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天渊》

第七章

作者:谢天

叁天之後,陆少康和李鸣到达美国东岸的大西洋城,然後立刻雇车前往李鸣的医生朋友处,安排手术。

隔天,手术顺利完成,但是由於李鸣腿中被插入的银针有十二根之多,都在不同的部位,因此李鸣腿上被割开了十二道口了,失血不少,而有些银针更深入骨髓,造成李鸣需要休息大约半个月,才能下床行走。於是陆少康便伴随李鸣暂时在大西洋城住下,等待李鸣康复。

一周之後,李鸣的情况已经逐渐稳定,这天晚上,陆少康偷空到街上闲逛,看见大西洋城灯火辉煌,一派繁华热闹的景象,不禁大为惊叹。

他走进一间又一间的赌场,闲逛了一番,直看得眼花撩乱,才知道人间的豪华和奢侈,竟然能到达这样的地步。

陆少康逛了一个多钟头,才离开赌场,沿着海岸公路往回走,但是走了没有多久,他却发现有一辆白色的加长型凯迪拉克大轿车,一直在後方十几公尺不即不离地跟着他,而且已经跟了有一段时间了。

陆少康马上提高警觉,在经过下一个路口的时候,侧身一闪,躲到了墙角。

那辆白色大轿车立刻转弯企图跟上,但是才一转过来,就看见陆少康双手交叉在胸前,直勾勾地盯着大轿车的後座,好像是在说:“别再躲了,我已经发现你们了。”一样。但是,实际上陆少康并没有开口,而那辆大轿车的深色玻璃,也使陆少康根本看不见里面。只是陆少康知道里面的人一定可以看见他,他这麽做,等於是在给车子里的人一个警告,警告他们不要轻举妄动。

双方僵持了一阵子,那大轿车後座的车窗玻璃缓缓降了下来,一个熟悉的面孔出现在陆少康眼前,他惊讶地道:“小怡!你跑到这里来干嘛?”

车上那女子叫道:“小怡,小怡,你只记得你的老婆小怡,早就把我给忘记了吧?”

陆少康仔细一看,才发现车上的人不是姊姊向怡,而是妹向柔,於是道:“是你啊,乖徒弟,你们姊妹长得实在是太像了,难怪我会认错。”

向柔道:“你还知道我是你徒弟呀?那你为什麽一离开就是好几个月,连看都不来看我一下?”

陆少康嗫嚅道:“我上个月有到码头去看你,但是你已经离开了。”

向柔道:“那时候已经太迟了,我等你那麽久,对你这种重色轻友的人终於完全失望了,所以才离开澳门,到世界各地的赌场去流浪。”

陆少康听向柔说得轻松,但是语气里大有责怪的意思,他不想多做解释,故意岔开话题道:“怎麽样?这些日子来,你的手气如何?”

“手气?”向柔道:“我赌博从来不靠手气,而是凭本事,你教我的手法的确蛮有效的,所以每次赢钱,我总是想到你。而且我还拨出获利的一成,为你开了一个户头,算是你的佣金,我把帐户密码告诉你,你随时可以去提钱。”

陆少康笑道:“佣金倒不必了,你帮我捐给慈善机关吧!只要你玩得开心就好了,不过你最好小心一点,这里可不是澳门,别做得太过分。”

向柔道:“这个我自有分寸,不用你操心,既然你不要钱,那我就请你吃宵夜吧,算是谢师宴,怎麽样?”

他乡遇故知,陆少康也十分高兴,便答应道:“好吧,我们就随便吃一点,聊聊天好了。”

说完,向柔便打开车门,让陆少康上车。陆少康在後座坐定之後,看见前排两个座位坐着的人,还是向柔先前的夥伴,便也向他们打了个招呼。

车子穿过大街小巷,没有多久,来到一家中国餐厅。向柔要了一间包厢,点了满满一桌子菜,和陆少康两人分坐在桌子两端。

向柔的助手没有跟上来,因此包厢里只有她和陆少康两个人,两人一直默默不语,直到菜上齐了,因为陆少康并不饿,所以还是没有动一下筷子,而向柔也只是要了一瓶红酒,一个人静静地喝着。

不到十分钟,向柔喝掉了半瓶酒,双颊泛红,已经微微有些醉意,酒量显然比向怡差得远了。她看着陆少康,忽然间“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这突如其来的哭声,让陆少康一下子慌了手脚,忙站起来问道:“好端端的,你为什麽要哭?是不是碰到什麽不如意的事情了?告诉我,看我能不能帮上你的忙。”

向柔一面流着眼泪,一面道:“你帮不上我的忙的,这世界上没有人能帮上我的忙。”

陆少康道:“不管我帮不帮得了你,你把事情说出来,心里总会舒服一点的,光哭也不是办法。”

向柔盯着陆少康看了许久,才渐渐收敛哭声,哽咽着道:“好,我说,但是你不许笑我喔。”

陆少康道:“你说吧,我保证不笑。”

向柔道:“我爱上了一个人,但是他是有妇之夫,你说我该怎麽办?”

