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妖》

第十章

作者:谢天

叶亦深才冲到地下室的楼梯,便被凶猛的火势挡了回来。

他没办法,只得回到一楼,在浴室里用水淋湿了全身,用一条大的湿毛巾包住了头、脸,再度冲往地下室。

湿毛巾虽然捣着口鼻,但还是挡不住浓烈的烟呛进鼻子。

火势实在太大了。

他平常吸一口气,可以憋十分钟以上,此时他得运用内功,一路憋着气往下冲,一路不时的大叫:“师父!你在哪里?”

但吴诚都没回答。

他跳跃闪躲的好不容易到了地下室,地下室除了几个小地方没有着火可以站立外,其余已经全部被火掩盖,浓烟也令人睁不开眼睛。

他看准没有火的地方,然后翻身飞跃过去。

几次飞跃之后,才到了地下室的中间。

然后,他看见了吴诚。

吴诚正一大步一大步的走向他,身上似乎还有火星末熄。

吴诚的上衣和头发在爆炸时被火烧着,他只好脱掉上衣,又灌注内力在双掌,将头发全部抹去。

光着膀子的吴诚,由于头发己抹个精光,头上成疤形的胎记遂清楚的露出。

叶亦深隔着火望过去,壮硕的吴诚,彷佛就像从天而降的天神,凛凛生威。

叶亦深一看到吴诚,立刻大叫道:“师父,我们赶快离开这里。”

吴诚竟然十分平和的摇了摇头并道:“阿深,我不走,我要留在这里,做完我今生最后一件事。”

“你为什么不走?师父……”叶亦深非常的难过。

吴诚转过身去,平静的看着一团火的后面,并用手指道:“你看。”

叶亦深循着他的手的方向看去,看到了吴范武一家人。

他们三个此时紧紧的抱在一起,被大火包围着。

安卡斯特双手左边抱着常玲,右边抱着吴范武,堰然是保护着他们两个。

“这是怎么回事?”叶亦深放开手中的湿毛巾,问吴诚道。

“他们是一家人。”吴诚只回答了这一句。

“那一个可能是范武呢!”叶亦深指着吴范武,想告诉吴诚。

“我知道。”吴诚平静得令人害怕。

“我先救他们出去再说。”叶亦深作势要跃向他们躲避的位置。

“不……不要……”吴诚阻止了叶亦深。

“为什么?火已经太大了,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叶亦深不明白之前发生了什么事,只直觉地想救出所有人。

“我终于知道我此生的目的了。”吴诚喃喃地道,像在对叶亦深说,又像在对自己说。

“什么?”叶亦深很焦急,并没有听清楚吴诚说的话。

“他们并不属于这个世界。”吴诚仍是自言自语道。

叶亦深莫名其妙地看着吴诚。

“人类并没有准备好接受这种新的生物,他们的出现会造成人类的恐慌。我必须要将他们消灭,维持人世间的平和。”吴诚道。

“师父!你的话是什么意思?我不懂!”叶亦深大声的问道,大火燃烧着家俱和器材,热空气形成乱流,声音很难传递。

吴诚缓缓的转过头来,对叶亦深微笑了一下,道:“有一件事情我要你帮我去处做……”吴诚嘱咐道。

“我在听。”叶亦深回道。

吴诚平静地继续说道:“我死后,将我的骨灰洒在大平洋上,而我开的两家店,交由你去经营。所有的收入除了公司和你的开销之外,其余全部帮我捐给维护种族平等和医疗研究机构,你办得到吗?”

叶亦深点了点头,但马上又摇了摇头,通:“师父,你可以自己回去处理啊!”他是希望激起吴诚求生的意志。

没想到吴诚十分坚决的回道:“你一定要做到,这是我最后的两桩心愿。”

叶亦深知道,吴诚已经下了百分之百的决心,再说也没有用的。于是他只有默默的点了点头。

吴诚看叶亦深点了头,便从脖子上拿下挂着的翡翠佛手,隔着火丢给了叶亦深,叶亦深伸手接住。

吴诚道:“佛手里有保险箱的密码和钥匙。”

叶亦深低头看了看,发觉佛手和琏子接头的部分,是一个可以旋转开的螺丝。

吴诚看着叶亦深打开螺丝,才很满意的道:“好了!你去吧!”

