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妖》

第八章

作者:谢天

索登局长和两个警员开了警笛和警灯在后追赶叶亦深,但是才两个转弯便追丢了叶亦深。等他们来到别墅时,叶亦深刚好又急急忙忙地往外走,索登局长张开手臂拦住叶亦深,道:“你又要去哪里?”

“去找我的律师。”叶亦深也不管索登局长,自顾自地往外走。

“你到底在搞什么?”索登局长被惹毛了,对着叶亦深大叫。

叶亦深回过头来,做了个不好意思的表情,回了索登局长一句话:“我也不知道。”

叶亦深出了门便跳上车,一溜烟又不见了。

索登局长气得半死,对两名警员招招手,道:“走吧。”

两名警员也只得莫名其妙地又坐上了警车,一路追赶叶亦深而去。

叶亦深上了车飞快地向苏菲亚家驶去,他必须赶快处理完苏菲亚那边的事,回头再来解决这边这个怪物。

他其实并不很担心吴诚的处境,因为吴诚有着过人一等的功力,虽然那怪物的危险性相当高,但他相信吴诚可以应付得来。

但是苏菲亚便不同了,她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

当他赶到苏菲亚住所的大门时,苏菲亚只穿著一件运动短裤和上衣站在四楼的窗台外边,背部紧紧地贴着外面的墙壁,正不断地向两个窗台中问的位置缓缓地挪动,情况相当的危险。

这表示苏菲亚是从屋内逃出来的,之前她一定没有机会逃到楼下,不然她绝不会冒险爬上仅仅只有一呎宽的窗台。

“深!我在这里!救我!”苏菲亚一眼便看到叶亦深了,叶亦深刚从车上跳出来。

“你别动,我马上上来,你千万别动。”叶亦深一边靠近一边对苏菲亚说。

他一直走到屋边,苏菲亚站的窗台下方,并未进到屋内,只是不断地上下打量着窗台和苏菲亚的位置。

苏菲亚看他迟迟不上来,急得要死,不断地催着叶亦深:“快一点,我快站不住了。”

没想到叶亦深却完全没有响应,仍只是不断地上下打量着窗台。

苏菲亚正对叶亦深的不闻不问感到非常生气,也觉得莫名其妙,要再催促叶亦深时,却看见他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双腿微微弯曲,突然“喝”的大叫一声,由原地一个蹬跃,凭空拔高数公尺,苏菲亚还没看清楚时,他双手已经抓住了四楼卧室的窗台,他轻轻摆动了一下,双臂一撑,人便站上了窗沿。

这几个动作一气呵成,丝毫没有拖泥带水,而且姿势潇洒至极。

叶亦深沿着窄窄的阳台,挪步到苏菲亚的身边,伸手握住了她。

苏菲亚这才感到十分安心地道:“谢谢你。”

“别客气。”叶亦深道:“你数一、二、三,到三时便往下跳,我会接住你的,好吗?”

“你刚才为什么不直接在底下接住我?”苏菲亚问道。

叶亦深愣了一下,才笑着回道:“你以为你很轻吗?从四楼跳下去,你的重量再加上加速度,假如接个不好,我们两个都会受伤的。”

苏菲亚听他这么说,知道他的考量是对的,只好乖乖道:“我知道了。”

叶亦深点点头,继续交待道:“你闭上眼睛数一、二、三,比较不会害怕。”

苏菲亚“嗯”了一声,便闭上眼,数道:“一……二……”

叶亦深抓着苏菲亚的手渐渐松开。

“三”还没数完,突然从四楼窗内冲出一个人来,在窗台一蹬,便转折向叶亦深站的位置,同时又攻击叶亦深的面门。

叶亦深完全没预料到会有人从窗内以这种方式突发攻击,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只得硬接了来人一拳。

可是,更没想到的是,来人的速度和力道都异常的凶猛,叶亦深一接之下,只觉强大的劲力将他压得一阵气窒,不由得向侧面退了三步,而窗沿不过只有一呎宽,叶亦深一脚没有踏稳,竟踏了个空,向下便栽了下去。

苏菲亚原本正要数“三”,却被叶亦深撞了一下,也立足不稳向下栽去。

叶亦深身在空中,只有一剎那的时间,但他丝毫不慌乱,心念一转,在身形下落之际猛提一口真气,先是推了苏菲亚一把,将苏菲亚斜推上去,而他也藉这一推,调整了自己跌下的姿势,并将下降之力卸去,斜斜地落在地上,待他一落下,立刻施起轻功,窜到苏菲亚预定落地的位置,此刻苏菲亚刚好落下,叶亦深便伸出双手轻轻抱住了苏菲亚。

苏菲亚惊魂未定,吓得花容失色,紧紧抱着叶亦深的脖子,不肯松手。

刚才突制叶亦深的人见两人安全落地,气得连连直吼,又从四楼窗台直扑下来,攻向两人。

叶亦深一手抱着苏菲亚,使力出招变得十分不方便,只得先闪一步,向左侧让开,避过来人这力道万钧的一击。

当叶亦深回过头来的时候,恰好见到对手的模样,而苏菲亚正好他面对着他。

叶亦深只觉对手长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虽然具有类似人的外形,却又不完全是,他也不确定究竟像什么,好象有点像头豹,又有点像猫。

