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游侠》

十二、行侠江湖

作者:谢天

墨西哥,一个犯罪者、毒枭、逃亡者的天堂。这里聚集的犯罪人口,可能是全世界数一数二的了。

墨西哥蛮热的,天气如此,毒品生意如此,犯罪也是如此。

就在墨西哥靠近美国的一个叫阿乌马达的镇上,有一间贩卖灌了水的三级啤酒的酒吧“布拉卡加”。

在“布拉卡加”进出的人,尽是些不入流的当地混混,一般人很少会去。

一天晚上,酒吧被人烧了,里面的二十三个人也全被烧死。

“布拉卡加”表面上卖的是三级啤酒,破烂的装潢,恶臭的厕所,除非实在忍不住酒瘾,否则绝不会有人想进去。

但在暗地里,“布拉卡加”这个又破又烂又臭的啤酒馆,却是南美毒品运销美国的中途站,而那天晚上死在酒吧的人,全是美国各地有名的毒品中盘商。

“布拉卡加”被烧的事件发生三天之后,哥伦比亚的大毒枭--阿巴利和他的两个重要助手,也莫名其妙的横死在自己的寓所里。

法医检查不出死因,只好报了一个自然死亡。

好笑的是,三个人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一同“自然死亡”,可能全世界也只有这一遭。

阿巴利一死,全美洲地区都乱了阵脚,因为美洲的毒品来源一下子出了问题,连中盘商都死了一票,这对毒品世界来说,无疑是一大威胁。

       ※   ※   ※   ※

四天之后,义大利也传出消息,说是纵横中东的一个专门从事高级军火贩卖的团体:“红蝎子”,所有的成员,一共十七个人,包括他们的头子,前中情局的探员拉森,全部在前一天死于罗马,但是死因不明。

报导指出:“红蝎子”,一个十多人组成的秘密团体,一直是西方国家急慾绳之以法的组织。他们被怀疑从事高级军火走私长达二十年,贩卖的对象多达十几个国家,从轻型飞弹、生化武器到巡弋飞弹,只要你出得起价钱,他们都有办法弄到。

“红蝎子”的头子,是曾经在美国中情局工作并居要职的拉森。他的战绩还包括了越战秘密特勤小组的组长、中东地区局势调查中心的特派员……等等,是个厉害又可怕的人物。虽然后来因叛国罪被判刑入狱,但被他逃脱,而且聚合了一群不法分子,从事走私军火的不法勾当。

“红蝎子”的成员,包括了十个受过特殊训练的超级兵,就是那种可以不吃不喝,躲在沼泽地里三天三夜的那种人。在战场上是以一挡百的可怕杀手,近身搏击平均只要六秒就可以解决一条人命。

还有两个电脑天才,其中之一是曾经和拉森一同在狱中服刑的道尔顿,他是因为侵入美国十家大银行,窜改了汇款纪录,并将汇出的八亿美金全部转入他的帐户,而被联邦调查局在洛杉矶机场逮捕的。

另外一个是出身名校的电脑专家,他的专长是写电脑病毒,他的兴趣,也是写电脑病毒,他的丰功伟绩是透过网路送了一份他最新的电脑病毒软体给联邦调查局,害得他们的电脑二十五个小时不能正常运作。

剩下的四个人,分别是俄罗斯前国家安全局叛逃的美艳情报员提拉那芙娃,以为与她同事的另一位情报员,也是精通十八般武艺又美艳动人的波丽席瑞卡。

日本黑社会分子,身怀空手道五段绝技的边川正宏。和一名姓名不详的女性中国人,据说她的名字太多,连她自己都不记得原本叫什么了。

这样的十七个人在一起,自然是非常可怕的。他们在这些年间,不知赚了多少黑钱,不知造成多少国家的大大小小战争。

不过,昨天,也全部死于不明原因。

       ※   ※   ※   ※

他们的总部设在义大利的罗马市,出事以后,是一名未透露身分的男子报的案。

当罗马市警察局接到报案后,便出动大批警员赶到现场,除了俄罗斯前国家安全局叛逃的美艳情报员提拉那芙娃和一名兵是一丝不挂的死在床上外,其余十五个人,全部服装整齐的死在地下室中。

