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神》

第九章 买头

作者:谢天

叶亦深和考夫曼等人一行,很快地赶到了迈可说的工厂,叶亦深担心迈可,又听到有依莎贝拉的消息,特别加快了速度,将车开得像飞一样。

几人一到工厂,叶亦深首先跳下车,但是他也不敢大过莽撞,看了一下地形,就从工厂外的空地一楼直接跃到二楼的一扇窗边。

他的这项轻功是失传已久的“踏雪无痕”,这项轻功是宋朝长白山长白真人在采葯时无意中创造出来的。当时长白真人已经一百岁有多,功力端的是精纯无比,所以创出来的这套轻功也是厉害绝伦。

几个世代以来,这套轻功都只传一人,一来是因为这套轻功太过艰深,非大智慧者难以学会;二来是此轻功威力无俦,学会之人可以任意地飞檐走壁,若是传人不当,很有可能以此做好犯科。所以,长白真人在传授此轻功时就交待,此轻功每代只可传授一人,而且要仔细考察要传授之人的才智和品德,除非品德和才智上乘,否则不传。

叶亦深从上一个传人那里学到这项轻功,习练至今已有多年,功力虽说不上随心所慾,但是跳个几层楼却也不是什么难事。

可是考夫曼等人哪里看过这种功夫?都以为叶亦深是变什么戏法,只见他也不做准备动作,也不助跑,“倏”的一下,就上了二楼的窗户。

要知道,这种工厂的窗户比一般的楼房窗户来得高得多,他这一跃可能有五、六公尺以上,怎么不把这些人一个个都给看傻?

好几个人心里都想:“这是不是破了世界跳高纪录了?”

叶亦深到了二楼,从窗口看进去,由于这个窗户的位置刚好是迈可躲的头上,叶亦深可以很清楚地看到迈可和其他人打斗的情况。

迈可和两个人正在打斗,对手没有用武器,使用的是空手搏击的功夫,这种功夫通常是军人或是特种部队所使用的功夫,主要目的是致人于死,并没有什么健身或是美观的作用,可说是最实用的功夫。

迈可在中情局待过,也受过类似的训练,叶亦深判断,迈可一时之间不会败下阵来,只不过,这两人任一人都和他在伯仲之间,而且两人的默契良好,迈可想打赢他们是绝不可能的,只能说看他多久会败下阵来,所以,时间愈长对他来说愈是不利。

另外几个人分站两边,一边是迪克和一个留有胡子的男人,两人都是手插在口袋,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另一边站了三个人,看来和正在与迈可搏斗的人一样,也是些搏击的高手。

叶亦深观察着,心想:“尚不急着出手,待会看看情况如何,再做决定好了。”他再继续查看其他的地方,看有没有其他的埋伏或是帮手,直到没看到其他的人,他才放心继续看下去。

考夫曼,布博和柯期根等人过了一会从大门闯了进来,听到了打斗声,便向迈可等人的方向靠近,迈可以为他们是对方另外的帮手,心里十五个吊桶七上八下,一不小心,就挨了一个高个子一拳。

迈可大叫一声:“狗屎!”退后了一步。

考夫曼躲在众保镖中间,看到了迪克和这些人,搞不清楚怎么回事,便对布博道:“叫他们住手。”

布博点点头,走上前一步,对迈可还有其他人道:“好了,统统给我住手。”

但是众人哪里管他?原来和迈可打斗的人继续打,旁边的人则纷纷围近考夫曼等人。

“多雷,这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啊!哈哈哈。”迪克对着考夫曼哈哈大笑道,他连考夫曼先生也不叫了。

“迪克,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小人,还亏我以前待你这么好,你竟然这样出卖我。”考夫曼很生气地道。

只见迪克对旁边的那个人说了几句话,那人点点头,便对其他站在旁边没有打斗的几人说了几句俄罗斯语,像是吩咐他们什么事情,然后,那几人欢呼一声,就往考夫曼所站的位置靠近。其中有一个人拿出一把手枪来,迪克看到,立刻阻止:“不要伤他。”

提巴耶夫知道他的意思,考夫曼是大头,还有很多钱要从他身上挖的,如果不小心把他打死了,这些钱向谁要去?于是他便对拿枪的人道:“不要用枪,小心一点,不要伤了他。”

