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妖》

第九章

作者:谢天

吴诚走进了铁柜后面,没想到铁柜后面是一个向下的楼梯,而且非常地陡,几乎超过了六十度,使得他差一点点就摔了下去。

更槽的是里面黑鸦鸦的一片,什么都看不见,他只能以手扶着墙壁往下走,丝毫不敢大意。

他虽然看不见眼前的情况,但是他很清楚,他看不见,并不表示那怪物也看不见,这里是那个怪物的地盘,很可能他现在正被那怪物虎视耽耽地盯着。

他缓缓地向下前进了大约有一分钟左右才到了平地,阶梯共六十格,以这种倾斜度和距离来看,他可能已经下降了有五、六层楼之多,潮湿且带着霉味的空气令他呼吸很不顺畅。

不过,到了平地之后,四面都有微微的光线透来,虽然光线昏暗,但足以让他看清楚自己所在的地方。

他向四周看了看,发现他立足的位置,是一个小小的像是客厅的地方。四面都是墙壁,而每一面墙上都有一个门,门在人高的位置又有一个小孔,很像是监牢的观察窗。

“看起来真像是地牢。”吴诚心里念道。

而光线便是从这些窗中透出来的。

现在,他必须去打开其中一扇门,或是每一扇门。

他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不要那么紧张,然后走到其中一个门前,缓缓推开了门。

门是铁做的,相当的重,推动时发出尖锐的金属磨擦的声音,他在推开门的同时,右拳已经凝聚了七成的功力,指节发出阵阵爆响,他必须准备好不被怪物偷袭。

当第一道门打开之后,他只看见一张破旧的床,一看就知道已经很久没人睡过,上面积满了灰尘。

他松了一口气,退出了第一个房间,转身往左手边的房间走去。

左手边的房间也和第一间房间一样,透着暗淡昏黄的灯光,而吴诚却愈来愈紧张,因为怪物出现的机率愈来愈大了,由四分之一提高成三分之一。

他仍是提起了七分的功力警戒,以防怪物突袭,然后以左手推开了第二道门。

这一道门一推开,门后的景象不单是使吴诚吓了一跳,而且几乎是令他整个人向后弹开。

他觉得十分恶心,一阵阵反胃的感觉涌了上来,几次禁不住要呕吐出来。

他看见两具尸体,尸体放了有一段的时间了,大部分已经腐烂,而且到处都是肥大的蛆爬在上面,似乎正在啃食着腐败的尸体。

“天啊!这是什么?”他内心里大叫着。

正在他感到昏眩又恶心的同时,他的身后迫近一道强劲的拳风,直袭他的背脊。

吴诚立刻感觉到了这股拳风,以力量和速度来说,正是他在追赶的那个怪物。

他本不该这么大意的,只是刚才眼中的景象实在太令他错愕,以至于连敌人到了身后他都不知道。

他不及细想,立刻一个“懒驴打滚”,朝旁滚了开去。

怪物的速度十分地快,一招扑空,立刻又向吴诚滚开的位置抓来。

吴诚还没站起,便又再度受到了攻击。

吴诚人在地上,仍使出一招“脚踢华山”,一边防守,一边进攻,一边试着站起身来。

他的身法虽然十分敏捷,但怪物的速度也快,每次都只在千钧一发间才闪了开去。

只见吴诚不断的绕着墙壁翻着肋斗,试图避开怪物的攻击。

吴诚之前和怪物交手过,知道怪物有着超人一等的力量和速度,自己如果不赶快避开它的攻击的话,只要被它击中几下,肯定会受不了。

但现在,他连站起来的办法都没有。

而怪物却一波接一波毫不留情的施予致命的攻击。

“住手!”突然一声大叫,阻止了怪物的动作。

吴诚立刻趁这一瞬的空档站了起来。

密室中多了一个人。

怪物似乎很听这个人的话,乖乖地站在原地,看着发话的那个人。

然后,吴诚便看见了吴范武。

吴范武穿著一件绉巴巴的衬衫,一脸苍白的站在刚下楼梯的角落。

“阿武!赶快离开这里,这里危险!”吴诚急叫道。

没想到吴范武根本没有理会吴诚,反而缓缓走到那个怪物身边,拍了拍它的背,又从上身的口袋中拿了几颗像是葯片的东西给了它。

那怪物毫不犹豫地便将葯片吞到嘴里,“啪滋,啪滋”的像是嚼口香糖般咬了起来。

吴诚站在原地,看着吴范武和那怪物,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震惊和痛苦。

