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妖》

第十一章

作者:谢天

吴范武其实在许多年前便已得知自己并非吴诚的亲生儿子,其后,就一直在寻找他的亲生父母。(这件事叶亦深是知道的,吴诚曾将吴范武亲生父亲的事对他说过。)

三年前,吴范武透过征信公司,找到了在中国大陆教书的安卡斯特和他的生母常玲。

当时吴范武的心情是很难去形容的。期盼着见到自己亲生父母的激动、对他们弃自己于不顾的伤心和愤怒、多年来无法享受亲情的怨恨以及不谅解,还有那种血浓于水,永无其它任何事物可以取代的亲情的爱,统统混杂在一起,就连他自己,都不能说出那时是什么样的感觉。

最后吴范武对他们的不谅解和怨恨,很快地便化解了。

原来,常玲在被美国遣返回中国之后,便被有关当局依偷渡罪名拘禁起来,被关在监狱之中。而安卡斯特也是花了许久的时间、花了许多钱和关系,才将常玲保了出来。

常玲有过偷渡的纪录,所以她任何的出境要求都是不被允许的,即使与安卡斯特结了婚。

两人在中国正式结了婚,并且决定两人一起留在中国大陆,当两人一固定下来,安卡斯特便回到檀香山准备接吴范武一起到中国大陆。哪知道他到檀香山时,吴诚已搬到芝加哥去了,就这么失之交臂了。

安卡斯特当然不放弃,花掉了最后一分钱来寻找吴诚和吴范武,由于吴诚那时的英语程度不怎么好,以至于安卡斯特在报上登的广告他都没看到,于是两人就这样阴错阳差的错过了。

最后不得已,安卡斯特只好回到中国。当然,后来许多年,安卡斯特也回美国找了吴诚好几次,但都没有找到。

吴范武虽然对这个答复不甚满意,但还是接受了,毕竟亲情不同于一般感情。

当时,还有一件很不幸的事情是:安卡斯特相常玲两人同时罹患了一种严重的疾病。

他们的痛,当地的医生诊断为“血癌”。说起来真好笑,夫妻两人又没有血源关系,却能同时罹患血癌,真是滑稽,不知道是如何诊断的。

它的病征或许有些和血癌类似,但却全然不是那么回事。所以医生治疗了很长一段时间,一点起色都没有,反而愈来愈糟。

当吴范武见到两人的时候,两人已经病得奄奄一息了。

亲子相见虽然欢喜,但意外的哀伤更胜于这份喜悦。

吴范武根本没预料到会有这种场面,一时间很难接受。不过,学医的他,很快的收拾起悲伤的情绪,带着安卡斯特两人四处求医。

在中国大陆治病,是一个奇怪的经验。

中国大陆的医学不同于一般的医学,其主要的原因,是它采用了中国古老的中医理论和来自前苏联的西医部分。

中国大陆的医学方法与一般西方的医学方法有出人,其实,是有优点也有缺点的。

优点在于中医医学技术有着丰富的临床经验,中国古人数千年的智能结晶,在长期的修正和调整下,愈来愈成熟。

而它的缺点则是缺乏了科学实验的证明,和有效的科学根据,有些错误没有办法更正。

许多西方人士是完全不相信中医的,认为中医是落后、封闭的医学方法,将中医视作是“巫术”一类不文明的技术。

但实际上,非洲、南美丛林等未开化地区的巫医,也常其有一些奇特而有效的疗法,虽然大部分都没有科学证明,但却挽救过无数的人命。

能治得好人的,就是好医学。谁规定只有西方的医学才是对的,其它的都是错的?

中国的医学是非常成熟的经验法则的累积,虽然起源和演变是有些不文明,但是把时间往前推一百年、一千年,甚至二千年,那时的欧洲人可有任何医学理论?他们可会拿针刺入人体内作*醉或其它用途的治疗?