这些人点头遵命。

迪克也不说话了,只是对考夫曼冷笑,直把考夫曼笑得背都凉了。

“布博,阻止他们。”考夫曼看这些人虎视眈眈的走过来,很紧张的叫道。

考夫曼带来了不少保镖,虽然这些人不见得受过什么正式的训练,但是既然做了这行总要有两下子才行,布博叫了一声,这些人就立刻挡在了考夫曼身前,像一堵墙一样,这个时候,他们表现得还算不错。

考夫曼心里也松了一点,心里还不断地在后悔:“早知道就不来了”。

俄罗斯的这一票人,以前都是受过特殊训练的,在苏联还没有解体前,他们都隶属于国家安全局里的一个特别单位。留胡子的,是他们的长官,少校阶级,也是这个单位的老大,组长兼指挥官,其他的是这个组织的组员,阶级分别是士官和上等兵,全都是杀人不眨眼的狠角色,专门替前苏联买人命和执行特别任务。

苏联解体后,这个组因为不合体制,所以就被上头裁撤,他们也成了无辜的失业人口。这个提巴耶夫做了一辈子的军人,没有领到退休金已经很不爽了,还成革职,心里这口怨气当然大得可以,于是,他就把这股怨气怪到美国头上,认为是美国人害他们没有饭吃,当然,他们也想到美国这个花花世界来捞一笔,所以,就聚集了几个以前的手下,逃到美国来,做着杀人抢劫的勾当。

虽说,俄罗斯政府对不起他们,但是他们也是财迷心窍,才会来干这个事情。他们在美国有一个名字,叫做:“买头族”。只要有钱,价码对了,他们就帮你杀掉你想杀的人。以他们目前的成绩来看,他们是一百分,因为还没有他们杀不掉的人。

不要忘了,他们可是全世界最恐怖的情报人员,名闻天下的前苏联国家安全局成员。

迪克早就想除依莎贝拉,在他的心里,依莎贝拉是个会阻碍他大计的眼中钉,所以,值次来美国之前他就联络上了这些人,准备绑架依莎贝拉,而且,在美国动手,他比较不会被怀疑。

布博虽说一身孔武有力,可是却没有什么大脑,他老以为自己很厉害,于是看这几人上来,便走了出去,大刺刺地对这几人道:“喂!我劝你们最好识相一点.不要让大爷我发脾气,不然就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那几个俄罗斯人听他说完这句话,互相看了一眼,突然异口同声的大笑起来,他们笑得很大声,笑得很没礼貌,直把布搏笑得满脸通红。

“可恶,你们这些死白毛猴,看我不修理你们。”他说完,一拳就打向其中一个他觉得比较不厉害的人。他一向是这样子,挑比较不厉害的对手,这样才显得出他的厉害来。

功夫这种事情和长相没多大的关系,看起来不厉害的人,实际上可不见得是庸手。就像这一个他选择攻击的年轻人,鲁也鲁夫斯基,看起来一点也不起眼,个子不高,又没有特别的壮,匀称的身材顶多给人结实的感觉。可是,在他这个不是太特殊的外表之下,却有着俄罗斯的前体操国手的身分,曾经拿过国内多次比赛的金牌。后来被国安局看中,才邀请他进国安局的,之后当然又受了国安局的训练,身手更是不同凡响。

只见鲁也鲁夫斯基一个前空翻,从布博的头顶跃过,在空翻过布博的头顶时,他的双脚膝盖像是一个钳子一样突然就从上面夹住了布博的头,随即往后一折,布博的头紧紧的被夹住,一点反击的能力也没有,而这力量又来得极大,他只有随着这力量向后折倒。

鲁也鲁夫斯基的脚力非比寻常,这一下直把布傅夹得头昏脑胀,一倒地后,他更是痛得像杀猪一样大叫,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耳朵,不住地在地上打滚。

