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神》

第八章 绑架

作者:谢天

现在就剩下叶亦深和考夫曼两人,叶亦深对他有一点同情,不知道是因为依莎贝拉的事情呢,还是因为迪克的事情,现在他的心里觉得这个男人真是可怜,不但心爱的女人没有了,连自己最相信的管家也背叛了他,虽然他这么有钱。

叶亦深不怎么想管迪克的事,那也不关他的事,于是他和颜悦色地将话题转向了依莎贝拉,问考夫曼道:“依莎贝拉我也认得,她是个……特殊的人,我很想知道,你们中间发生了什么事情?”

考夫曼的情绪还在刚刚的“家变”之中,但是这件事是叶亦深帮他揭穿的,他对叶亦深也起了好感。

他曾经以为叶亦深是他的情敌,不过这时找到依莎贝拉才是要紧,是不是情敌已经不重要了,而迪克事件也在这一刻发生,刚好冲淡了许多事情。

就像选择爱情和十亿美金,选择爱情的人肯定不多。

不过,在今天之前,也就是从依莎贝拉失踪后,考夫曼的心情肯定是不好的。以前,他从来没想过什么是爱,他的身分和财力,让他的爱情失去了真诚,也因此他从没想过自己该要爱上什么女人。

依莎贝拉出现,使他发现了爱情的真面目,他从依莎贝拉的身上感受到他以前从未有过的感情,那是一种由内心处发出的真情,他一心一意想好好对待这个女人,甚至在这么多次的婚姻失败之后,他还想要再一次的拥有婚姻。依莎贝拉失踪了,他终于发现到,他这一生好像还没有这么爱过一个女人。

最爱的人不见了,那是什么感觉?这几天他生活在极端痛苦的心情之中,不吃,不睡,对生命失去了慾望,像是得了绝症待死的人一样。

自从他认识了依莎贝拉。他的生命便有了不同的希望,他来美国,虽说是以开会为由,逃避欧洲媒体为实。最重要的还是带依莎贝拉来美国玩。

对考夫曼来说,“开会”、“逃避”和“游玩”这三件事,游玩无疑最吸引他。

在这之前,考夫曼并没有告诉依莎贝拉要来开什么“海底资源开发计划会议”,她只知道要来美国,可是她知道了这件事之后,就开始和考夫曼有了争吵。

她不是争吵要考夫曼带她到处去玩不开会,她是希望考夫曼能将这个会议给取消,甚至解散这个基金会。

考夫曼本人没有什么意见,这个会议和这个基金会开不开或是继不继续存在,对他来说都一样,他也不会因为这个会议就变得快乐一点,而且这是个花钱的组织,成立以来,还没有赚过一毛钱,所以他也就不置可否。

迪克很反对这个主张。他对考夫曼说:“海底资源开发基金会是老考夫曼先生精心设立的,这是一项高瞻远瞩的创举,你应该终生经营下去。”

迪克对这个基金会工作内容的兴趣,远远出乎考夫曼的想像,他也没有想到迪克会对这件工作这么关心。

持百分之百相反意见的依莎贝拉听了迪克的话以后,红着眼道:“大海里的鱼类和其他生物愈来愈少,就是因为人类的滥捕和破坏自然,如果人类还到海中去开发能源的话,那海的生物岂有安宁之日?而且海底资源一开发以后,世界各国都会跟进,没有多久,大海就会被严重污染。”

考夫曼在两难的情况下,只好瞒着依莎贝拉又敷衍着迪克,一行人来到了加州。

事情就发生在这个地方,依莎贝拉和迪克是带着心结来的。

他们两人在此之前就有过争吵,考夫曼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只知道两人不合,迪克总是对考夫曼说一些依莎贝拉的坏话,而依莎贝拉虽然不会说迪克的坏话,但总是想办法避开迪克。

