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天渊》

第九章

作者:谢天

众人回到雅加达市区,已经是第一天清晨了,他们谢过陆少康之後,便各自散去,赶回自己的门派,通知同门加强防范白衣门。而陆少康和向怡也不作停留,立刻买机票返回澳门。

向云龙和向风看见向怡平安归来,都十分高兴,只是向恰的心情却一直好不起来。陆少康也知道,自己就算怎麽安慰她也不会有效,只有等时间来抚平伤痛了。

陆少康在澳门住了一阵子,眼看和师父约定的七海联盟大会时间就要到了,才暂时告别向家众人,返回牛犄岛。陆少康花了叁天的时间,终於回到北山的时候,离七海联盟大会正式召开的日子已经不到一个星期了。

陆少康一进山门,走到练武广场,就看见许多师叔伯和师兄弟们都在广场上,其中天道和渊道的人都有,两两相对,各自打成一团,师父鲁九琦和师伯邵光毅部在其中。

他吃了一惊,心想:“天道和渊道每年一次的比剑活动不是应该早就结束了吗?怎麽还在打?难道双方终於要拼个你死我活了?”

陆少康接着仔细一看,发现场上人虽然多,打斗也十分激烈,但是并没有人受伤,各人脸上的表情也并不凶狠,而是一种认真的样子,因此更像是在切磋练剑,只是切磋得如此认真,又有几分像是往真打。

陆少康看见这种情形,只好站在广场旁边,静静地看着师父鲁九琦和他对面的一位师叔对打,直到鲁九琦以一招“阳满天”打败对手,双方行礼後停了下来,陆少康才赶忙上前行礼,说道:“师父,我回来了。”

鲁九琦先前专心对阵,并没有发现陆少康站往旁边,现在看见陆少康忽然出现,很高兴地道:“康儿,是你,你终於回来了。”

陆少康道:“徒弟和您约好了要回来参加七海联盟大会的,您没忘记吧?这里……这里是怎麽一回事?”说着,陆少康便向大部分还往对打的众人指了指。

鲁九琦道:“哦!你是说这个比剑活动啊?”

陆少康喃喃道:“比剑活动?天道和渊道每年的比剑活动不是早该结束了吗?”

鲁九琦道:“这是为了今年的七海联盟大会重新举行的比剑排名活动,和天、渊两道比剑无关。今年七海联盟规定,每派要各派出六名代表参加大会,所以我们决定用这种最实际的方法,举办循环比剑活动,谁的武功高,谁就参加。”

陆少康道:“这样倒是蛮民主的。”

鲁九琦道:“不过,我们学武的人最尊师重道,本来我的提议是不分辈分,谁的排名在前面就派谁去,但是别人却不赞成,认为这样子会损害师徒伦常,所以最後决定师父这一辈派出叁个人,弟子那一辈挑选两个人。”

陆少康道:“叁个加上两个,一共是五个人,那还有一回呢?”

鲁九琦道:“这个位置,我们原来是给『流云剑客』李师叔留的,但是他己经托人送信来,表示不会回来参加大会,并且推荐你代替他出席,这样你就不用参加比剑活动,直接入选了。”

陆少康道:“我在派里的辈分这麽低,怎麽好代替他老人家?而且这样一来,不是好像有特权,不太民主吗?”

鲁九琦道:“傻孩子,这不叫特权,许多比赛都有所谓的种子球员,只要实力够,何必一定要参加基本的比试?何况李师赧送来的信里,也提到你练成了正宗天渊剑法和摩元心经第九层的事情,所以不要说你那一辈了,就算师父这一辈也没有人是你的对手,不派你派谁?”

陆少康“啊”的一声:“师叔祖真的托人送信来了,那他有没有将师祖留下来的剑谱、心经和历代祖师爷们对本门武功的注释一起送来?”

这时候,邵光毅也结束了比试,笑呵呵地走了过来,说道:“这是本派的大喜事,李师叔派人送回来的本派典籍,足足有十几本,指明要交给你师父。你师父粗略看过之後,立刻找来所有的师叔伯一起研究,大家这才发现,原来我们以前各自为政,根本就是以篇概全,全都是大傻蛋。什麽啸天剑法和深渊剑法,实在不伦不类。”

鲁九琦接口道:“看过那些书之後,我们才发现,以前自己瞎钻研弄出来的两套剑法,威力真的大大不如正规的天渊剑法。经过实际操练之後,大家更是心服口服,因此天、渊之争也就这麽不了了之,现在我们己经不分什麽天道、渊道了,我南海剑派只有天渊一道。”

陆少康这:“这真是太好了,我们南海剑派二十多年来的分歧总算结束,又成为一家人了。”

邵光毅道:“这多亏了你,找到了李师叔。”

陆少康谦虚道:“弟子不敢居功。”

鲁九琦道:“只是这些年来我南海剑派可以说是元气大伤,不知道这次七海联盟大会能不能保住盟主的席位?”