陆少康沉吟半晌,才道:“这种情形听来挺严重的,有妇之夫,恐怕不太好吧?是他骗了你吗?”

向柔道:“没有,他是个很好的人,没有骗我,是我自己耍爱他的,他甚至并不知道我爱他。”

陆少康诧异道:“暗恋!这样问题就更大了,你暗恋一个有妇之夫,那不是太傻了吗?”

向柔道:“是的,我就是太傻了,但是感情这种事情,是不能用理智来判断聪明和傻,或者对和错的,一旦爱了就是爱了。就像一个掉进流沙里的人,越是挣扎,就陷得越深,但是就算不挣扎,也一样会慢慢沉下去,怎麽做都不对。”

陆少康道:“我看你在牌桌上的精明模样,倒不像是这种人。”

向柔道:“你太不了解攻入了,不管女人在外表上看起来有多强悍,感情上一样是脆弱的。”

陆少康道:“或许就因为他是有妇之夫,你得不到他,所以才会越陷越深。可能一旦你成为了他的妻子,你就会发现他满身都是缺点,反而不爱他了。”

向柔道:“也许吧!但是现在他在我的印象里,是百分之百的完美无缺。况且别说做他的妻子了,就算我愿意当他的小老婆,都不知道有没有机会?”

陆少康道:“你还这麽年轻,又这麽漂亮,为什麽不尝试去交其他的男朋友,或许可以忘掉他。”

向柔道:“现在我满脑子里都是他的影于,连每天晚上作梦那会梦见他,你说我怎麽可能再去接受别人?”

陆少康沉吟道:“这倒是个严重的问题。”

向柔道:“所以我说没有人能够帮我吧?你就别管我了,让我早一点被流沙吞噬,死掉算了。”

陆少康道:“别说傻话了,你还有很美好的人生,不可以有轻生的念头。”

向柔道:“没有他,活着还有什麽意思?”

陆少康道:“我真想看看他究竟是一个什麽样的男人,竟然有这麽大的魅力,能让你这麽特别的女孩子为他死心塌地。”

向柔转头看着窗外,喃喃道:“他高大、英俊、心地善良、为人诚恳而且才华横溢。”

陆少康道:“高大英俊的男人最不可靠了,难道你不明白?”

向柔看看陆少康,道:“你是说你不可靠罗?”

陆少康道:“我从来也不觉得自己高大英俊,我只是个普通人。”

向柔忽然破涕为笑,道:“别谈他了,我敬你一杯。”说着,就为陆少康倒了满满一杯酒,也为自己的酒斟酒。

“乾!”向柔一仰头,将酒喝了个精光,道:“今天能和你一起喝酒,真是高兴,不知道下次还有没有机会见面?”

陆少康也举起酒杯乾了,说道:“等我在八极门的事情办完了,就会回去牛犄岛,你随时可以来山上看我,不过你年纪比我大,我也不敢真的当你是我徒弟,如果你见了我师父,这件事情就不用对他提起了。”

向柔问道:“你回南海派的时候,一定是带着向怡一起回去罗?”

陆少康稍微想了一下,道:“这个很难说,像我这麽糟糕的人,说不定过两年你姊姊就不要我了,那时候我只好孤家寡人自己回去了。”

向柔道:“才不会呢,你那麽好。”

陆少康道:“我好?你和我相处才不到几天,你怎麽能确定?”

向柔毫不思索便道:“我就是知道。”

餐後,两人互相留下在大西洋城的连络电话之後,便匆匆道别。陆少康回到医院,虽然李鸣的伤势有专业人员照顾,用不着他操心,但是他还是尽量陪伴着李鸣,略尽徒孙之谊。

久而久之,李鸣见陆少康十分诚恳,对他的怀疑便减轻了许多,但是仍然很少和陆少康说话。陆少康明白师叔脾气怪异,在这个时候提出请他用摩元心经的内力去救向云龙,一定是难上加难,便暂时没有说起这件事情,打算等李鸣的伤好了再想办法。

而向柔则是每天晚上都邀请陆少康吃饭,谈天说地,并且再也绝口不提她的感情问题。陆少康则是人在他乡,有向柔陪伴,也减轻他不少无聊的感觉,因此两人相处非常愉快。

一转眼,陆少康到大西洋已经半个月了,李鸣的伤势也完全康复。那天,李鸣起床练了一遍功,大病初愈,正是神清气爽的时候,陆少康见他心情好,特意亲自下厨房,炖了一碗燕窝汤,端到李鸣面前,道:“师叔,这是燕窝汤,您的病刚好,喝了补补身体。”

李鸣接过燕窝,但是却放在一边,斜睨陆少康一眼,道:“这些天来,我看你做人还算中规中矩,却没想到你也会这种拍马屁的手段。你说,你是不是有什麽目的?”