“阿爸,你走吧!立刻离开这里,回美国去,永远也不要回来。”吴范武说道。

“这是怎么回事?阿武。”吴诚怀疑的问道。

“你不必管是怎么回事,反正赶快离开这里就对了。”吴范武又道。

“我不会离开这里的,你得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吴诚关心的道。

“你这是在逼我。”吴范武道。

“我没有逼你,我一向不逼你,只要你告诉阿爸,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吴诚相当坚持。

“我和他是一起的,很抱歉,阿爸。”吴范武向那怪物靠近了一步。

吴诚看到吴范武的行为,心头一阵激荡,几次都差点晕倒。

“为什么?为什么?你告诉我为什么,好不好?”吴诚的语气显然是又痛苦又不明白。

“你不会明白的!”吴范武的声音也带着痛苦道。

“有什么事情都可以跟我们说,我,还有阿深。”吴诚的口气还有一份慈蔼。

“你不用想劝我!”吴范武的回答十分坚决。

“你要告诉我为什么,不然我死都不会冥目的。”吴诚道。

“我根本不是你的儿子!”吴范武终于说了一个原因,他的声音听得出来有某种程度的怨恨。

“这……这有什么关系?我一直把你当作是我亲生的,我们有什么问题都可以一起解决的。”吴诚没想到吴范武已经知道他并非自己所生。

“你看我……黄不黄、白不白、黑不黑,根本就是一个杂种。”吴范武的声音有着深层的伤痛。

“这有什么关系?你是有智能的人,而且又是学医的,应该知道混血儿并没有什么不好才是,外表的肤色并不代表什么!”吴诚想感化吴范武。

“那是你的想法,在现实社会中却不是这样子的。”吴范武叫道:“我从小便被身旁的人歧视、欺负,你都不知道。”

“我……”吴诚真的并不清楚。

吴范武又继续道:“小时候,我的同学都叫我杂种,有许多个子比较人的同学几乎每天都欺负我,只要看到我就打我的头,假如我回嘴或是不听他们的话,他们便拿小刀恐吓我;他们没钱的时候也向我勒索,我不给的话,他们就会打我,这些事我都默默忍着。”

“这些事我都不知道,你以前都不曾跟我说过。”吴诚很讶异的听着吴范武叙述小时候的事,心里一阵阵的痛涌上来。

“是啊,我一直都不敢把这些事告诉你,你以前好凶、好严格,还总是要我不准哭,要像个男孩子,我怎么敢告诉你这些?”吴范武又道。

吴诚虽然疼爱吴范武,不过他受的是佛家的教育,讲的是自持的功夫,是以他的教育方式难免以佛家的方式为准而过于严格,忽略了吴范武并非佛家弟子,只是个普通的孩子。

“上了中学以后,动手打人的情况愈来愈凶,白人欺负黑人,黑人再欺负我们,连其它一样被欺负的黄人、红人都来欺负我们,而所有人又都欺负像我一样的杂种人。”吴范武叙述着:“每天,我都在恐惧中度过,那种日子,真是……”

“那你为什么不好好学功夫呢?学了功夫他们就欺负不了你了。”吴诚道。

“不提功夫还好,一提功夫我就有气!”吴范武气呼呼的道。

“为什么?”吴诚真的不懂了。

“我和阿深一起学武,为什么他总是练得比我好?”吴范武说道。

“阿深天资很好,做什么事又都很专心,所以学武学得好。”吴诚解释道。

“我就知道你比较偏坦阿深。”吴范武的口气中带有嫉妒。

“你是我的儿子,他是我的徒弟,我不曾偏坦你们任何一个的。”吴诚很直接的道:“可是习武这种事情是讲求努力的,有一份的努力就有一分的收获,你没有阿深认真。他每次练功时都是意志集中,全神买注,而你却总是心神不属,只学到形,而学不到神。”

“我……我每天在学校被人欺负,怎么能集中精神?”吴范武辩解道。

吴诚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很心疼地看着吴范武,脑中浮现出吴范武小时候的样子。

“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之下,我认识的一些同学都加入帮派来保护自己。”吴范武又讲道。

吴诚听到帮派立刻插口道:“怎么可以加人帮派!”