这叫“数了几天的大帽子,就说别人的头小”。

近几百年,西方确是有优于中国的地方,但不表示他们所有的东西都强于中国。

话说回来,中国的医术是在近两百年,中国门户大开之后,才渐被外国人接触到,所欠缺的是没有足够的时间去证实它的可靠性。

加上中国这些年缺乏和西方国家的学术交流,许多治疗方式和观念都有着相当大的出入。

所以,多数的西方人都无法了解中国的医疗方法,吴范武当然也不行。

何况在他几次和治疗医师讨论两人的病情之后,发觉根本没有办法和当地的医生达成共识,所以他决定将两人带回德国,利用自己可以运用的资源和熟悉的环境,来研究治疗两人的方法。

由于常玲这时已是重病染身,所以出境的限制较不那么严格,于是吴范武带着安卡斯特夫妻俩回到了德国,将两人安顿在自己的住所,扯开始着手治疗。

安卡斯特两人所罹患的疾病非常奇怪,是一种前所未见的痛,吴范武花了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任何进展。

两人的情况又恶化得十分快速,几乎已经到了形销骨毁的状态,吴范武没有办法,只好制作了两套生命维持器,想办法暂时先稳住两人的生命,同时间再在所有他可以利用的管道不断的搜寻资料,继续找寻治疗两人的方法。

吴范武的实验室有几只接受实验的动物,他们正在进行另一桩医疗实验,其中有一只猴子、几只天竺鼠。

吴范武将安卡斯特的痛移植到实验的动物身上,经过一段时间,天竺鼠抵不过疾病,全部都死了,但是那只猴子竟然在完全没有任何治疗的情况下,自动痊愈。

吴范武又实验了几次,发觉猴子先天就不会罹患这种疾病。他苦思了很久,想找出原因来,不过碍于安卡斯特两人病情实在恶化得太快,只好背水一战,做了一个大胆的尝试:“改变基因。”

他刚开始利用猴子的骨髓作实验,将人和猴子的骨髓混合,但是人和猴子是不同的生物,根本不可能混在一起,除非是具有相同的基同。

而安卡斯特是遗传学的专家,吴范武便利用他的资料和自己的资料,对人和猴子的基因加以整合。

这个工作是前无古人的工作,既没有前人的研究成果可以参考运用,当然进行得又慢又没有展获。

他每天像特别护士般照顾两人,必须经常到地下室去,常常也曾隔着玻璃罩和两人说说话,告诉他们别害怕或是聊聊一些闲话。

这天,又是在实验后来到地下室,他看着安卡斯特相常玲日渐消瘦的脸,忍不住哭了起来。

安卡斯特还有一些意识,见到吴范武哭泣,身为人父的他,心里也很不是滋味,便对他说道:“孩子!你不妨就用我们来做实验,反正死马当活马医,说不定还会出现一些奇迹。”

吴范武本来是想在最绝望的时候,将两人冰冻起来,等到他研究出治疗的方法后,或是经过几十年,人类有了治疗这种疾病的方法之后,再将二人解冻作冶疗。

但吴范武听到安卡斯特这么说,心中起了一个奇怪的念头。于是,三天后,便将未完成的疗剂,注射入两人的骨髓之中。

(中间这一段,关于整个基因的计算和组成部分,因为大过专业且艰深,叶亦深无法看懂,所以略过。而这一部份,叶亦深后来有一次拿去给一个在大学医学院教书的朋友看,那个朋友在看了之后,直叫道:“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他不断地强调这是不可能的,但是吴范武却成功了。)

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吴范武发现两人的病况竟然渐渐有了起色,原本干枯的肌肉也慢慢丰腴起来。

吴范武大兴奋了,便加重了治疗的剂量,而两人便更快速的恢复起来。

三个月之后,两个人已经能离开生命维持器,出来四处活动了。

但两人并没有完全康复,还必须继续施打治疗剂,否则病情又会快速恶化。

就这样,两人还是持续接受注射,直到有一天。

这天,吴范武从实验室回来,发觉客厅和地下室被人翻得乱七八糟,他以为是遭小偷了,但却在地下室看到了变形成怪物的安卡斯特和常玲。

他吓了一跳,立即想要夺门而出,没想到,安卡斯特竟然从角落以不回思议的速度扑到了门前,挡住他的去路。

安卡斯特并没有恶意,并且对吴范武表现出和善的态度,吴范武初时并不明白,但后来经过沟通,才知道他们便是安卡斯特和常玲两人。

吴范武当然震惊,两人竟然变成了人不人、猴不猴的怪物。不过,他是能理解的,因为他们身上流的已经不完全是人类的血了。

之后,吴范武又继续在安卡斯特相常玲两人身上研究,又研究出了借用其它动物基因排列的方法。不过,他理论的成立,有一些是带有运气成分的,并非是完全成熟的基因改变,他能控制的,并不超过百分之五十。

