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神》

第五章 赏画

作者:谢天

皮那的画,叶亦深曾经说过,假如他没死又能持续的创作的话,他会是二十一世纪最好的画家之一。

庞毕度中心,现在正在展览一件年轻画家的画作,皮那也有几幅画参展,依莎贝拉就是要到这里来看这几幅画的。

他们两人进了艺术馆,就有工作人员走过来,对依莎贝拉道:“依莎贝拉小姐,你又来看皮那的画了?”他们看来是很熟的样子。

依莎贝拉对那个工作人员笑了笑,道:“是啊。”

那个工作人员也笑了笑,道:“你那么喜欢他的画,你可以粑它们买回去嘛,这样子每天来看,也很麻烦,不是吗?”

叶亦深这时才知道,依莎贝拉几乎每天都会来看这些皮那画的画,这让他很感动,对她的观感好像又有一些不一样了。

依莎贝拉有点可怜的说道:“我也想买,可是我没有这么多的钱。”

那个工作人员叹了口气道:“是啊,像我们也是一样,看到了好的画但是买不起,这种感觉真是很难过的,还好我在这里工作,可以看到其他很多好的艺术品。”

依莎贝拉嘟着嘴没有说什么话,她的意思是:“她可没有这么幸运。”

他们又闲聊了几句,叶亦深和依莎贝拉两人便走进了画廊,画廊分为三个区,皮那的画放在第二区,是在进了画廊以后的右手边,依莎贝拉完全没有要看其他画的意思,直接就走到了第二区,她对画的位置极熟,很侠的就到了定位。这一区先是几幅其他画家的画,第四幅开始才是皮那的画。

叶亦深以前看皮那的画就知道他会成为一个伟大的画家,可是这次见了他的这几幅画之后更是惊奇,他没想到皮那的画技竟然进步若斯。

皮那这次参展的画都是油画,第一幅画的是一个在海里的女人。假如叶亦深没看过皮那的日记,不知道依莎贝拉这个人,也不知道他认识依莎贝拉的情形的话,可能无法感受到这幅画的含意和它所表现出来的张力。不过,现在,他很清楚的感受到这幅画的意境,皮那这幅画的主角就是依莎贝拉,而情景就是那一天他初见依莎贝拉的情形。

画的主要色调是蓝色,当然,他画的是海。可是,在海的部分他又融合了好多其他的颜色,红、黄、绿、紫、橘、白……把海的感觉发挥到淋漓尽致,仿佛海的生命都包括在这幅画之中,这也表现出他对海深刻的认识和感情,要不是他从小就对海这么熟悉的话,可能不会表现得这么好。

海里的这个女人,依莎贝拉,他用了十分抽象的画法,乍看之时,并不像是依莎贝拉,但是再看一会之后,就会发觉他把依莎贝拉的特质画了出来。他画出了她的感觉,而不是她的外形。

他把依莎贝拉的神情和在水里的那份愉悦全部表现了出来,叶亦深再也想不出更好的方法,可以这样子来表现依莎贝拉在水中的那种心情和浸婬在海里的那种喜悦。他画得太好了,叶亦深看过他的讨记,看过了依莎贝拉,他知道,没有人可以把这个画画得更好。

叶亦深闭上了眼睛,画中的人和海在他的脑海里浮现了出来,他看到依莎贝拉轻盈的身躯和高超的泳技在海中尽情的邀游与嬉戏,这一秒之间,画中的依莎贝拉已经在叶亦深的心里游了起来,她活了,海也活了,这就是皮那的画厉害的地方,他不光光是有着高超的油画技巧,他还抓得到事物的精髓,画得出事物的“神”。

有人说哪个画家的画好,哪个画家的画不好,技巧固然是非常重要,但是最重要的一点,还是一个画画的人要对事物有深刻的感情,好的画家对事物的感受和常人不同,他必须要对他所画的人或物或者事情有感情,然后才能表现得深刻。通常好的艺术家都具有这样的特质。

叶亦深时常在想画“夜间的咖啡座”的梵谷,他在画这幅画的时候,是怎么样的心情”?一个人独自坐在咖啡座一角,看着红男绿女,人来人往,或喜或愁,他心里是什么感受?眼里的世界又是怎么一个样子?

