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游侠》

十三、正义物流

作者:谢天

拉森倒下去的时候,脸上还露着一丝苦笑,大概是他觉得派对结束得太早了。

游子宣离开之后,派人打了个电话给罗马的警察局,他不希望红蝎子的事情,就这么解决了,他要散布这个消息,让那些跟红蝎子一样的人有点警惕。

但最主要的,还是让正义物流运输保险公司知道。

他要引出幕后的这只黑手。

       ※   ※   ※   ※

再度回到纽约,游子宣等人并没有停下脚步,立刻继续盯着正义物流运输保险公司,在两大客户都被消灭后,他们一定会有所行动。

暗中调查正义物流运输保险公司的活动情形持续进行着,但一无所获。

数天之后,十四人又聚集作了一次总讨论,重新制定了新的计画。

计画是:打击正义物流运输保险公司的分支。

这天,他上午便和同组中的毒狼陈百泰和饿狼官三武,由曼哈顿坐车到唐人街,陈百泰和官三武留在唐人街,设法集一些正义物流运输保险公司在唐人街的分支和活动的消息,而游子宣则回聚点拿东西,于下午由曼哈顿中心上了车。

没想到却在地铁上遇见调戏女乘客的事件。

他本不想暴露身分的,因为现在不是暴露身分的时机。

之前袭击墨西哥毒枭和红蝎子多是暗中进行,并未暴露身分,但此时情况危急,逼得他不得不出手。

那股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古道热肠,诚如多年前他想要救葛三星一样,差别只在当年他不会武功,被毕武一掌打得差点“莎哟哪啦”,修养了几个月,好不容易才救活,而如今却是身怀绝艺,翻翻掌便轻易的解决那群混混。

事情也不出所料,被杂志、报纸及各种媒体,绘声绘影的描叙出来,连他的画像也上了杂志的封面,标题是:“地铁救美英雄!”

当然,这立刻引起了社会大众对他的注意,也害得游子宣得减少在外活动的时间,而躲在旅馆里。

游子宣和众人的计画虽有改变,但并未因此停止。打击正义物流运输保险公司分支的行动仍然继续进行着。

众人紧盯着正义物流运输保险公司,看它的反应,但正义物流运输保险公司的人似乎很沈得住气,一直没有采取行动。

而很长一段时间,电话中不再出现王斌的声音。

在不得已的情况之下,只好又重新调整计画,将目标锁住了正义物流运输保险公司的总裁威尔德。金恩。

威尔德。金恩是正义物流运输保险公司的现任总裁,要打击正义物流运输保险公司,找他当然最直接,“擒贼先擒王”,现在他们只有这么做了。

不过,威尔德。金恩是正义物流运输保险公司的重要角色,要对他下手,当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威尔德。金恩每天的行程几乎都一成不变,九点正上班,十二点在公司大楼内的主管餐厅用餐,四点离开公司,到正义物流运输保险公司分支的武术馆练武,七点回家,相当准时。

此时游子宣等人才发现,原来威尔德。金恩会武功,而且训练了一大批会武功的手下。

但最近他练武的时间略微增加,每天多练两个钟头,九点才回家,似乎是在加强训练。

某天上午,一名快递公司的邮差送来了一封信,寄信的一方竟是正义物流运输保险公司,这实在是很不可思议的事。

游子宣等人一直是躲在暗处,未曾真正曝光,当然,也不会笨到告诉正义物流运输保险公司他们的地址。所以,这表示众人早已被正义物流运输保险公司给盯上了,只是尚未对他们采取行动而已。

众人收到信时,一下子全都楞住了。

黄源立即决定要更换据点,但是却被游子宣制止了。他道:“我们既然早被正义物流运输保险公司盯上了,不管我们跑到哪里都还是会被盯着,除非离开纽约,离开美国。”

众人也认为游子宣说的没错,只得轮番的加强警戒,以防正义物流运输保险公司突施偷袭。

来函上面的话只有几个字:“星期一,下午,正义物流运输保险公司总公司,恭候大驾。”署名是正义物流运输保险公司总裁威尔德。金恩。正义物流运输保险公司果有气势,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

