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神》

第十九章 回家

作者:谢天

船还没开回到巴拿马,警方便派了船来接应,大力船长等一行人全部被拘押,叶亦深等人随同当地警方在巴拿马作了口供后,便在当地找了一间旅馆住下。

由于这件案子牵涉到其他几件国际人口失踪案,当地警察也通知了国际刑警来一起侦办这件案子。

考夫曼第一件事情就是打电话通知他手下集团的办事人员,说他落难在巴拿马,这是何等的大事!考夫曼企业总公司和分公司的高层人员立刻以最快的速度赶来巴拿马,当天傍晚就有最近的几家分公司人贝来到巴拿马,并办理好众人的身分和机票等事宜。

众人洗过澡,换上干净的衣服,精神回复了不少,休息了一会儿,便讨论起这几天发生的事。叶亦深只说那天刮起暴风雨,船坏了,他用绳子将众人绑在一起,丢上救生艇,之后发生的事情就记不得了。

达斯汀就叶亦深所说的回想,也说他那天迷迷糊糊之中有印象叶亦深用绳子绑住他和其他的人,但记忆仅到此为止,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

谁也不知道还发生了什么事情,都说大难不死,是上天的保佑,叶亦深则是装作和他们一样,只说:“不知道。”

当叶亦深问起众人还要不要继续寻找依莎贝拉的时候,众人都不说话。这一场生死大关,给了每个人不同的感想。

人性是如此,遇到重大的变故,尤其是关乎生死的大事,都会有所领悟或产生重大的改变。

在遭遇海难之前,众人都不曾想过此行真有性命之忧,只以为此行一定可以找到依莎贝拉,或许他们也曾想过会出事,但绝对不是肯定的态度,就像开快车或酗酒的人在出车祸之前,一定不会去想这样做有什么不对,直要到出车祸以后,身体或性命受到伤害,才会乖乖地反省,如果能让那些酒后驾车出车祸死亡的人再活一次的话,他们一定不会再酒后驾车。

如果人会不见棺材就掉泪的话,这世上定会减少许多的悲剧产生。

考夫曼他们算是死过一次,再要他们去做这件事情,恐怕得下辈子。

达斯汀第一个表态,说他不再管这事,如果可以的话,他想重新回到打鱼的船上工作。那天大伙希望他上船,他说不要,后来又自己跑来,为的是什么?不过就是为了一天一千五百美金的报酬。

可是,在船上面对死亡和疾病的时候,他决定了:“如果可以回到陆地上,他绝对不会再到百慕达三角。”

他嘿嘿笑道:“我受雇于你们,为的不过就是钱,可是如果命都没有,钱就没意义了,是不是?”

考夫曼则难过地说道:“这么久都没有她的下落,她……应该……凶多吉少了。”他有点黯然,又道:“我们不是没有找过她,我们不但找过了,而且还很用心,差点害得我们全都丧命在大海里,我想,我是不会继续找下去的。”

叶亦深看他的口气,明明就是找了个台阶给自己下,他心想:“今天如果是一对失散的恩爱夫妇,或许未失踪的一方会花时间去找,但像考夫曼这种人,上船没两天就开始不耐烦起来,现在要他把性命赔上,可能真的太难了一点。”

叶亦深又问:“你不是很爱依莎贝拉的吗?现在怎么能就这么放弃了?”他这么说只是想要试探他是不是真的不去找依莎贝拉了。

考夫曼哈哈笑了两声,道:“爱情是很盲目的,是不是?在热恋的时候,的确很美,可是过了之后,马上就会变质,我看我还是过回我原来的生活比较好。”他一直在为自己找藉口。

“这和你之前所说的不太相同啊。”叶亦深又试探道。

考夫曼干笑了两声,道:“我也很想知道依莎贝拉去了哪里,只是……只是……公司还有一堆的事情需要我回去处理……”

“你想通了?”叶亦深问。

考夫曼叹了一口气,道:“在海上的那几天我就想通了,就是因为我对公司的事情太不了解,才会发生迪克的事情,我应该好好的关心我的工作。”

叶亦深点点头,心中确定考夫曼大概不会再有什么寻找依莎贝拉的动作,他心下想:“海上那些天,够他受的,他现在应该很确定,他不是那种可以吃苦冒险的人了。”