陆少康脸上一阵红,说道:“弟子不敢隐瞒师叔,事实上,弟子是想请师叔帮忙去救一个人。”

“救人?”李鸣道:“我就知道有问题,救什麽人?”

陆少康道:“是弟子的岳父八极门掌门,向云龙。”

李鸣“哦”了一声,道:“是他呀!向云龙在江湖上名气还颇为响亮,我虽然没有见过他,但是听说他的武功不弱,怎麽会要人去救呢?”

於是陆少康将向云龙练功走火入魔的事情大约说了,李鸣沉吟半晌,道:“像他这种伤,据我所知,江湖上能救他的,应该不超过五个人,南海剑派的摩元心经第九层,可以算上一个,但是我老头子喜欢到处云游,懒得抛头露面,更不愿意去跟这些什麽掌门、帮主之类的人打交道,别说我还不能确定你是不是南海派弟子,就算你真是,我也不见得会去。这样吧,你不如去求求少林寺的本悟大师,他们出家人慈悲为怀,一定不会拒绝你。”

陆少康对李鸣的回答早就有几分心里准备,他知道李鸣生性就是这样,因此也不怪他,又道:“师叔租不愿意去,那真是太可惜了,但是弟子还有一个办法。弟子的摩元心经已经练到了第八层,如果师叔肯略微指点一下,让弟子早日练到第九层,这样就不用麻烦师叔了。”

“什麽?”李鸣一下子站了起来:“你说你的摩元心经已经练到了第八层?”

陆少康道:“弟子运气好,占了先天的优势,所以练得特别快。”

李鸣笑道:“我老头子的资质也不算差,但是花了叁十年的工夫才练到第九层,你还不到二十岁,真是看不出来。”

说完,李鸣伸出两根指头,闪电般地在陆少康身上点了几卜,解开陆少康的死穴,然後伸出另一只手的手掌,说道:“你将手掌按在我的手掌上,证明你说的话是真的。”

陆少康道:“遵命。”说完,便举起右掌,搭在李鸣伸出来的手掌上,将内力缓缓推出。

陆少康知道李鸣是要试他的功力,因此不敢急吐劲力,只是由轻到重,慢慢加力,从摩元心经第一层开始,渐渐上升到第二层、第叁层,运行几个周天之後,才使出第八层的功力。两人就这麽静静地站着,花了将近二十分钟的时间,陆少康才演练完毕,松开手掌,收功退开。

李鸣呆呆地站了一会儿,才道:“你这小子没有说谎,摩元心经练得精准而厚实,真是个奇才。”

陆少康道:“谢谢师叔夸奖。”

李鸣点了点头,道:“摩元心经从第八层练到第九层,是最难练的一层,我花了将近五年的时间才练会,但是看你的程度,顶多再花个一、两年,就能练成。好吧,既然这样子,你要去救人,我又懒得出手,老头子就成全你,帮你打通经脉,提前完工好了。”

陆少康听了,十分高兴,连忙跪下来道:“谢谢师叔,谢谢师叔。”

隔天,李鸣和陆少康准备妥当,便正式展开传功的课程。因为陆少康早就将心经第九层的心法背得滚瓜澜熟,因此第一天李鸣只是帮助陆少康把未通的经脉打通,第二天将内力输入陆少康体内,第叁天再引导他将第九层的功力正确运行几遍。

李鸣和陆少康的功力原本就同出一脉,彼此差距也不大,因此进行十分顺利,就这样,叁天各花了五、六个小时的时间,陆少康的摩元心经便一举到达第九层,完成了整套神功。

又过了两天,李鸣召陆少康来到面前,对他说道:“我今天就要离开这里了,从此我云游四海,也不知道以後还有没有见面的机会,有趣的是,我到现在还没有弄清楚你究竟是不是真的南海派弟子,就把天渊剑法和摩元心经第九层都传了给你,不过你也救了我一命,这算是缘份吧。”

李鸣顿了一顿,又道:“我先前听你说起现在牛犄岛上练功紊乱的情况,心里实在不好受,这件事情我会去查证,如果你说的都是真话,我会把师兄交给我的,师爷留下来的剑谱和心经原本,以及历代师对天渊剑法和摩元心经的解说及注释,派一个可以信任的人全都送回牛犄岛,免得他们再胡乱搞下去。”

陆少康道:“是,牛犄岛上的师叔伯和师兄弟们都非常需要这些东西,多谢师叔。”

李鸣道:“至於你,你是一个练武的奇才,心地也不坏,但是我要送给你一句话,就是『江湖险恶,处处小心』,这句话对你以後闯汤武林,甚至在社会上生存都十分重要,你要记清楚了。”

陆少康应道:“是,弟子记住了。”但是心里想:“为什麽有些人就是要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去陷害别人呢,如果每个人那能坦荡相处,用正正当当的手段获取利益,这样大家就不用处处小心了,人人活得更自在,不是比较好吗?”不禁感到有些迷惘。

李鸣道:“好了,该说的都说完了,你去吧!”