另外百分之五十,则由自然去决定。

他自幼便生长在一个受人歧视的环境里,一旦有了这种可以改变自己的机会和方法,他怎么会放弃呢?

于是,他除了调整安卡斯特相常玲两人的状况,也开始从事改造自已的工作。

又经过一段时间,他发觉经过基因改造的人,可以具有另一种动物的特征和某部分的能力,但也会失去人类某一些部份的功能,而其结果要看基因显现的情况如何。因为基因的排列组合所造成的结果并不是那么一定的,所以一对平庸的父母生下一个天才小孩,并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更何况是将人和动物的基因加以整合,其结果更是难以预料了。

所以,是得靠运气的。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种经过基因改造的人,可以拥有超过人类数倍的体能。

叶亦深看到这里,心里不禁想:“吴诚之所以会选择与吴范武、安卡斯特和常玲三人同归于尽,其实是可以理解的。大多数的人类都是愚昧和自私的,没有几个人具有先知的特质,假如今天这些和人类不同的生物,真的被人类发现了,人类会善待他们吗?人类会像对自己一样的对他们吗?恐怕不会!一般的人类可能会将他们当作稀奇的动物,希望在动物园的栅笼内看见他们;而另一些人,可能会害怕、恐慌,而产生怨天尤人的想法;更有一些人会像种族歧视的情形一样,排斥,甚至毁灭他们。不管是哪一种,后果都是不堪设想的。”

他又想:“如果这个可以增加人类体能、拥有其它生物力量的消息传了出去,国际间的野心分子,必定会不计一切手段来抢夺这个研究成果,利用它来作为私人武力的扩张用途,到时候,肯定会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而且他想:“若是真的让野心分子得到这份研究成果,制造出来的兽人怪物会对整个世界造成多大的危害,根本无法估计出来。在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定理下,强势的动物说不定就此取代了人类也很难说。”

他愈想愈是害怕,不由得对吴诚的作法表示钦佩。吴诚是具有大智能的人,可以洞察到这个事件将会引起的不良后果,而舍弃自己的性命来成全大义。

苏菲亚看叶亦深停住翻页,知道叶亦深一定是对日记所写的内容太过震惊,以致于无法再看下去。

她也和叶亦深一样,对这整件事情抱特着惊讶、害怕和难以致信的心情。虽然她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时代新女性,能够接受新的知识、新的观念,不过要接受这种事情,恐怕还不行。

苏菲亚趁着这段空档,下楼去煮了一壶咖啡,没一会儿,便端着热腾腾的咖啡上来。

“你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叶亦深一边喝着咖啡,一边问苏菲亚道。

苏菲亚放下了手中的咖啡杯,深深吸了一口气,考虑了三十秒才回道:“这件事情实在太令人难以想象了!”

叶亦深点点头。

“不过,我的看法是,他们的存在是相当可议的。”苏菲亚又道。

“怎么说?”叶亦深道。

苏菲亚倒是提出了一个特殊的见解,她道:“你看,他们三个人在接受基因改变的治疗过后,已经不能算是人类了,所以行为方式和思考就和人类不同,那么,人类所制定出来的法律便无法适用于他们三人身上,假如他们犯了法,法院能够对“不具人类行为能力”的人作出判决吗?”

叶亦深又点了点头,表示赞同苏菲亚的看法,苏菲亚不愧是学法律的,遇到这种情形都能和法律产生联想,真是“三句话不离本行”。

苏菲亚见叶亦深点头后,又继续道:“法律没有办法判处精神状态失常的人刑责,同样地,法律也不能对一个动物作出判决。假如有只狗咬了人,法院能判它伤害罪或是谋杀吗?不可能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一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降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