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游侠》

一、路见不平

作者:谢天

“当当当!”下课铃声终于响了。一波波的学生脸上带着幸福快乐的笑容冲出了教室。

只有二年十三班,却一点动静都没有。从教室的窗口看进去,可以看见这班所有的学生仍然正襟危坐,愁眉苦脸地钉在椅子上。

这堂课,是暑假前,学期末的最后一堂课。照理来说,应该是轻轻松松快快乐乐,老师讲讲笑话、同学们打打屁就可以下课了。可是,很不幸的,这堂课是班导师巴大头的数学课!下课铃声已经响过一会儿了,可是,他仍站在讲台上,粉笔劈哩啪啦飞快的写着,一点下课的意思都没有。

如果仔细看他脸上的表情,那展现出的神色就像是古代横征暴的贪官污吏一样,非要把人榨乾、敲光才行。

明天就是暑假,现在谁还有心情上课呢?这完全是一件理所当然,天经地义的事,可是偏偏还有老师撑着不下课,难道他们不知道在吸收能力不佳的状态下学习,无疑是事倍功半?还是他们认为给一个有胃病的人吃一大堆的东西,会有效果吸收?

班上所有的同学都已经对这种无意义的课程不耐烦了,巴大头在上些什么,没有人听进去,心里都只想着放暑假去那儿玩,当然,更别说游子宣了。

游子宣,二年十三班的普通学生,不特别高,不特别矮,长得也不特别帅,浓浓的眉,高高的鼻,一双有神却不秀气的眼睛,但在升学制度之下,这些都不代表什么。

他真的和别的同学也没有什么特别不一样,只是偶而在教室里望着窗外,眷恋着恐怖的升学主义教室外自由的空气,和幻想着有那么一天自已会如鸿鹄一般展翅而去。

游子宣上课并不是很认真,不过他自认为是属于天资聪颖的类型,对于喜恶,也已经有了一定的感觉。在这种极度竞争的升学班里,只有部分课程的成绩好,却还能一直都保持在中间水准,而不被踢出升学班去,已经难能可贵了。

       ※   ※   ※   ※

“游子宣!游子宣!”巴大头一阵尖锐有如催魂的喊叫声惊醒了游子宣的梦。

巴大头除了有着政客般的教学态度外,还有一根从椅背上拆下来,长四十五公分,宽十公分,厚一点五公分的戒板。就算学生不怕他那张“不和狗讲笑话”的脸,也会屈服于这根戒板的婬威之下。

而遗憾的地方是:巴大头一向对游子宣这个学生特别“照顾”,因为在他那双又小又单眼皮得不能再单眼皮的眼里,在那副又厚又土的眼镜后面,这种学生虽然成绩还过得去,但却最影响班上的风气和学习态度。巴大头讨厌聪明的学生,他情愿他的学生全部是白痴,只要考得上学校。

“有!”游子宣不得已地从快乐暑假的梦中回过神来,缓缓的站起来,双目呆滞并有些惺忪的看着巴大头。

“上来,把这题解出来。”巴大头指着黑板上的题目,等了一会儿又道:“如果你解出来全班就下课,解不出来全班就留下来。”巴大头用像是看着仇人,又有些像在赌博的表情说道。

这时如果用力的看他的眼睛,你会发现巴大头眼中泛出的光是绿色的。

“这真是件可怕的阴谋!”游子宣心里想:“假如解不出来,全班都会因自己而留下,班上的同学不会怨恨巴大头迟迟不下课,反而会怨恨自已解不出题来,害大家不能下课,这么一搞,那自已不就成了‘千古罪人’了?巴大头这招‘借刀杀人’之计,果然狠毒。”

他仔细看了看黑板上的试题,突然领悟了“书到用时方恨少”的含义,不过,他现在身负“解救全班同学于水深火热之中”的重责大任,岂能退却?!只得鼓起勇气回道:“老师,是不是解出来就真的下课?”

巴大头冷笑似的说道:“如果这题你都能解出来,那么其他同学当然也一定解得出来了,我不下课干嘛?”

