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游侠》

十一、老不死

作者:谢天

这个老不死和戈白相识已有数十年。当时戈白在北方已是最有名气的大盗,专偷王公贵族的金银珠宝,而老不死却是南方最有名的“抢匪”,专抢各家的武术秘笈。

戈白得到元阳真经之后,便躲起来每日勤修真经上的武学,一日,这个叫老不死的,出现在戈白隐居之处,并指明要挑战戈白。

戈白擅长内功,老不死擅长掌法,可以说是各有所长,两人第一次交手便打了个不分上下,于是约定隔年再比一次。

起初几年,两人每年一比,但是功力实在太过接近,所以始终难分高下。两人一偷一抢,一个爱财一个嗜武,真是臭味相投到了极点,渐渐也就成了知交。

戈白练元阳真经始终没有进展,但老不死的拳法却与日俱精。

所以,五年后,两人第六次比试,老不死便以变化多端的拳法胜过了戈白。

戈白心里也晓得,老不死的拳法进步神速,自己已经不是他的对手,但个性固执的戈白仍然非常不服气,推说是尚未练成元阳真经的第三层,并对老不死说等他三年,等练成了元阳真经的第三层再做比试。

可是,戈白已非童子之身,所以用尽了各种方法都练不到元阳真经的第三层。

于是他便想到觅一传人,授予元阳真经,再来向老不死挑战。

几年过去,戈白一直找不到资质适合的人选,向老不死挑战的事也就搁下来了,直到去年遇见游子宣。

当时他还没想到要带游子宣来和老不死比武,但自从那天游子宣在店里和张宏达的保镳交手之后,他才体悟到游子宣是该学习精良的掌法来配合他的内力了。

他第一个想到的便是老不死。

老不死本名叫做元刚,河北人。他小时候在一座庙里帮工,平日里除了打扫寺庙之外,其余时间便偷取进香香客的钱包。

某一日,他偷了一个穷书生的行李,行李中只有两个硬馒头和一本书。他也不识几个字,就把书拿来当枕头,搁在床头上。

那座庙经常有一些上京赶考的人来寄宿或上香,他看那些来来去去的学生,心里有些羡慕,于是突发奇想,便把那本“枕头”拿出来翻看。

那本书里有一半是字,有一半是图形,他斗大的字认不了几个,只好照着书中的图形反覆练习。

半年后,他不小心在偷取香客的财物时被抓到,几个大汉揪住了他,当场就要一顿狠打,他在危急之际不知不觉的便使出书上学的那些动作。

意外的是,他竟然三拳两脚便打倒了那些大汉。

这一来,他才领悟到自已是学了一门武功,并且也感受到习武的优点了。

自此,他开始“暗”访名师,不论任何方法,只要学得到武功,一律照单全收。

就这样,他搜集了许多门派的功夫,有的是光明正大的登门拜师,有的是暗地里偷抢拐骗,而每一种他也都练,到了后期,他便到各地向着名的武师挑战,在实战中磨练武技。

他有一个坏习惯,就是每次打赢了之后便强取该门派的武术秘笈,而数十年下来,搜集到的竟有七、八十种功夫之多。

他到后来几乎每战皆赢,于是就给自己取了个外号,叫:“打不死。”但江湖上的人却喊他老不死,意思是说他:“老而不死,是为贼。”但他也不以为意,反而说老不死更好,表示自己“老了还打不死”。

不管别人如何叫他,他依然四处挑战,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会如此多种招式的原因,都是他厚着脸皮去硬拗来的。

戈白清楚这一点,他明白深厚的内功必定要有有效的招式来辅助,所以当他认为游子宣修练元阳真经到一段落,应该开始练习招式时,便想到带游子宣来找老不死,因为当今之世,可能不会再有人比他会更多的招式了。

不过,也因为他抢了太多门派的武术秘笈,是以上门寻仇和打秘笈主意的人如蜂涌而来,一个月来个七、八次不算少,十五、六次也不算多。

这些人不论单打或群殴都不是他的对手,却像苍蝇般赶都赶不完,直把他给烦死了。

所以他就想到躲到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

自从搬到此处,寻仇和打秘笈主意的人果然少了太多,许多人还没来到他的住所,便被山上的气候环境给逼退了,所以这些年来也不过只有三次。

戈白对游子宣道:“老不死一直想试试‘元阳真经’第三层,第四层的威力。”

老不死忙点头附和道:“是啊!是啊!”

