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神》

第七章 内姦

作者:谢天

迪克此时开门出来。

迪克一出门,柯期根还没说话,他就看见了叶亦深,他认识叶亦深,脸上的神情很快地变了一变,不等柯期根开口,便道:“原来是你。”

叶亦深客气地笑道:“好久不见了,迪克先生。”

迪克的口气不是很好,回道:“你跑来美国做什么?”

叶亦深仍是那副笑笑的样子,道:“我住在美国,你难道不知道?”

迪克咋了一口,道:“我怎么知道你住在哪里?”

叶亦深有点冷哼的道:“你不是早就找人调查过我了?在法国的时候,你忘了吗?你还找人警告我,不准我和依莎贝拉小姐再来往,我想,这些事情我就不必再提醒你了吧。”

迪克以前就知道叶亦深,前两年他发现依莎贝拉和叶亦深两人的关系非常的好,他曾经私自的找人去调查叶亦深的身家背景,也找了几个黑社会的人去威胁叶亦深,不准他和依莎贝拉来往。只不过,这些他派去的人,全部都踢到了铁板,给叶亦深赶了回来,后来,迪克又试了几次,结果都是一样。

叶亦深从那些流氓口中知道他们是考夫曼派来的,所以对这件事情也就没有太在意,他知道考夫曼这么做是因为他的没有安全感,只是为了不让他接近依莎贝拉而已。叶亦深当然是不会为此我回这种场子的,为了感情就做出伤害别人的事,这种心理是自私又不成熟的,叶亦深并不屑和他们一般见识。

要对一个人好,并不是去伤害其他喜欢他的人,这是很愚蠢的作法。

所以两人互相知道对方,只是还没有正式的打过照面,这是第一次。

迪克对叶亦深很不客气,道:“你来有什么事情吗?”

叶亦深道:“我听说依莎贝拉在这里失踪了,我想来了解一下情况。”

“这不关你的事,叶先生。”迪克脸色很难看,他绝不想让叶亦深插手这件事。

“依莎贝拉是我的朋友,她的事就是我的事,她和你们来到美国,现在又失踪了,你不报警,也不肯告诉我们实话,你是何居心?”叶亦深也很不客气的对他道。

“那是我们的事情,用不着你管。”迪克的口气非常不好。

“你错了!这件事情关乎了一个人的生死,已经不光是你们自己的问题了。失踪是刑事案件,发生了却不报警处理,你现在正在做一件犯法的事,你知不知道?”叶亦深道。

“我们自己会处理,请你走开。”迪克看了看柯期根,示意他赶叶亦深两人,可是柯期根并没有动作。

那么这么说来,你是不想让我们帮忙找依莎贝拉了?”叶亦深道。

“我是不想,所以你请回吧。”迪克道。

叶亦深早知迪克的态度会很不友善,可是没想到他表现得这么明显,根本就不像是要寻找依莎贝拉的样子,于是心里盘算了一下,突然大声叫道:“你以为你一手遮夭,就可以胡做非为吗?依莎贝拉的失踪你要负绝对的责任。”

迪克没想到他会突然这么叫起来,他刚才出来时看到叶亦深,心里很讶异,所以就忘了把门给带上,现在叶亦深突然大吼大叫,他才赶快反手将门给关上,怕叶亦深说的话吵到了在屋里的考夫曼。

叶亦深这声大叫本来就是要叫给考夫曼听的,他对考夫曼也算有一点了解,他这个人耳根子很软又没有主见,叶亦深知道只要考夫曼有听见他的叫声,就一定会出来看是怎么回事,他没有办法通过迪克这一关,所以他就叫这一声让考夫曼亲自出面来解决这件事。

迪克心想考夫曼一定听到了,脸色很不好看。

叶亦深等了一会儿,屋内却没有动静,心想只有再想办法了,于是便道:“好吧,如果你不想说什么,不想让我知道什么,我也没办法。”

迪克对柯期根道:“请他们走吧。”