考夫曼早看出这个情形了,可是他一向都不怎么干涉迪克,他爱怎么做就怎么做,同样的,他也不干涉依莎贝拉,通常是依莎贝拉说要怎么做,考夫曼就会让她怎么做。

而这两个人一个是考夫曼的贴身助手,一个是他爱的女人,他谁也不能失去,谁也不想失去。

迈可跟踪着迪克一路出了大饭店,他叫了一辆计程车远地跟在迪克的车子后面。迪克的车一直开出了洛杉矶市区,到了近郊的一个废弃工厂区,这里人烟稀少,迈可觉得奇怪。

只见迪克下了车,左右看了一看就钻进了一个废弃的工厂里去,看来迪克对这个地方顶熟悉的。

迈可小心的跟在迪克后面,他怕迪克发觉自己,所以跟得很远。

这是一问很大的工厂,以前是属于一家专门制造电他的公司所有,公司先前因为排放有毒废料被勒令歇业,倒闭之后这个地方就成了废墟。

工厂的二楼,原来是办公室,迪克进了工厂以后就直接进到二楼的办公室,迈可不知道迪克在搞什么鬼,只得找了一个地方躲避起来,以防迪克或是他在这里的同党发现他。

他四下看了看,这工厂里很多标有“易爆”的物品。只有一台大机器的附近没有,所以他毫不考虑的便钻进了那台机器中。

依莎贝拉和迪克两人之间的关系愈来愈恶劣,而且发生过不只一次剧烈的争吵。

考夫曼一直以为迪克是忠心耿耿的伙伴,在他的私生活和处理公事上都是完完全全的以他为主,以前考夫曼的女人就很多,他从来也没有说过什么反对的话,只要考夫曼高兴就好了。

可是,自依莎贝拉出现之后,迪克的态度有了变化,他似乎认为依莎贝拉将成为第一个有可能阻碍自己事业发展的人,不断地怂恿考夫曼离开依莎贝拉,考夫曼也觉得奇怪,这不像是迪克的为人,不过看在他一向忠心耿耿的份上,也没有说什么,只任由他说去。

他当然也不会去责怪依莎贝拉,她是女人,考夫曼对女人从不要求什么,而且她又是考夫曼的新欢与最爱。她偶尔撒撒娇或是吵闹一下,他反而觉得乐在其中,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不过,这一次,他知道依莎贝拉并不只是“吵闹”一下而已,她真正的意思,是要考夫曼解散这个“海底资源开发基金会”。

她很坚决,不断地要求考夫曼解散基金会,不知道说了多少次关于解散基金会的事,费尽chún舌想要说服考夫曼,考夫曼本来就对这个基金会没有什么大兴趣,再加上他又是没有什么主见的人,听她不断地这么说,也就有了解散基金会的念头。

迪克知道了这件事情之后,立刻劝考夫曼不可以解散基金会,他的说法刚好和依莎贝拉相反,依莎贝拉的说法是这么做会破坏了自然,破坏了海洋生物的生活,而迪克却认为谁先开发出有价值的海底资源,谁就是未来一百年世界的主宰。

两人在持不同意见的同时,迪克也开始派人调查依莎贝拉的身分。

迪克调查了一段时间之后,根本没有查到任何依莎贝拉的资料,于是迪克就猜测依莎贝拉可能是别的什么公司派来的问谍,想要抢夺他们这个基金会的研究成果,可是考夫曼对依莎贝拉却是宠爱有加,迪克说什么他都听不下去,所以,他打算在这次会议的时候宣布解散基金会。

这个决定是在依莎贝拉失踪前几天做出来的,计划是在舞会举行后的隔几天召开这个会议时要宣布这件事情。

结果,依莎贝拉就在那一天失踪了,而基金会解散的事情也没有再提。昨天记者会上他还是宣布这个会议照样举行。

叶亦深听完,心里大概有了一个想法,他开始认为依莎贝拉的失踪并非是单纯的意外,或是依莎贝拉个人的举动,而是迪克或是其他的人的计划。

“这样看来,依莎贝拉的失踪有可能还有其他的因素了?”叶亦深讲出了他的想法。

“你的意思是说,她早被迪克设计的了?”考夫曼问道。

“有可能,不过我并不确定,这件事情还得再做调查。”叶亦深道。

考夫曼想了想,道:“搞不好真是这样子,我觉得迪克最近怪怪的,他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

叶亦深拿出了一把钥匙,交给考夫曼,问他道:“你有看过这把钥匙吗?”那是依莎贝拉留给叶亦深的保险柜的钥匙。

考夫曼拿过手中,看了一看,道:“这好像是我的钥匙。”

叶亦深很惊讶:“这是你的钥匙?”

