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妖》

第四章

作者:谢天

叶亦深等人在三分钟的前进之后,终于到了地下室的楼梯。地下室似乎是一个实验室,浓重的福尔马林气味冲鼻而入。

学医的人对这味道应该都不会陌生,这是防止尸体腐败的防腐剂味道。

叶亦深身上也有一个对讲机,麦克风和耳机连接着,可以听得到所有队员的交谈。

因为前一组人员受到不明物体攻击而遇害,所以这次的搜索行动便进行得相当缓慢而谨慎。

刚开始搜索时,对讲机相当安静,除了行动的术语外,几乎听不到任何声音。

不过,进到地下室之后,情况便开始有了转变。

“小心点!这里好象还有别的人在。”

“我也觉得,似乎有人在盯着我们。”

“仔细搜索,不要放过每一个角落。”

“检查一下那些棺材。”

“棺材?那是棺材吗?”

“我看到遇害队员的尸体了。”

“似乎全部都遇害了。”

“警戒,第一小组上前检查遇害人员状况。”这是洛克南警长的声音,他十分镇定。

“第三小组前进,外围警戒。”

叶亦深跟着前进,地下室昏暗的灯光散发着恐怖片中骇人的气氛。

此时,时间好象突然变得慢了起来,每一个人的呼吸声和自己的心跳声似乎都清晰可闻。

“啊!他们……他们的心脏都被挖出来了……”看来是第一组的组员看到遇害的队员说的。

“前组队员全部都遇害了,全是心脏……心脏被挖了出来。”第一组的组员说道。

“确定吗?否则不要乱报告。”洛克南警长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

“这凶手真是丧心病狂,所有队员的心脏都被挖出来了。”似乎有一、两名组员受到很大的震憾。

“我觉得旁边有人在看着我。”

“赶快回报状况,其它的人闭嘴!”对讲机传来索登局长的喝骂声。

“报告局长,前组队员全部罹难。”洛克南瞥长回报道。

“看到嫌犯没有?”索登局长的声音再度传出。

“目前没有,继续搜索中。”

所有队员都小心翼翼的在地下室中慢慢地搜索,气氛愈来愈诡异。

“看到那个黑影没有?”叶亦深压住了麦克风对吴诚说道。

吴诚转过麦克风回叶亦深道:“可能在右前方,柜子的后面。”