依照陆少康的个性,他原本想说:“当不当盟主又有什麽关系?大家部想当盟主,难免弄得不和气,我们只要过得心安理得就好了。”但是看见鲁九琦态度如此认真,似乎把盟主的位置看成无上的荣誉,便不敢多说什麽。

鲁九琦拍拍陆少康的肩膀,道:“你旅途劳顿,先去休息吧,晚上我们再聊。此外,这两天你也要抽空多练练剑法,比剑活动明天是最後一天,人选决定以後,休息一天,大後天就要出发,前往大会召开的地点,这次是在美国的大西洋城。”

陆少康几个月前才离开那里,现在听说又要去,不禁想起了李呜和向柔,他知道李鸣早就离开那里,云游四方去了,而向柔也不知道流浪到了哪一个赂城?最近输嬴又如何?不禁有些唏嘘。

叁天之後,南海剑派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出发了,最後赴会的名单是:第叁十五代大弟子黄乾坤、巴弟子邵光毅、六弟子鲁九琦,以及第叁十六代弟子徐文山、管中强和陆少康。六个人都是派中的佼佼者。

除了这六个人以外,还有十名第叁十六代的弟子随行,负责处理一些杂务。

到达大西洋城之後,离大会召开只剩下一天的时间,南海剑派以现任盟主的身分,应该算是东道主,但却是最晚到的一批人。不过之前他们已经聘请民间办理活动的公司到大西洋城打点一切,包括租借和装潢场地,安排客人住宿,以及大会期间的程序、饮食等等,全部都已经准备妥当。

南海剑派众人虽然身在这个休闲度假胜地,但是都没有心情去玩,黄乾坤忙着以主人的身分到处去拜访宾客,黄乾坤的大弟子徐文山则跟箸他四处打探对手的虚实,一副严阵以待的模样。邵光毅和鲁九琦则带着管中强和陆少康先到大会场地练剑,顺便熟悉环境,期望能有好的表现。

大会召开的日子终於到了,召开的地点,是在市区边缘的一个室内体育馆,但是布置得豪华体面,体育馆四周的墙壁上,挂满了七大剑派所在地的大幅风景壁画,气势磅砖,使客人有宾至如归的感觉。

那体育馆的中央,铺着木制地板,原本是可以做为篮球、排球和羽毛球比赛的多功能场地。主办单位将中间空出来,当作比武场,七海各剑派的座席环绕四周,南海剑派因为是主人,所以敬陪未座。

而首席的位置,则留给特别邀请来的武林公正人士,计有少林寺本悟大师、武当派掌门清风先生、峨眉派掌门无尘师太、丐帮九袋长老顾越和华山派耆宿郎不平等五人。

七海剑派除了正式选手以外,其馀与会的人员,总共约有一百人左右,都安置在颧众席上;其他闻风而来看热闹的江湖人士,也有近两百人,主办单位全部以礼相待,分别坐在观众席的另一侧。

早上十点正,大会开始,黄乾坤以主人的身分简单致词,然後大家又公推本悟大师和清风先生说了几句话,比武便正式展开。

这一届比武和前两届有些不同,前两届是擂台赛,有意当盟主的人往台中间一站,接受挑战,最後击败群雄的人就是胜利者。

但是各派都认为这种方式有失公允,因为不管武功再怎麽高的高手,和其他人多打几场下来一定会累,而後上的人只要武功不是差得大多,便可以得到以逸待劳的好处。

为了避免这个缺点,因此本届比武改采一对一的打法,每派各出六人,以抽签方式选择其馀六派的对手,获胜音晋级,由晋级的人再抽签决定下一场的对手,直到剩下最後一人,便是七海联盟盟主。

这样一来,第一天就有二十一场比武,第二天十场,一人轮空,第叁天早上五场,仍旧有一人轮空,第叁天下午叁场,获胜的叁个人,参加第四大的循环比武,必须胜过另外两个人,才能获得盟主的称号。