游子宣听完,对戈白道:“你的意思是要我和他比武?”

戈白点点头。

游子宣看看戈白,又看了看老不死,很率性的说:“好啊!”

戈白很高兴,老不死更高兴,还从墙角地上的洞里拿出一只冰冻的鹿腿出来,对两人道:“我请你们吃鹿腿。”

       ※   ※   ※   ※

休息了一天,游子宣和老不死两人都精神奕奕,三人约定好,由戈白做裁判,比武点到为止,不伤人,不伤和气。

最兴奋的当然是老不死了。他早就久仰元阳真经的大名,只不过戈白和自已已成好友,不好意思硬抢,借又借不到,只得乾等戈白练成。而他好武成性,这么多年来都没好好和人比武了,今天可以和元阳真经比试,实在是顶高兴的。

三人在屋前的空地上各自就了位,戈白再次叮嘱老不死不得下杀手,老不死连连答应道:“我不会伤到他的!我不会伤到他的!”

戈白让两人比武是别有居心的,他很清楚游子宣的功力,虽然他已修练到元阳真经的第四层,但他根本没有学过精湛的招式,和老不死那种闯荡江湖多年的老手来比,游子宣就像个婴儿。

他一开始就知道游子宣是输定了。

比武开始了,老不死和游子宣两人一直静立未动,老不死是搞不清楚游子宣到底有多少料,而游子宣却是不会进攻,他会的只有那一套不怎么入流的“基本拳”。

两人站了很久,老不死试着使两个虚招,想探探游子宣的底,游子宣也辨不清他招式的虚实,当他一拳打来,立刻一拳封去。要知道游子宣现在的功力已是不可同日而语,夹带着强劲内力的普通招式,有时比高手的招式还要有杀伤力。

是以他这一挥,一股强烈的气劲将老不死的身形带得动了一动。老不死“咦”了声,又出了一记虚招。

游子宣根本不管他的招式,只是见招便挡,有机便攻,老不死见他招式虽然平平无奇,但碍于他强劲的内力,始终靠不近身。

两人就这样像打空拳一样,来回了数招,却都没有击中对方。

老不死愈打愈急,不自觉的内力也愈加愈重,游子宣受他气劲的压迫,内力也是愈催愈凶,站在一旁作裁判的戈白却被拳劲带起的砂石逼得不断向后,背贴在小屋的墙边上,眼睛也快张不开了。

数招攻击过去,老不死大喝一声,身形凭空拔高,直到山洞顶部,只见他空中一个转折,头下脚上,双脚在洞顶一蹬,由空中直冲下来,这一招“百花齐放”在空中就像是有数十只手一样,由各个方向自游子宣攻来,而游子宣整个人都笼罩在他招式的范围之内。

眼看着游子宣就要被老不死击中,突然间见他右手向天击出一掌,就像他在戈白处练习百川归流时,将乱窜的内力击出体外时一样,只见一股气流,像一阵漩涡般冲向老不死。

情势至此突然逆转,反倒是老不死有了危险,戈白眯着眼睛,嘴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可是,老不死岂是省油的灯?他一见情势不妙,自己整个人被直击而上的劲气笼罩住,若是招式用老,必定被劲气击中,他心念一转,立刻在空中又一个转折,斜向弹了出去,在两公尺外缓缓落下。这次他虽然逃过一劫,不过模样却是有些狼狈。

这一招“百花齐放”没有得手,老不死也是相当的意外,这一招是他苦思了多年才想出的绝招,没想到今天却被游子宣一招便化解掉了,不但如此,还差点被游子宣打中,真是意想不到。

其实游子宣也是急中生智,眼见着满天的掌影凌空而下,自已完全无法躲避,突然想起那天将内力击出的方法,闭着眼睛孤注一掷,没想到竟然一举奏效,心里不禁大呼:“侥幸!”

