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天渊》

第五章

作者:谢天

第二天,陆少康便开始练习八极拳,先练正八极。这套拳法,易学易用,普通没有武术根基的人,也只要四十八小时就能学会,大约用二十四小时学招式,另外二十四小时练对打,通常一天练两个小时,一个月之内就可以学全。

但是以陆少康的武学基础,每天练八个小时,只花了叁大,便将正八极拳练得滚瓜烂熟了。

接着,陆少康又开始学习逆八极拳。这套武功,比正八极拳复杂许多,除了标准学习时数是一百二十八小时以外,还要有相常的内力才能练。好往所需要的内力并不像少数特异的武功,要有一些特别的形式,而只是要求氧海充盈,各经脉能够运转顺畅,并且将出招的力道提高到一定程度就可以了。

陆少康内力修为已经不浅,学习起来自然不觉得吃力,又花了一个礼拜的时间,逆八极拳法也己经练成。

这期间,陆少康每天白天练拳,晚上则天天喝得酪酊大醉,所喝的,都是八极门密炼、加了二十一味珍贵葯材、可以提升内力的“圣诞红”酒。

这种酒,在八极门中,除了向家的人以外,只有少数高级干部可以喝得到,但是因为酒性猛烈,普通人只要喝上两、叁杯就会醉倒,而酒量很好的人,大多也只能喝一瓶到两瓶,八极门中酒量最好的向怡,则可以一次喝上半打。

而且,喝这种酒的时候,必须运功令酒气在经脉中运行,才能达到效果,所以像白天明那种将酒气完全压住的喝法,就不会有任何作用。

用这种方法修练内功,如果每天喝上一瓶,大约等於普通人练功一大的效果,向怡从七、八岁便开始喝这种酒,酒量从一杯开始,渐渐瓶、两瓶,一直进步到现在的半打,十几年下来,竟然也累积了常人要修练叁十年才能获得的功力。

刚开始的时候,陆少康每晚可以喝十几瓶圣诞红,半个月之後,酒量慢慢增加,已经可以喝到二十瓶,後来为了练无极拳法,又强迫自己渐渐累积到每天叁十瓶的酒量。

除了用葯酒增加功力以外,陆少康还继续修练本门的“摩元心经”。由於他的资质本来就高,两个月之後,“摩元心经”的功力竟然一举突破第五层,而到达了第六层的境界。

陆少康原来“摩元心经”第五层的内力,就己经比向怡的内力还要高出一些,这时候,更是大大超越了向恰,练起无极拳法来,也逐渐得心应手,不到叁个月,终於将无极拳法练成。

这天,陆少康在向云龙、向风和向怡一家人面前,将他练成的无极拳法演练了一遍。向氏父子叁人看了都不禁大表赞叹,向云龙道:“太好了,书文,我原来总以为凭着我家葯酒的辅助,也要两、叁年才能练成这套拳法,没想到你这麽快就已经神功大成,真是大好了。”

向怡也笑道:“开玩笑,他可是我的老公,所谓名婆出高公,你们没听说过吗?”

向风抢着道:“别闹了,只有人说名大舅子出高妹夫,哪有什麽名婆出高公的?”

向云龙瞪了他们两人一眼,道:“你们不要胡扯,书文的资质那麽高,简直是个练武的奇才,你们要是有他的一半就好了。”

陆少康听他们称赞自己,模样都是和蔼可亲,却忽然想起了向柔,於是说道:“爸,大哥,小怡,我练成了无极拳法,这是八极门的武功,所以现在我应该做的,就是为八极门找到偷无极拳法资料的人,带回来交给八极门和澳门警署处置,所以我想明天就出发。”

“书文,我不是反对你去,只是你也知道我的情形,恐怕撑不了多久了,我希望你先接任我八极门掌门的职务再去,也好了了我的心愿。”

大家听向云龙这麽一说,气氛立刻沉寂了下来。

陆少康对向云龙道:“您不用担心,我上次为您把过脉,您的脏腑虽然受损不轻,但是也不一定就没救了。我曾绊听师父说过,我南海剑派的摩元心经如果练到第九层,就可以治疗任何严重的、因为练功而引起的脏腑损伤,甚至更严重的经脉中毒和经脉断裂都可以医治。我这次出去,也会想办法人找我的师叔祖『流云剑客』,他是现在南海派里唯一将摩元心经练到第九层的人,如果能够找到他,我一定求他来救您。”

向云龙听陆少康这麽说,心中似乎又燃起了希望,道:“既然这样,那你就去吧,不过凡事不用强求,我相信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的道理,如果老天爷不要我活下去,那麽强求也没有用。”

陆少康道:“晚辈一定尽力。”

向怡插口道:“我跟你一起去。”

陆少康道:“你要继续练无极拳法,跟我一起去干什麽?”

