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神》

第二章 舞会

作者:谢天

考夫曼很少到美国来,这次到加州,主要是来主持一个国际性的会议,叫做“海底资源开发计划会议”。

这是老考夫曼的构想,他认为:海底所蕴藏的资源比陆地上的资源更为丰富,而人类只知消耗不知创造,迟早有一天会将陆上资源消耗殆尽。于是,他便开始大力倡导开发海底资源,并拨出数亿美金成立“海底资源开发基金会”,每年一次或两年一次邀请世界各国要员及相关的科学家参与其会。

基金会除了负责召开会议之外,还延请世界知名的十位海洋科学家和十位能源专家,负责研究海底资源的分布,种类、蕴藏量……等等,并在每欠召开会议时公开其研究资料,目前是全世界海底资源最成功也最领先的民间机构。

自老考夫曼和彼得·考夫曼去世之后,多雷顺理成章的继承了基金会主席的位置。

多雷将今次会议举办的地点选在加州,完全是摆明了他摒弃欧洲社交界的态度。最近欧洲社交圈评论多雷是“最没有品味的富豪”,也是“世界十大败家子”之一,他一向很喜欢在媒体上出风头,也资助不少报章杂志和电视台,这次却被媒体贬得一文不值,他心里遭受很大的打击。

多雷是一个很有爱面子的人,被这些记者如此污蔑,真比死了还难受,加上他的“习惯性逃避”,他决定离开欧洲,离开欧洲的一切,而离开欧洲可以去的最好地方,可能就是美国了。

美国人对欧洲的新闻和情势并不特别热衷,有许多美国人连法国总理是谁都不知道!所以,他选择了这里,美洲大陆有着不同于欧洲的自由气息,如此一来,可稍稍解脱一下那些刻薄评论的压力,毕竟美国人比较天真,不像欧洲人有些过于苛刻。

迪克这个英国佬,职位是考夫曼的总管和私人秘书,不过还替他处理许多生意上大大小小的事,如果说考夫曼是表面上的总裁,那他就是在背后的地下总裁。

迪克比多雷大七岁,多雷还没有继承老考夫曼的事业时,他就已经为他们家工作了,可以说是考夫曼家族的元老。

这次同多雷前来美国的,还有一位美女,是今年法国影展最出风头的新星,法国籍的电影明星:依莎贝拉小姐。

依莎贝拉的走红,是一段令人津律乐道,称羡不已的故事。两、三年之前,她还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女孩,因为受到导演的赏识,在短短的时间内就迅速一举成为法国人气最旺、最有魅力的女星。究其原因,也是大多数人共同的观点,就是她那股让人无法捉摸的神秘感。

她有着一头丝般的黑褐色长发,稍带自然卷的波浪披在肩上,白哲健康的肤色,深邃慧黠的眼神带着一丝丝哀伤,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要疼惜她;她的笑容好似天真无邪的孩童,常令得旁人感到莫名其妙的愉悦,但在她皱起眉头之时,马上又给人一股威严感。

这样奇特的特质,使得她的新片上映之后立刻引起了法国男影迷的回响,票房一举跃上了当周排行榜首之位。

当然,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她有着其他法国女星没有的气质——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感觉,这种特质,在现代这种现实的社会已经很少了,让人对她自然地产生一种崇拜。

所以她一出道,当然很容易就受到媒体和观众的注意,有人说她的走红只不过是侥幸,也有人说她天生就是要当一个全球的大明星。

考夫曼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就请他的管家送了一条价值连城的钻石项链给她,以表示他坚贞不移的爱,之后,又亲自挑选了一幢位于蒙地卡罗山腰上的别墅,请最有名的意大利设计师为房子精心装演,花了好大一番功夫才邀请到依莎贝拉与他第一次共进晚餐。

价值数百万美元的珠宝首饰,一艘游艇,一辆意大利的超级跑车,名牌服饰,还有好多好多,想得到的,想不到的,用得到的,用不到的……总之是多得数不清。经过好长一段时间的安排,才好不容易得到美人的小小表睐,当然,多雷的这些举动可真是羡煞了法国娱乐界的众家女星。

