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神》

第十八章 贼船

作者:谢天

“报告船长,”大副说:“十一点方向有一艘生艇向本船漂过来。”一名水手在甲板上对他的船长报告道。

“船上有人吗?”船长拿起了水手递过来的望远镜,向救生舰的方向看去。

水手很快的回答他的船长:“上面有四、五个人,看来是遇到海难,乘坐救生艇逃出来的。”水手道。

船长看了一会儿,确定救生艇上的确是五个人以后,便对那名水手道:“好,我们稍停一下,救这些人上船。”

水手道了一声“是”,便跑到驾驶舱前对驾驶员道:“船长的命令,朝救生艇方向。”驾驶比了比手势,并依言将船减速并朝救生艇缓缓驶去。

说完又跑了开去,到另一头对其他的人道:“船长的命令,救小艇上的人。”

其余的船员跑出来几人,放下小艇的,拉绳索的,忙成一团。

这是一艘巴拿马籍的渔船,正在巴哈巴群岛附近的海域作业,船长是巴哈巴人,叫作“大力”,五十来岁,长得粗粗壮壮,皮肤黑得发亮,嘴上的两撇大胡子一看就知道是中、南美一带的人。

这一带常遇到一些落难的船支,大多数都是来此度假的外国人,因为没有注意天气而遭遇暴风雨。

渔船离救生艇几十公尺处停了下来,几名水手熟练的跳下小艇,将救生艇上的五人拉上渔船。

过了一会,那名水手又跑过船长的身边,报告道:“报告船长,人已经救起来了。”

船长“嗯”了一声,问:“身上可有什么证明文件?”

水手摇了摇头,回道:“不知道,我们没有搜。”

船长点点头,道:“好吧,我去看看。”

船长来到五人的面前,五人被救起来后,两名水手解开绑在五人身上相连一起的绳子,两名喂他们喝水,大副和船上重要的人员都在一旁。

“怎么样?”船长问大副。

大副是个小小瘦瘦的巴拿马人,四十来岁,眼睛很小,头上没有什么头发,光溜溜的一大片,在阳光下形成强烈的反射。

“这五个人都没有带证件,一个是黄种人,其他的都是白种人。”大副道。

船长挥了挥手,对在旁的水手们凶道:“怎么?都不用做事啦?统统都站在这里看!赶快去工作。”

众水手这才回到自己的岗位,只剩大副等几名高级干部。

大副等水手都走开了之后,将船长拉开至一边道:“这几个人看来不简单。”

船长一边听他说话,一边将他的眼光瞄向向躺在地上的五人,问道:“为什么?”

大副道:“这几个人有老有少,有白有黄,那个大个子一身的肌肉,一定是健美先生什么的,他们看来又不像科学家,一定是来这里游玩的旅客。”

“这又如何?”船长道。

“船长还记不记得上次我们救了几个老美?”大副道。

“记得,那几个……你是说……”船长呵呵好笑了起来。

“就是啊,那几个肥羊让我们着实赚了一笔。”大副道。

“这几个像吗?”船长一双眼睛盯着地上的五人不住的打量。

“这几个一定比上次那些人还要有赚头。”大副道。

“我看也不见得。”船长摇头。

“不,不,船长,你看那个人。”大副指了地上其中一人,道:“这个人一定是养尊处优的有钱人,手上一点粗茧也没有,手上那个大钻表,最少也值几千块。”

船长两支眼睛立刻停在那人手上,这一看,果真看到老大一只钻表,便道:“真的,这人该是个有钱人。”

“不会错的,我看人不会错的。”大副道:“就算他们没什么钱,那个大个子也可以卖去‘科克’那儿。”

大副的这番话,船长听了着实受用,不住的点头。

大副又道:“我们先把他们弄醒,问问他们的来历,如果有钱的话,就这么……来一下子。”他用手掌比了一个刀砍的姿势,又道:“如果没钱,那四个人就丢下海去,大个子再抓去卖。”