游子宣也叫黄源写了一封回信,上面写着:“星期一,下午,正义物流运输保险公司总公司,准时赴约。”他的署名是:百鹰门人。

他这么写也是没错,他最初的功夫确是在百鹰门学的,虽然他未正式入百鹰门,但渊源总是有的。

黄源等人非常不赞成他去赴约,这样子的方式等于是自投罗网,万一敌人耍诈,预先做了埋伏,游子宣别说报仇了,根本就没办法活着回来,于是十三人和游子宣有了争执。

游子宣认为事情总要有个了断,不论用什么方法都要解决,他十分坚持,黄源也拗他不过,只好替他写好回信并寄了出去。

之后的几天,什么事都没发生,平静得令人难过。虽说十四狼骑尽是些穷凶极恶之徒,但他们也一向贪生怕死,不会正面和对手冲突,要不是他们忌讳老不死的“九尸蚀髓丸”,恐怕早就逃之夭夭了。

游子宣不是不清楚,只是他也爱恶作剧,看着十四狼骑如坐针毡,他还满快乐的。他心里想:“活该!谁叫你们以前做这么多坏事,这叫报应!”

       ※   ※   ※   ※

星期一很快的在一片平静中来到。纽约已进入初冬,萧瑟的冷风和细雨更使人的心情抑郁难开。

所有的人,包括游子宣,这一夜过得都不好。

吃完午饭后,游子宣跟十四狼骑道:“你们跟了我这么久了,现在,可以走了。”

十四狼骑一听,全都呆了一下,然后脸上都出现了难色,有的青、有的白。

游子宣看了忍不住哈哈大笑。笑了好一会儿,才收住笑道:“你们不必担心,你们根本没有被下毒,哪有什么‘九尸蚀髓丸’?只是骗你们的。”说完又哈哈笑了一会儿。

可是十四狼骑却一点也没有笑意,全部铁青着脸,不发一言。

游子宣看众人全都不说话,知道他们不相信,于是道:“好吧!信不信由你,但我得先声明,今天你们跟我去,很可能是死路一条,而且是马上就死,假如你们现在离开我,最起码还可以多活个一年半载,随便你们,你们自己决定好了。”

黄源向众人使了个眼色,众人立刻聚集一起,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来。没多久,黄源首先转身回来对游子宣说道:“我们十三个人加起来,连你一只手指头都比不上……”他吞了口口水,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又道:“我们跟你一起去,说实在的,也帮不上什么忙……不如……不如……这个……在这里等你的好消息。”

黄源说完,游子宣又是哈哈大笑一阵,看他们讨论的结果,仍然是不相信他的话,他只好说道:“那好吧!随你们的便好了。”

黄源还要说,但游子宣摆了个手势,阻止了他的话,他道:“那我也该去赴约了,你们好自为之吧,若我能活着回来,一定和你们痛饮一场。”

游子宣走出饭店,坐上了等在饭店前的一辆计程车,独自前往正义物流运输保险公司纽约总部。他看着路上行人匆匆的脚步,有的低头赶路,有的面带笑容,突然之间,想不起自己该是什么样的人了。

这几年,他只是在武术的方面有了进步,生活上却是一团糟,他看到两个学生模样的年轻人提着几本书走过,心中忽然没来由的一阵痛。

计程车转过几条街,到了市中心,远远的便看见正义物流运输保险公司纽约总部的大楼。

游子宣付了车钱,下了车,站在正义物流运输保险公司纽约总部的大门前,高五公尺的自动玻璃门上贴了“今天所有公务停止”的大字,他微笑了一下,才走进大门。

一楼大厅有四、五个警卫,立刻走上前来,问明游子宣的来意之后,其中一名警卫引领着游子宣上了十八楼。

电梯门开处,有一个相当大的大厅,里面大约有四、五十人之多,众人一看到游子宣走出电梯,不由得全停了下来,纷纷盯着游子宣。

游子宣抬头挺胸的从众人之中走了过去,连看都没看这些人一眼,不过,他还是注意到了,这些人全都是身穿道服、腰系黑带的高手,看来每一个都不是好惹的。

他穿过大厅走向内门,两名也是身穿道服,腰系黑带的女子站在门前,双双向他鞠了一个躬,然后为他打开门。两名女子推动门的手法相当奇怪,抓着门上一个外露出来的柄,利用了全身的力量向后拉,似乎是依着什么轨道滑轮推动的感觉,游子宣的直觉是:“门这么重,为什么不找两个壮汉来开?”