“等一下,那我们就不找依莎贝拉了吗?”迈可插嘴道。

“你说呢?考夫曼放弃了,你就没有委托人了,不是吗?除非你想自费。”叶亦深笑道。

迈可迟疑了一下,摇摇手道:“自费我是决计不干的,不过要是我有钱的话,我一定要找到她,我不相信这世上有人会消失得无影无踪,人活着要找到人,死了也要找到尸体才是。”迈可的干劲还是很足,不查个水落石出不罢手,还好已经没有了雇主。

“你呢?依莎贝拉是你的好朋友,你也放弃了吗?”迈可反问叶亦深。

叶亦深早就想好了怎么说,这时迈可一问,他便将他准备好的说法说了出来:“中国人有一种说法,叫作‘缘’,如果我和依莎贝拉有缘的话,就算我不去找她,她也一定会来找我的,相反的,如果我和她没缘的话,就算我怎么找也不会找到她的。”

他停了停,转头看向海的方向,又道:“这一段时间以来,我们为了找依莎贝拉,什么使r情没有做,我们除了找人以外,应该还有更重要的事情。”他比了比达斯汀和考夫曼道:“他们都看清楚了自己的路,我想我也该好好的做事。”

迈可看他说得真诚,只好赞成,点了点头,道:“看来依莎贝拉小姐的事情真的得告一段落了。”

叶亦深只是要他们不去追究这件事情,看他们对依莎贝拉的失踪已不复热衷,心里就像放下一个大石头,轻松吐了口气。

考夫曼和迈可还以为他对依莎贝拉念念不忘,还安慰他道:“依莎贝拉吉人自有天相,搞不好她现在好好的呢。”

叶亦深看着蓝蓝的大海,口中喃喃地道:“她一定很好的。”

吃完晚餐之后,考夫曼拉着众人参加他在当地办的一个舞会,他花了不少钱,请了当地一些有名的人,甚至还有刚刚才认识的当地警察,外交部什么的。

舞会办得有声有色,还专程请了两个南美血统的电影明星来助兴。考夫曼当然尽了主人之谊,将这两个美女照顾得服服贴贴的。

迈可一手拿着香槟,一手拿着精致的点心,摇动着他多年来未曾参加过舞会的屁股,笑着对叶亦深道:“你看,才没一会就又恢复原来的样子,这叫‘狗改不了吃屎’。”

叶亦深嘴上笑而不答,心里却乐见其成,想:“希望这样可以减低他对依莎贝拉的热度。”

考夫曼回到他原来的生活,脸色的精神状态都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回复,穿着高贵的服饰,在众人的奉承之下谈笑风生,叶亦深和迈可也都惊奇:“有人可以回复得这么快?”

而布博还是那张死脸,神态了不起的坐在一旁保护着他的主人。

众人又休息了一天,考夫曼开了一张支票给迈可,是支付他寻找依莎贝拉的酬劳。他说人虽然没有找到,不过这一路上大家都很辛苦,迈可理所当然该领取他的报酬,迈可本来不怎么想收,不过看了上面的六位数字后,还是收了下来。

他也塞了一笔不小的钱给叶亦深,但被叶亦深回绝。叶亦深说依莎贝拉是他的朋友,他并非为了帮他才去找依莎贝拉的,考夫曼也不好再勉强,只说了些客套话。

考夫曼和布博要去法国,达斯汀搭他们的便机,临走前考夫曼说了一些要叶亦深去找他的话,叶亦深当然是敷衍了事。

考夫曼走后,他和迈可两人搭乘小飞机回到美国迈阿密,落地后,再在当地办理身分和转机,迈可飞洛杉矶,叶亦深飞纽约。

迈可回到洛杉矶,兑现了考夫曼开给他的支票,请回玛莉继续当他的秘书,他也改变了他的脾气,不再对客户那么无礼。

这么一来,生意自然好得多,虽说不上生意兴隆,小有盈余却是没什么问题,又过数月,他向玛莉求婚,两人决定在感恩节前结婚,叶亦深第一个收到喜讯。

叶亦深回到纽约之后,休息了几天,便又回到他的工作岗位。

纽约是美国最大的商业城市,每天都有数百万的人在这里从事商业活动,这里不单是全美,也是全世界最龙蛇杂处之处,什么样的人都有,什么样的事情也都在这里发生。

这天,他正在埋首于“推荐新画家展览”的资料,一通电话打进他的办公室,他接起了电话。

“叶亦深先生吗?”一个女子操站浓重的法国口音。

“我是,请问是哪一位?”他心想:“最近欧洲口音的英文愈来愈流行了。”

“是我,海乐”。那女子道。

“海乐?”叶亦深惊讶得嘴都合不拢,他怎么想也想不到,这个小美人鱼竟然会打电话给他。

“怎么?很惊讶,是不是?”海乐的声音听来很兴奋。

“当然,你……你不是该在……该在你的……家里?”叶亦深不知该如何措辞。

“我是有重要任务才来的。”海乐很高兴的道。

“什么重要任务?”