叶亦深没有离去的意思。

但吴诚不再理他,大步跨过火堆,朝吴范武三人走去。

他经过火时,火苗立刻缠上了他的身体,由脚下迅速烧了上去,但吴诚好象根本不在意。

叶亦深心很痛,呆呆地站在原地,若着吴诚和他们接下来的动作。

吴诚先是走近了三人,扶起了他们,不知道和他们说了些什么,然后便和他们拥抱成一团,就像是多年没见的好朋友一样。

最后,他回过头对叶亦深微笑了一下,并挥挥手要叶亦深离去。

火势愈来愈凶,炙热的火焰逼得叶亦深不得不向旁退了好几步,吴诚等人也被熊熊的烈火包住,焚烧了起来。

他看见吴诚等人在火中摇晃的身影,一阵生死离别的痛逼得他大叫:“师父……”

但吴诚没有回答。

几秒之后,他才好象听见吴诚的声音,在大火中悠悠的传了过来:“众生无边誓愿度……烦恼无尽誓愿断……法门无量誓愿学……佛道无上誓愿成……”声音悠扬而且平静。

声音未断,一瓶着了火的氧气瓶在吴诚他们身边爆炸了开来。

       ※   ※   ※   ※

消防车在接到苏菲亚的报案电话后十分钟便赶了过来。

虽然很快,但是已经救不了吴诚等人了。

三名消防人员从地下室中扛出了已经奄奄一息的叶亦深。

要不是苏菲亚坚持说叶亦深在地下室,而且还活着,恐怕没有任何消防人员愿意进到那么危险的地下室救人。

拖出叶亦深之后,地下室又发生了几次剧烈的爆炸。

消防人员不敢再下去,怕其它的气体容器再爆炸。

大火在地下室又焚烧了将近半个小时,消防人员才进人室内将火势控制住。

等全部熄灭后,消防人员并没有再救出任何人,也没有发现完整的尸体,只有一些残骸,可见当时的爆炸是多么的剧烈。

警局笔录上的记载,说到地下室下面还有一个秘室,但也被大火波及,几乎是完全烧毁。

秘室内倒是发现了两具被火烧得面目全非的尸体。经过法医的检验,证实是前几天失踪的两名外地人,他们是在到科隆观光时失踪的。

笔录上还记载,在地下室救出的东方男子,当时是跪在地下室的火堆中,人已经吸入过多的一氧化碳而呈现昏迷状态,所幸救治得早,才没送了性命。

而从消防人员和警方到达失火现场到火场熄灭离去,共经过六个小时又十分。

       ※   ※   ※   ※

第二天中午,叶亦深在医院中第一次醒过来,他开口的第一句话是:“师父呢?师父救出来了没有?”随即又晕了过去。

第二次醒来,是在当天的黄昏。

苏菲亚在叶亦深被送到医院后,除了中间回家洗过一次澡,换了衣服以外,一直那在病房里陪着他。

他第二次醒来,第一眼便看到苏菲亚。

苏菲亚眼中满是关心的神色,一见他醒过来,便高兴的对他说道:“太好了!你醒了。”

叶亦深不明白自己为何躺在医院里,便问苏菲亚:“我怎么会在这里?”

苏菲亚嘟起小嘴:“那么大的人,你还跑进去,没死已经算好的了。”

叶亦深突然想起吴诚他们,便立刻问道:“那师父他们呢?他们出来了没有?”

苏菲亚遗憾的摇了摇头。

叶亦深没有再说话,只是看着窗外夕阳穿过树缝间的光影。

苏菲亚知道他心情不好,便默默的坐在一旁没有出声。

“房子烧坏多少?”叶亦深很久以后才又问苏菲亚。

“地下室是完全烧毁了,一楼的地板有很多地方都被炸坏了,不过二楼、三楼没什么事。”

“嗯,我想回去看看。”叶亦深道。

“好,出院以后,我陪你一起去。”苏菲亚柔声道。

叶亦深点了点头,转过身又沉沉睡去。

       ※   ※   ※   ※

叶亦深出院以后第一件事,并不是回到别墅去,而是到警局作笔录。

索登局长对这个案子可是一点也没放松,所以叶亦深在住院时便有警员二十四小时监视,出院时,当然立刻便被请到警局去了。

索登局长没错,别墅发生了那么多事,死了一堆警员和市民,不会因为一把火就结束调查。

叶亦深知道的细节并不完整,拚凑起来,也没办法解释所有的事。

索登局长当然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光是在路上来回追赶叶亦深的那一件事,就让他不怎么相信叶亦深的话。