向怡嗫嚅道:“我……我就是想去嘛!”

这几个月来,向恰和陆少康虽然做的只是假夫妻,但是每天朝夕相处,向怡早就对心地善良、一表人才又武功高强的陆少康起了莫大的好感,行为上也是对陆少康照顾备至,希望有一天他能回心转意,成为自己真正的丈夫。

现在她听陆少康说要出远门,依依不舍之情不觉油然而生,自然想要跟他一起去。

陆少康却道:“我不想你跟着我去冒险,而且爸爸身体不舒服,也要你们做子女的在身边伺候,我办完事情马上就回来,你不用担心。”

向怡还想再说些什麽,但是看见陆少康坚决的表情,又觉得他说的也有道理,因此只好不再出声。

第二天一早,陆少康便独自离开了八极门,开始查访盗取无极拳法资料的人,以及找寻师叔祖“流云剑客”的任务。

他根据自己的判断,认为现在先救向云龙的命比较要紧,於是打算先回牛犄岛,向师父鲁九琦请教师叔祖可能的去向。虽然他知道师叔祖失踪了许多年,完全去无定向,但是多集一些相关的资料,就多一些机会。

去机场之前,陆少康先到几个月前往过的码头边的旧楼房去了一趟,想向向柔辞行。但是到了那里,向柔和他的两名朋友已经不知去向,连房子里的东西都搬空了,陆少康无奈,只好离开。

到达位於澳门中部泰霸岛的机场,陆少康立刻买了飞往印尼的机票,准备从印尼再转往牛犄岛,但是每天往返印尼的班机并不多,要几个小时以後才起飞,於是陆少康便无聊地在机场附近间逛。

逛了没有多久,陆少康忽然看见一个十分面熟的人迎面走来,他想了半天,终於想起那人就是圣诞夜当晚,和他一起在八极门的晚宴上同桌喝酒的白天明。

白天明看见陆少康,露出颇为惊讶的样子:“你……你不是谷书文吗?”

陆少康道:“你好,白天明兄,你怎麽也到机场来了?要去哪里啊?”

白天明道:“我要回印尼去,在澳门待了几个月,把带来的钱都输光了,只好回家去。”

陆少康道:“十赌九输,这是很正常的。你家住在印尼吗?真巧,我也要到印尼去。”

白天明道:“那真是太好了,我们可以结伴一起走,路上就不会无聊了。”他看看手表,又道:“反正现在离飞机起飞的时间还早,我们先到机场的餐厅里喝两杯,怎麽样?”

陆少康表示同意道:“好啊,我们走。”

两人到了机场附设的酒吧,找到位置坐下,各点了一杯啤酒,白天明先喝了一大口,说道:“对了,听说你当上了八极门的乘龙怏婿,向怡小姐是江湖上有名的大美人,你真是福不浅。还有,他们答应娶了向怡之後,可以继承八极门掌门的职务和他们庞大的财产,是不是都是真的?”

陆少康也喝了一大口啤酒,道:“八极门是个讲信用的门派,说的话当然都是真的。”

白天明用羡慕的眼光看着陆少康道:“你的运气真好,不过,要是那天没有你的话,今天富八极门女婿的人就是我了。”

陆少康苦笑道:“其实,我那天是误打误撞才去的,原先根本不知道有什麽『比酒招亲』的事。”

白天明摆出不相信的姿态道:“谷兄真是爱说笑,八极门比酒招亲是最近江湖上最大的盛会,怎麽会有人不知道?”

