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游侠》

十四、死里逃生

作者:谢天

分施偷袭的,正是威尔德。金恩和布莱克。金恩。两人见游子宣伏在青山背后,背向两人,机不可失,不约而同地运起十分功力偷袭游子宣。

两人一招偷袭得手之后,都以为游子宣必死无疑,当游子宣和青山重重落下地来,更无疑虑,互相含笑对望一眼,走向前察看。

自从游子宣修习元阳真经之后,内力充塞周身,形成自然的保护,尤其是受到这种集中点的攻击时,第三层百川归流的功力便自然反应,由全身各处向受攻击处集中,抵抗外力。

当游子宣感到背后两股掌力逼近之时,体内各处的内力便已自动的涌向该两点,当受到攻击时,除了直接将外力通过身体导引至体外,剩余的便分散送入各穴,分散了外力的伤害。

只是威尔德。金恩和布莱克。金恩两人功力深厚,这十成的功力若是打在石头上,只怕已成飞灰,又何况是击在人身上。没看到青山只是隔着游子宣挨了一掌,便已被活活的震死,就别说游子宣所受之力有多大了。

游子宣趴在地上,觉得五脏六腑全都跑错了位置,吸气都吸不动,更糟的是全身内力散乱,无法归回原位,致使他完全无法动弹。

不过,这些乱窜的内力并不是毫无章法的,在元阳真经的调整下,这些内力是渐渐地在分散,但又一点一点的凝聚回来,他静静的伏在地上不敢动,只能等待再过一些时间,让被震乱的经脉和内力回复正常。

在另一方面,正义物流运输保险公司的众人都很清楚,自己虽然用卑鄙的偷袭手段打倒了游子宣,但也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若是一个个正正当当的跟游子宣交手,在游子宣错综复杂的招式下,只怕所有的人全都要败下阵来,而且游子宣出手狠辣,一有机会,绝不留情,上一个死一个,大家都受不了,能以这种方法解决可能是最好的了,最起码,可以保住众人的性命,众人虽有点羞愧,但也都吁了口气。

威尔德。金恩和布莱克。金恩两人想上前查看游子宣的状况,但又有点心虚,深怕游子宣没死,突起还击,两人对游子宣颇为忌惮,因此向旁边的人使了使眼色,让别人上前去查看。

就这么一耽搁,游子宣的内力便有百分之三十回复了正常,原本完全不能动的情况已略微好转。两名战战兢兢的手下缓缓的靠近游子宣,其中一名伸手探了探游子宣的鼻息,发觉游子宣没有呼吸,连忙高兴的叫道:“他没呼吸了!他没呼吸了!”

众人一听都非常高兴,纷纷鼓掌叫好,可是,这也高兴得太早,太勉强了。

在座的众人也全都知道,没有呼吸并不表示他就是死了,任何一个小学生都可以闭气数十秒,这一点也不稀奇,一个练过高深内功的人有时闭气可达数个小时,这更是在座者所皆知的。

但为什么所有人如此快的就断定游子宣死了呢?

原因说起来非常简单,只是因为害怕!

为什么害怕?还不是被游子宣的功力给吓到了,适才游子宣出手,以游刃有余的气势接连击毙正义物流运输保险公司的数位高手,在座的所有人早就当场被震慑住了,谁也没想到,这么一个rǔ臭未乾的小伙子,功力竟然如此之高,在座没有人有把握可以走出他手下三十招。

这情况,大家都懂。若非如此,威尔德。金恩和布莱克。金恩也不会亲自出手暗算了。

是以当威尔德。金恩等二人一举偷袭得手,众人无不希望游子宣就此玩完,不然,像游子宣这种挑战法,迟早把所的有人一个一个给干掉,大家莎哟哪啦,一个也逃不掉。

现在,每个人的脸上都有一丝很勉强、很不自然的快乐,趁着游子宣“好像有可能”完蛋时,先骗自己一下,安慰安慰,即使只有几分钟心安也好。

可是,这个不太实际的愉快气氛很快就结束了。

因为,游子宣站起来了。

他抓住了两个蹲在他身边查探他的人的脖子,用力一捏,两人就像是被宰的鸡一样,突然没了声音。游子宣顺势站了起来,血红着双眼,环视了众人一遍,才冷冷的从口中蹦出了几个字:“你们全都该死!”

在座众人的心突然又沈了下去。甚至有一些人心里还有些责怪威尔德。金恩两人不该偷袭。

威尔德。金恩此时不能再做作了,刚才和布莱克。金恩偷袭了人家一掌,现在如果还想伪装着很和善,那就是把游子宣当白痴了。

眼看着双方一触即发,一场真正决死的战斗就要开始,威尔德。金恩却不动声色,忽又“啪!啪!”拍了两下手,没一会儿,后面又转出一个人来。

只见此人身材不高,头戴黑面罩,露出两只眼睛,身着黑色紧身战衣,腰际插了一把三尺来长的武士刀,一副日本忍者的模样。

游子宣骤见这副装扮,立时想起了偷袭百鹰门的那些黑衣人,不过在整体感上稍有不同,用的刀也不同。

而从这个黑衣人被紧身衣包裹着的曲线看来,是一个女子。

游子宣等那人站定后,笑中带着七分鄙视的对威尔德。金恩道:“怎么?刚刚敢偷袭我一掌,现在,自己却不敢出来,又找一个女孩子来出面?”

威尔德。金恩什么话都没说,脸色不断的泛青,但不知是被游子宣嘲讽刺激的关系,还是因游子宣没死让他心火高燃?