吴范武惨笑了一下:“也没有帮派要让我这种人加入,帮派吸收人的时候也要过滤的,只要一看到我这个样子,他们就会拒绝了。”

“我真的都不知道,很抱歉,孩子。”吴诚觉得很心痛,想往前去摸摸吴范武,但只踏前半步便停住。

“种族歧视在美国是个泛滥的问题,你竟然说你不知道?”吴范武表情很讶异地道。

“他们有种族歧视我是知道的,在白人的社会中,种族歧视的问题一直存在着,这点,阿爸不会不知道。我不知道的是,你竟为此受了那么多的苦。”吴诚解释道。

吴诚在这一点上,就显得有点粗心大意,别说是一般的小市民有种族歧视的问题,就连许多知名的大人物都有种族歧视的困扰,不然为什么会有个黑人明星想办法“漂白”自己的皮肤,让自己看起来像个白人?若是美国的有色人种和白种人一样受到尊重,这位大明星想必不需要花那么大的功夫,把自己皮肤的颜色都改了。

种族歧视其实改变的不仅是某人皮肤的颜色,更是破坏一个国家整体的进步和人与人之间的和谐。

种族歧视虽然只是一个心理状态的结果,但它绝不是小事!没有人有权利去歧视别人,也没有人天生下来就必须遭受别人的歧视!白人是人,黑人、黄人、红人一样也是人!

吴范武咬着牙,语气非常差地道:“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喜欢出门,为什么不喜欢交朋友,整天躲在书堆里啃书本吗?”

“我现在知道了。”吴诚听了很难过,但也换个角度说道:“喜欢念书也没有什么不好,你现在不是拿到博士学位了?”

“博士学位有什么用?我到现在连女朋友都没交过!”吴范武大叫道。

“那是她们不懂得欣赏你。”吴诚虽然是个出家人,但他仍能够体会吴范武从未交过女朋友的痛苦,不过他也只能安慰吴范武,毕竟他也没有什么办法。

“她们是看不上我,因为我的外表很怪,我哪一个同学没有女朋友?”吴范武很激动,爱情对任何人都有相当的影响力。

“那你以前为什么都不跟阿爸说呢?我们可以离开美国,到中国大陆或足台湾去啊!”吴诚道。

“我是不属于任何一个人种的!你说,我像白人?黄人?还是黑人?到了别的地区,我依然是个杂种。”他仍然处于极激愤的状态,只停了-下,又继续道:“不过,没关系,我后来渐渐习惯了被人嘲笑、欺负和冷落。到现在,我找到了一个新的出路……”

“这就是了……”吴诚正想以此而安慰他,但话还没讲完就被吴范武打断。

“嘿!嘿!大自然真是奥妙,在生命繁衍中进化出了基因,这个肉眼看不见的小东西决定了下一代的一切。”吴范武讲到这个话题似乎很兴奋。

吴诚不知道他为何提到这些,只是呆呆地看着他,等待他的下文。

而吴范武也并没有停,仍滔滔不绝的说道:“所有生物都是由细胞组成的,而经由有性繁殖的生物都受前一代父母基因的影响,在受精卵以反细胞中保留了全套的基因,将个性、形体、智能……等等的遗传讯息,记录下来并且留传给下一代。”吴范武像是在上课般的又道:“基因为了尽职的将这些条件保留下来,就算血源再远一样也能记录下各种遗传讯息;有趣也讽刺的是,在基因组合的公式下,血源近的基因因为条件相近,所以特征便不明显,下一代很难有优秀的表现;而血源远的基因却因为基因差异大,在保留前代特征的首要前提下,自然而然地便会保留起不同的前代特征,而生出较为全面的优秀后代来。”吴范武忍不住狂笑了起来,似乎带着三分讽刺又带着三分的愤世嫉俗。

“你……”吴诚不知道怎么回事,只能看着不大像他所知道的吴范武。

“阿爸,基因不是我发明的,是上帝!”吴范武加强道。

吴诚直直地看着吴范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九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降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