老不死经此一举,不敢再大意,凝聚了全身功力,只听老不死叫道:“注意了!”便将他的“错乱拳”一招一招施展开来,游子宣先前仗着内力强劲,硬和老不死过招,说起来是三分侥幸,现在老不死认真起来,就不好对付了。

他只感到四面八方都是掌影,根本无从挡起,挡了右边,左边就要挨拳,挡了左边,右边就要挨拳,一时之间,汗水如雨下。

从第一招“四面楚歌”、第二招“腹背受敌”、第三招“朝不保夕”、第四招“风起云涌”、第五招“七上八下”……一连攻了七、八招,游子宣终于来不及抵挡,“碰!”的一声巨响,腹部被老不死击中一拳,蹬!蹬!蹬!退了三步。还好游子宣有罡气护体,不然这一拳真会要了他的小命。

游子宣一拳被击中,微一咬牙,施起“基本拳”的招式,便向老不死攻去。

若论招式,游子宣在老不死眼中便像小学生一样,但论内力,游子宣又像个巨人,两者一长一短,内力弥补了招式,招式降低了攻击威力。

两人又拆了七八招,游子宣占内力之优,老不死有拳法之利,还打了一个旗鼓相当。

但老不死的拳法实在太过凌厉,忽东忽西,眼花撩乱,时间一长,便明显占了上风,又两招过去,老不死早看出游子宣只是空有强劲的内力,本身拳法上有很多的问题,于是在游子宣回拳的空档,忽然切入游子宣的左侧,顺势一勾一带,将游子宣的手臂绕过身后,以一招“泰山压顶”将游子宣压制住。

戈白见游子宣落败,立时跳上前来,说道:“老不死,你赢了!”

老不死一招得手,露出兴奋的表情对游子宣说道:“小鬼,我赢了!”

戈白见他像小孩子一般,便道:“好了,你赢了,把他放开吧。”

老不死才放开了手。

游子宣站起身来,拍拍衣服,道:“你的错乱拳真的很厉害。”

老不死很得意的道:“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努力勤修武艺,从来没输过,赢你这种小鬼是当然的。”

游子宣做了个不以为然的表情,在口里说道:“臭屁王。”

戈白抢上前来,对老不死道:“老不死,我有一个建议,听听看怎么样?”

老不死转过头,回道:“老先生,你说。”

游子宣听他叫戈白“老先生”不由莞尔,戈白虽是一楞,但知他性格,便不计较,只是说道:“你觉得这孩子的资质如何?”

老不死瞄了瞄游子宣,一副老大的样子道:“还可以啦!比你是好了不少,比我却还差上一大截。”

戈白微笑,回道:“你的功夫已经天下无敌了,想不想收个徒弟,继承你的衣钵?”

老不死眼珠一斜:“收徒弟?为什么?”

戈白接道:“每个练武的人都该收徒弟的。”

老不死抓了抓头,道:“为什么?”

戈白磨了磨手掌,道:“你看,你的功夫那么好,却没有徒弟来继承,万一有一天你死了,你的功夫不就失传了?”戈白在此故意停了停。

老不死道:“你说快点行不行?”

戈白继续道:“我只是觉得,这孩子资质不错,若你教他功夫,他就可以替你出去闯荡江湖,扬名立万。”戈白转身用手指着游子宣。

“他?”老不死露出贼贼的表情怀疑的道。

戈白解释:“是啊,就是他!”他顿了一下,再道:“我们两个都是快上百岁的人了,哪一天会怎么样,谁也不晓得,哪可能还出去打打杀杀?”

老不死微微点着头。

“你想想,现在江湖上那些家伙都是些小萝卜头,做你的孙子都还嫌小,我们怎么好意思和他们计较,他们会说你老不死以大欺小,不是很丢脸吗?”戈白续道。

老不死想一想,觉得戈白讲的蛮有道理,一边点着头,一边道:“是啊!是啊!”

戈白紧接着道:“这小鬼今年不过才十八岁,如果我们将功夫教给他,教个两年,他也才二十岁,教个十年,也才二十八岁,假如他学成,他们一定会想:这小子这么强,那他的师父老不死不知厉害得到哪里去了!”

“而且他的‘元阳真经’已练到第四层,必能把你的‘错乱拳’发挥到淋漓尽致。”戈白又道。

老不死听戈白又骗又哄又捧的,直把他说得飘飘然,咪着眼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十一、老不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都市游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