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游侠》

十、福地洞天

作者:谢天

山洞并不宽阔,但却相当深,有点像熊兽出没之处,不过山壁长满青苔,显然是很久没有人兽经过了。两人继续前行,不过五、六分钟,山洞豁然开朗,洞高突增达到十公尺左右,宽度也有七、八公尺以上,淙淙流水声清晰可辨。

“这里怎么会有水?”游子宣不禁问道。

戈白回答道:“这是山顶的山口冰雪化成的水。山洞内的气候不如外面那么寒冷,加上老不死在此活动烧饭,提高了里面的温度,于是山口堆积的冰雪就因气温高而渐渐融化,化成水之后便不断往下流,落在这个山洞里,雪水在前面低洼处聚集又成为小湖,你听到的水声便是这么来的。”

游子宣很兴奋,又问:“那这些水如果满了怎么办?”

戈白嗯了一声道:“这里算起来可以说这条河流的源头,雪水虽然在此聚集成湖,但湖底的岩石有空隙,流下来的雪水便钻入这些空隙中,经历长久的时间,渐渐便穿凿成小河,于是小湖底就形成了支流,这些支流也是在地底进行,一直往下伸展,最后穿出山去。”

游子宣哦了一声,又问道:“这湖水冷不冷?”

戈白答道:“当然冷,这些水是初化的雪水,当冰雪一融,立刻就会渗下来,就只差没有结冰而已。”

“那我不能在这里游泳罗?”游子宣气的问道。

“游是一定可以游的,就看你能够撑多久了。”戈白回答。

两人一边说一边走,已经过了地下湖,并沿着河流继续前进。

又走了几分钟,两人看到一个大石牌,上面刻着几个苍劲有力但丑丑的大字:“打不死居”。

再向下走,两人又看到几个骨和刀剑散在地上,可能是时间久远了,骨都已经有些风化,刀剑也生锈了。骨旁的山壁上还刻了一些字。游子宣上前去看,字迹有三段,第一段写的是:“山东长胜帮向魁饮恨……”第二段写的是一句骂人的话:“不死老鬼,抢人珍宝。”留言人是玉萧公子。第三段是极细的字,写的是一首骂人诗,大致也是说某某人不要脸之类。游子宣随便看了一下,又匆匆往前走。

最后看见一条小桥,桥头又立着一块石牌,上面又是那个丑丑的字写着:“没事桥”。桥下流水淙淙,宛若世外桃源。小河笔直向前,在尽处是一个小湖,湖畔有几棵看起来像杨柳的树,但树枝比杨柳更粗,树叶却比柳叶更细长,湖上飞瀑直挂,落入湖中,水质清澈,便如一条银丝带挂在山前,山瀑溅起湖水,蒙蒙胧胧,更添三分诗意。

游子宣看了桥名,觉得很奇怪,心想:“哪有桥是这种名字的。”于是问戈白道:“为什么叫‘没事桥’呢?”

戈白笑道:“没事桥的意思就是希望没什么事发生。”

游子宣“哦”了一声,不过不太懂。

小湖左侧约十来公尺,可以看见一幢用木头搭成的房子,孤零零地立在山壁前面。

游子宣看了山洞中的景像,不由得想起西游记中的水濂洞,口中于是念道:“花果山福地,水濂洞洞天,这也算‘福地洞天’了吧。”

两人再向前行,过小桥,远远便见十四狼骑中的十三个人和那三个红衣和尚,人人手持火把,围在小木屋前面,对着屋内叫嚣。

十四狼骑中那个叫黄源的老大此时正对着屋内虚情假意的在喊道:“不死老先生,我们纯粹是一番好意,您不要误会我们的意思了。您想想,您一个人在这儿多寂寞,也没有人陪您聊天,我们来陪您,不是胜过你一个人在此孤独过日吗?”

房内传出一阵哈欠声,好像是觉得他说的话很无聊。

黄源紧接着道:“我们来此无非是为了陪伴您老人家,跟您说说话,帮您打扫一下房子,煮一些好吃的东西给您吃,您何必那么固执呢?”