警方找不出十七人死亡的原因,因为十七人身上并无任何伤痕,现场经判断是发生过打斗,但并不剧烈,可能在几分钟,甚至只有数十秒的时间内,打斗即告结束。

警方也不明白是何原因,因为这些兵,除了那两名在二楼房间一丝不挂的以外,在战斗时都应具有强大的杀伤力,绝不是如此容易束手待毙的。

他们初时的判断是凶手和众人相识,或是内姦。

最终义大利警方并没有侦破这个案子,恐怕也没办法破得了这个案子。

不过,这个案子,最直接的是引起了其他走私军火集团的混乱和恐慌,一时之间,这些走私军火的集团,包括客户和供应者都乱了阵脚,有的暂停了活动,有的另找货源或客户。

       ※   ※   ※   ※

在美国纽约,利用地铁作为交通工具,可能是最常见的。

就在美国纽约商业中心站开车没多久,一位刚上车的年轻女乘客很疲惫的坐在椅子上,她刚下班,工作的劳累已经让她像是了气的气球一样,瘫在车椅上,过于疲倦的她,很快就沈沈睡去。

她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对面坐的是一群不良少年。

不良少年有六人,全都打扮得怪异无比,在美国,许多不良少年都以标新立异的装扮来表现自己,这一群也不例外。如果仔细观察的话,甚至会发觉这群不良少年可能才刚刚吸完毒品,十二只眼睛还有些恍惚不定。

这个年轻女乘客的穿着较为时髦,也可以说是比较暴露,有点透明的上衣和短到几乎无法遮住臀部的短裙,长到膝盖的黑色皮靴鞋跟将近有三寸高。

这种穿着引起了对面不良少年的注意。也许是误解,也许是真的,也许是吸食完毒品后精神上的错觉,几个不良少年以为年轻女乘客是不正经的女人。

其中一个年纪较大,看来像是带头者的不良少年,站起身来坐到年轻女乘客的身边,而且未经年轻女乘客的同意,便将左手搭到她的肩上,并在她耳边说了一些不堪入耳的话,他的右手也开始在年轻女乘客的大腿上游动。

年轻女乘客突然惊醒,直觉的便狠狠的打了那个流氓一耳光:“注意你的行为!”

这一耳光相当响,立即引起了其他乘客的注意,也激怒了被打了一耳光的少年的同伴。

被年轻女乘客打了一耳光的家伙,也用力的回敬年轻女乘客一耳光,直打得那女孩眼冒金星。然后他便去掀那年轻女乘客的裙子。

有一个原本站在女乘客椅子旁的流氓,立刻拉起那个年轻女乘客,将她的双手,用力拉到她的背后。年轻女乘客受痛和害怕,便大声叫救命。

在旁的人有许多开口斥责,也有许多纷纷逃开,也有许多视而不见,一时之间车厢内一团混乱。

不过这些都没有让那群不良少年停手。

那个带头的流氓似乎是有些抓狂的样子,伸手便去撕那年轻女乘客的上衣,那女孩上衣很薄,应声而裂,露出了内衣来。不良少年立刻响起了一阵哄笑声。

这时,有一位年轻的男乘客立刻站起来制止,当他才一出声时,站在旁边傻笑的一个年纪很小的不良少年,便拿出藏在衣服里的弹簧刀,向着上前制止的年轻人挥舞。

年轻男乘客虽然想帮助那女乘客,但碍于不良少年有刀在手,还是只有抹了抹嘴巴退了下去。

这使得其他原先也想上去制止的人全都不敢再出声,只得任由那些不良少年放肆的调戏那个年轻女乘客。

女乘客的外衣已经被撕破,眼看着就要糟糕了……就在这时,原本一直在座位上睡觉的一个二十岁左右、相当壮硕结实、身穿深蓝色唐人装的小伙子,站起来走到了那群不良少年的身边,并出声制止。

当那个拿着弹簧刀的不良少年再度挥舞小刀时,这个小伙子以一种令人无法看清的手法,快速的夺过了不良少年手中的弹簧刀,在座的乘客只听到一阵快若连珠炮的“劈啪!劈啪!劈啪!劈啪!劈啪!……”连续十几下的巴掌声,然后便看见那个不良少年莫名其妙的由站着的地方飞到车厢的前头,“砰”的一声,摔在墙上昏了过去。