他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而苏菲亚一见,只哑哑地叫了一声“怪物”,便昏了过去。

叶亦深将苏菲亚放在地上,同那“怪物”靠近了一步,然后摆出一个“八卦拳”的架势,准备迎敌。

两人在原地对峙很久都没有动作,叶亦深从他唯一比较像人的双眼里,感到一些熟悉。他心里奇怪道:“这个眼神我似乎在哪看过,一定是什么熟人的。”

他脑袋里拚命地去回想,究竟在哪看过这个眼神,从东想到西,又从现在住以前回想,但仍是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他心中考虑了十几秒钟,仍没结果,才道:“你出招吧。”

那怪物没有件任何回答,突然大吼了一声,攻向叶亦深。

怪物的攻击十分强劲,而且显然有武功底子,不像在别墅地下室的那个怪物。

叶亦深不敢托大,一招“乌龙摆首”向右跨开,腰部轻转,左掌凝聚内力,将怪物的力量刚好接住并往旁卸去,身体则继续往后转动,把怪物整个身体向外推了出去。

怪物拚了全力的一击,不但没有伤到叶亦深,还被他轻描淡写地化解开,令怪物气得连连怪吼。

叶亦深一招才停,一招又起,连着“云龙三现”,连续使出两次“乌龙摆首”,中间还加上了上步扣押、转身推拉,从旁看去,就好象叶亦深拿着一个大皮球在自己玩一样。

然后是“星流影集”、“金鹏掠波”,叶亦深不断地变换方位,并将对手拉过来扯过去,而叶亦深的身势看似又轻又柔,实际却稳若泰山,加上他潇洒轻松的神情,丝毫不令人觉得两人是在以性命相搏,简直像是叶亦深在嬉戏一般。

直到最后一招“风摆杨柳”,叶亦深才将怪物摔倒在地。

怪物虽被叶亦深搞得七荤八素,但并未完全乱了阵脚,只一摔倒便弹了起来,突然使出一招“追星赶月”,由地上直击叶亦深腹部,是一招偷袭的招数。

叶亦深对这招熟得不能再熟,因为这是小时候叶亦深和吴范武两人常常互相偷袭的招数。

以前,叶亦深的功夫就比吴范武来得好,每次练功,吴范武总是败给叶亦深,而每次吴范武输了,便用这招“追星赶月”来偷袭叶亦深。

这招“追星赶月”其实并非什么光明的功夫,而是两人小时候自创的招式,只是原来“猴子偷桃”的名称太过不雅,才改成了“追星赶月”。

叶亦深也总是让着吴范武,故意被他偷袭成功,甚至还会装着受伤,引来两人哈哈大笑。

那时只是孩子们之间的一种乐趣、好玩,而现在却是杀机重重。

叶亦深不由得愣了一下,原因是这个怪物所用的招式竟然是他所熟知的招式,他之前根本想不到。

这让他心情十分混乱,这招式只有吴范武和他知道,那么,这个怪物极有可能是吴范武,或是说,根本就是吴范武。

但是,吴范武怎么会是这个样子呢?是什么让他变成这个样子的?他以如此的面貌形态出现,和另外一个在他住处出现的怪物有什么关系呢?

再说,他又为什么会在苏菲亚的住处出现?

种种情形加在一起,让他不知下一步该怎么做了。

眼见着那怪物的拳风已扫到了他的胸前,但他仍没有动作,直到千钧一发之际,他才突然道:“范武!为什么?”他的双手是垂着的,没有任何要防卫和进攻的意思。

那怪物听到他说这句话,看他也没有要防守的动作,竟也硬生生地收住了拳,立在叶亦深面前,两人脸部相距不过只有十公分。

“范武……”叶亦深看着那怪物,又叫了一声。

那怪物没有继续攻击,也没有说话,只是突然转身,似乎很痛苦的样子,以极快的速度飞奔而去。

叶亦深没有动,只是站在原地看着那怪物像一头敏捷的黑豹一样快速地跳过围墙,渐渐不见。

他的心里有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失落,比起他前两年看着自己当时的女友死在自己怀中的心情还要低落。

整个院中只有他和昏倒在地的苏菲亚,偶然一阵该是清爽凉快的微风吹来,竟然让他全身颤抖起来。

他在害怕什么?他真的有些搞不清楚,只知道自己有些茫然,胃里一阵阵的翻搅、恶心。

这种情形持续了好一会儿,他才从惊诧中回过神来,他低身去检查苏菲亚,并在她的人中按摩了几下,数秒之后,苏菲亚便悠悠转醒。

“我刚才看见的是什么?是怪物吗?”这是苏菲亚睁开眼后说的第一句话,她的情绪显然还相当激动。

“哪有什么怪物,你看错了。”叶汀深强自压住内心的不安,想稳定苏菲亚的情绪。

“我不相信,我一定看到什么了,不然你的脸怎么会这么苍白?”苏菲亚指着他的脸道。

“你别瞎猜了,哪来的什么怪物,可能是你掉下楼来时,我太过紧张以致于吓到了。”叶亦深刻意避开了苏菲亚的目光,一边说一边将她扶起,并帮她拍掉身上的灰,不让她再看见自己脸上的不安。

