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神》

第十七章 神剑

作者:谢天

叶亦深从小到大一直很喜欢海,他出生的家乡是个临海的城市,从小到大在海边成长,对海的感情甚是深厚。

心情好与不好的时候,他都会跑到海边,在广阔无垠的大海面前体会自己的渺小.并将自己的心事说给海听,海的宽广让叶亦深学会谦卑,海的美丽让他学会欣赏和喜爱自然。

他喜欢看着海天连成一线,喜欢看又蓝又大的海,喜欢在海浪声中醒来睡去。

“大海,真美。”这是叶亦深常常说的一句话。他也常常的幻想自己有一天可以变成一支鱼,在海里自在的遨游。

叶亦深刚刚倒下去,海管就站起身来,拍了几下手,立刻就有好几名卫士进来将叶亦深抱出房去。

在通道上遇到了匆匆迎面跑来的海乐,她见到众人。便道“族母已经准备好了,赶快。”

一行人穿过了通道,来到一间蓝色的小房间,海管才命众卫士将叶亦深放下,并对海乐道:“小姐,你也可以走了,不然你会受不了。”

海乐点点头,看了叶亦深和海管一眼,便和卫士们退了开去。

海管独自一人和叶亦深待在房间里,叶亦深仍然昏迷不醒。海管这时也吞下一颗叶亦深之前眼食过的葯丸,静静坐在叶亦深身边。

这时海水渐渐地从房间的左右两侧渗进房内,速度不快,但是很快的就淹至叶亦深的头、鼻和嘴。

又过一会,海水整个淹过了叶亦深的人,只见他静静躺在水中,一动也不动,对淹进来的水丝毫没有反应。

海水终于将房间给淹满,叶亦深这才挣扎了几下,身体开始出现变化。

第一个开始变化的地方是皮肤,叶亦深的皮肤表面变得粗厚,细致的人类皮肤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小小鱼鳞状的片皮,一小块一小块地接连在一起。

接着在叶亦深的耳朵后面长出一对不算小的鳃,从耳朵一直到肩膀上方,遇到水则还会自动的开合,跟人类的鼻子一样,不需要刻意的用力就可以作用,所以在水里呼吸一点困难也没有。

接着是体型出现变化,叶亦深原本就很强壮,现在经过变化之后,变得更强壮,他看见自己的肌肉如吹气泡般的胀起,直达原来的两倍有余,不过,他修长的手指却也少了两支,变成两大一小的三支手指。

他的双脚也消失了,一条大鱼尾从腰部生出,取代了原来的两条腿,乍看之下,这条鱼尾和大型的海底生物没什么差别。

叶亦深初时昏迷过去,整个人陷入了高烧的疼痛之中,从筋骨一直痛到脑袋,后来稍微清醒一点,皮肤、头发、身体全都处于一种无力又极度疼痛的昏眩之中,尤其是脸部的感觉,好像有一个人用力在拉着他的脸皮,还不时的打他的鼻子,扯他的嘴巴,他半梦半醒,经历这种极不好受的变化,又看见自己的身体特征变成鱼人,心里不禁又是害怕又是惊奇。

这种感觉是前所未有的,对任何人来说,这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叶亦深活了这么久,当了几十年的人类,从一生下来就开始接受这个身体,学习如何用它,也习惯如何用它。

二、三十年前,让他完全接受这个事实,“他是个人类”,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也是不可改变的事实。

不过,现在的情况不但打破了他一直以为永远不变的事实,他也正面临一生之中最大的一次转变。毕竟,这比经历青春期耍来得震憾得多。

渐进式的改变容易让人习惯和接受,突然的改变则容易让人感到害怕。

从他有意识开始,他就一直不敢呼吸,深怕自已被呛到,直到海管对他道:“不要怕,你可以呼吸了。”叶亦深才试着在水中吸了一下气。

“天啊,我竟然可以在水中呼吸。”叶亦深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他缓缓地又吸了几口气,发觉自己真的是在水中呼吸,只是空气不是从鼻子进去,而是靠在颈部的鳃。

经过一、两个小时,叶亦深终于完成了整个蜕变的程序。

这一刻的叶亦深,和人类已经没什么关系了,他有一条巨大的鱼尾巴,背上竖立着一根厚厚宽宽的鳍,颈部各有一个鳃,脸型改变,嘴裂到原本长耳朵的位置,和外面的鱼人是一样的姿色。