这一次带她来加州,考夫曼当然是另有所图。

考夫曼觉得依莎莎贝拉与众不同,他要得到她,要这个女人死心地爱上他,他要带她离开欧洲,离开那些烦人的事,这样他才可以和她好好过一段时间,好好地培养感情。

迪克知道考夫曼的习性。他喜欢热闹,喜欢摆阔,喜欢让人们称赞他的女人和他的品味,当然,他也知道,多雷现在正为这个法国新星痴狂,所以,刚到了加州,他立刻就为考夫曼安排了一场豪华舞会。

迪克为考夫曼办过不计其数的舞会,这次在一行人起程到加州之前,便先与洛杉矶分公司的人员联络了,总共发包了有一百二十六家大小不同的公司,准备这晚舞会所需的一切东西,同时发函宴请美国各界政要名流。

考夫曼这次举办舞会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想在这次的舞会上向依莎贝拉小姐求婚。这件事情只有考夫曼和迪克两人知道,连依莎贝拉都不知道。

一切都好像是非常圆满,可是人算终究不如天算。

舞会当晚,也就是昨天晚上,除了考夫曼自己的人和他专属的古典乐团以外,受邀参国宴会的六百多名宾客,个个都是洛杉矶有头有脸的人物,从下午开始,海边就开始热闹起来,先是舞会的工作人员,再是各种媒体记者,还有看热闹的民众,宾各还没到,整个海边就已经挤得水泄不通。

海滩上立起了一个用一百多面美国国旗做成,高六公尺,宽三点五公尺的大门,这是考夫曼送给美国的见面礼。

他一直以为美国人对他们国家的国旗是很引以为做的,不论是衣服,背包,装饰品,手表,甚至内裤,都可以用美国国旗来做。所以他这个大门也采用了美国国旗当材料,这是赞许还是讽刺?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由于舞会邀请的大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连警察局局长和副市长也在应邀之列,保全工作不得不做得缤密妥贴,为了保护来宾的安全,每一个进入大门的宾客都要在查验请帖和全身安全检查,没有请帖或是携带珠宝首饰以外硬物的人是没有办法混进去的,现场除了有百多名誉员维持秩序和安全外,还有很多便衣人员躲在人群中或是暗处在执行他们的任务。

夕阳西下时分,六百多名来宾陆陆续续的来到,当他们走进美国国旗的大门之后,首先进入他们眼帘的是一条rǔ白色,宽约两米的石桥,笔直的向海面延伸,从岸边望去,宛若一条白龙,只见龙尾,不见龙头,大家愣在桥前,都不知道这桥有多长?它通向哪里?

步上石桥,每隔十米,左右两侧都有一具不同样式的人型灯饰,随着来宾的脚步,以不同的颜色,缓缓地亮起来,这些人型的灯,全是世界有名的人士,像是拿破仑、邱吉尔、华盛顿这类的元首,也有贝多芬,莫札特等的艺术家,还有最当红的影视的巨星的,连因爱滋病去世的著名影星洛赫逊都有。

这些人像共分为五个种类:“政治”、“艺术”、“影艺”、“历史”和“宗教”。

每十具人型灯饰之后,也就是每隔一百米,就有一个用数千朵玫瑰花装饰的拱门,难得的是,这些玫瑰花并非同一个颜色,有白、红、粉、黄、蓝……等,共十九种颜色,其中还包括了黑色的玫瑰花。

天然的玫瑰花并没有那么多种颜色,除了几种天然的花色,其余的人都采用了人工染色,染色的方式不是由外喷漆或是涂色,而是从花园中摘取最新鲜的玫瑰,在开花短短的几个小时之内,以特殊的水性染料,由茎部灌入花朵。染料太多,花会太重,花朵的头部就会下垂断落;染料太少,花色就会不均匀,染的时间太长,花又会死,所以迅速、均匀的染上各种色彩,才能让玫瑰色彩自然娇艳,看起来像天然生成的一样。

这些玫瑰花光是一朵就得花上个把小时才能制成,放眼望去每一个拱门上有好几千朵,这花费的不仅仅只是多钱和技术,更是庞大的人力。

大多数的宾客都被这些豪华噱头给震住了,尽管还有极小一部分的来宾很不以为然。这少部分人认为这些不过是钱搭起来的,他们也有能力摆出这些阵仗来,尽管,这可能会甩掉他们半辈子赚来的钱。

