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天渊》

第十章

作者:谢天

两人搭计程车来到一技名叫“强尼的吉他”的小酒吧,在烟雾迷蒙中找到位子坐下,点了两杯威士忌,西村英佑首先开口,语气十分热情:“你这个天杀的家伙,骗得我们好惨,大家还真的把你当成什麽谷书文,以为南海剑派又出了一个英雄少年,结果你就是『武林一少』陆少康,真是骗死人不赔钱!”

陆少康笑道:“不是我爱骗人,实在是因为我们派里的长辈认为『武林一少』太过谬赞,真是所谓的浪得虚名,而虚名又特别容易惹麻烦,所以才叫我用假名行走江湖,不过现在都被拆穿了,看来以後麻烦总是少不了。”

西村英佑道:“等你当上七海联盟盟主,看谁还敢来找你麻烦?”

陆少康恳地道:“明天还有叁场比武,不到分出胜负,谁也不敢说盟主是谁,那个大力士杰克.考伯非固然不好应付,而你西村大哥的武功更是深不可测,我实在没有把握能赢。”

西村英佑道:“你不用客气了,这几天我一直在观察你,当然,观察的目的就是想打败你,但是结果我却找不到你一丝的破绽,所以我的策略是只有力拚,尽人事听天命就是了。不过我也不是好惹的,以剑术来说,大概只差你一点点,所以明天你千万不要大意,否刖盟主的位子真会被我抢来也不一定。”

陆少康道:“其实,我对什麽盟主的地位真的一点兴趣也没有,但是为了师门的荣誉,也不得不全力以赴。”

西村英佑拍了一下桌子,道:“是啊,我也一样,我从来只想浪迹江湖,自由自在,对什麽七海盟主的位子真的没有兴趣,但是我父亲是东海剑派的掌门,他对我的期望太高,再怎麽样我也不能丢他的脸。”

陆少康道:“依我看,你的武功比你父亲还要高明很多,你的武功应该不是你父亲传授的吧?”

西村英佑道:“的确不是,我的武功是我爷爷传授的,我父亲的武功也是爷爷教的,但是父亲从小身体就不好,他是勉强练剑的,爷爷去世以後,又勉强接任掌门,造成东海剑派一直积弱不振,直到最近几年我长大了才好一些,他十分自责,所以总希望我能光大门楣。”

陆少康点点头,道:“人的一生总要担负许多责任,逃也逃不掉,我们各自尽力就是了。”

西村英佑举起酒杯,道:“是的,我们各自尽力,但是不管结果如何,我们总是好朋友,让我们永远当好朋友,可以吗?”

经过几次相处,陆少康觉得西村英佑为人豪爽任侠,武艺高超,但是却谦虚有礼,许多地方比自己还强,於是对他也渐生好感,便举起酒杯道:“江湖上有一句古话,叫做『生死之交一碗酒,水里火里不回头』,今天我们就他个烂醉如泥吧!”

西村英佑将半杯威士忌一饮而尽,道:“好个『生死之交一碗酒,水里火里不回头』,今後只要你陆少康一句话,我西村英佑万死不辞。”

陆少康也将酒倒进喉咙,说道:“我陆少康也是一样,能交到你这样的好朋友,真是我这辈子最高兴的事。喝!”

两人惺惺相惜,就这麽你敬我,我敬你,转眼便喝掉了七、八瓶烈酒。但是两个人酒量都不错,又喝得兴起,说话也投机,便不管隔天还要比武,一直喝到了天亮,才一起返回旅馆,只小睡片刻,就起床梳洗,然後到会场抽签,准备比剑。

结果陆少康抽到第一场,对手是地中海剑派的杰克。

两人走到场中央,那杰克虽然人高马大,比陆少康高了整整一个头,身材也壮得像条牛一样,但是却显得有些紧张,显然对今天的比赛十分在意。

而陆少康虽然还有一些酒意,但是心情却非常平静,他原本对胜负就不是看得很重,只知道要尽力而为,因此更显得气派大度,举止得宜。

行礼过後,杰克举起他那柄起码有叁十公斤重的阔剑,面色凝重地直盯着陆少康。陆少康也抽出长剑,摆出天渊剑法的起手式。

杰克和陆少康两个人都是一流的高手,对方不动,自己便也不动,两人凝立半天,都不抢先出招,只是静静盯着对方的眼睛,等待最好的时机。场外众人也都感到气氛沉重,好像全部屏住了呼吸似的,不敢发出半点声音。

