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妖》

第二章

作者:谢天

山寨本身不算太大,里面大大小小的土匪有四十来个,武艺大多平平,只有寨主和两个头目的功夫算是比较好。

其中一个头目——吕横,是山东铁拳门的弟子,一双拳头虽然练得比不上钢铁,但说像硬石般也还说得过去。

另外一个头目叫潘世安,是暗器杀人专家,尤其拿手“袖里针”。

他袖里针的每根针头上都喂有剧毒,是用蝎子、蜈蚣、毒蛇和蜂毒等数种毒汁淬炼而成,端的是见血封喉,歹毒无比!

平时他总是拿着一把折扇,真遇到打斗时,折扇立刻便成了武器,而且,扇头也藏有歹毒的袖里针,能在和敌人对招时,趁人不备由折扇中打出,而藏在袖子里的左手,也随时会突然的打出毒针,取人性命。

更重要的是,潘世安原本是惯用左手的左撇子,左手发出暗器的力量和准度都比右手要强,可是他却是右手持扇,目的只是要掩人耳目,令人防不胜防。

潘世安为人阴沈,办事手段毒辣,所以,他的地位比个性直率又有些楞楞的吕横要来得高些,可以算是二寨主。

而大寨主王河,是三人中武功最好的,他原来是四川青城派掌门的四大弟子之一,十五年前上成都办事,途中见到某富商携带巨额财产,突生歹念,在夜里乔装盗匪,将该富商洗劫一空,并且强姦该富商之婢女,扬长而去。

该富商虽然不会武功,但却见过青城派的功夫,于是托人上青城山,将事情的始末告知了青城派掌门人。

此事被青城派掌门人知悉之后,便将王河关在青城的地室之中,留待发落。谁知当夜王河趁送饭菜的时候,一掌击毙了年仅十二岁、为他送饭的小师弟,然后拿得地室的钥匙,落荒而逃。

此后,王河便在闽、广一带,聚众立寨,干起了劫掠为生的勾当。

吴诚初到山寨,便注意到山寨中每一个人的一举一动,再评断每一个人功夫的高低。

他很有耐性的静候了一个月,等大概摸清了每一个人的底子后,在那个月十五的晚上,由寨外的哨站开始,一路杀进内厅,平均五分钟杀一个人,总共花了三小时四十五分钟,将山寨内所有的土匪杀得干干净净,最后剩下寨主等三个人。

这真像李白写的:“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侠客行径。

当吴诚全身是血的站在内厅里,和三人正面对立时,他一点也不害怕,只是汗水和别人身上喷溅出来的血沾在身上,令他很不舒服。

寨主等三人全都血红着眼,恶狠狠的盯着吴诚,巴不得将他一口吃进肚子里去。

夏天天气十分的炎热,满地的尸体已经引来了大量的苍蝇,嗡嗡的在整间屋子里撞来撞去;因热上升、蒸发的空气夹杂着阵阵刺鼻腥臭的血腥味,令人闻着就想吐,这实在不是人待的地方。

可是,屋子里的四个人都没有动,因为两方的人都不清楚对方的实力究竟如何?尽管四人就像是弦上的箭,随时会弹射出去,但谁也不愿意先露出破绽,而变成下一个躺在地上招惹苍蝇的讨厌鬼。

二十分钟过去了,屋内的情况更加恶化,尸体开始传出腐败的恶臭,化学变化产生的废气使人无法顺畅呼吸,四人全身也已被汗水浸湿,一颗颗汗珠打在地上,彷佛可以听见答答的响声。

吴诚用左手擦了一下眼睛,想让不断因汗水流进而模糊的眼睛清楚一点。

就当他左手一抹眼睛时,吕横和潘世安同时发动了攻击。

满天的毒针和苍蝇飞行的声音混成一片,吕横的铁拳也倏然而至。

       ※   ※   ※   ※

叶亦深很着急,将车上的音响开了又关,关了又开。有许多人也受不了等待而纷纷下车,不断的探问和观察前面的情形。

的确,堵车是最令人不耐的,又何况是完全不明所以、突发的情况呢?