叶亦深向右前方看去,墙角的底处放了一个大柜子,约两公尺半高,宽约七、八十公分,正是他在指挥车的监视器中看到的。

叶亦深和吴诚都是学过高深中国功夫的人,对周遭环境的感应力比一般人强得许多。尤其是对具有攻击力或敌意的人和动物,感应力特别的敏锐。

叶亦深也觉得柜子的后面隐藏着力量强大的敌人,于是和吴诚对望了一眼,缓缓哪步向柜子前进。

叶亦深这些年遭遇的各种危险事件,将他的感觉磨晒得异常敏锐,令他总是能在危险发生之前就感应出来而避开危险。

所有的队员此时都被遇害队员的惨状和诡异的气氛所影响,注意力都稍稍有些分散,是以两人缓缓朝柜子前进,并没有人发现。

就在此时,躲藏在柜子后面的物体似乎发现了两人已注意到它,突然从柜子后面冲出,扑向一个正在检视队员尸体、背对着柜子的组员。

那物体移动得相当地快,加上地下室并没有什么灯光,是以冲出来时完全看不清它的长相,只见到一团黑影。

叶亦深和吴诚毫不迟疑,同时发动向那黑影扑去。

吴诚站得较远,只见他双掌平推,一招“披星戴月”由数公尺外飞身击向那黑影,但那黑影的速度委实太快,吴诚这一掌竟被闪过。

叶亦深站得较近,大叫一声:“小心!”同一时间推向那名被攻击的警员。

叶亦深后发先至,只差一点,才堪堪将那名警员推开,而那黑影一抓末中,攻势便转向最近的叶亦深。

他身形未停,空中一个一百八十度回旋,卸掉了这千钧一发的攻击,同时右脚回勾,由后方踢中那黑影的背部。

那黑影似乎对叶亦深这一脚不怎么在意,只微微一停,又扑向叶亦深。

叶亦深还没看清楚黑影长什么样,便感受到强大的力量向他压来,他大喝一声,使出七成的功力,一招“直捣黄龙”从中宫直进,一拳扎扎实实的击中黑影的腹部。

叶亦深只觉右拳接触之处又湿又滑,很不好着力,而且腥臭之气令人作咽,他心中虽有些讶异,但手上却不停,手肘、膝盖同时又击中黑影身上五个地方。

连中对手六下,叶亦深向后退开两步。

黑影吃痛,发出一声如同猛兽般的吼叫,又要向叶亦深扑来。叶亦深不慌不忙,突然矮身,一招“横扫千军”,左脚回踢击中了黑影的脚关节,将黑影扫了个四脚朝天,叶亦深正待再出手制服对手,却听见了枪响。

原来,许多组员在叶亦深动手后也看见了黑影,直觉性地便开枪向黑影射击。

叶亦深没想到众人根本没有将他的安危放在眼里,竟不顾一切的开枪射击,他不及细想,一个懒驴打滚便向旁滚了开去。

按着,便听到一阵疯狂的扫射,玻璃破碎的声音和物品倒在地上的声音,待他转回头去,哪里还有黑影的行踪?

他叹了一口气,一手撑着坐在地上,看着地下室被打成蜂窝。

一分钟之后,射击才渐渐停止,对讲机传出索登局长焦急的声音:“怎么回事?为什么开枪?”

“报告局长,刚才发现……嗯……”洛克南警长根本无法确切说出黑影的形态。

“是发现嫌疑犯了吗?”索登局长道。

“是……不过……”洛克南警长结结巴巴的。

“到底发现嫌犯了没有?”索登局长更急的问道。

洛克南曹长正不知如何回答时,叶亦深对他指了指下水道的入口,他才看到这个地下室有一个连接下水道的大型圆盖已经翻起,看来对方已经由此处逃走。他只好回报道:“报告局长,嫌犯可能已经由下水道方向逃逸。”

“那还不赶快去追?被他逃去市区就麻烦了。”索登局长道:“等一下,留一组人对现场进行检查、采样,其余三组人往下水道去追捕疑凶。”

洛克南窖长立即指挥在地下室的组员,留下了叶亦深这一组处理现场,其余的人员则跟进下水道,继续追凶。

叶亦深站起身来看了看拳头上和膝盖上沾到的黑影的黏液,并闻了闻。吴诚靠过来,问他道:“怎么样?”

叶亦深皱起了眉头,道:“很奇怪,从没有碰过这样的事。”

“怎么说?”吴诚顺着叶亦深的目光,望向他的拳头。

“你看。”叶亦深将拳头举了起来,对着较亮处,道:“这些黏液是我刚才和他打斗时,在他身上沾到的,刚才大约有这么大一片……”叶亦深比着大小:“但这些黏液却似乎有生命似的,一直收缩到现在这么大。”

吴诚靠近观察了一会,同道:“现在似乎没有再收缩了。”

“嗯,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叶亦深道。

“你刚才看见那个东西的样子了吗?”吴诚问道。

“我没有看清楚,它长什么样子?”叶亦深问道。

吴诚低声的道:“我也搞不清楚,是不是我眼花了,那玩意长得他妈的不是个人样。”

“你怎么这样子形容!”叶亦深觉得有些好笑。

“你以为那些警察是胡乱开枪的吗?”吴诚口气有些生气但又似乎能谅解的道。

“哦!那是为了什么?”叶亦深问。

“那是因为他们吓到了!”吴诚回道。

“真有那么恐怖吗?”叶亦深还是不太相信。

“你看看那些警察的脸就知道了。”吴诚指着留在现场的警员道。

叶亦深顺着吴诚的手指看过去,果然每个人脸上都一副惊魂未定的神色。叶亦深心想:“莫非那黑影真是什么恐怖的怪物还是鬼妖之类的?让这些训练有素的德国警察吓成这个样子。”

他自己也感到十分惊奇,因为在他这些年经历过那么多稀奇古怪的事后,他仍然无法想象出来刚才和他交手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以它的速度和力量而言,分明是必须经过多年的武术训练才能达到的水准,可是就它的出手和攻击的位置来看,分明又是完全不懂武术的人,到底它是什么,叶亦深一时还想不出来。

“那你说说看,它到底长什么样子?为什么他们吓成这个样子?”叶亦深再问吴诚。

“灯光那么暗,他的速度又那么快,我真的没有看得很清楚。”吴诚回答道。

“你就形容看看嘛!”叶亦深要吴诚一定要说个东西出来。

“好吧!”吴诚勘不过叶亦深,便道:“它比你高、比你壮、比你黑、比你……”

叶亦深不等他讲完,阻止道:“喂!喂!喂!等一下,等一下,这是什么形容啊?这样我哪知道他长什么样子?”