对了,后来索登局长从苏菲亚家到吴范武的别墅时,竟然忘了加油,车开到一半便熄了火,等到警局的救兵开来另一辆车时,叶亦深早已被抬出地下室了。

愈多的搞不清楚,愈容易产生怀疑。人是具有想象力的动物,很容易因为片面的理解而产生错误的联想。

往好的方面去想,这种想象力促使人类进步,促使人类去发掘许多的事情;往坏的方面去想,这种想象力很容易过度,而变成疑心病或是成见。人总是相信自己亲眼所见的东西,那是不错的,不过要衡量是否浪费了无谓的时间和精力去怀疑不必要的事情,那才是更重要的。

“大胆假设,小心求证”这句话不光是可以用在作学问上面,在处理许多其它事情方面都用得上。

索登局长不知道叶亦深是在地下室起火之后才下去的,只知道他从大火的地下室被抬出来。

他在整个事件中,比叶亦深知道的还少,也难怪他会怀疑。

不过,这并没有让叶亦深烦多久,因为叶亦深有一个好律师,而这个好律师现在就坐在他身边。

经过苏菲亚的交涉,叶亦深很快的便离开了警局。

索登局长仍然不高兴,亲自“目送”两人离去。

苏菲亚坐在驾驶座前,很开心的和叶亦深聊天,因为她从没吃过败仗,索登局长是拿她没辄的。

叶亦深并不怎么开心,吴诚和吴范武的死,让他心情很沉重。

“回别墅看看。”叶亦深对苏菲亚道。

苏菲亚只好掉转了方向,往别墅驶去。

别墅经过大火,虽然并未全部烧毁,但外表却被黑烟熏得不成样子。房子四周还围了警方的“禁止进入”的黄色隔离条。

苏菲亚陪着叶亦深踩过了满地凌乱的焦炭和积水,来到了地下室。

地下室当然只剩一片乌黑的残迹,烧焦的家俱和破碎的物品浸在水里,已经看不到一个完整的东西。

警方也将吴诚等人残碎的遗骸带回警局去作检验,这里已没什么好看的了。

就在叶亦深要往上走时,突然听到苏菲亚叫了一声:“咦,你来看看,这是什么?”

叶亦深转过身去,看到苏菲亚蹲在地上,好奇的看着积水里的东西。

“我看看。”叶亦深走了过去。

“这个是……”叶亦深看到了一颗晶亮的珠子,在水里发出微微的亮光。

他蹲下来将珠子拿了起来,珠子大约有拇指般大小,质地细致,本身并没有什么光泽,可是在水里却可以反射光线,实在看不出来是件什么用的。

“好漂亮的珠子哦!”苏菲亚看着这颗珠子时,眼中闪烁着美丽的光华。

“你的眼睛……”叶亦深被她眼中的光华吸引住。

“你干嘛这样子看着人家?”苏菲亚以为叶亦深是被她吸引住。

“怎么会这样子?”叶亦深将视线拉回到珠子上,仔细观察着。

“可不可以将这珠子给我?”苏菲亚撒娇道。

“我先拿去请人化验一下,看是什么东西,知道是什么以后再说,好不好?”叶亦深很想知道这是什么,他不敢轻易答应。

不过后来他没直接拿去化验,因为尝他和苏菲亚回到法兰克福,便发生了其它意外的事情,这颗珠子的秘密是在另一个事件后,他才知道的。

“好吧!”苏菲亚很不开心的道。

“我再买个漂亮的珍珠送给你。”叶亦深哄她道。

“真的哦!你不能骗人哦。”苏菲亚又开心了起来。

叶亦深看着她纯真的脸,心中不由得起了一阵怜惜。

“走吧,到楼上去瞧瞧。”叶亦深终于拉了苏菲亚的手。

苏菲亚觉得甜甜的,虽然她已经是一个有名的大律师了,但脱掉律师装后,她还是一个女人。

她“嗯”了一声,乖乖让叶亦深牵华手往楼上走去。

叶亦深在二、三楼巡了一圈,最后来到了吴范武的书房。

几天之前,叶亦深还跟吴诚父子两人在这里聊天,现在却已经人事全非了,他不禁感到一阵唏嘘。

他坐在计算机前,像是缅怀故人,打开了吴范武的计算机。他随意浏览着吴范武电脑中的资料,心情十付复杂。

他突然看到了“日记”字样的目录,于是打开了这个档案,想看看吴范武这些日子是怎么过的。

然后,他看到了非常惊人的记录,一个超乎地想象的事情。

他一页一页的看下去,在一旁的苏菲亚也讶异得连连发出惊叹。

这是整个事件,除了最后吴诚在地下室失火前所发生的事以外,所缺漏掉的部分。

看了这个日记,他才了解到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结局,为什么吴诚在临终前会交待他那些事。

叶亦深将这个日记和吴范武治疗的记录相对照,终于将整个事件串连了起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降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