收音机内终于传出了路况报导,播报员道:“高速公路发生了连环大车祸,有二十多辆车撞成一团,目前仅知有十多人受到轻重伤,正在送往医院,而警方也已派出大量警力到现场处理。”

“原来是发生了连环大车祸,怪不得整条高速公路都无法动弹!”叶亦深心里稍微好过了一点,虽然自己仍然处于车阵之中,但至少了解了堵车的原因,而且,以德国警方处理事情的效率来看,这车祸应该很快就能排解了。于是他又重新调整好座椅,翻动着信纸。

       ※   ※   ※   ※

吴诚在和三人对峙时,心中便不断的盘算着该如何出手。他没有想到,对手竟然有这么好的定力和耐性,能在这么恶劣的情况下,静静的等待自己先出手这么长的时间。

这不但表示对方三人的确是身经百战的老手,而且也是有着必胜慾望的战士。

他观察三人的变化:其实功力最浅的是潘世安,在对峙没多久之后便已喘气连连,冷汗直冒,要不是他深沈的心思,恐怕早已支撑不下去了。

而吕横虽然是个没什么大脑,可是功夫的基础和体能的限制都比潘世安要来得高,这两个人都不难解决,只要自己稍有破绽,两人便会一齐攻来。

因为,潘世安只想尽快解决战斗离开这里,吕横却会无法辨认自己破绽的真伪而鲁莽出手。不过,要是连寨主王河也一起出手,自己便很危险了。

他心中决定:就冒险卖个假破绽,诱两人上当!假如两人齐攻的话,自己绝对可以应付,而如果王河也一起上的话,就只有拚一拚运气了。

果然,在他一举手擦汗的瞬间,吕横和潘世安两人出手了!快速威猛的铁拳一拳接一拳,像浪涛般砸将过来,吴诚只是连连闪避,不作正面的抵挡,而后面黑色的毒针也像黑雨般,不断趁着两人交手的空隙,打向吴诚身上的致命要害。

吴诚撕下半边的袍子卷在左手,将近身的毒针全部收在袍子上,大约十招攻势之后,忽听吴诚大喝一声,左手的袍子登时全部展开,灌注在袍子上的内力,将袍子打直得如片木板一样。

钉在上面的毒针此时随着袍子张开变成了毒钉板,吴诚挥舞着袍子欺近两人的中间,左手的袍子在接触吕横的剎那,突又变软,将吕横紧紧的里住,所有的毒针全部刺入他的体内,强烈的毒性加上雄厚的内力,吕横连哼都没哼一下,便双眼突出,满脸乌黑的倒在地上。

就在吕横被袍子里住的同时,也听见潘世安又急又短促的尖叫,尖叫声像是高音弦在用力弹奏时突然断掉一样,又高,又短。

原来,潘世安惨叫的那秒,是吴诚切近了潘世安的身侧,同时内力贯注右手四指,以快速绝伦的刺击,加上硬如钢铁的指力,一击穿破了潘世安的胸膛,潘世安的眼神还来不及表现出难以置信,心脏便被击碎,跟其它的人一样直直的躺在地上,成了苍蝇游停的目标。

现在,整个场中,只剩下寨主王河一人了,他仍是一动未动。

       ※   ※   ※   ※

叶亦深痛苦的再等待十来分钟之后,停顿的车阵终于缓缓的动了起来,虽然速度不是很快,但毕竟会动了。

叶亦深摇了摇头,却也很高兴的重新发动了引擎,轻轻踏着油门,缓缓的朝前开去。

车子以时速大约四十公里行进了三十分钟,叶亦深看到了德国警方设置的改道标志和路障,还有检查哨。

照理说,如果是一般的车祸,应该在状况排除之后立即恢复交通,不该再设置检查哨,不过,现在出现在叶亦深眼前的情况,不但设置了两层检查哨,所有的警员竟然还配戴了重型武器!

那种“必定发生了什么重大事故”的念头,又出现在叶亦深的心中。

当他将车停在检查哨时,他忍不住的向检查的警员询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用了“究竟”两个字,那是因为他认为现在这种情况,应该不只是连环车祸而已。

那个警员瞪了他一眼,然后冷冷的回道:“是车祸,你没看见吗?”