而每次抽签配对,都以同派不对阵为原则,避免自己人削弱向己人的实力,但是比到最後只剩下六个人或叁个人的时候,如果都是同一剑派的人,则不必再比。

因为比武的目的是决定由哪一派当盟主,而不是由哪一个人当盟主,而且同一派中自有尊卑之分,一定会互相礼让,比与不比,已经没有实质上的意义了。

陆少康第一天抽到的是第十八场,也是南海剑派的最後一场,对手是加勒比侮剑派的班乔迪。

前面几场,南海剑派各有输赢,叁十六代弟子徐文山和管中强全军覆没,而叁十五代的黄乾坤、邵光毅和鲁九琦都获胜晋级。

下午四点多,终於轮到陆少康上场,他观察了一整天,在加勒比侮剑派和其他剑派高手的对阵之中,发现加勒比海剑派的剑术以迅捷狠辣见长,他们用的剑宽而薄,护手处镶有宝石,剑柄也刻着漂亮的图腾,动作以砍劈居多,很少有刺击的招式。

陆少康先向师伯、师父等人行过礼,走到场中央,又向本悟大师等人行礼,无尘师太看见他,也向他含笑点头。最後,陆少康再向对手班乔迪行礼,然後才缓缓抽出长剑,摆出天渊剑法的起手式。

班乔迪是加勒比海剑派的大弟子,二十七、八岁年纪,身材不高,长相英俊潇洒,完全是印第安人和欧洲人混血儿的模样。他双手握剑,剑眉微轩,大喊一声,企图先声夺人。

陆少康自然不为所动,剑尖斜指,一招“春风东来”半劈半刺地卷向班乔迪。

班乔迪不管剑招,看准长剑的方向,掸剑就劈,“当”的一声,火花四溅,只觉得虎口麻异常,像是触电一样,阔剑险些脱手。

陆少康微微一愣,随即明隙原来班乔迪不懂内功,陆少康不愿意用对方不懂的东西取胜,立刻卸棹内力,又使一招“石上清泉”,剑招绵密,却不取对方要害,而是故意去砍对方的剑身。

班乔迪回剑格挡,双剑相交,这次班乔迪虎口却不再有触电的感觉,於是放胆推开陆少康,举剑便砍,迅如奔雷。

陆少康来不及抵挡,低头避过,使出“青天流云”的虚招,剑尖抖动地刺向班乔迪胸口,而暗伏“天地悠悠”的後着,准备随时改刺对方双眼或砍对方腰眼。

班乔迪虽然不知道陆少康剑招的名称及变化,但是加勒比侮剑派加入七海剑派二十年,对东方剑术也做过一些研究,因此也明也有所谓的虚招。他儿陆少康剑势怪异,而且留有变招的馀地,於是加快掸剑速度,封住陆少康所有能改攻的方向。

陆少康暗叫一声“好”,转身收招,改出“龙翔九天”,和对方硬拼。

这一下正合班乔迪心意,他对准陆少康手中长剑,劈哩趴抗地连砍了七、八下,直砍得陆少康步步後退,险些退出场外。

陆少康见这样不是办法,使一招“披荆斩棘”挡开班乔迪的阔剑,跨出一大步,闪到班乔迪身後,再出一招“石破天惊”,回劈对方後脑。

班乔迪没有想到陆少康的剑法如此奇幻莫测,想要再挡,却已经来不及了,他刚刚转过身来,就看见陆少康的剑尖停在自己眉心正中央,愣了一下,知道是自己败了,只好垂下双手,表示认输。

前後不到叁分钟,陆少康就赢了这一场比试,他又向众人行礼後,回座位休息,继续观看其他人比剑。

比到第二十一场,也就是最後一场的时候,从东海剑派的席位上走出一名年轻剑手,身材修长,相貌斯文,陆少康“啊”的一声,脱口叫道:“是他!”

那名年轻剑手不是别人,正是西村英佑。陆少康第一次在澳门碰到他的时候,并不知道他是东海剑派的人,第二次又往白衣门的地牢里相遇,西村英佑也没有说出自己的门派来历。而先前陆少康专心观看其他众人比武,并没有注意到西村英佑就坐在东海剑派的席位里,他对西村英佑颇有好感,因此大感兴趣,想要好好看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九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极天渊》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