那个叫喀巴的胖大红衣和尚站在一旁,早已忍耐不住,扯着嗓门叫道:“你奶奶的,当初你们可没说要来这里住,还得帮这老鬼洗衣煮饭,煮饭的本事俺可没有,吃饭俺倒顶在行,再不然就是打架,打架俺也行。”

红衣老和尚伸手制止了喀巴,命令他不可说话,然后转头对黄源说道:“老衲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去劝说他,不过最好快一点。”

黄源赶忙说道:“是,是,我一定,我一定。”接着又对屋内喊道:“不死老先生,您意下如何?为了表示我们的诚意,这里有一瓶上好的百年绍兴酒,是来孝敬您的,我给您送进去如何?”

过了一会儿,屋内传出一个破锣般的声音道:“少在这儿烦我,你们这些家伙,通通给我滚。”

黄源又道:“好,我们走我们走。”然后假意转身,向其余的人使了个眼色。收到暗示的人互相望了一眼,同时举起火把,一齐朝屋子扔去。

小屋是木头造的,如果被火把扔中,一定立刻起火。

说时迟,那时快,火把在空中还没落上木屋时,突然从木屋中飞出十几个片状的暗器,后发先至,将火把同时打落在地,众人走近一看,发觉打落火把的暗器竟然只是几张书的内页。

而这边戈白看到众人掷火把时,立刻飞身,大叫一声:“住手!”几个跳跃,便落在众人的前面。

屋内的纸暗器打掉火把之后,戈白才到,屋内的声音重又响起,道:“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戈白立在当地,转身向屋内摆了摆手,道:“元老头,是我,老戈。”

屋内的声音道:“老戈?……哦……老戈,很好,很好,终于想起我了!你是和他们一伙的,还是来替我把这几个人不人狗不狗的东西打发掉的?”

戈白道:“都不是!我只是来看你这个老不死的,是不是真的死不了!”

游子宣听两人的对话觉得好笑,不过自己两人千里迢迢,翻山越岭来到这边,就是为了见这个老人,这老人究竟有何神秘?有何通天彻地之能?他现在还不知道。

这时戈白正全神贯注的盯着前面的众人,只侧了一下脸对游子宣说道:“你先进屋子里去,看到人就叫‘老不死’,知道吗?”

游子宣点了点头便由旁边进到屋内。

屋内的摆设相当简单,一张石床,一张石桌,两张石凳,一个书柜。石床上盘膝坐着一个老人,似乎正在闭目养神。看外表判断不出他真实的年纪,因为他不但一头黑发而且面色红润,又没什么皱纹,看起来顶多三四十岁,比起戈白好像小着几十岁,可是却又一脸的胡子,大概有一公尺长,没有个十几二十年,根本不可能留成这样。

不过既然戈白要他叫此人“老不死”,他也就毫不考虑的叫了一声“老不死”。

老不死张开眼睛,盯着游子宣看了一会儿,才问道:“你是戈白的儿子吗?”

游子宣摇了摇头道:“不是。”

老不死又问:“孙子吗?”

游子宣又摇了摇头道:“也不是!”

老不死奇怪道:“你既不是他的儿子,又不是他的孙子,而他千里迢迢带你跑来这儿,究竟是为什么?”

游子宣还是摇了摇头,自己也莫名其妙的道:“我也不知道!”

老不死很认真的,似乎想到什么,突然大声道:“哦,我知道了,你跟他有很密切的关系,是不是?”

游子宣还以为他想到了什么,没想到却说出这样的话来,呆了一下,反应式的回道:“是!”可是回头一想,自己好像跟戈白又没什么密切的关系,于是又道:“好像也不是。”

老不死奇怪又不耐烦的道:“一会儿说是,一会儿说不是,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什么是‘好像也不是’?”

游子宣觉得他的口气很好笑,便学着那人的口语道:“是可以说是,但也可以说不是。”

老不死原本坐在床上一动不动,此时却移动了一下身体说道:“什么意思?”

游子宣道:“是的意思就是说是,不是的意思就是说不是,还有什么意思!”

老不死似乎不是顶聪明,听游子宣这么说,反而愈听愈糊涂,直过了好一会儿才又对游子宣道:“你这小鬼很麻烦,说话不好好说,要绕着弯说,倒楣!倒楣!”

他玩着自己的胡子,用同一只手的两只指头将一小部分的胡子打了两个小结,又用另两只指头将小结打开,手指相当灵活,显是经常这样子玩。他玩了一会儿,然后才小声的道:“你说那些是不是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啊?”