其他的不良少年发现,转过身来,只见那个身穿唐人装的年轻人,面带微笑的站在他们身边。所有的不良少年哇的叫喊起来,同时抽出了各式的弹簧刀、扁钻、军用刀等,还有一个则是拿出一把点三八的手枪来,就是那个带头者。

       ※   ※   ※   ※

这件事后来被纽约的一家杂志报导出来。一位当时在那节车厢的乘客威尔森先生是这样形容的:“当第一个流氓被那个年轻人打飞出去之后,其他所有的流氓都拿出了武器,还有人拿出枪来。当时那节车厢里所有的乘客都吓坏了,纷纷往其他车厢逃避,我们都以为那个年轻人死定了。因为即使他学过中国功夫,也是没有办法抵挡子弹的。”

另一位同样当时也在那节车厢的乘客桃乐丝女士,也向杂志社说道:“我吓坏了,当我看到他们拿出一大堆的刀子和手枪来,我立刻往前面的车厢跑去。可是车厢接口的地方挤满了人,让我没办法逃过去。车厢里所有的人都往两边跑,只有那个穿着中国服装的黄种年轻人还站在那里。”

还有一位没有透露姓名的老先生也描述:“是的,那些混混可能是某个黑社会帮派里的人,他们有刀、有枪,而且胆大妄为,一般的混混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干坏事!纽约的社会问题太严重了。”

比较冷静而且有知识的乘客,一位在纽约证券交易公司担任中级主管的中年人,也出面向杂志社说出当天的情况:“我真替那个穿中国衣服的年轻人担心,那些流氓有刀有枪,而且在大庭广众下干坏事,这是纽约市警方的责任。我也因害怕而逃向后面的车厢,正当我无法再往前挤而通过车门到另一个车厢时,我见到站在我面前那些可恶的观看热闹的人发出了喝采,我没有会过意来,当我转过身一看,你知道吗?那群流氓已经全部躺在地上了。”

更精采的形容,是一位先前就躲到车厢口看热闹的纽约艺术学院的大学生,他是这样说的:“那个老大缓缓的拿出枪来,以为这一定可以吓倒那个上前制止的人。没想到,那个人是学过高深中国功夫的人,他冷静、沈着、信心十足,他先发制人,在那个老大用手枪抵着他的脑袋时,他都没有害怕或退却,仍旧在最危险的情况下使出了高段的中国功夫,并将那个老大手中的枪夺下,给了他致命的一击。假如不是他手下留情,那……那个老大一定会被打死掉。其他的喽罗更别说了,他三下两下就将他们的刀子全部拿下,并且给他们好好的上了一课……我也要学中国功夫!”

更有一些人将当天的情况加油添醋,说得真如电影中的超人、侠客出现。

其实,真正的情形是这样的。

       ※   ※   ※   ※

带头的流氓缓缓的从腋下拿出手枪来,用枪口指着那个穿唐人装的年轻人,枪口离他的脸只有一尺的距离,他道:“小子,想多管闲事吗?”然后转头看到了被打昏飞出去的小混混,突然大怒,叫道:“混蛋!你想死吗?敢打我的人!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敢在我的面前撒野!”

那个穿唐人装的年轻人没有说话,却是一脸恶作剧的微笑,一边摇头一边用不太正确的口音重复说道:“你好吗,对不起,早安,谢谢。”

带头的流氓气得半死,被人这样愚弄还是有生以来第一次,他向前一步,左手不由得自然放开了原本抓在手中的年轻女乘客,用枪顶着那个穿唐人装的年轻人的额头,发出歇斯底里的吼叫声:“混蛋!戏弄我,赶快跪下求饶,不然我要在你脑袋上开一个大洞!”

那个穿唐人装的年轻人一副不懂他说什么的神情,仍是“对不起,早安”的乱说一通。

说时迟那时快,当带头老大的手已经发颤得想扣下扳机的时候,那个穿唐人装的年轻人也出手了。

他的出手是如此令人眼花撩乱,乱得在众多双眼睛仔细盯着之下,仍然无法看清他是如何出手的,乱得大家不知他是用什么方法夺下了带头老大手中的枪,只看见满天掌影在空中,不知道究竟有多少只手,只听见“喀啦”和“啊”的一小一大声,带头老大的手腕已经被折断,痛得一跤坐在地上,满头豆大的冷汗,不断呻吟。

其他的混混也纷纷出手,可是下场还是一样,在无法辨知的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十二、行侠江湖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都市游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