两人足足静止不动了叁分钟,杰克才一剑劈向陆少康,那剑虽然重,但是杰克挥动起来却轻如无物似的,快如闪电,没有丝毫滞碍。原来这个杰克.考伯非不但肌肉发达,内力修为也曾经得过名师指点,所以才能将一柄将近有半个人重量的巨剑像稻草一样地挥舞。

一般而言,对付这种重兵器通常不宜硬挡,否则很容易使会像螳臂挡车一样,被碾个粉碎。但是陆少康看见对方一剑劈来,却不闭不躲,仗着摩元心经九层的内力,只是轻描淡写地横剑一格,双剑相交,“当”的一声,两人各自向後退了一步。

这样一来,陆少康不禁暗暗叫苦,明白对方的内力虽然稍差自己一筹,但是加上肌肉的力量,便和自己旗鼓相当,看来今天有一场硬仗要打了。

而杰克.考伯非以重剑全力一击,却被对手用一柄普通长剑震退,心里也是大为骇异,不由得对陆少康另眼相看,更加小心翼翼起来。两人第一招打了个平手,虽然只是一招,但是都明白了这场比赛不能用力拼,而必须在招式上取胜的道理。

於是两人眼里注意着对方,彼此看着对方毫无破绽的架式,头脑却陷入了沉思,沉思该如何切入,才能制敌机先,沉思该用什麽样的招式配合,才能诱对方露出破绽。

两人都是一样的心思,这样一来,又是谁也不动。叁分钟过去,陆少康终於抢先出手了,一招“天涯海角”,剑尖东戳西刺,迅如奔雷,瞬间将杰克全身笼罩在层层银光之中。

这一招,是天渊剑法中极厉害的杀着,前半段是虚招,引诱敌人发力去抵挡虚幻的光影,等到敌人重心偏移,再用实招直取对方胸前要害。但是如果敌人不上当,前面不予理会,那虚招又可以变成实招,迳自在敌人头、手、脚任一个地方落下取胜。

杰克面对这样的一招,并不惊慌,在极短暂的时间里竟然看准了陆少康剑尖的位置,挥剑东格西挡,以快打快,而且依然没有破绽,身体重心也没有丝毫偏移。陆少康整招使完,剑尖刺向杰克胸口,杰克的剑也正好挡在胸口,刺不过去。

一招不成,陆少康立刻变招,“飞雪飘飘”、“石上清泉”、“龙翔九天”相继递出,用的全是天渊剑法中厉害而繁复的招式。

杰克则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按部就班地将陆少康的招式一一化解,数十招使完,虽然陆少康攻得漂亮,但是杰克也守得严密,因此陆少康并没有占到丝毫上风。

就在这个时候,陆少康心中忽然灵光一闪,心想:“我南海剑派两次用天渊剑法夺得七海联盟盟主的地位,其他六派一定早就对这套剑法做了深入的研究,就算不知道剑法的口诀,但是现在摄影技术这麽发达,只要从录影带上去分析,也不难对这剑法的外型和变化有所了解,如果再碰上杰克这种力量和速度都不比我差的对手,那取胜就更没希望了。”

陆少康手下不停,心里继续想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还好对方应该只知道剑招,不明白剑意,看来我得变化变化才行。”

陆少康忽然想到了无极拳法,正是用电脑合成的方法,从旧拳法中创造新拳法,而且威力更强。虽然那套拳法是电脑花了许多时间才做出来的,而陆少康的头脑又不是电脑,但总是给了陆少康一个启示,他喃喃念道:“推陈出新,不能故步自封。”

杰克见陆少康口里念念有词,不知道他在搞什麽名堂,只觉得对方眼中精光大盛,剑招却忽然迟缓了下来。

陆少康对天渊剑法的熟悉程度,就妤像吃饭睡觉一样自然,对正、逆两套八极拳法演化出无极拳法的脉络,也在练习那二套拳法时有了相当程度的了解,於是他开始试着用自己的头脑去合成天渊剑法的招式,想要出新招打败对手。

只是这样一来,他的出手便慢了下来,大敌当前,却分心去想别的事情,实在是凶险无比。杰克抓住机会,立刻反守为攻,巨剑像狂风暴雨般压了过来。陆少康用天渊剑法勉力抵挡,但是却步步後退,险象环生。