“就是‘海底资源开发基金会’的事。”海乐道。

叶亦深“哦”了一声,心想,这件事情是依莎贝拉到人类世界来的主要原因,因为海统族和迪克的勾结,这才使得她没有圆满的完成此任务,所以,他们一定会再派人来处理,这点倒不意外,不过他还是很担心,便道:“你自己一个人来吗?还是有人陪你一起?”

海乐道:“没有人陪我一起,我自己来的。”

“需要我帮忙吗?”叶亦深关心地问道。

“不用,不用。我已经安排好了,事情进展得很顺利,你知道迪克已经……已经改行,所以,这事便没有那么难办。”海乐道。

叶亦深笑了笑,道:“他改行做了建筑工人了。”

海乐也笑得很开心,道:“我来之前去看过,姐姐说,他做事还蛮认真的。”

叶亦深又哈哈笑了几声,但一想起皮耶是被他所杀,笑起来就不怎么开怀。

海乐道:“我们的族人都很感谢你的。”

“不要这么说,能帮你们的忙是我的荣幸,以后你们的族人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或是有什么地方需要我帮忙的话,请你直说。”叶亦深道。

“我会的。”海乐道。

“依莎……你姐姐……好吗?”叶亦深问道。

“她已经怀孕了。”海乐道。

“真的哦?那真是太好了。”叶亦深很高兴。

“是啊,她这一次一定会生很多的小宝宝的。”海乐的口气也很高兴。

“你姐姐有什么话让你带给我吗?”叶亦深又问。

海乐道:“我姐姐没有,但是我有。”

叶亦深笑了笑,道:“哦,你有什么话要跟我说的。”

海乐迟疑了一下,说道:“我知道什么是爱情了。”

这倒是让叶亦深很意外,笑道:“那真是恭喜你啦,对象是谁?”

“现在我还不想告诉你,以后有机会的话再跟你说。”海乐道。

“哈哈哈!”叶亦深觉得有趣,想:“这小鱼人才来人类世界没几天就学会人类的这么多事故,还会保密。”

“我不跟你说了,我得去了。”海乐道。

“好吧,你好好保重,有什么事情需要我的,请一定联络我。”叶亦深道。

“我知道,再见。”

“再见。”

叶亦深挂上了电话,倒进了办公椅,海神族的一切又出现在他脑海。

他回到人世以后,对环保的事情特别注意,他才知道,这个世上的生物以每天五十种的速度在绝种,人类的破坏力之大,比起恐龙在地球上当家作主的时候恐怕还要高上百倍,千倍。

地球自然形成以来,大概是第一次遇到这么大的浩劫,或许真有一天,人类会因为过度的破坏大自然,最终与地球一起毁灭。

有人说过这么一句话:“利用自然而不掠夺自然。”这是人类唯一的出路和方法。

他发了一会呆,用摇控器打开了墙壁上大型的液晶电视,此时正放映“地方传闻”,节目已近尾声,女主持人拿着麦克风在做节目总结。

那主持人一边走在海滩上一边说道:“最近中,南美洲一带流传着一个传说,这个传说是从一个落难的水手口中传出来的。”她指着远远的一排船,摆了个姿势,道:“他说他有一次随船到百慕达三角一带,在那里见过海神,海神是一个美丽动人的少女,她可以呼风唤雨,又具有控制鲨鱼等海中生物的能力。”她又走了几步,道:“他对每一个人都这么说,而且绘声绘色,说得就像他亲身经历一样……”这女主持人真会摆姿势,这时又换了一个姿势,道:“这个水手一直流浪在中南美一带,他的眼睛因为受到强烈日晒而失明,终身都无法再看见任何东西,大多数人都觉得他所说的事情大过神话,以至于不太愿意相信。”女主持人还在说道:“不过,也有很多靠海维生的人,对这传说却深信不已……”

叶亦深看完笑了笑,按下了遥控器……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海神》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谢天的作品集,继续阅读谢天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