦深觉得海统族这个说法虽然大过偏激,但好像没有什么其他的办法,人类是不会和人类以外的生物谈什么和平共处的,自有人类以来,人类就以万物之尊自居,什么时候正眼瞧过其他的生物一眼?只怕鱼人出现之以后,没有多久就会被人类赶杀殆尽,不然就是要到动物园或是水族馆才能看到。

依莎贝拉又道:“最近这些年来,海里的生活一天苦过一天,水质愈来愈差,污染愈来愈严重,海洋各种生物的数量变少,由于人类各种病毒、工业废料污染了海洋,我们的族人和所有海洋生物都受到不明传染病的威胁,许多生物都得了怪病,有些甚至莫名其妙死去。不单是是我们,整个海世界的生物都害怕不已。”

叶亦深又没有话说,毕竟她说的这些事情是千真万确的,他觉得喉咙干涩,咳了两下。

依莎贝拉还在讲述:“在上一代的族母争夺时,很不幸的,有一支族母违反了海神族的传统,在斗争失败后逃逸。”

“她就是海统族的首领?也就是你所说的叛变?”叶亦深猜道。

“正是,她是具有生殖能力的族母,原本我们每一届族母都是公平竞争,输的几方都心甘情愿的放弃她们既有的生殖能力而成为部下,可是这个族母因为曾经到过人类的世界,学得人类的思想,不愿意再遵从海神族的传统,在失败之后不但不愿意放弃她的生殖能力,反而逃离海神族,另起炉灶,成立了海统族。”依莎贝拉道。

叶亦深觉得这种方式好像有点不民主,不过,这既是他们的传统又是她们优生的准则,他也不好说些什么,只是问道:“她也去过人类的世界?”

“是我,我们的祖先,发明有一种葯,吃了这种葯之后,就可以变成人形,自有人类以来,我们的祖先就会派具有竞争族母身分的人,或是其他的族人到人类的世界,学习和了解人类的生活和科技,以便回来之后对我们鱼人族有所帮助,一方面也由于对人类比较了解,可以防范人类对我们侵害。”

叶亦深点点头,这一点他之前也知道了,不过他还有问题:“这种葯物是基于什么理论做成的呢?”

依莎贝拉道:“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我看过祖先留下的书里记载,在几年千前,他们曾经抓过一些人类来试验,从人类的血液中提取了人类的基因,就用这个制成了这种葯物。”

叶亦深想了想:“这种高科技的技术不知比人类进步几百年,看来也是运用基因的原理。”

只听依莎贝拉又说道:“当然,这中间也有些例外,去过人类的世界之后反而变得像人类一样的暴力和自私,像一千多年前,我们有一个族母,她到了人类的世界之后,变得像人类一样,甚至比人类还要残暴,我在书上看过,你们都叫她埃及艳后。”

“什么?”叶亦深不禁叫了出来。

依莎贝拉很不好意思的点点头,道:“我们的祖先对这件事情也感到很生气,后来我们的族母才决定发动暴风雨,将她在人间盖的宫殿淹没,并将她带回大海。”

埃及艳后的宫殿,最后被考古学家发现,沉没在埃及亚历山卓港附近几十尺的海边,里面的物品都存在,表示这场灾难来得匆忙。叶亦深知道这事,是因为宫殿发现之时,他还亲自到当地加入研究的行列。只是没想到连埃及艳后都是鱼人,这倒是大出乎他的意料。

“可是……”叶亦深又有疑问了:“据历史记载,那埃及艳后是托勒密十二世之女,怎么会是你们……你们的族人?”

依莎贝拉笑着道:“这我也不清楚,这是她的本事。”

叶亦深见她不回答自己这个问题,显然是有所隐瞒,不过,这下他就懂了,原来他们可以在服食一种葯物之后变成人类,然后到人类的世界去,这和安徒生童话故事里的人鱼公主异曲同工,看来很多的神话,童话或是传说的兴起,都是有它的原历的。

于是叶亦深缓缓点着头,说道:“她学了人类的思想,不愿再遵遁鱼人的传统,逃走后繁殖了新一代的鱼人来和你们竞争,是不是?”

“是的。”依莎贝拉道。

“他们为什么不好好过他们自己的生活,要来侵略你们呢?海洋这么大,难道没有他们栖身之处?”叶亦深不懂。

“我们当时也觉得奇怪,他们为什么这么做?后来我们才知道,他们是想占据我们既有的地盘和知识宝库。”依莎贝拉道。

“知识宝库?”叶亦深奇道。

依莎贝拉说道:“我们祖先将我们的知识全写在一本书里,这本书被我们族人视为至宝,有点像你们人类的‘圣经’,我们世代都有专职专人负责记录,补充这本书。它包含了天文、地理、人物、科技、历史……种种,只要是和我们有关的,里面皆有清楚的记载。”

“原来如此,她是想要争夺这一本书。”叶亦深道。

“当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六章 斗争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海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