陆少康道:“我一直住在一座孤岛的山上,这次算是初出江湖,平常师父和师叔伯们也只谈一些江湖上的旧事,对武林的新闻并不是很关心,所以我原先真的并不知道这回事。”

白天明见陆少康说得诚恳,点点头道:“我相信你说的是真的。”

陆少康道:“要是我早知道他们是比酒招亲,就不会来参加了,那样,今天当八极门女婿的人,真的应该就是你了,真对不起。”

白天明似乎不以为意地笑了笑,道:“这都是天意,没什麽好说的,反正我一个人浊来独往惯了,要是真的当上了八极门的女婿,难免要受到一些约束,也不见得好。”

陆少康笑道:“白兄说得有道理,其实我也不喜欢受约束,只是现在骑虎难下,已经由不得自己了。”

两人说说笑芙,谈得十分开心,几个小时恨快就过去了,眼看飞机起飞的时间就要到了,才起身一起去办理登机手续。

巨大的波音客机在雅加达国际机场缓缓降落,半个小时之後,陆少康和白天明两个高大英挺的小夥子并肩步出海关,立刻引起机场中许多少女的侧目。

白天明左右张望了一会儿,便看见一名穿着司机制服的中年人走了过来,按过白天明手上的行李,道:“少爷,您回来了,老爷正存家里等您。”

白天明“嗯”了一声,转头对陆少康道:“我家离这里不远,谷兄有没有兴趣到舍下去坐一坐?”

陆少康道:“我还有些急事,要赶去加里曼丹,多谢臼兄的好意,只有下次再去打扰了。”

白天明道:“既然这样,那我就不耽误你的时间了,不过既然有车,就让我送你去小机场转机,反正顺路,不碍事的。”

陆少康想了想,道:“也好,那就麻烦你了。”

白天明豪爽地道:“什麽麻烦不麻烦的,你说这种话就太客气了。”

说完,那司机又接过陆少康的行李,然後在前面带路走到停车场,请陆少康和白天明上了一辆黑色大轿车,然後打开後行李厢放好行李,才开车离开机场。

陆少康和白天明坐在後座,看着道路两旁的景色不断快速地後退,陆少康道:“原来你是有钱人家出身,但是我从来没见你摆过阔少爷的架子,真是难得。”

白天明笑道:“什麽有钱人家,我家只不过是做点小生意,没什麽的。”

陆少康道:“白兄太客气了,像我,从十叁岁开始就成了孤儿,一直两袖清风,才真的是没什麽。”

白天明道:“开玩笑,你现在是八极门的准享门人,八极门经营的企业加起来值几百亿港币,你怎麽还能算是两袖清风?”

陆少康道:“不,我既不想接任八极门掌门,也不会要那几百忆资产的。”

白天明问道:“为什麽?你不是已经当了他们家女婿吗?”

陆少康道:“现在我不是很方便说,但是以後你一定会明白的。”

白天明耸了耸肩,不置可否,这时候,前座的司机开口说道:“少爷,该戴上了。”

白天明应道:“知道了。”

陆少康不知道他们这麽说是什麽意思,正想发问,却看见白天明和司机各自迅速拿起一个小巧的口罩,罩在口鼻的部位。陆少康发现有些不对劲,但是还没来得及反应,便看到一团白色的烟雾以极快的速度弥漫了整个车厢,不到几秒钟,陆少康便昏迷了过去。

车子迅速地转往郊区,半个小时之後,来到一座宏伟的庄园,进入大门之後,又行驶了两、叁分钟,才在一栋华丽的别墅门前停下。

别墅的门打开,立刻从里面走出来几名大汉,将陆少康抬了进去。这时候白天明也已经下了车,走进别墅大厅,大厅里有八名大汉一字排开,分别站在一名老者左右。

那名老者端坐在一张宽大的软皮太师椅上,两鬓微白,相貌英伟,神情十分严肃,看见白天明走进来,才略微笑了一笑。

白天明走到那老者面前,单膝跪地这:“义父,儿子回来了。”

那名老者道:“所有的事情我都知道了,你辛苦了,先下去休息吧。”

白天明应道:“是。”没有多说话,便独自上楼去了。

迷迷糊糊之间,陆少康只觉得异常寒冷,似乎自己全身都被扒了个情光,他想爬起来,但是完全动弹不得,而且眼睛也张不开。但是,他依然可以感觉到自己正被一些强烈的光线照射着,并且耳朵里也可以听见些由电子仪器凳出的杂乱声音。

过了没有多久,陆少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极天渊》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