叶亦深笑了一声,并没有再继续搭腔。

他心里很明白,这个交通事故绝对不只是简单的连环车祸而已,依世界上任何国家的警察办事的习惯来看:愈是重大、不能控制的案件,愈是守口如瓶,不漏风声。

当然啦,叶亦深也并不是那么无聊或爱管闲事,只不过是堵了老半天的车,心里难免有一些想了解实情的好奇,和少少的不愉快而已。

他驶离检查哨时又再看了看在后面处理现场的其它警员,除了看到撞得乱七八糟的车子挤成一堆之外,竟然还看到有一部分警员带着警犭,在向路旁斜坡下面的树林搜寻。

这对叶亦深来说又是一个明显的疑点,他心里想:“警方为什么要进行搜索呢?……应该是在找什么人才是……但这个人是干什么的?为何警方会在这个车祸现场附近追捕他?……是不是这个人与这次连环大车祸有某种重大的关联?不然警方不会在这个地点进行搜索。对!这个警方要找的人,很可能是这次车祸的肇事者。”

他随即又想:“肇事者为什么要逃跑呢?这么严重的车祸或许会对肇事者处以高额的罚金,但驾车逃逸的方式可能比较容易接受,弃车逃逸,这……可还是头一遭听说,实在是蛮不合理,蛮难令人理解的。莫非,肇事者是个有案在身之人?还是……”

叶亦深的车子渐渐驶离了车祸现场,速度也快了起来。虽然脑袋里不断地还在想着刚才的问题,但即将开始的典礼,却不容许他放松油门。

       ※   ※   ※   ※

大寨主王河仍然没有任何动作。

吴诚以为一直在旁静观的王河,会在他与两人对手之时从旁暗算或协助,没想到,从两人出手开始到倒下来为止,他连动都没动一下,甚至连想要动手的意思都没有。

这让以前完全没有临敌经验的吴诚开始有些害怕起来,因为他完全猜不到王河的心思。

两人又回到五分钟之前对峙的状态,吴诚的手心不断的冒出冷汗,可是王河真的一动也不动。

吴诚终于忍不住了,就在他正准备爆发最强的攻击时,王河说话了。

王河举手拱了拱,用很客气、很和善、好象很豪迈的口气道:“阁下真是好身手,佩服,佩服。如果在下没有看错的话,阁下应该是少林弟子,不知在下说得对不对?”

吴诚没有回答,冷冷的盯着王河。

王河见吴诚没有说话,只好干咳两声,又继续道:“刚才看了阁下的身手,在下好生景仰,在下一生游走江湖,最是敬佩英雄好汉,尤其像小兄弟这种青年才俊,在下更是非结交不可啊,哈哈哈。”

吴诚看着王河那张伪善的脸,心中升起一阵阵的厌恶,他很想三拳两掌把这个讨厌的家伙给解决掉,不过此时稍一不慎,自己可能就会命丧于此,所以他心里默念了几声佛号,待冷静下来之后,才对王河说道:“你此话是何意思?”

王河以为吴诚已为自己所骗,毫不犹豫地继续说道:“我刚才看你的身手,心中突然兴起了一个念头。”

吴诚回道:“什么念头?”

王河非常兴奋的搓着手,说道:“我以为,如果你我二人能够携手合作,以你的功夫,加上我的智能,肯定能打出更大、更好的江山。”

吴诚心里的恐惧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鄙视和不屑,他心想:“搞了半天,前面的冷静都是假的,原来是有其它的目的。”他笑笑道:“你的念头很好,只可惜,你做错了一件事……”

王河仍是笑嘻嘻,伪装着和善的脸,问道:“哦?我做错了什么事?小兄弟,如果你认为我做错了,在下愿意赔罪,不过……你可要告诉在下,什么地方做错了,免得下次又得罪了小兄弟,是不是?”

王河那张脸实在太假了,而他还在拚命的挤压,想让自己看来更有诚意。吴诚觉得很好笑,眼前这个家伙杀了自己的父母,却还要自己与他合作,这真是太可笑了,他忍不住,竟然哈哈的笑了出来。

王河也陪着笑:“小兄弟,什么事这么好笑,是不是原谅在下了?”

吴诚仍是在笑,并挥着左手在喘气间连说:“不是,不是。”

王河还陪着笑脸,问道:“不是?那什么事这么好笑,也说来让在下笑笑。”

吴诚立时停下了笑,两眼盯住王河,用冷得不能再冷的声音道:“你杀了我的父母,却还要我和你合作,这不是很好笑吗?”

然后,他出手了,使的是那套伏虎拳。

       ※   ※   ※   ※

毕业典礼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降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