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天渊》

第二章

作者:谢天

南海剑派的位置,在菲律宾以西,加里曼丹以北的海面上,是一个面积大约四、五平方公里的小岛,岛上南北两端,各有一座高达百馀公尺的小型死火山,山上林木茂密,风景奇秀,和南中国海上普通的珊瑚礁群岛,风光大异其趣。

由於岛上两座高山平地拔起,从远处的海面看过来,就好像两根牛角一样,因此当地人都称呼这个小岛为“牛犄岛”。

这座小岛,在几百年前便由南海剑派的开山祖师“天渊剑”张让登岛开始开发,二次世界大战之後,建设更加现代化。现今岛上有一座发电厂、一个渔业码头和一个供螺旋桨飞机起降的小型机场。

除了南海剑派大多为华人,分别居住在南、北两端的山上之外,山下还有一个住了数百人的小渔村。小渔村的人种较为复杂,有少数华人,其他大部份则来自东南亚各国。

此地的华人开了几家供应渔具和民生必需品的小商店,其他地方的人则以渔民为主要职业。各地人相处融洽,很少有争端发生。

在以往的数百年间,这座小岛曾经有几次海盗入侵的记录,但是都被南海剑派的人击退,久而久之,这里便成了海盗的禁区,没有人敢再来騒扰,因此居民安居乐业,俨然是一个世外桃源。

邵光毅和鲁九琦协助陆少康埋葬了他的母亲,陆少康没有其他亲人,邵、鲁两人便将他带回南海剑派,经过一番协商,谁也舍不得不教这个天赋异禀的徒弟,但是两人属於不同道,虽然彼此交情不错,却仍然没有办法名正言顺地同时收他入门。

最後两人决定抽签,结果鲁九琦抽中了,陆少康便拜他为师,住在北山,邵光毅只能抽空偷偷教他几手功夫。从此以後,陆少康便成了南海剑派的正式门人。

其实,数百年来南海剑派一直都住在北山,因此北山上的建和设施都比较齐全,自从十几年前两道分家以後,便订下了每年比剑一次的规矩,赢的一边可以住在北山原来的地方,输的一边则必须搬到南山住比较简陋的房舍,韬光养晦,期待隔年可以获胜,扬眉吐气。

时光荏苒,匆匆又是四年过去,这四年间,天渊两道比武的结果,双方输赢各半,四年前天道赢过一次,其後两年渊道获胜,直到去年,天道才又赢回来,因此这时候陆少康还是住在北山。

这一天下午,海边起着大雾,渔村里唯一的一家小餐厅坐满了人,正在嘈嘈杂杂地闲聊。

一个坐在窗边,脸型削瘦的渔民向同桌的人说道:“今年冬天可真是奇怪,一连半个月都起雾,再这样下去,可要错过这次渔汛了。”

对面一个稍胖的渔民接口道:“是啊,今年夏天的收获本来就不太好,冬天又碰上大雾,真是倒楣。”

旁边另一人插口道:“还好山上那些南海剑派的华人慷慨,前几天村里有几家比较困难的,他们都有拿米去接济,真是好人。”

隔壁一桌坐的几个人,是在村里开商店的华人,只有其中一个,年纪颇轻,相貌英俊,但是西装毕挺,衣着华贵,不像是本地人。坐在那年轻人身旁的一个胖商人说道:“您这批柴油引擎的品质真不错,是德国制造的吧?只是价钱……是不是应该还有些商量的馀地?您也知道,我们这里最近收获并不太好,大家身上都没什麽多馀的钱可以用来改进设备。”

那年轻人笑了笑:“我这批货的价钱,比日本制造的还便宜,正是因为知道你们出不起大价钱,所以才贱卖,你们如果不要,我拿到别的地方去,随时可以卖到高百分之五十的价钱。”

胖商人知道年轻人说的是实情,立刻陪笑道:“要!要!不要的是傻瓜,就算我们先买下来放着,赔点利息钱,以後再卖都划得来。就这样,我们开叁个月的票,可以吗?”商人毕竟是商人,一点亏都不肯吃。

那年轻人也不在意,说道:“没问题,叁个月就叁个月。”

胖商人忙道:“向先生真是爽快,来,我敬您一杯。”

那年轻人名叫向风,表面上是一家贸易公司的副总裁,实际上却是武林人物。他问道:“听说,你们这里的南海剑派有一个名叫陆少康的人,武功很厉害,是不是?”