柯期根点点头,正要走过去时,门却拉了开来,里面出来的是考夫曼本人。

“天啊,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这句话是迈可看到考夫曼的时候说的。

眼前的考夫曼已经完全变成了另一个样子,他在一夜之间人老了不知几岁。

“我的天啊!”连布博也这么叫了起来,他也没想到考夫曼会变成这个样子,他虽然不是天天看到考夫曼,但是距离上次他看到的时候的样子来看,一个人是绝对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就有这么大的变化。

叶亦深也看过考夫曼,他是这些人之中最久没看到过考夫曼的人了,他虽然不知道迈可和布博两人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反应,但以他的记忆来说,他也没有想到考夫曼会是这个样子,他上次看到他的时候,还像是一个饱食终日的中年贵族,现在看起来就像是风中残烛。

所有人都没有说话,全部眼睁睁地看着考夫曼,只对迪克,道:“请他们进来吧。”

迪克见考夫曼这么说,只好请叶亦深和迈可两人进去,叶亦深和迈可对望了一眼,才走了进去。

两人走在考夫曼的后面,看着他佝偻的身形,心里都有些不忍。

几人就客厅坐了下来,迈可这个人是闷不住话的,所以先开口说道:“我们是为了找依莎贝拉小姐的事情来的,考夫曼先生。”

考夫曼礼貌性的对两人微笑了一下,不过就他脸上愁苦的表情,看起来实在不怎么像是笑,只听他道:“对啊,你找依莎贝拉的事情进行得怎么样了?”

迈可红了一下脸,回道:“我还没有找到依莎贝拉小姐,由于这次的事情很特殊,所以我们这次来是想多了解一下那夭的情况,看你们是不是还能多提供我们一些线索”。

考夫曼点点头,道:“我想这事情也没有这么容易。”看来考夫曼并非蛮不讲理的人。

迈可很感激的看了他一眼.同时又狠狠地瞪了迪克一眼,意思是:“你们老板都不说话,你却来怪我。”

考夫曼转头上下打量了一下叶亦深,对叶亦深道:“叶先生,好久不见。”

叶亦深回了个礼,也道:“好久不见了,考夫曼先生。”

“你们认识?”迈可问叶亦深。

叶亦深点了点头:“见过一、两次,我们在某些场合中有遇过。”

“你也是来找依莎贝拉的吗?”考夫曼对叶亦深道。

“没错,我去法国找过她,不过,她却跑来美国了,所以我也就来了。”叶亦深道。

考夫曼笑了笑,不过还是看不出来他在笑,他道:“她就是这么迷人,所有的人都喜欢她。”

叶亦深也微笑了一下,道:“我去法国找她的时候,她留了一张字条给我,说她有点麻烦,所以我想她可能需要帮忙。”

“有麻烦?她有什么麻烦?”考夫曼道。

“我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意思,不过,现在她可能真的发生麻烦了,是不是?我听说她失踪了。”叶亦深道。

考夫曼叹了一口气,道:“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对她一点也不了解。”

“对她一点也不了解。”这句话叶亦深很有同感,他看着考夫曼说这句话时的表情,他的心里突然起了一阵同情。

“我们对这件事情还有几个不明白的地方,不知道你还有没有其他的线索可以提供?”迈可说道。

考夫曼将头转了过来,问道:“你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你就问好了。”

迪克紧张地阻止道:“考夫曼先生……他们……”

考夫曼对他挥了挥手,道:“没关系,我想,要找到依莎贝拉,一定要多点力量,有叶亦深在,这件事情或许会好办一些。”

“可是……”迪克还想说话。

“你今天怎么这么啰唆?”考夫曼有点不高兴地道:“客人来了,也不去吩咐倒点水,真是的,愈来愈不像话。”

迪克这才板着脸叫人倒了水给叶亦深两人。

迈可不再理他,便问道:“第一,我想知道,依莎贝拉小姐失踪之前可有什么和平常不同的表现?”

“不同的表现?”考夫曼想了想,道:“她一直就和平常人不怎么一样,她平常的表现就不怎么平常,我实在不知道怎么样才是她的平常?”考夫曼回道。

迈可看了一下叶亦深,叶亦深也这么点了点头,表示他说的话没错。

迈可又问考夫曼:“那你可知道依莎贝拉小姐她在法国时可有遇到什么麻烦。”

考夫曼又想了想,道:“我不知道,她很多事情都不和我说的,我不是很清楚她是不是有什么麻烦。”

迈可有点生气,道:“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她不是你的女朋友吗?你什么都不知道,怎么做人家的男朋友?”