鲁也鲁夫斯基一招得手,更不退却,走上一步,补了他几脚,把布博踢得满地乱爬。

他边踢边吐布博口水道:“真是脓包。”踢了几下之后,他看布傅已没有还手能力,便转身往其他的保镖身上抓去。

其他的保镖看到他的身手,心早就凉了,只是骑虎难下,又不能前又不能后的,搞得很尴尬。此时见他抓来,无不手忙脚乱,刚刚摆的阵势一下子就不成形了。

“这些保镖都配有电击棒,这时纷纷拿出来,对着鲁也鲁夫斯基。

鲁也鲁夫斯基好像根本不怕电击棒似的,左闪右窜的,夺走了几人手中的电击棒,反倒还电倒了几个人。这些家人,根本不是鲁也鲁夫斯基的对手。

还好还有一个柯期根,他是一个身经百战的人,在看了鲁也鲁夫斯基的身手之后。他的心里并不感到害怕,只是他没看到其他的人身手怎么样,总是不太放心。

鲁也鲁夫斯一边抓一边大笑,用俄罗斯语对其他伙伴叫道:“这些人都是饭桶。”其他人听到他这么说也纷纷大笑,学着他向那些保镖抓去。

柯期根一直站在中间,注意着其他人的表现,除了这个鲁也鲁夫斯基之外,另外还有一个人的身手也不错,看他的样子也是个拳手出身,脚步轻盈,移动快速,比柯期根一点不差。

柯期根看到这个人,心也凉了,想:“这个人我就不一定打得赢,再加上刚才一个,看来我今天竟然要败在这里。”他想到这里,突然想到在二楼窗口的叶亦深,于是不自觉的往上看了一下。

下面的人,这时一团混乱,哪里有人想到还有一个叶亦深躲在二楼?

叶亦深想先观察一下整个场内的情势,所以一到上面就开始注意对方人马的位置和身手,他也看到这个鲁也鲁夫斯基和那个拳手的身手,知道这两个人可能是这几人之中比较不好处理的,他本来想看柯期根怎么对付这两人,因为他知道,柯期根和这两人的程度在伯仲之间,也或许是略高一筹,这场架一定好看。

叶亦深此时看到柯期根往上瞧,知道他的意思,可是他现在还不想出手,于是便对柯期根笑了一笑,摆了一个“请”的手势。

柯期根叹了一口气,向鲁也鲁夫斯基攻出一拳,打向了的后腰。

鲁也鲁夫斯基此时正像饿虎扑羊一样地攻击其他的人,突然发觉后面有人攻击,马上一个前滚,躲开了这一拳,才一停住,双手就一撑,两脚并拢,攻向柯期根的面部。

柯期根见他出招奇怪,不敢硬接,身子一侧,退开了一步。

叶亦深在上看了也觉得奇怪,这个鲁也鲁夫斯基的协调性超好,招数也是自成一格,攻人防不胜防,实在看不出来他的武功是何处学来。

柯期根身经百战,怪招得看过是不少,对鲁也鲁夫斯基这一个“双脚飞攻”虽然大感意外、但并没有放在心上,他一退后,右脚还没站稳,马上就是一踢,扫向鲁也鲁夫斯基刚站稳的下盘。

叶亦深在上面看柯期根这一招攻的时机恰到好处,不自觉的就想叫好。

鲁也鲁夫斯基的飞踢虽然令人意想不到,不过动作过于夸张,缺乏了实用性不说,还让自己下盘不稳,结果就被柯期根这个它手看出破绽。还好他的反应和协调都很好,硬生生的一个倒立后翻,闪开了柯期根的这一脚。

旁边鲁也鲁夫斯基的彩伴看到柯期根的身手,也都吓了一跳,那个拳手也看到了,活动了几下,边跳边走的来到了柯期根的面前,跃跃慾试。

柯期根上下打量了他一会儿,直觉判断这人是拳手出身,因为他的拳头骨节特别的大,经年的敲打硬物使得他的拳头上长了厚茧,而他的双手比例上比一般人来得长,更是有助于他远攻敌人,在直拳攻击的时候,比对手多出一截的攻击距离;但最主要的,是他的移动,非常轻盈,非常敏捷。

拳击和很多的运动一样,靠的是脚步的移动,力量在拳击的运动中虽然很重要,可是最重要的还是移动。没有灵活的移动,没有快速的步伐,就没有良好的攻击和敏捷的防守。所以,看一个人会不会打拳,绝不是看他的肌肉,而是看他的移动。

这是柯期根的职业,每当他站在台上时,他就会开始去判断对手是什么类型,攻击型?还是防守型?抑或是全能型?由于他的判断很准确,所以才能让他在地下拳场保持不败。他现在就在判断这个拳手,而了看到的,是这个拳手肯定是个厉害的角色。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九章 买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海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