考地曼点点头,道:“是啊,这好像是我在法国游艇俱乐部的钥匙。”他停了一下,问道:“你哪里来的这把钥匙?”

叶亦深回道:“这是依莎贝拉留给我的。”

考夫曼皱起了眉头,道:“她为什么留这个钥匙给你?”

“我也不知道。”叶亦深道:“这个保险箱里放着什么东西?”

“这个保险箱是放游艇的钥匙和一些游艇资料的,每次要出海时,有一些必要的手续要办理,需要一些资料,俱乐部的人就给了我们每个会员一个保险箱让我们放我们常用的资料,有的时候俱乐部的人也会自动拿去更新,很方便。”考夫曼道。

“还有什么吗?”叶亦深再问。

“这我就不清楚了,因为这艘游艇和这个俱乐部的会员资料我已经送给依莎贝拉了。”考夫曼道。

“原来是这样子,那么,她就有可能放一些她自己的东西在那里面了。”叶亦深道。

考夫曼将钥匙交还给叶亦深,道:“她把钥匙交给你,一定有她的道理,你该去看看,或许会找到什么资料也不一定。”

叶亦深拿过钥匙,道:“我也是这么想的,不然她不会将这把钥匙留给我。”

考夫曼心里其实很难过,他送给依莎贝拉的游艇,她又去转送别人,这表示她根本不喜欢自己。他表面上装得很大方,心里面可是如同倒了调味瓶,很不是滋味。

两人正各自想着自己的事情的时候,电话声突然响起,考夫曼平常不接电话,都是由迪克接的,这时竟然不习惯,听到电话声一阵不知所措。叶亦深看得好笑,也不等考夫曼有什么动手,顺手便拿起电话:“有什么事?”

电话是服务台打进来的:“有一位叫迈可的先生打来的,请问要不要接进来?”

叶亦深一听是迈可,立刻就说道:“当然当然,赶快接进来。”

“迈可吗?怎么样了?”叶亦深等电话转过去时说道。

“你赶快来,我这里出了事情。”

“什么事情?”叶亦深听他的口气很急,又有气无力的样子,便也着急问道。

“我好像有了依莎贝拉的消息了,你赶快来,我需要帮忙。”迈可道。

叶亦深一听有依莎贝拉的消息了,精神立刻一振,道:“‘好,我马上来,你人现在的位置在哪里?”

迈可将他的位置告诉叶亦深,他人还是在那个废弃的工厂。叶亦深匆匆抄了地址,随即便对考夫曼道:“我得走了,他好像有依莎贝拉的消息了。”

“我也去。”考夫曼一听到有依莎贝拉的消息,很自然的就这么说道,他觉得他有资格也有权利去管这件事。

叶亦深看他一脸认真的样子,只好答应道:“好吧,不过,要是有什么事,你得听我的。”

考夫曼道:“我不会给你带麻烦的,你放心好了。”

叶亦深笑笑,没说什么。

两人出门的时候,考夫曼把看门的布博和柯期根两人叫去,以防真有什么的时候他们也可以挡一阵。

当然,其他的保镖也去了一堆。叶亦深虽然觉得这些人去势必碍手碍脚,但也没有什么理由不让他们跟去,他们毕竟是考夫曼请回来保护他的。

迈可躲在机器里;这个机器够大,他可以整个人躲在里面,而且角度刚刚好,让他看见二楼的情形。

他等了一会儿,就见迪克和几个人一起从二楼的办公室出来,那几个人都不是美国人,只一眼就知道是俄罗斯人。

俄罗斯人和一般的西方人有什么不同?基本上他们看起来比较冷酷,大多有着比一般西方人更纯的发质,银色或金色都很纯,他们国家的人种混血少,而美国人混血多,所以对美国人来说,他们长得很不一样。而也许也是俄罗斯的气候的关系,天寒地冻外加生活困难,所以他们很少笑,看起来总是很严肃的样子。

迈可对俄罗斯人再熟不过了,他花了好多年的时间去研究俄罗斯人和俄罗斯的黑手党,而他也就是因为抓俄罗斯的黑帮老大的这个案子,才搞得满城风雨,害得他不得不从中情局离开,来做这个私家侦探。

所以,他一看到这几个人就知道他们是俄罗斯人。

他心里同时想到的,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八章 绑架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海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