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天渊》

第一章

作者:谢天

雅加达的冬天,午後下着一阵小雨,但是气温并不算太低,因此街上大部份的路人都只是穿着长衬衫或者薄外套,有些撑着雨伞,踽踽而行,少数年轻人则是连雨伞都不用,恣意在雨中漫步,任由水滴从发间滴落,看起来颇为潇,但是也有些傻气。

一辆白色宝马轿车正迅速穿过国会议事厅前宽广的大马路,向兰园方向前进。那车里坐着两个人,都穿着宽松的运动服装,驾车那人大约叁十岁年纪,皮肤黝黑,长相却颇为端正,另一人年岁稍长,相貌威严,坐在驾驶座旁边的位置上。两人的座椅边各放着一柄长剑,剑鞘和剑柄都用高级的鳄鱼皮包覆着,显得颇为华丽,剑鞘上端还镶着用黄铜铸成,刚劲俊秀的两个小字--“南海”。

那皮肤黝黑的人说道:“师兄,你肯定葛胖子那家伙是躲在前面的兰园?”

相貌威严的那人道:“我可以肯定,葛胖子被咱们俩一路追赶,连喘气的时间都没有,所以一定会想办法先逃回他们自己的基地,寻求庇护。我先前调查过,前面的兰园附近,就有他们白衣门的分舵,他一定是到那里去了。”

那皮肤黝黑的人点点头道:“师兄说的有道理,只是他到了白衣门分舵,可就有些麻烦了。这葛胖子在白衣门虽然算不上什麽人物,但是白衣门最近十分兴旺,分舵里应该会有不少高手,我们就这样直接杀进去,不知道有几分胜算?”说完眉头微蹙,面有忧色。

那相貌威严的人却道:“白衣门人武功高强,江湖上大家都知道,但是他们作恶多端,无所不为。我们南海剑派是名门正派,屹立数百年,也不是弱者,师弟不要看轻自己,先灭了自家的士气。”

那皮肤黝黑的人道:“是!师兄说的对,灭魔卫道,是我们应该做的事情,就算掉了脑袋,也不能吭一声,何况我们南海剑派的武艺博大精深,也不见得就会输。”

那相貌威严的人先是点了点头,却又沈下脸来,道:“只可惜近几年来,我七海联盟起了内哄,为了谁做盟主的事情一直有些嫌隙,否则就算白衣门再厉害,我们也不一定会把他们放在眼里。”

“唉!”那皮肤黝黑的人叹了一声,附和道:“其实不要说七海联盟了,就连咱们南海剑派里面,一个”天渊“之争就闹个没完。像师兄你是渊道,而我却是天道,我们感情这麽好,就有些师兄弟看不顺眼,还曾经私下怪我跟你太亲近了呢。”

那相貌威严的人也叹气道:“其实我说呢,大家都是一派,何必硬分成天道、渊道?但是其他师兄弟却不这麽想,有的时候我劝他们,他们却反而说我不好好修练深渊剑法,去搞什麽外交关系,弄得我也不好再说什麽了。”

那皮肤黝黑的人道:“如果师兄弟之间都像咱们俩这样,不是比较好吗?就算武功上意见不一致,大不了各练各的,也用不着闹成这样。”

那相貌威严的人眉头深锁,喃喃道:“但愿你我兄弟不要有一天同室操戈才好。”

那皮肤黝黑的人又长叹了一口气,却不再说什麽,只是踩下油门,加速向前驶去。

原来这两人正是南海剑派的两名高手,那相貌威严的人,是当今南海剑派渊道好手“深不可测”邵光毅,而那皮肤黝黑的人,却是天道的第一高手,江湖上人称“朔风万里”的鲁九琦。

南海剑派,自六百年前曾经称霸中原的一代武林奇侠“天渊剑”张让,因为感情问题而心灰意冷,远渡南洋开宗立派以来,一直不太理会江湖上的纷争,偶尔有弟子到中原办事,也是速去速回,神龙见首不见尾,所以一直给江湖众人神莫测的感觉。

直到近代,各地之间交通愈来愈发达,南海剑派的神面纱才渐渐褪去,而以剑法迅捷奇幻为江湖称道。

後来,南海剑派又和日本的东海剑派、韩国的朝鲜海剑派、中国西南的青海剑派、土耳其华人武学组织黑海剑派、南欧的地中海剑派以及中美洲的加勒比海剑派等六大门派合称七海联盟,因而声势大振,成为全世界最庞大的武学组织之一。