石桥一直通往海上,他们走的每一步,都是建筑在大把的钞票之上,如果将这些花费转换成现金,跟走在钱砖上的意思差不多。

一阵阵的惊叹和佩服在到了两公里处有了变化,这些已经被唬得八晕八素的宾客们此时才见到舞会举行的地点:一座像是足球体育场似的大型平台,独立在海中央。

这座平台主结构成半圆形,共有三层,是以古罗马竞技场为根据所建成。

平台最上层是赌场,大型的霓虹灯闪烁着casino的字样,房间里,拉斯维加斯式的豪华摆设,种类齐全的各种东西方赌具,让宾客们不用到拉斯维加斯就可以享受到畅赌的快感。

在大型的霓虹灯的边缘,也就是平台的最外侧,有一个圆柱型的玻璃桶,外吊在空中,看起来很像是电梯,桶内还有一张法国式的古典沙发。

中间那一层,设置了桌椅,酒吧和两间不同风味的自助餐厅。一间是法国菜,一间日本菜。这和考夫曼以往的习惯不同,这次他不再和大家一起共饮共食,而是以自助餐的方式,法国菜和日本菜都准备了一百道,而且不间断供应,只要你是来宾,就可以尽情的享用,绝对不会不够或者是哪道吃到了一半没有了。

至于最下面的那一层,自然是舞池了,舞池旁有两个心型的,淡水的,温水游游池,池旁立了一个牌子,上头写着:“躶泳”。

两个心型的游泳池表面上看似分隔,不过池下彼此相连,如果你要从这个游泳池游到另一个去的话,必须潜水一小段距离,穿过两个游泳池中间,才可以到另一个游泳池。

考夫曼为了提高众人在这个泳池里游水的兴趣,特地请来了二十个美丽的小电影明星和身材健美的女郎,在游泳池里不断地向着年轻的男士们招手,请他们共泳。

如此一来,在游到另一个游泳池的同时,肯定可以大饱眼福。

不过,最令人意想不到也最令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这个游泳池的底部,是全透明强化玻璃制成,每隔一公尺就有一个强力的聚光灯射向海底,把海底照得如同白昼,所有海里的景物都可以一目了然,宛如一个海洋馆。也就是说,从泳池里向外看,可以把外面的景象看得一清二楚,反之亦然,只是应该不会有鱼对看这些躶体的男女有什么兴趣。

“天啊!”这下子所有来宾,没有意外也没有例外地都发出了惊叹!他们无法想像,这样一个临时的舞会场所,又在离海边两公里远的海中,这一切是如何办得到的?假如是在陆地上,这些并非不能办到,只要时间足够的话,可是,在海中,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这简直如同置身于梦境之中。

就连自认为最会玩,见过最多世面的一些客人,还有刚刚以为他也办得到的几个家伙,这时都不由得发出了赞叹。

乐团演奏着醉人的音乐,海上的晚霞和湛蓝的海水相互辉映,美丽。浪漫得无法以言语去形容。海水拍着平台传来阵阵大自然的声响,两国精美的食物还有悠扬的音乐,舞会在最后一位宾客踏上平台时开始。

舞会中还准备了不少的节目,像是一位主持过电影大奖的好莱坞男星的脱口秀,刚刚入围准备赢得下届音乐女歌星的演唱,还有重金属乐团的即兴演奏,以及一场热闹的百老汇歌舞剧。

这样的舞会,谁都觉得没有白来,真个是宾至如归。赌博的赌博,跳舞的跳舞、躶泳的躶泳、吃料理的吃料理、看表演的看表演、打情骂俏的打情骂俏。拉关系的拉关系、做生意的做生意,这是个成功得不能再成功的舞会。

纵然舞会办得如此成功,但是主人的目的才是最重要的,舞会开始之后,主人考夫曼都还没有出现过。

大约在八点三十分,舞会进行一半,众人正酒酣耳热时,麦克风传出考夫曼管家迪克的声音:“各位女士,各位先生,我们今天准备了一个大礼物给各位。”

众人屏息以待。

他看众人都静了下来,便接着道:“你们看在看到三楼的这个玻璃箱,是特殊抗高压玻璃制造,最新科技,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章 舞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海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