“本来就是这样啊,它是比你高、比你壮、比你黑嘛。”吴诚不服气地道。

“比我高、比我壮、比我黑的人多得是,少说也有几百万,你说点具体的。”叶亦深解释道。

““它”不是人。”吴诚终于蹦出了这几个字。

“你也形容得真具体。”叶亦深笑着道。

“如果它是人的话,你觉得那些警察有可能吓成这样子,还胡乱开枪吗?”吴诚反问道。

“你这么说也有道理,不过就没办法形容得详细点吗?”叶亦深道。

“没有。”吴诚回答得也真干脆。

“算了,算了,不问了。”叶亦深放弃了。

两人说话时,原本四组的人员只剩下一组在收拾和检查着凌乱的现场,其余三组人员己进入下水道追捕那个黑影。

当地下室的灯全都打开之后,叶亦深这才看见室内有一大堆的高压瓶,装着氧气、氢气类的气体,要是刚才被子弹打到,一定会引起一场大爆炸。

他拍拍胸口,心里对自己道:“好险!”

过了一会儿,以索登局长为首等十余名警员和医护人员已来至楼下。

“请你先别走,我想问问你有关刚才的一些情形。”索登局长拍了拍叶亦深的肩膀道。

“我不会走,我也有些事要跟局长说。”叶亦深仍一边走一边看着手。

“那好……你身上是什么东西啊?……好恶心……”索登局长刚才拍他背的时候摸到了他身上的黏液,此时发现了,双眼盯着手中的黏液,做出奇怪的表情。

“是那……怪物身上的。”叶亦深想不出该怎么形容。

“怪物?”索登局长不明白的道。

叶亦深这才抬起头来看着索登局长,同道:“你去问队员好了,我也没有看得很清楚。”

索登局长点了点头,便指挥其它人员工作。

叶亦深和吴诚找了张椅子坐下。警员、法医和一般医护人员进进出出,已将地下室死亡的警员纷纷抬出,其余人员则仔细的在勘验现场。

叶亦深不断地观察那堆黏液,发觉黏液呈黄绿色,相当浓稠,除了略带血腥的味道以外,还有一种令人作恶的臭味;黏液本身会动,似是一种生命组织,但时间相当的短,大约只有三十秒到一分钟左右。

索登局长站在两人身边盯着众警员处理着现场,并回头对叶亦深道:“这件案子希望你们暂时替本局保守秘密,除了你们两人之外,我不希望有任何其它人知道这件案子。”索登局长深深吐了一口气道。

“没有问题,索登局长。我知道本案有一些不太容易为人所理解的地方。”叶亦深答应道。

“你对这个案子有什么意见吗?”索登局长问叶亦深道。

“我不太好说什么意见,因为我虽然和那个凶嫌交过手,但是连它确切的长相和体型都无法描述出来。”叶亦深回道。

“不过,你和它有过接触,你身上……”索登局长叫了一声;“对啊!你身上还有它的分泌物!”他转头叫了一名警员,吩咐他道:“立刻采集他身上的分泌物样本,教他们马上拿回局里化验。

那名警员便和另一名警员拿了些搜证、化验用的工具,在叶亦深身上各处刮取那些黏液。

等采样的警员刮起不少黏液并走开后,索登局长才又对叶亦深说道:“你说屋主是做什么的?”

“他是医学院博士班的学生,今天才刚领到学位。”叶亦深回答道。

索登局长点点头,又问道:“你知道他在做什么实验吗?”

“我不清楚。”叶亦深又回答。

索登局长“嗯”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

索登局长招招手叫叶亦深走到那些队员受害的位置,然后道:“这些血迹是前一组遇害的警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降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