海管很满意地对叶亦深道:“你很强壮,所以转变过程中没有出现什么问题。欢迎你加入海神族。”海管此时的体型也变成了鱼人。

叶亦深笑了笑,说道:“不用客气。”

结果没想到自己这一句话竟然说得模模糊糊,一个字都没听懂,他莫名其妙看着海管。

海管对他道:“变成鱼人之后,你已经丧失了大多数人类的本能,说话就是其中一样,你现在只能以鱼人的发音来说话,不能再用人类的语言了。”

叶亦深有点着急,他很想问清楚他该怎么办?该用什么办法说话,可是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大了眼睛看着海管。

海管笑笑道:“能听得懂你说话的人,只有族母和左、右侍,你想要说话时,用心想,我们就知道你的心意,我现在也是用心电感应在和你说话,你试试看。”

叶亦深当然是不相信,这种心电感应虽然早就听说,但他从来没遇过,也只有抱着姑且一试的心理,想着:“如果我能变回原样的话,以后就不吃海鲜。”

海管的表情微微一动,接着笑着对叶亦深道:“这倒没有什么关系,我们也吃。”

叶亦深也跟着笑了起来。

只听海管又道:“我们出去吧。”他指了指旁边一个一公尺见方的闸门。

叶亦深心想:“事到如今,再害怕或是再想什么都没用了。”于是向海管点点头,游向那闸门,推开门,游了出去。

叶亦深这一生遇到的事可说是五花八门都有,但是以往那些事情再怎么光怪陆离,也比不上这一次。

知道了这世上有鱼人这种生物不说,连自己都变成鱼人。他只好幽默自己一下,对自己道:“待会碰到渔夫来捕鱼把你捕了去,来个一鱼三吃,呵呵。”说完自己笑笑。

从闸门游出去,外面就是海,他才刚游出去,就见到一大堆的鱼人战士站成两排,人人都是精神抖擞地看着他。他不知道该怎么办,停在原地不敢向前。这时海管游了过来,以心电感应对他道:“跟我来。”叶亦深便跟着他后面向前游去。

他对自己的身体还不适应,速度控制不稳,几次都差点撞到海管,好一会后才学会控制速度,他心想:“原来尾巴一动就可以游这么远。”

他在两排鱼人中间向前游,经过了两、三百名雄纠纠,气昂昂的战士之后,最尾端立着一个鱼人,远远看去,体形比一般的鱼人大上一倍,身体上性别特征明显,一看就知道是雌性,她一头长发在水中跟着水流的方向轻轻飘荡,真有说不出的好看。

叶亦深和海管向那鱼人游近,忽听得一个声音传入耳里:“叶亦深,欢迎你。”

叶亦深这才知道那是变回鱼人的依莎贝拉,他定眼仔细地再看了她一下,这时的依莎贝拉虽然头,手仍具有人类的影子,可是脸部不复有人类的特征,其余的部分也都和其他鱼人无异。

“这就是她的庐山真面目”了。”叶亦深心想:“还是人类的样子看来比较习惯。”

只听依莎贝拉用着奇怪的声音向所有的鱼人说了一段不短的话,所有的鱼人听完都欢声雷动,并用他们的大刺互相敲击,显得非常的高兴。

等鱼人都静下来之后,依莎贝拉向旁一招手,两个鱼人战士捧着一把巨大的长剑,游到依莎贝拉身前。

叶亦深看那剑,足足有两公尺长,剑身隐隐散发出淡蓝色的光芒,上面刻有一些像文字的图形,叶亦深看了一下,完全看不懂。他只觉得海水流经巨剑到他的面前时,跟随而来的是一阵严寒,令他不自禁地打了几个寒颤。

“这剑可能真有什么玄奥之处,不然不会这么寒气森森。”叶亦深心想。

两个鱼人战士捧着剑,依莎贝拉并不去拿,只低身吻了一下巨剑,立起身后对那两个鱼人说了几句话,那两个鱼人才将剑捧至叶亦深面前。

叶亦深看着长剑,不知道该不该接过,此时依莎贝拉的声音传音过来:“深,请接剑。”叶亦深听她这么说,便将剑接过去。

哪知这剑看来虽大,可是并没有什么重量,拿在手中竟然轻若无物,叶亦深稍微掂了掂,不明白为何如此之轻。

他再仔细地看了看那把剑,淡蓝色的剑身,轻轻一动就产生一种奇怪的波纹,仿佛这把剑和海是一体的,剑一动,海也跟着动,而且,是有韵律的动,一摆一摆,像是海浪又像是打着节拍。