将近十五年前,南海剑派前任掌门“天机先生”王宝山武功卓绝,不但九十九路“天渊剑法”练得出神入化,更将南海剑派的内功“摩元心经”练到除了祖师爷张让以外,前所未有的第九层,在第一届七海联盟大会上技压群雄,凭实力夺得盟主的宝座。从此以後,南海剑派名震天下,全世界的武术组织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但是王宝山在夺得盟主的地位後,隔年便得了急病去世,由於他死时才叁十多岁,门下弟子也都是些七、八岁到十五、六岁的小孩,对武学的了解还很粗浅,而那些弟子也没有王宝山这麽高的天赋,所以在对天渊剑法和摩元心经一知半解的情况下,逐渐产生了修练上的意见分歧。一套完整的天渊剑法,因为想法上的不同,被硬分成了以明快迅捷为主的外九十九路啸天剑法和以沈稳内敛为主的内九十九路深渊剑法。至於摩元心经内功的修练方式,就更是五花八门,无奇不有了。

当时王宝山指定的继任掌门,是他唯一的师弟“流云剑客”李鸣。李鸣虽然剑法和内功都十分高强,只略逊他的师兄一筹,但是却向来不喜欢管理俗务,自己门下也没有收过弟子。接任掌门之後,一年叁百六十五天倒有叁百六十四天在外云游,甚至经常两、叁年看不到人。只有在五年前,七海联盟召开第二届大会时,不得不以掌门人的身分与会,心不甘情不愿地打败了其他六派的代表,为南海剑派保住了盟主的地位。

大会过後,李鸣又是长时间的无影无踪,在这种情况下,南海剑派的内争,只有随着一群弟子年龄渐长而日趋激烈。不过两道之间的竞争一直是内部问题,对外还是一直保持着统一的形象,而且众弟子成年後又收了新的再传弟子,南海剑派成了拥有数百人的大派,ㄧ时之间,倒也十分兴旺。

况且由於天渊剑法威力实在太强,群弟子虽然练得有些偏颇,但是用来行走江湖,仍然具有一定的水准。加上南海剑派的弟子自律很严,都不愿意被其他师兄弟看不起,尤其是不愿意被不同道的师兄弟看轻,因此总是行侠仗义,在江湖上的威名就这麽日盛起来。

只是近年来两道分歧日益加深,因此两人才深深担忧,唯恐南海剑派哪一天演出同门相残的悲剧。邵光毅和鲁九琦两人虽然各自属於不同道,但是交情一向不错,又都是不赞成分道的少数几个人,因此很谈得来。

这一次两人联手追拿白衣门的葛金隆,从菲律宾南部一路追到了印尼的加里曼丹,然後又追到了印尼的首都雅加达。

车子走得很快,俩人正说话间,便来到了兰园附近的一个旧仓库。邵光毅忙道:“就是这里了。”

鲁九琦将车停下,道:“下去看看。”於是两人双双拿了宝剑下车,走近仓库旁的侧门,先探头从破旧的窗口望进去,不见有人,於是便推门走了进去。

俩人走了几步,只觉得整座仓库虽然空荡荡的,但是四周却又像是有无数只眼睛在盯着他们一样,让人感觉浑身不自在。

邵光毅说道:“小心了,可能有埋伏。”

话还没说完,只听见不远的地方传来一阵怪笑声,然後便从一堆木制货箱上方轻轻落下来叁个人,站在後面的一个,正是被他们师兄弟追踪了半个月之久的葛金隆!前面两人却十分年轻,看起来只有二十岁出头年纪,左边一个留着一头长发,遮住半边脸颊,右边一个却剃了个光头,但是相貌都颇为英俊,身材也很修长。

邵光毅和鲁九琦微微吃了一惊,身形略闪,长剑已经握在手中。邵光毅迅速向四周围环顾了一圈,确定没有其他人,才沉声问道:“请问两位可是『玉面佛爷』吴舵主和『花花太岁』刘副舵主?”