门内,是两名身材高大的青年男子,叉着手,当游子宣进入后,挡在门前,直到后面喝了一声,才向两旁站开。

原本两个大汉像两座小山一样,完全挡住了视线,现在一让开,游子宣才发现,整个内厅里,左右跪坐着两排人,都是身穿道服,但道服样式不同,有合气道、柔道和空手道服三种。

厅底正中是一幅极有力的书法,写的是个“道”字,笔力雄浑,气透纸背,显是内家高手所书。书法前面,端坐着一名白发男子,正是威尔德。金恩。

游子宣脱掉了鞋子,走上道场,随即两旁跪着的人便向他行礼,这表示他们对挑战者的尊敬。

游子宣走到威尔德。金恩面前停住,威尔德。金恩向他行了个礼,开口道:“你叫什么名字?”

游子宣摇了摇头,对威尔德。金恩道:“我是个中国人,我不太会说英语。”

威尔德。金恩一听,竟然用标准的中文再问一次:“你叫什么名字?”

游子宣对威尔德。金恩回了个礼,道:“我叫什么名字不重要,我是来赴约的,是死是活才是重点。”

威尔德。金恩点了点头,又问:“你不后悔?”

游子宣笑了笑,回道:“要是会后悔就不会来了!既然来了,就没什么好后悔的。”

威尔德。金恩也笑了笑,一副十分赞许的样子道:“好!有气魄!”

游子宣拱了拱手,回道:“好说,好说。”

威尔德。金恩不再问话,拍了两下掌,从后面转出两名年轻貌美的金发女子,端了一杯茶和一条毛巾,走到游子宣的身边,跪着将茶和毛巾递给游子宣。游子宣没动,两名女子也跪着没动。

游子宣本来怕茶和毛巾会有问题,不敢取用,但他不用,两名女子也一直跪着,没有要起来的意思,正犹豫间,威尔德。金恩便笑道:“你不用,她们是不会起来的。”

游子宣看了看威尔德。金恩,又看了看两名女子,只见两人高举托盘的双手已经开始微微颤抖,眼神中流露出乞求的颜色,一脸可怜样。

游子宣于心不忍,而且两女子又是绝色,只要是男人,大概都会不忍心吧!

游子宣反覆看了看两人,又看了看威尔德。金恩,微一咬牙,道:“好吧!就让她们一直跪着好了。”说完突然笑了起来。

威尔德。金恩没想到他竟然会这样回答,实在太过意外,只能涨红着一张脸。过了一会儿,转头斥责两个侍女道:“没有用!下去!”用力挥了挥手叫两女下去。

游子宣看两女下去后,笑得更开心了,对威尔德。金恩道:“谁说我不用,她们就不起来的?这不就起来了?”

威尔德。金恩觉得很没面子,但有点轻视游子宣的道:“我还以为你真是什么厉害的对手,原来你也不过是如此而已。”

游子宣又笑了,他摊了摊手,作了一个没有办法的表情,以嘲讽的口气对威尔德。金恩道:“喂!我想你可能搞错了,我是来这儿挑战的,并不是来这儿喝茶、擦手的!你看我像是口渴的样子吗?还是你看见我的手脏了?”

威尔德。金恩和在座一些听得懂中文的人都不禁十分生气,对游子宣的无礼感到愤怒,私底下纷纷交头接耳在翻译游子宣讲的话。还是威尔德。金恩沈得住气,冷冷的回道:“这是礼仪,难道你对两个弱女子跪在你面前都不在乎?”

游子宣抬了抬眉毛,丝毫不在意的回道:“中国人有句话叫:‘主随客便’,听过没有?你们是主,我是客,主人要看客人的方便做事,所以你们当然得尊重我的意思罗……况且,是你们教她们要跪在地上送茶送毛巾的,我觉得很奇怪,难道站着送茶不行吗?非得要跪着,这不但是侮辱女性的一种行为,更是一种自卑心理的表现!“他其实也并不是那么严肃、那么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十三、正义物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都市游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