“你会因为如此就吓到?刚才那是什么人?”苏菲亚摆明了就不相信,两眼睁得又图文大,紧紧地盯着叶亦深。

叶亦深赶紧摆出一个轻松自在的神情,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多疑了?跟你说没事就没事。”

苏菲亚是个聪明人,她心里晓得叶亦深一定有什么原因才会瞒着她,虽然她暂时无法了解是为了什么,但是她却也知道叶亦深一定有他的考虑,现在逼问,只会造成叶亦深的反感,而且也不见得一定问得出什么答案来,所以她也不再追问,将这个问题放在心里,等适当的时机再来了解。

这是比较聪明的作法,操之过急总是容易破坏事情,适时的问问题,适时的解决,远比急于一时来得智能。

“现在怎么办?”苏菲亚问叶亦深道。

“你有没有朋友那里可以去的?暂时先到你朋友那儿待一段时间,等我查消楚这边的事之后再回来。”叶亦深道。

苏菲亚嘟着嘴,语气有些哀求:“我想跟着你。”

叶亦深看了一眼苏菲亚,很不忍心地道:“我还有别的事要做……”

“那没关系,我可以去露易丝那里。”苏菲亚很不情愿地说道,明亮的双眼中流露出可怜的神色。

叶亦深看着苏菲亚,终于叹了一口气,道:“好吧,你可以跟着我,不过得听我的话。”

“我一定听话,不会给你制造麻烦的。”苏菲亚立刻说道。

叶亦深上下看了她一眼,笑了笑:“我看你最好去穿件衣服,别着凉了。”

苏菲亚也笑了笑,道:“我还以为你喜欢我这样的穿著呢。”

       ※   ※   ※   ※

苏菲亚在很短的时间内,换穿好了衣服,她穿了一套牛仔装,看起来又年轻又俏皮,跟她平常穿著套装的律师装扮比起来,叶亦深远比较偏爱这种打扮。

叶亦深向来喜欢自然的美,他认为因时地不同而有不同的装扮固然必要,但真正的美总得在原始中才能发现。

叶亦深称赞了苏菲亚两句:“很少见你这样的打扮,看起来真美。”

苏菲亚哭得很开心:“没想到你还会赞美人。”

叶亦深有些奇怪:“怎么?我以前没赞美过你?”

苏菲亚只是笑,没再作什么解释,搞得叶亦深以为自己真的没赞美过苏菲亚。

两人一同出了门,正要上车,便看到一辆警车渐渐驶近。

叶亦深看都不用看,便笑着对苏菲亚道:“索登局长来了。”

“他来干什么?”苏菲亚不明白地问道。

“来……”叶亦深想了想:“来看车子屁股的。”

这话一点都没错,当索登局长的警车来到门前,叶亦深己经发动车子,等几人下车时,叶亦深便踩下油门扬长而去,索登局长三人赶紧上了车掉转车头,但他们哪里追得上叶亦深的车呢!只得踩尽油门在后面拚命地追赶。

叶亦深转头向一旁的苏菲亚道:“你看,是不是?他们是来看车子屁股的。”

苏菲亚大笑,敞篷车带进的风吹起了她金黄色的秀发,彷佛盛夏的麦穗在田里滚起的阵阵波浪。

叶亦深两人一路往吴范武的别墅开去,在车上说说笑笑。

俊男、美女、名车、灿烂的阳光,彷佛构成一幅人间最美丽的画面。

但他们不知道,他们即将在几分钟之后面临一个最恐怖的事件。

当两人愉快地驾着车到达别墅门口时,就是这个事件揭露的时候。

首先,他们看见了浓浓的烟由别墅里往外区冒。

“失火了!”叶亦深惊讶地道,同时在车一停安时便跳出了车子。

“发生什么事情了?”苏菲亚也讶异地道。

“我得赶快进去看看,你留在外面,然后马上打电话给消防队。”叶亦深十分焦急,话没说完,人已经进了大门。

苏菲亚则拿起车上的电话,通知了消防队。

叶亦深焦急的冲进屋里,而一楼已经全部都是浓烟,呛得他几乎无法呼吸。

“火是从地下室上来的。”叶亦深由烟的方向判断。

他之前离开时,吴诚一个人在地下室,现在地下室起火,有可能是他放的,也有可能是因为其它原因,但不管为什么,他必须先确定吴诚的安全才行。

他深吸了一口气,毫不犹豫地冲进了地下室,此时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希望吴诚没事。”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降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