“这样好,这样好。”船长不住地痴笑。

两人走回几人身边,船长吩咐啊两人将五人绑起,并用水将他们浇醒。

“搞什么?弄得我一脸是水。”五人之中的一人醒来被水弄醒,很不悦的叫道。

“这里是哪里?”另一人也跟着醒了过来。

“我们怎么会被绑着?”又一人说道。

“布博,问他们一下,绑着我们是什么意思?”中年人醒来后对第一个醒来的人道。

“发生了什么事,咦……我们怎么会在这里?我们的船呢?”又有一人醒过来后道。

这一群人,正是叶亦深等五人。

海神族擒获了海统族的族母海莲之后,海底又恢复了平静,依莎贝拉将海莲软禁在海神族的皇宫内,等待她产下这一批的鱼人,他们也想办法医治海莲和其他海统族的鱼人身上的肿瘤,毕竟这不光是海统族的事,也是所有海中生物所面临的危机。

抓到的迪克,依莎贝拉命海管喂他吃下变鱼人的葯,他现在已经是一支专门建筑工事的鱼人,每天必须搬运数百公斤的巨石。叶亦深隔着海底通道看他,心想这人作恶多端,害死了皮耶,让他帮海神族做做事,算是弥补之前的所作所为。

迈可等人在鱼人族细心的照顾之下,虽然仍然昏迷不醒,但身体状况已经复元,不消一、两日就可清醒。

依莎贝拉和叶亦深讨论之后,为了让鱼人安静的生活,两人都赞成不让考夫曼等人知道这中间所发生的事,以免多生枝节,叶亦深当然答应依莎贝拉对于鱼人的事情永远守口如瓶,只装作自己和众人一样,什么都不知道。

叶亦深觉得在四人醒来之前离开海神族的国域最好,否则等他们一醒,后面的事情就难办了,所以三天后,便将几人移至海面,放上救生艇,并将救生艇送到巴拿马一带。依莎贝拉和众鱼人一路护送,直到看见这一艘渔船,这才依依不舍的离去。

依莎贝拉临别前,还对叶亦深说:“如果你觉得人类的世界不好的话,欢迎你随时来海神族的国度,我们永远开门等你。”

叶亦深尴尬的笑了笑,对依莎贝拉道:“有机会我会来看看你们的。”他经过两次人变鱼,鱼变人的过程,对这种痛苦的改变一点也不怀念,况且海里的世界虽然安详,但对一个素来在都市里生活的人来说,还是太单调了一点,他只希望永远不要再有同样的问题,哪还会想要再来一遍?

依莎贝拉看得出他的心思,只笑了笑,道:“你是我们永远的朋友。”她伸出手来,和叶亦深握了一握。

叶亦深也笑了笑,对依莎贝拉道:“有空的时候,你也可以来找我们啊。”

依莎贝拉回道:“不行了,回去以后我得接任族母的位置,我想你一定不喜欢我那个样子的。”

叶亦深想起海莲肥胖的模样,不禁打了一个寒颤,可是随即又想,传宗接代是多么神圣的事情,她具有这种资格和能力,是她的骄傲,也是她族人的幸运,好不好看,体型大小,都没有关系。

于是他道:“我为你感到骄傲。”

依莎贝拉开心地笑了笑,道:“我会尽力做好我的工作的。”

“好,就这样,你好好的做你的族母,我好好做我的叶亦深。”叶亦深说完拍了拍依莎贝拉在水里的头,哈哈大笑了一阵。

依莎贝拉和送行的鱼人齐向叶亦深挥了挥手,这才潜入水去。

叶亦深看着广阔无垠的大海,心里突然一阵寂寥,他想:“为了寻找依莎贝拉,却发现了这么老大的一个秘密,这件事情若是不小心传了出去,只怕全世界都不会放过我,大海里只怕也要掀起一阵腥风血雨。”

他又想:“人类还不自觉海中生物对人类的破坏自然早已起了这么大的反感,幸好这次误打误撞解决了海统族,不然若是他们胜了海神族,人类可就有的受了。”

他又想起依莎贝拉、海乐和海莲三人,无不对人类破坏大自然的行为深恶痛绝,他心想:“如果人类不好好的反省,还继续破坏大自然,残害其他的生物的话,下一次不知道又有什么不知名的生物要起来反抗人类,或许就没有这次这么好运了。”

“中国有一句话说:‘苛政猛于虎’,虽指人类的暴政比恶虎还要可怕,但用在人类对待其他的生物上面,却也再适合不过。”叶亦深心道:“人类破坏生物的生存环境,杀死的动物,植物数量之多,不是远胜过恶虎千倍、万倍吗?这世上有哪一支恶虎可以像人类这样凶狠?”