“巴大头真是变态男!借刀杀人就算了,还要贬低我的人格!”游子宣心里恨死了骂道。但他也只能无奈的、像待宰羔羊般的走上讲台,拿起粉笔,开始解这题“关乎生死”的数学题。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游子宣偶而低头沈思,偶而仰天长叹,手上的粉笔时停时走,台下所有的同学都闭住了呼吸注视着游子宣粉笔经过的每个算式,连巴大头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十分钟过去了,游子宣写完了最后的计算式子,将粉笔一丢,有些自信又有点不确定的转过身来,看着巴大头。

巴大头仍然没有任何表情,只是走到游子宣写上答案的地方,然后缓缓摇摇头,轻轻的像是自言自语的道:“没想到,真是没想到……”

全班五十二个同学几乎心脏都停了,忽然见巴大头拿起黄色粉笔,在黑版上画了一个“大叉”。刹那间,彷佛听到阵阵哀嚎和叹息,还间或听到两句小声的××娘的三字经,接着是巴大头得意的声音:“继续上课。”

       ※   ※   ※   ※

其实,这不能怪游子宣,巴大头早就计画好了要让大家上到晚上,只不过他比较倒楣被挑上,而成为代罪羔羊罢了。

“巴大头真是变态!上课上到九点多!”一个和游子宣同路的同学,叫柯世风的,替游子宣打抱不平的说。

“……”游子宣一阵沈默。

“算了,不管他,总算放暑假了,就开开心心的玩一玩吧,明天下午大伙要一起去溜冰,你来不来?”柯世风试图缓和情绪的说。

“看看吧!”游子宣无精打采的很。

“好吧,随便你,我们明天下午两点在车站碰头,你要来就来哦。”柯世风说完话,将脚踏车头一掉,迳向右转走了。

剩下游子宣一个人骑着车,傻傻的心中一片空白。

“管他的,去打两盘电动再说!”游子宣对自已说。

一想到电动,游子宣的精神就来了。他是电动高手,标准的手脚灵活,电动玩具是他的仙丹,只要一到机器前,所有病痛、精神不佳统统不葯而愈。

不记得是谁说的:“未来世界的领导者,不见得是个知识渊博会玩弄政治的学者,但肯定是个电玩高手。”

不晓得比尔·盖兹算不算是?

他高兴的加紧了速度,往市场电动玩具店的方向骑去。

电动玩具店在老市场的后面,市场的路很小,到了晚上人迹稀少,一般人晚上绝不会到那里去,所以是学生最佳的藏身之所,通常电玩店的老板都喜欢在这类地方开店,为的是学生的“安全”。

他进入店里,一口气换了十个硬币,然后痛快的让电动玩具发出他不佳的心情。

等到十个硬币全都用完时,他一看手表,已经十一点半多了,这早就超过了他应该回家的时间。

他的父母早逝,一直是他的舅舅和舅妈扶养他,两人对他的管教相当严格。

他急忙骑上车,想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家去,而当他的脚踏车就要右转离开市场后的小巷时,一辆黑色的加长型宾士汽车,以可怕的速度,横冲直撞的驶入了那条小巷。

就在那辆黑色宾士与游子宣擦身而过时,因为后照镜的擦撞,而将游子宣一下子带倒,姿势很不雅的摔在地上。

黑色的宾士似乎并没有注意到游子宣,也并未因此而稍停,仍然飞快的冲进了后面的巷子。

游子宣气呼呼的扶起车子,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口里不自主的乱骂了一阵,拉起倒在地上的自行车,调转了车头就去追那辆宾士。

当然啦,这种追赶并没有任何意义,纯粹只是关乎一个爽与不爽的问题。

追了两条巷子之后,他看见那辆撞倒他的宾士停在前面的巷口,车子引擎仍然发动着,车里面却没有人。

他放下脚踏车,轻手轻脚的靠近黑色宾士,想确定一下到底有没有人。

这有两个假设状况,第一,是没有人。这种情况可能不是他最想要的,不过在宾士车身上刮两条痕做为回礼,也算是一种不太危险的补偿心理。第二,假如人还在车里的话。这情况自然是他努力追上来所想要遇见的,不消说,当然得狠狠责骂这个粗心的驾驶一顿,以心头怨气。

“但是,如果,里面出来的,是几个彪形大汉的话……”游子宣心想:“那就当作没这回事好了。”