陆少康跪下来磕了几个头,拜别师叔。当天晚上,向柔又约了陆少康吃饭,陆少康趁机告诉向柔他也要离开大西洋城的消息,於是向柔又喝了个酩酊大醉。

第二天,陆少康便搭乘飞机,飞回香港,转赴澳门。

***

回到澳门之後,陆少康立刻搭车返回八极门总舵。

管家老王一见到陆少康,便很高兴地道:“姑爷,您回来了,小姐呢?怎麽没有和您一起回来?”

陆少康不解道:“小姐?小怡不在家吗?”

管家老王道:“是啊,小姐不是半个月前和您一起离开的吗?”

陆少康满腹狐疑,暗忖道:“自己明明是大约两个月前离开澳门的,这期间从来没有回来过,而且半个月前自己正远在大西洋城陪伴李鸣,这究竟是怎麽一回事?”

陆少康正想发问,向风却正好走了出来,看见陆少康,立刻上前拍着他的肩膀道:“书文,你回来了,一路上很辛苦吧?咦!小怡呢?怎麽没有和你在一起?”和管家问的是一样的话。

这时候,陆少康才确定是有什麽奇怪的事情发生了,说道:“刚才我听王管家说,半个月前小怡和我一起离开了这里,但是事实上,半个月前我正在美国,你们会不会认错人了?”

向风和管家老王同时露出惊讶的表情,向风道:“不会吧?你大约是一个月半之前回来的,几天之後,你和小怡的感情变得比以前更好,两个人如胶似漆的,我父亲和我看了都很高兴,然後又过了将近一个月,你们就一起离开澳门,说是要去寻找『流云剑客』李鸣前辈回来为我父亲治病。你是不是发生了什麽意外?怎麽把所有的事情都忘记了?”

陆少康知道一个月前回来带走向怡的人当然不是自己,震惊之馀,忽然想起自己被白天明骗走弄昏之後,曾经有叁天的空白时间,那叁天他总是昏昏沉沉的,但是还是感觉到自己被人扒光了用仪器观察,又用一些黏糊糊、会发热的东西覆盖在他身上。现在他终於明白,那些人是要弄清楚他全身的特徵,甚至复制了他整个人的模型,而目的,就是要冒充他到八极门来进行一些阴谋。後来他们发现自己逃走了,害怕事机败露,就骗走向怡。但是胁持向怡的目的是什麽,一时之间陆少康还弄不明白。

陆少康问道:“一个半月之前,我才刚离开澳门没有多久,为什麽那麽快又回来呢?”

向风道:“看来你真是什麽都忘了,你才出去半个月,就找到了被偷走的无极拳法资料硬碟,把硬碟带回来向我们报喜啊!”

陆少康道:“是吗?那我有没有说是从谁的手里拿回硬碟的?”

向风道:“你说是东海剑派偷去的,还骂东海剑派是七海联盟的败类呢!”

陆少康心里明白,东海剑派是日本的名门正派,七海联盟虽然互相较劲,都想拿到盟主的地位,但是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情却是谁也不屑去做的,那个假冒他的人说东西是东海剑派偷走的,应该只是栽赃嫁祸。

而白天明那一夥人这麽快就能找到硬碟,显见他们就是真正偷走无极拳法资料的人,他们肯轻易交出硬碟,自然是已经将其中的资料复制了,但他们究竟是什麽背景,陆少康却没有一点头绪。

於是陆少康问道:“向大哥,请问你认不认识一个叫做白天明的人?”

向风道:“白天明?我当然认识,那天『比酒招亲』他不是也有来吗?他的请帖还是我亲自送的呢!”

陆少康又问道:“那你知不知道他是哪个门派的人?”

向风道:“白天明嘛,他是印尼武学世家白正义白老爷子的义子,白家家大业大,在江湖上颇有名声,和我们八极门可以说是门当户对,所以也在邀请之列。”

陆少康“哦”了一声,道:“我明白了,你可不可以告诉我白家的地址?”

向风道:“当然可以,他们有什麽问题吗?”

陆少康没有正面回答,只是抄下地址,然後便进门拜见向云龙,向云龙也问了一些和向风与管家老王类似的话,陆少康含混答过,但是心中已经有了计较。

接下来,陆少康便开始用摩元心经第九层的内功为向云龙疗伤,一连七天,等向云龙的伤势渐渐好转,陆少康才又告别向云龙和向风,前往印尼。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极天渊》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