有此时候去感受这些画家的心,也是看画时一种附加的乐趣。

叶亦深浸婬在这幅画之中好久,大海和依莎贝拉的美相互辉映,荡漾在叶亦深的心里,久久不能自己。好一会后叶亦深才张开了眼睛,因为他听到了依莎贝拉哭泣的声音。

艺术中心的人怕观赏的人去触摸这些画,所以参展的画都被隔离地放在玻璃窗内,叶亦深张开眼睛的时候,只见依莎贝拉抱着放着皮那的画的玻璃窗,脸贴在窗前,轻轻地啜泣着。

叶亦深再一次的看见她用这种奇怪的姿势表达她的情感,上一次在皮那的墓地,她全身蜷曲着抱着墓碑,已经够吓人了,这会儿又贴着玻璃窗哭,还好叶亦深已经看过一次,不然可能会以为她有什么问题。而现在,叶亦深知道她正在用这种方式来表达她的难过,所以也不想打扰她,只站在后面,静静地等她哭完。

管理人员来了两次,就是进门时和依莎贝拉打招呼的那人,他应该以前就看过依莎贝拉这种特殊的赏画方式。所以没有阻拦,就任她抱着画窗,叶亦深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那管理人员走过来和叶亦深并肩站着看依莎贝拉,对他道:“我看她是真的很喜欢这几幅画。”

叶亦深笑了笑,不知道该说什么。

法国人已经算是不太爱看热闹的民族,可是依莎贝拉的这种特异的行径还是吸引了不少人在一旁观看,她的这种行为或许有点奇特,不过叶亦深不在乎,只要依莎贝拉自己不会觉得不好意思就好了。他们是来看画的,不是来装模作样的。每个人看画时都会有不同的心情和感受,只是她表现得有点……“异于常人”罢了。

叶亦深最讨厌的是那种朋明什么都不懂还要装得头头是道的家伙,把自己搞得好像是艺术专家,可是实际上什么也不懂。更可恶也更可悲的是竟然还有人利用这种人说的话,散播给那些了解艺术品却又不得其门而入的人,把艺术品的好坏都给搞混了,错误的判断艺术品的真正价值。

对艺术有真素养的都知道,附庸风雅没有关系,谁说一定要懂得艺术才算了不起?也不见得,这世上大多数的人都无法理解一幅画或是一件艺术品的真正价值,他们爱附庸凤雅也随他们,只要不伤害到艺术品的本身就好了。

叶亦深更痛恨一种人,就是那些“艺术品贩子。”

艺术本来是无价的,可是这些人为了从爱好艺术品的人手中得到利益,将艺术品当作是股票或是其他有价物来炒作,假如这些收入真的入了那些艺术家之手也就罢了,可是这些中间多出来的利益,往往都进了这些贩夫的口袋,而那些艺术家还是一贫如洗,这才真是可恶。

叶亦深常常叹息,许多好的艺术家在世时都很穷,以致于没有良好的环境去创作更多优秀的作品。这也是他为什么要开艺廊的原因,他免费提供场地给这些年轻和经济拮据的画家,将他们的作品以合理的价格出售或是介绍给更多的人欣赏。

像依莎贝拉这种至情至性的人,没有造作,没有伪装,将她最直接的感受表现出来,或许是有点离经叛道,但是对这件艺术品和制作这件艺术品的人,这才是最大的尊敬。

人类有的时候大虚伪,不敢也不愿意表达自己内心真实的情感,当叶亦深看着她的表现的时候,心里有一股冲动,想脱去自己的伪装,和她一起进入到童真的世界。

一股理性抑制了叶亦深脑中短暂的冲动,叶亦深还是有太多的顾虑,做不到不在乎他人的看法。说实在的,他是羡慕大过惊奇。

依莎贝拉如入无人之境,倒是哭得很高兴,直哭了有二十分钟左右,才依依不舍的放开了这一幅画,走到下一幅画之前。她也没有擦掉她的泪水,就任泪水挂在她的脸上,一派自然天真之情,这就是她令人喜爱的地方。

第二幅画的主题也是依莎贝拉,只是时空背景不一样,依莎贝拉的动作和表情也和上一幅画各有其趣。

这幅画里,依莎贝拉穿着一件白色的衣服在海边奔跑,皮耶的手法很奇怪,画中的依莎贝拉没有脚,并不是衣服太长了看不见,而是他根本没有画依莎贝拉的脚。

这样,让这整幅画看起来呈现一种很诡异的气氛,加上他以灰暗阴霾的色调处理海边的天空,满天乌云扭转变形,长的、圆的、爆射四散,让人看这幅画有很大的压力,可以很明显的看出皮那在画这幅画的时候他紊乱又激动的心情。