胖商人笑道:“没想到向先生对这些也有兴趣,没错,陆少康年纪轻轻,名气却大得不得了,听说亚洲各国的武林人物,都知道他这个人。”

向风又问道:“你见过这个陆少康吗?他到底有多大年纪?”

胖商人道:“我们这个村子虽然不大,但是除了南海剑派的人以外,却没有人见过他的庐山真面目,他好像并不常出来走动。”

旁边另外一名商人插口道:“这个陆少康,听说只有十七岁,但是武功已经是南海剑派数一数二的了,也不知道传言是真是假。”

向风听了,像是自言自语地道:“十七岁?好像太年轻了一点,但既然是江湖才俊,那也算上他一份吧。”

就在这个时候,从餐厅门口走进来一个大约十七、八岁的年轻人,身上穿着南海剑派练功的道服,向餐厅服务生问道:“请问赵老板在不在?”

服务生满脸堆笑地回答道:“请问您贵姓?找我们老板有什麽事情?”

年轻人道:“我是鲁师傅的徒弟,来拿前天订的二十斤赵老板亲手做的龙虾酱,不知道准备好了没有?”

服务生客气地道:“原来是鲁师傅的高徒,我马上去问。”说着,便转身进了後厅。

那胖商人听见了两人的对话,指指那年轻人,对向风道:“那个就是南海剑派的人,您想知道陆少康的事,不妨向他打听打听。”

向风点了点头,转身大声对那年轻人道:“这位小兄弟,你是南海剑派的人吗?”

那年轻人听见向风对他说话,虽然不知道向风的来历,但是看起来不像有恶意的样子,於是客气地道:“是的。不知道您有什麽指教?”

向风站起来,欠了欠身,道:“请问你的大名是……”

那年轻人道:“我姓谷,名叫谷书文。”

向风道:“原来是谷兄弟,我名叫向风,想向你打听一个人。”

那年轻人道:“听向兄的口气,好像也是武林中的人,不知道你要打听谁?”

向风道:“听说贵派有一位名叫陆少康的年轻侠客,请问要怎麽样才能见到他?”

那年轻人愣了一愣,道:“陆师兄?陆师兄正在山上闭关练功,要一个月以後才能出来。”

向风脸上微有失望的表情,道:“原来他在闭关,这样吧,谷兄弟,我这里有一张请帖,麻烦你拿去交给他,请他在年底的圣诞节到澳门葡京饭店一见。”说完,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张事先写好的请帖,有意考较一下南海派武功似的,两指一扭,请帖便向年轻人旋转电射而去。

那南海派的年轻人也不吃惊,意态悠闲地伸出一根指头,轻轻接住,任请帖在指尖上旋转,笑着说道:“我会将请帖转交给陆师兄,至於他能不能去,我就不知道了。”说完,指尖一抖,请帖便轻轻巧巧地滑进了道服的口袋之中。

众人见他们露这一手,知道两人武功底子都不弱,但是也并不怎麽吃惊,因为在场大多数人都是世代居住在这牛犄岛上,虽然南海剑派严禁弟子胡乱施展武功,更不准惹是生非,但是当地居民常听长辈说起几百年来海南剑派抵御海盗入侵的事迹,对於他们出神入化的武功都是耳熟能详。

况且长期居住在这岛上,难免会与南海剑派的人接触,偶尔看见他们飞来飞去的身影,或者无伤大雅地显露一招半式,勉强也可以算是司空见惯的事。

倒是向风这麽一试,用的是暗器功夫中极为难练的巧劲,力道、准头都属一流,却一上来就被南海剑派的人用更巧妙的手法接了去,不禁有些惊讶,心中忖道:“南海剑派果然是高人辈出,连一个年纪轻轻的弟子都有这样的身手,还真是不能小看了他们。”

这时候,赵老板已经走了出来,将二十斤龙虾酱亲手交给那南海剑派的年轻人,年轻人付过钱,道了谢之後,对向风微微一点头,便大踏步走了出去。

那年轻人提着龙虾酱,缓步走出了渔村,渐渐走到了北山脚下,看见四下已经没有什麽人,忽然一提气,跃上树梢,便像流星一样地在树梢间穿梭来去,直奔上山,轻功之高,简直匪夷所思。