游子宣心里偷笑了一下,觉得这人很好玩又很笨,决定再逗他一下,于是举例道:“我问你,你是一个人,我也是一个人,那么,你是人我也是人,对不对?”

老不死想了想,回道:“对啊!”

游子宣点了点头,又道:“你等于人,我也等于人,那你等于我,对不对?”

老不死立刻大摇其头道:“不对!不对!你怎么会等于我!这不对!这不对!”

游子宣晃了晃脑袋,一副老学究的样子,缓缓的走到石凳边坐下,才道:“这就是了,前面你说是,现在又说不是,其实我说的都是一件事,这不就是‘是也不是’了吗?而且,我是一个人,如果你不等于我的话,你就不是人!”

老不死沈思了一会儿,发觉游子宣的话不太对,但又无可反驳,扯着胡子自言自语道:“是……不是……是……不是……我如果不等于你,我就不是人?”就这样是不是了半天,最后生气了,从床上跳下来,道:“出去打一架!再回来想。”

只见老不死单足一蹬,如箭脱弦般弹射出去,真是说不出的快。

而外面戈白正受十六人中的十五人夹攻,虽没落败,但已经有些狼狈,主要还是因为那几个红衣和尚指东打西的怪招式,令人防不胜防,虽然刚才戈白在崖顶上已经有了一些对付这种招式的经验,但是现下敌人的武艺显然要高过刚才崖顶的敌人许多。

姓老不死一冲出去,游子宣便听他在外面叫道:“不对,不对,该用单枪匹马……,唉呀,又错了,该用斧底抽薪……右边右边……,你怎么这么笨啊,他要出左拳了……啊!注意……用打狗欺主啊……又来了!又来了!左边左边……哎呀,叫你注意左边嘛……这死突驴……”一阵阵纠改戈白招式的命令,似乎对戈白的打法不太满意。

游子宣凑到门边观看,看见老不死站在一旁,不时指点戈白一下,每次戈白情况一危急时,经他一开口,局势立刻改变,可以很明显的看出,老不死对武功的招式以及临阵的应变力还要胜过戈白许多。

喀巴看了老不死在一旁随手挥挥,便将逆势化解,不由得气的大叫:“你奶奶的,死胡子,不老不小鬼,我们打架你怎么可以插嘴?!”

老不死冷笑道:“自已武功不行,还要怪人。”

喀巴气道:“俺武功不行?!有种你自已来试试。”

老不死拉开嘴笑道:“要打架,我最喜欢了,来来来!我们对两招!”

喀巴也不示弱,道:“这样好,乖乖让你爷爷教训教训!”

喀巴是个粗人,根本搞不清楚这老不死是何来历,他对自己的功夫很有信心,以为别人的功夫都不行,所以上前之后便采只攻不守的战术。

喀巴的功夫的确也有其独到之处,指东打西最厉害的地方是不让对方猜到出招的方向,但是喀巴的功力毕竟要比老不死差得太多,老不死只用了一招“密云不雨”,便打中了喀巴一拳一脚。

喀巴中招之后,才发现厉害,他从怀中取出一对金刚圈,在手中敲了一下,又扑了上去。喀巴使的这对金刚圈,比一般的金刚圈略为大些,直径也较粗,色泽呈黑色,不知是以什么材质做成的。

喀巴两圈在手,登时如虎添翼,施展得虎虎生风。老不死手上没有兵器,便不硬拼,只在两圈中游走,伺机攻击。不过,老不死的打法还是很悠闲,在喀巴拿出兵器之后,也并未变得特别谨慎,似乎对喀巴的金刚圈没有太多顾忌。

老不死的招式十分繁杂,就这么一下子,已经换了十来种之多,喀巴被他搞得眼花撩乱,一不小心,头上又被老不死扣中一拳。喀巴摸着肿起来的脑袋退了两步,又哇啦哇啦叫了起来:“你奶奶的,用这种偷袭招数。”

老不死脸也不红一下,随即辩道:“公平!公平!你用兵器,我用偷袭,公平之至,公平之至。”

喀巴气道:“好,你再偷袭试试看。”说着便重又摆开架势,把双圈舞得呼呼作响,说道:“再来,再来!”

喀巴的师兄,年纪较大的红衣和尚站在一旁一直没有说话,此时看老不死招术之奇,变化之快,知道喀巴不是对手,再打也只是挨揍的份,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十、福地洞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都市游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