画里的依莎贝拉还是那么的美,没画她的脚,却让她看起来有一种飞舞的飘逸,只是她这幅画中的眼神似乎在傍惶,好像是在说依莎贝拉的心情,在去与留之间难以取舍。皮耶给这幅画取的名字是:“恋。”

叶亦深很怕依莎贝拉看了这画又像看上一幅画一样,要抱着它哭好一会,还好,这次她看了以后,并没有上一次的那种反应,只是多看了一会,大约十分钟,就走向下一幅画。

后面还有两幅画,排在“恋”之后的,皮耶取名为“恶魔。”

叶亦深心里很快的闪过一个念头:“这幅画和皮耶的死,有没有什么关系呢?‘恶魔’是什么意思呢?”

画中的人依然是依莎贝拉,看起来表情极为痛苦。她半跪着,一个男人由后面将她的手反拉着,画的左右上下都是手,各式各样的手,各种颜色,全都抓向依莎贝拉,依莎贝拉露出很害怕很痛苦的表情,眼里尽是惊惧的目光。

叶亦深不怎么看得懂这幅画,不过就他对皮那的了解,皮那画这画时一定是很痛苦的,叶亦深和皮那相交多年,皮那会用什么画法,或是有什么习惯,叶亦深都知道,他曾见过皮那在痛苦中画画的情形,那还是学生时期,皮那爱上了一个音乐系的学生,后来两人分手,皮那曾画了一幅画表达他那时的心情,那幅画的感觉和这一幅就很相似,只是叶亦深不明白他的这些手是什么意思?后面的这个男人也不知道代表什么?

叶亦深在一旁思考着他画中的含意,依莎贝拉则直接跳过了这幅画,他本来还以为她又要看好一会儿,没想到她这次这么干脆,连看都不看。

依莎贝拉连抬头都没有,这表示她不喜欢这幅画,或是,她害怕。

她不喜欢这幅画,然后不去看它,其实这有点说不过去,因为就她刚才看前面的那些画的表现,她就算不是皮那的最忠实拥戴者,也算是支持者。皮那这幅画并没有什么地方画得不好,在笔法上,叶亦深个人认为可能比其他的几幅画还要来得奔放,所以她既然可以接受其他几幅,就一定也可以接受这一幅,除非她知道这幅画的含意,知道皮那在画什么,所以她才不去看这幅画。

为了要验证心中的推论,叶亦深跟了上去,拍了拍她的肩膀,故意对她道:“这边还有一幅皮那的画,你没看到。”

她听叶亦深这么说,马上就停了下来,背对着叶亦深,仿佛不愿意说什么,也不想回头来看这幅画,不过叶亦深感到她微微地在发抖。

这样叶亦深就证明了,她的确是知道什么,她是刻意在躲开这幅画。

这是一个线索。由这幅画叶亦深知道皮那和她之间有过什么事,而且不只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事,还有其他的人介入,只是这个人或是这些人是谁,他们又做了些什么事,叶亦深不知道。

让依莎贝拉害怕成这个样子,一定是很可怕的事,要不然就是很激烈的事情,不然依莎贝拉不会有这种表现。

叶亦深心里想,搞不好这幅画里的一些暗示就和皮那的死有关也说不定,叶亦深如果要知道皮那的死因,可能得要从了解这幅画的一些内容开始,而这件事情,又得依赖依莎贝拉了。现在只有她知道这幅画里真正的含意,她是叶亦深了解这幅画的关键。

她并没有回过头来,叶亦深又说了一次:“这里还有一幅他的画。”

她这才才回道:“我不想看那幅画……”

叶亦深不再说什么,但他心里很明白,依莎贝拉有事情在瞒着他,这舰里有着她和皮那的秘密,这事情,叶亦深迟早要搞清楚的,但不是现在。

依莎贝拉看着叶亦深不再说话,便又走到下一幅画之前,这一幅画是幅素描,也可以说是一幅速写,笔法很仓促,已经到了看不出来是个什么东西的地步。

如果说皮那是用什么印象的手法或是故意的表现出如此混乱的情势,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章 赏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海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