依莎贝拉走后,叶亦深将头枕在双臂上,仰看着远处海天相连的地方,思考着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以及回去之后该怎么对众人说起这几天的事。直等到渔船上的人发现他们,他才假装昏迷。

上船以后,大力船长和大副等人说的话,做的事,他一清二楚,想来他们一伙人上了一艘贼船。但他也不立即拆穿,只等他们下一步行动。

布博听了考夫曼的话,凶巴巴地开口问:“你们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把我们绑起来?”

大副走过来,假装道:“很抱歉,最近这一带海上有很多海盗,我们怎么知道你们是不是?”

布博一听,立刻便道:“你们搞错了,我们不是海盗,赶快把我们松绑。”

大副很紧张地道:“不行,不行,万一你们是的话,那我们不是完蛋了?”

叶亦深看他做作的表演,心里觉得好笑,想:“这人虚伪得紧,明明是贼,口里还拼命地喊着抓贼,待会一定要给他一点教训。”

考夫曼心里已经认为他们是搞错了,心防便放了下来,对大副道:“我们真的不是什么海盗,我们是从法国来的,要到百慕达三角去,途中遇到了暴风雨,船坏了。”他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这么说也是猜的。

“从法国来的?”大副的贼眼和船长对望了一眼。

“是,是,我们是从法国来的。”考夫曼赶快道,他可不想一直被绑在这里。

“要放开你们也可以,不过……”大副没有继续说下去。

“不过什么?”考夫曼道。

“不过,你们得证明你们的身分,搞不好你们不是海盗,可是却是逃犯呢?”大副还真是会说。

“逃犯?哈哈,这怎么可能?你看我们像吗?”考夫曼又道。

“我看就像。”大副假装得真好。

“这样吧.你们有没有电话,我打个电话给这里的领事馆,请他们来证明。”考夫曼道。

叶亦深心里很清楚,大副这几人最主要的就是要了解自己这边有没有肥水可以捞,如果考夫曼真的和领事馆联络上,那他的身分马上就会暴露,不狠狠地被敲一笔才有鬼。

他正想说话,突听得达斯汀道:“好了,你们不要玩什么玄虚了,赶快将我们松绑。”

叶亦深听达斯汀这么一说,显然他也看出来这几人不怀好意,他长年待在海上,这种事情应该听得不少,不过,要是把他们的西洋镜拆穿了,对方很有可能恼羞成怒也说不一定。

所以他赶紧道:“对啊,赶快让我去打个电话;你们就可以知道我们的身分了,我们绝不是海盗。”他心里却想:“放开我之后,我不把你们打个七荤八素我就不叫叶亦深。”

船长向大副使了一个眼色,大副会意,便道:“也不用打到领事馆了,你们谁把电话给我,我来打,问清楚了就好。”意思就是怕领事馆知道这件事情,把事情搞大。

“这样好,可是你们会说法语吗?”叶亦深道。

船长和大副对看了一眼,心里都想:“对啊,我们都不会说法语。”

船长想了想,道:“那你们一个人跟我们来,打个电话,证明你们的身分。”

叶亦深见他们中计,笑嘻嘻的道:“我家人若是知道我还活着,一定很高兴,他们一定会好好的酬劳你们的。”

迈可明明知道叶亦深没有家人,听他这么说,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又见叶亦深笑嘻嘻像狗一样巴结那些人,不禁向他这边望了过来。叶亦深不动声色,仍是那个样子。

大副走近叶亦深,上下打量叶亦深,再问道:“你也是法国人?”

叶亦深忙点头,还很大声的说道:“我家在法国开服装公司,有的是钱,你只要救我们上岸,一定不会少了你们的好处的。”

“服装公司?”除了达斯汀不知道叶亦深是干什么的之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八章 贼船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海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