就这样杰克攻,陆少康守,又是几十招过去,眼看陆少康就要不敌,场边鲁九琦、邵光毅等南海剑派的人也是冷汗直冒,不知道陆少康何以会变成这样,都着急万分。

忽然间,杰克看见陆少康露出好大一个破绽,不禁十分高兴,立即运起十成功力,挺剑直刺,简直比流星还快,务必要把握住机会,一招打败陆少康。

恍惚之中,陆少康看见巨剑当胸刺来,已经无法躲避,忽然大喊一声,胸口一缩,手中长剑不自觉地旋转起来,竟然在电光石火之间,层层将杰克的巨剑卷住,接着轻轻一挑,将巨剑远远挑开。

这一下奇变陡生,杰克为了不让巨剑脱手,只好跟着剑势踉踉跄跄地退了叁步。这时候陆少康馀势不上,飞身追了过来,长剑变旋转为挥削,大开大阖,就像疯了一样,已经完全不再是天渊剑法原来的招式,但却似乎更具威力。

杰克勉强抵挡了几招,每次都差一点被砍中,只好且战且退,到了後来,连抵挡都无法抵挡,渐渐变成满场飞逃了。

但是陆少康并不急於取胜,他的心里充满困惑,只觉得非把脑了里充盈的招数挥个痛快不可。於是陆少康就这样满场飞舞,剑圈愈舞愈大,剑招既迅速又神妙,看得全场众人眼花撩乱,直到陆少康全身大汗淋漓,才终於停了下来。

陆少康站在场中央,汗水一滴滴地从脸颊滴到地上,过了许久,杰克.考伯非才走上前来,用英语对陆少康说道:“你的剑法太神奇了,是你赢,我认输了。”

南海剑派众人欢声雷动,本悟大师也站起来说道:“恭喜陆施主,你新创了一门高明的剑法,陆施主聪明过人,真是可喜可贺。”

陆少康躬身道:“谢谢大师夸奖,不过这些招式仍然是天渊剑法,晚辈只是对原来的剑法有一些小小的心得之後,用新方法去诠释罢了,而且这个新方法我也是跟别人学的,并不是我自己所想出来,大师这样称赞晚辈,晚辈实在觉得惭愧。”

本悟大师道:“阿弥陀佛,陆施主太客气了。”

陆少康胜了第一场,第二场由西村英佑对杰克,考伯非。一个小时之後,杰克.考伯非经过充分的休息,已经恢复元气,才又与西村英佑比武。

不过杰克,考伯非先前输了一场,气势已经大不如前,虽然有心扳回一成,但是西村英佑不是轻易可以打败的。结果不到两百回合,西村英佑就在还没有施展全力的状况下获胜,杰克.考伯非惨遭淘汰,以剩下陆少康和西村英佑两人争取盟主的宝座了。

这项决赛定在下午两点正,与会的人用过午餐之後,本来应该休息片刻再到会场,但是因为竞争激烈紧张,许多人便提早在会场聚集,谈论各种可能的结果。

至於陆少康和西村英佑两个人,陆少康因为心里对新剑法还存有许多不解和疑惑,竟然连午饭都没有吃,一个人在旅馆的床上胡思乱想,翻来覆去睡不着。

西村英佑则是看了陆少康的新剑法,大为惊讶,吃过大会提供的午餐後,便沿着会场旁的大马路缓缓走去,苦思对策,一直走到了海边,才赫然发现比武的时间就快到了,连忙截车赶回。

一点五十九分,陆少康和西村英佑才分别出现在会场,两点正,决赛正式开。

陆少康和西村英佑各自走进比武场,向众人行礼之後,两人双手一握,陆少康首先小声道:“好朋友,你可不要让我,让我就是不给我面子。”

西村英佑也小声道:“好朋友,你也不要让我,为了你我的荣誉,我们都要全力以赴。”

两人都知道彼此的心意,松开双手,立刻摆开架式,各展绝学,认认真真地打了起来。

陆少康单剑变幻莫测,西村英佑双剑长短互用,都是快速绝伦,疾如星火,两人在场中倏忽来去,剑花飞舞,在场众人能看清楚的并不多,但是叫好之声却不绝於耳。

时间渐渐过去,数百招比完,两人仍然势均力敌,不分胜负。直到这个时候,陆少康一直都还没有使出新天渊剑法,不是他有意要让西村英佑,而是因为这套剑法才刚刚新创,其中还有许多不太协调的地方,所以陆少康不愿轻易使用。

原本陆少康打算日後将新剑法全盘整理清楚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章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