剑柄的部分是一种他没看过的金属,呈暗灰色,他用他鱼人的手指敲了敲,发出坚硬的回声。“这金属好硬,不知道是什么?这种硬度可能比人类目前所用的金属都要来得硬。”他心里想。

他偷偷用右手摸了摸剑身的部分,才一触到,一阵寒冷就从他的手指迅速地传到他的背脊,他连忙将手收回,心里不断地道:“这剑怎么这么厉害?才碰一下就冷成这样,要是被砍一下,就算不被砍死也冷死了,难怪依莎贝拉她们把这剑当成神器看待。”

“把剑举起来。”依莎贝拉对他道。

叶亦深依言将剑举过头顶,他傻傻地抓着剑,看起来一点也不威猛。

“挥动一下怎么样?后面的人看不到你的剑。”依莎贝拉又道。

叶亦深这才想起自己是鱼人的先锋,要提振一下军队的士气,于是便作秀般地将剑在头上绕了两圈,装出很威武的模样,四下鱼人见他英勇,立刻欢呼了起来。

叶亦深见得众人士气如此高昂,顿时胸中豪气干云,一口真气凝聚丹田,张口大叫了一声,众鱼人听他这一声叫得又长又久,入耳时朵隐隐作痛,不由得更是群情激动,纷纷将两支大刺用力敲击,直敲得震天价响。

这情形直持续了一会,依莎贝拉再度以他们的语言对鱼人说了一些话,鱼人才收拾起激昂的情绪,移动队伍,三十人排成一队,等待下一个命令。

依莎贝拉再对叶亦深道:“现在只有我和海管两人可以和你交谈,你有什么话,只要用心去想,我们就会知道你要说什么了。”说完,海管也对叶亦深点了点头。

叶亦深也不知要说什么,只微笑了一下。

“刚刚我们的探子传来消息,说海统族的族母正带领大军进攻,我们要出去迎击。”依莎贝拉道,她说完,看了叶亦深一眼,眼中尽是期许。

叶亦深用心想道:“他们既然来了,只好这样。”

依莎贝拉又用心电感应对他道:“你准备好了吗?”

叶亦深笑笑,回道:“刚刚我的表现像是没准备好的样子吗?”

海统族这次倾巢而出,抱着必胜的决心而来,叶亦深和众鱼人战士离开海神族的地盘一、两公里后,便开始受到攻击。

海统族的战士,比海神族的战士来得凶猛,叶亦深之前见识过,这次交手,他们的反应更是激烈,挥舞着他们的大刺攻来,前仆后继,个个都不怕死。

叶亦深少年时曾在剑法中浸婬多年,及至年长,对生命有了不同的看法,所以除了拳术之外,剑法,刀法,棍法等武器的练习都放下许久。

这次假如对付的是中国功夫高手,他可能不是很有把握,但是对付这些鱼人,却没有什么困难。这些鱼人看似凶猛,但是也仅限于力大和行动迅速而已,对于闪躲,攻击这些技巧性的部分,和叶亦深相差便有如一天一地。

加上这把神剑锋利异常,在水中又可以轻易挥动,毫不受水力阻挡,往往一刀砍在鱼人身上,立时身首异处,端的是见血封喉。这剑透露着一股慑人的杀气,许多鱼人看到叶亦深拿着此剑的时候眼中都露出恐怖的神色。

叶亦深得此神剑,精神大振,他一马当先,手中法着神剑逢敌便砍,当真是威风凛凛,顿时就宰杀了百来个海统族的战士,这些鱼人战士虽然凶猛,但又怎么敌得上叶亦深这个预言中的神将呢?

一柄海神族自古传下来的神剑,加上身负高深中国功夫的叶亦深,这一战,天命已定。

大军一路进逼,叶亦深一路砍杀,直把对方杀了个落花流水,不多时,已直抵海统族的指挥总部。

海统族的鱼人战士见到叶亦深神威,心里都起了恐惧,这时只敢挡在族母的座驾前面,却不再向叶亦深攻击。

海统族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七章 神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海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