江湖上都传说白衣门新近出了两个高手,都擅长使双节棍,武功非常惊人,短短几个月就从藉藉无名而一跃升到分舵主和副舵主的地位。江湖上形容两人的外型,正和邵光毅、鲁九琦面前两人的外型一模一样,因此邵光毅便这样猜测。

那光头的年轻人微微一笑,道:“邵大侠真是好眼力,竟然认识我们,敝人正是吴不可,这是我师弟刘不惊。久仰南海剑派”深不可测“和”朔风万里“的大名,今天光临敝分舵,真是蓬荜生辉。”

原来葛金隆在菲律宾犯了不少抢劫杀人的案子,後来发现自己被邵光毅和鲁九琦盯上了,他明白自己不是两人的对手,便一路逃往印尼首都,就是知道玉面佛爷和花花太岁在这里,想仗着两名分舵正副舵主的高强武功,以及分舵众多人手的力量狙杀南海派的两名高手。

但是吴不可和刘不惊兄弟却是心高气傲,听说南海派两名在江湖上威名显赫的大侠来到,自持武功高强,特别将舵里二十多名人员遣开,打算一个对一个单打独斗,以印证自己的武学。

邵光毅和鲁九琦两人心中都有些惊讶。眼看面前两人都不过二十出头年纪,竟然确实就是联手挑掉东南亚一带十叁个黑帮,为白衣门扩展大片势力范围的玉面佛爷和花花太岁。两人同时心中警惕,不敢掉以轻心。

邵光毅道:“两位英才勃发,少年有成,应该不是不明理的人。这葛胖子抢人家的财物,还害人性命,对没有武功的人也痛下杀手,既然撞在我兄弟的手里,自然要替天行道。还请俩位舵主、分舵主成全。”

吴不可有心维护葛金隆,便说道:“葛金隆的行为,我白衣门自然会处理,不敢麻烦两位。两位要是一定非管闲事不可,就得胜过我兄弟再说!”

邵光毅自然不肯退缩,道:“既然吴舵主这麽说,那鲁某人只好向两位讨教了。”

吴不可微微向刘不惊一点头,刘不惊立刻从後腰拔出一柄金属制的双节棍,棍颇长,大约比普通双节棍长了一倍,可以看得出攻击距离也远一倍,只是使用起来应该更加困难。

刘不惊向前走近两步,单手随意一抖,挟带着强劲风声,双节棍的一端便轻轻巧巧地到了刘不惊腋下,可见他对这件兵器使用的熟练程度。

鲁九琦对邵光毅说道:“师兄,让我先来。”

邵光毅点点头,道:“好,师弟小心了。”说完便向後退开,让出场地。

鲁九琦也前进两步,剑尖平指,正是啸天剑法的起手势。虽然对方名气颇响,来头不小,万分不能轻敌,但他年纪比对手大,是以仍然维持一派高手的风度,让对方先出招。

刘不惊也不敢怠慢,双节棍迅速弹出,像灵蛇出洞一样,棍往剑身缠去,棍头却打向鲁九琦颈部。

眼看双节棍将要击中目标,只见鲁九琦稍稍後退,剑身斜抽,避开棍练的缠绕,接着剑尖挑动,“当”的一响,不偏不倚地刺在双节棍的棍头上,正是啸天剑法中的一招“天地悠悠”。

刘不惊棍头被刺歪,失去了先机,鲁九琦跟着又是一招“千瀑奔腾”,那是啸天剑法中厉害的杀着,剑光变幻,好像几百几千条瀑布匹练一样,哗啦哗啦地袭向敌人。

刘不惊见了,心里暗叫一声“好”,手下依然不慌不忙,将双节棍快速卷回,攻向鲁九琦後脑,招式直接了当,但是却逼对方不得不救。

鲁九琦没想到刘不惊一上来就用这种拼命叁郎的打法,宁愿两败俱伤,也不愿意认输,心中一凛,只好回剑去格挡。

谁知道刘不惊这看似拼命的一招竟然是虚招,其实真正攻守的重点仍然是在前面,他见鲁九琦被骗,身前原本准备防御的双节棍另一端立刻转守为攻,抓住棍,棍头“咻”的一声,便向前直击鲁九琦胸口。

鲁九琦发现被骗,眼看就要中招,百忙之中,仍然不失名家风范,用没有握剑的左手轻轻一拍,让双节棍的准头略微一偏,接着依然用手掌使出类似“打蛇随棍上”的剑招,欺近刘不惊抓着棍的手腕,顺势一弹,弹在他手上的麻筋部份,刘不惊立时手腕酸软,双节棍差一点就要脱手。

但是刘不惊也不是简单人物,右手松开,左手立刻接上,握住棍柄一端,又狂风暴雨一般地向鲁九琦攻来。

双方你来我往斗了几十个回合,鲁九琦毕竟经验老到,根基也比较扎实,时间一久,自然而然就看出了对方功夫里的破绽。他不愿意浪费时间,大喝一声,使出啸天剑法的“龙翔九天”,直劈刘不惊。

那是他十分得意的一招,练得纯熟无比,威力自然也就特别惊人。

刘不惊眼看没有办法抵挡,又使出先前同归於尽的打法,但是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极天渊》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