不到几分钟,那年轻人已经奔到了山顶,穿过练武场,进入一间小厅。只听见一个雄浑的声音道:“康儿,你的轻功又进步了啊,直到十公尺以内,我才发现你回来了。”

那个年轻人,正是陆少康,他是南海派辈分最低的几名弟子之一,跑腿打杂的事情一向都有份。而他不愿意对向风承认自己是谁,只是因为自己名气太大,所以师父严格禁止他出门办事的时候说出自己的姓名,以免惹出不必要的是非,甚至还亲自替他起了一个“谷书文”的假名。

陆少康的名气之所以会这麽响亮,其实也有些奇怪。他到南海派学艺四年,从来没有离开过牛犄岛半步,但是大名却远播江湖。原因只是因为当他刚入南海派一年多的那一年,素有内功天下第一之称的少林寺本悟大师来访。

当时陆少康虽然只入门一年多,但是内功已经突破了“摩元心经”第一层,开始练习第二层,鲁九琦所教的九十九路啸天剑法也练得有模有样,而邵光毅私下传授的深渊剑法也有了一定的根基,在同辈之中,真可以用出类拔萃来形容。

本悟大师来访的时候,鲁九琦有意炫耀,叫陆少康试演剑法,请本悟大师指点。等本悟大师知道陆少康只是学了一年多的功夫,就达到这样的程度,不禁大为惊叹,说道:“武林一少,唯此子尔,他日鸿飞,无可限量。”

本悟大师在江湖上的地位就像是泰山北斗,他的几句话,给了陆少康莫大的鼓励,但是那些话传出江湖,却也给陆少康惹来不少麻烦。

江湖上血气方刚,自以为英雄无敌的少年人不少,从此以後,便经常有人来到牛犄岛找陆少康挑战。

刚开始的时候,鲁九琦还不以为意,认为年轻人互相切磋是件好事,谁知道陆少康虽然年幼,但是却连战皆胜,用精妙的剑法打败了许多对手,从此以後,名声更是响亮,又引来了更多的挑战者。

鲁九琦见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既得罪同道,来的人太多,又容易耽误陆少康正常练武。於是便改采不准他出战的策略,有人找上门来,总是用各种藉口推托。除了只有本门或者熟人在的场合以外,也不准他以真实姓名示人。

几年下来,挑战者不得其门而入,果然日渐减少,偶而有像向风这类的人物前来打听,也是尽量不去理会。但是就算这样,陆少康“武林一少”的大名还是早就远播江湖,想收都收不回来了。

陆少康走进小厅,双手将龙虾酱交给鲁九琦,鲁九琦笑呵呵地道:“明天是你邵师伯生日,他最喜欢吃赵家传统的手工龙虾酱,我送他二十斤,够他吃上一个月的了。”

陆少康道:“邵师伯自从去年结婚以後,最近愈来愈胖,您再送他龙虾酱,不怕他得高血压吗?”

鲁九琦道:“我们练武的人运动多,经脉通畅,血管有弹性,哪有那麽容易得高血压?况且你邵师伯才叁十五岁,正是最强壮的时候,就算每天灌他叁斤胆固醇也没有问题。”

陆少康道:“师父说的有道理,徒儿只是开开玩笑罢了。”

鲁九琦很疼爱陆少康这个徒弟,除了正经事以外,也经常和徒弟开玩笑,自然不以为忤,又道:“你不是也爱吃龙虾酱吗?咱们师徒先吃他一斤,你邵师伯不会发现的。”

陆少康笑道:“徒儿今天不想吃龙虾酱,倒是有一件事要求师父。”

鲁九琦也笑道:“难得你不受龙虾酱的引诱,有什麽事情,说来听听?”

陆少康道:“徒儿的『摩元心经』已经练到了第五层,啸天剑法和深渊剑法也都蛮熟练的了,只是江湖历练太少,所以我想……我想……”

鲁九琦明白徒弟的心思,道:“嗯,你的武功的确已经不弱了,别人或许不知道,但是师父清楚,你现在已经是我们天道和渊道两代的第一高手,连师父我都不是你的对手,也没有什麽能再教给你的了,你想出去走走,倒也无可厚非。”

陆少康高兴地道:“这麽说,师父是同意罗?”

鲁九琦道:“可是……”

陆少康着急地问道:“可是什麽?”

鲁九琦道:“可是两个月後就是天道和渊道每年一次的比剑活动,更重要的是,明年九月还有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极天渊》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