考夫曼知不知道依莎贝拉的事情,了不了解依莎贝拉,那是他家的事,根本由不得迈可来管,迈可之所以说这句话其实是帮叶亦深说的。

“你说话客气一点。”迪克说话了。

叶亦深一直在观察,他发现考夫曼对依莎贝拉用情之深是无庸置疑的,他心里有一种感觉,就是他死去的好朋友皮那也是和考夫曼一样。他和依莎贝拉相处过,他知道依莎贝拉绝对有这样的蛙力让一个人神魂颠倒,只是他并没有想到这两人竟会这样深陷到不可自拔的地步。

一个为她自杀,一个为她憔悴,真是让人不禁怀疑爱情究竟为何物。

他也看到这个老管家“迪克”,表面上他是个忠实可靠的管家,凡事都以考夫曼为主,可是叶亦深看得出来他的办事能力和企图心都远不只于他现在所做的这个工作,他表面上愈是装得忠心,内心里愈是有其他目的。

几年前叶亦深在被迪克的手下騒扰之后,曾经对他们做过不小的调查,发现迪克愿意这样低声下气的在考夫曼这个花花公子底下做事情,不是为了拿这么一点薪水,在很多事情上面,迪克都瞒着考夫曼在做,显是有所图谋。当然啦,这不关叶亦深的事。要不是现在涉及到依莎贝拉的行踪,他才懒得去管呢。

叶亦深看他说话了,就试探他道:“考夫曼先生的事情这么多,难免有很多事情没有注意到,可是你是他的管家,他没注意到的事情你应该都有注意到吧,我想,这些话你来回答可能比较好一点。”

迪克还是那个样子,好像对叶亦深的话完全没有感觉:“我只是管家,对考夫曼先生的事,除非是他要我管的,不然我都不会去过问。”他一点表情都没有。

叶亦深冷哼了一声,道:“那你的意思是说,你什么都不知道。”

迪克道:“是这样子。”

叶亦深道:“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迪克扬了扬盾,什么也没有说。

叶亦深转过来对考夫曼道:“考夫曼先生,我觉得你该换个管家了。”

考夫曼很讶异地问:“换管家?为什么?他干得好好的,我为什么要换管家?”

叶亦深道:“你请了一个管家来帮你处理你生活上的琐事,可是迪克好像并没有办到。”

考夫曼看了一下迪克,不解叶亦深什么意思,道:“为什么这么说?”

叶亦深道:“你看,你这么爱依莎贝拉,你的管家应该不会不知道吧?”

考夫曼又看了迪克一眼,道,“我想他知道吧。”

叶亦深又道:“好,那他既然知道你深爱着依莎贝拉,那他也应该会注意依莎贝拉平常的行为和举止才对吧?”

考夫曼再看了迪克一眼,这次他没有说话。

叶亦深看他不说话,便继续说道:“可是他好像对这件事情并不怎么在乎,是不是,不然他怎么会连依莎贝拉小姐这么反常的举动都看不出来,连她有没有不一样的行为也不知道呢?这是不是他的问题呢?”

“你每天有这么多的事情要做,他却连这么一点小事情都做不好,所以这件事情根本就是他的错,依莎贝拉小姐的失踪是由他的疏忽才发生的。”叶亦深加强了语气说道,实际上,每天要做一堆事情的人是迪克,不是考夫曼。

迪克听完叶亦深这么说,脸色开始有点紧张了:“你不要乱说!”他这句话吼得有点大声,已和他刚才的样子有了出入。

“我说错了什么吗?迪克先生。”叶亦深面对着他,两眼狠狠地盯着他。叶亦深对他并不是真有敌意,而是这件事关乎一个人的生死,所以,他必须用非常的方法来发掘这件事情的真相。

迪克比叶亦深更了解考夫曼的个性,他知道考夫曼是个没什么大脑又很容易受人影响的人,叶亦深说的那些话,很这容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七章 内姦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海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