他靠近车子,看了一眼,车内果然没人,他兴奋又紧张的拿出钥匙,准备留下纪念时,忽然听到一声惨叫,从黑暗的拐角边传了过来。

叫声相当凄厉,像是不堪折磨昏过去前的哀嚎。当然,这声惨叫停止了游子宣所有的动作,他完全静止了下来,想听清楚惨叫以后其他的动静,可是却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了。

游子宣等了三分钟之后,终于忍不住内心的好奇,悄悄地、慢慢地、沿着墙壁往拐角前进。

拐角后面是一个死巷子,游子宣从来没来过,他曾听说这附近有许多流氓混混聚集,也常发生一些事端,所以,他也不曾想过到这附近来。

他是那种很顽皮、很活跃、吊儿当,甚至可以说是有些玩世不恭的男孩子,但并非好勇斗狠,喜欢惹是生非的那类型。

他将头贴着墙角探出去,良好的位置可以让他清楚的看见巷内的情形。

巷子大约有二十公尺深,七八公尺宽,两旁全是三公尺以上的高墙,墙后是废弃的日本式建,高大的榕树的树荫遮蔽了半边巷子。路灯只有一座,因为年久失修,以致忽明忽灭,发出一种惨淡、诡异的光茫。

巷子底的地方,大约有二十个人站成了一圈,里面围着两边人马,一边是一个面皮白净,长得有点脑满肠肥,身材发福的中年人,坐在一张用k金镶边的电动轮椅上。他的左右两旁各站着一个身形高大的壮汉,应该是他的手下或保镖。

而对面这边的,只有一个老人,因为背对着游子宣,所以到底有多大年龄,并看不出来,只是银白色的头发和微微髅的身躯,年纪似乎应该不小了。

老人身边的地下,面下背上地趴了一个身穿黑西装的人,一动也不动,看来已经奄奄一息的样子,不知道是哪一边的人。

“惨叫声应该是由地上的那个人发出来的。”游子宣心想。

这时那老人以冷冷又恨恨的声音道:“毕武,你对一个不会武功的司机下手,算什么英雄好汉?你这样不顾江湖道义,传了出去,恐怕不怎么好听吧。”

那个叫毕武的中年胖子听了哈哈大笑起来:“葛老,说你该退休真是该退休了。现在是什么年代,凡事只讲手段和效率,谁还管什么江湖道义。”他停了一下,又道:“江湖道义能值几个钱啊?钱才是最重要的。你以为现在还像古时候一样吗?现在是工、商业时代,武功好有什么用,既不能当饭吃,也挡不过枪子,有什么用!哈哈哈!”

“哦!既然你认为武功不敌枪子,又为何还要练武功呢?嘿!真是无耻!”老人不屑又讽刺的说道。

“好说,好说。我练不练武,有耻无耻,都不劳您葛老费心,反正今天你被我逮到,就算插翅也难飞出我毕武的手掌心了。”毕武一副不在乎被骂的无耻样子回道:“不过,只要你肯将那批货的下落供出来,我保证放你一条生路。”

老人将身上穿的深蓝色长袍的前摆撩起夹在黑色金边的腰带上,左手握拳,右手提掌至胸前成虎爪式,然后道:“你说的什么货我不知道,但是你用计将我骗来,一定设计了很久,我倒想看看,你毕武是不是真有本事将我留下。”

“好啊,葛老想动手啦,真是令人感动,也好,趁这个机会让我见识见识”鹰爪功“的威力,是不是像传说中那么厉害。”说罢双手一招,对着围住老人的手下道:“大家听着,拿下葛老头,我重重有赏。”

那些手下一听见有赏,个个都积极起来,将原本合围的圈子向老人逐渐缩小。

在远处观看的游子宣看到这种情形,不禁替老人捏一把冷汗,心中忖道:“这么多个大汉合殴这个老头,这老头不被活活打死才怪。”

他心里一方面替老人紧张,一方面却突然升起一股想要“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感觉。

他心里的一股热血冲动的告诉他:“非救出老人来不行!”同时,他也开始算计着,该用什么方法来替老人解围。

这是一种与生俱来的侠义心肠,见到老人被欺负,先想到为老人解围,而不是兴灾乐祸的看热闹,或是吓的屁滚尿流逃之夭夭。

江湖上许多自称重义气的人,在人多势众,稳赢不输的情况下才敢挺身而出,到了需要舍己为人的生死关键,十之八九都将义气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一、路见不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都市游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