游子宣转向看了看那黑衣人,心里也搞不清楚怎么回事,他以为威尔德。金恩这时该发动总攻击了,怎么又叫了个女孩子出来,他心里也知道:“威尔德。金恩这家伙老谋深算,是十足的老狐狸,绝不会随随便便打没把握的仗,此时叫这个女的出来,虽有点罗哩八唆的,但一定有花样,等一下得见机行事才行,免得着了这老狐狸的道。”

他一想好对策,便又面带微笑,对威尔德。金恩道:“刚才你和那老头两个,都偷打了我一掌,你别想跑,待会儿我一定会回敬你的。而且,我可以告诉你,你们派谁来都一样,全都是死,我看最好也别废话了,一次全部上,省得后面的人等得不耐烦。”

威尔德。金恩冷哼了一声,对着游子宣道:“小子,别太目中无人了,我正义物流运输保险公司不是任你放肆的地方!”

游子宣立刻反击道:“好啊!我就看看你正义物流运输保险公司是不是有这本事让我不放肆!”

那个穿黑衣的女忍者听到这儿,突然以一种奇怪的身法扑向了游子宣,既像是猫,又像是猴子,虽有些不雅,但十分迅捷,并在移动时拔出武士刀,左手同时对游子宣射出三镖,分射上、中、下三路。

镖是忍者常用的流星镖,破空之声十分刺耳,带着嗡嗡的声音,显是发镖之人的内力十分强劲。

游子宣当然不会被这三只镖吓住,只见他一个倒翻,闪过了上、中两只飞镖,眼见就要被第三只飞镖射中,突又左脚一踢,将第三只飞镖踢得向上飞去,直钉入了屋顶的天花板中,连镖身都看不见。

游子宣这一招闪身、踢镖,从头至尾一气喝成,就像是套好的招式一般,时间拿捏得丝毫不差,而且一踢的准头和力道更显示他游刃有余的功力,众人虽站在敌对立场,但还是有几人忍不住喝出采来。

女忍者此时已扑到游子宣身边,“唰!唰!唰!”一连三刀,又快又狠,劈向游子宣的头和腰。

这三刀,在忍者的说法是“三叠刀”,是很高深的刀法,使刀之人必须力道、速度、准确三者皆备,才使得出有威力的“三叠刀”来,而且,非高段的忍者还学习不到这种刀法。

游子宣发觉刀尚未砍到,刀风已割破了他的衣服,不由得惊了一下,身形暴退,才堪堪躲开了这一招“三叠刀”。

游子宣当然不会示弱,一招闪过,随即施展“错乱拳”的攻击招式“风雨交加”,快拳如狂风暴雨般打向女忍者。女忍者根本看不清游子宣的出手,一面退,一面狼狈的挥动武士刀以抵挡游子宣的攻击。

游子宣功力高出女忍者许多,但一招“风雨交加”即将使尽,却无法击中女忍者,心里有些惊讶,一方面是碍于武士刀的锋利,一方面却是因为女忍者的身法特殊,闪躲之间自成一格,令游子宣有些无从下手。

游子宣心想:“人家说日本忍者精通各种功夫技巧,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看来正义物流运输保险公司的确是卧虎藏龙,还真不能大意呢!”

此时,那名女忍者中了游子宣一掌,游子宣因心有杂念,这一掌没有打实,功力也只用了三分,但女忍者却跌跌撞撞摔到了门边。游子宣一招得手,精神重又大振,深吸一口气,准备再次攻击。

威尔德。金恩一看手下的女忍者被游子宣击中,却一点都不紧张,似乎完全不在乎她的死活,只在一旁冷眼观战。

忍者是一种非常奇怪的单位,在日本,他们是集暗杀、护卫、情报和牺牲于一体的人,生命随时可以为所属的团体牺牲,若说他们是团体的一份子,倒不如说他们是团体的一颗棋子。

训练忍者相当费时费力,但也相当好用。尤其他们不在乎自己的生死,这一点,就值得了。

游子宣大步向前,女忍者突然掷出一颗烟雾弹,烟雾之中夹着刺眼的闪光,不到两秒,屋内已是一阵白烟弥漫,什么都看不见了。

白烟久久不散,持续了有两、三分钟之久,游子宣目不见物,怕对手趁机再施偷袭,只得找了一面墙壁,将背贴在壁上,然后严阵以待,守住身前。

他等了一会儿,发觉正义物流运输保险公司的人马并未趁此时间偷袭,他才将注意力转到屋内的动静,但也只听到细碎的脚步移动声。

他心里感觉到,正义物流运输保险公司的人可能正在撤离。

他很着急,但目不见物令他也无计可施,只有静候白烟散去。

白烟逐渐散去,等游子宣能见到东西的时候,屋内已经什么人都没有了,包括那几个被游子宣击毙于掌下的人。

短短的几分钟,不但会动的人溜了,连不会动的人都没留下来,正义物流运输保险公司的人跑得可真快!

他记得那两个送茶的女子和那个女忍者都是从后面出来的,他毫不迟疑,立刻往后面冲去,可是后面却什么都没有,只有一间空汤汤的休息室,再进去则是厨房、一排淋浴间、一排厕所,和一间堆满杂物的储藏室。

糗的是,除了厕所的门外,根本没有通到外面的门或楼梯。

正义物流运输保险公司的人凭空消失了!

就当游子宣不知所措的时候,后方的屋顶上突然跳出了刚才那个女忍者,她手持匕首,以飞快的速度,拚着全身的功力扑向游子宣,匕首指着游子宣周身数处要害。

游子宣颇感意外,但立即吸气、蹲身、侧步、出掌,连一丝慌乱和紧张都没有,只见他先扭动上身,避开刺来的匕首,再由侧方出拳,一招“石破天惊”硬生生的将那忍者打飞出十步之外。

游子宣恨她使计令自己身陷险境,但又想留活口探知出去的通道,是以只使出了五成功力,料定她不会立刻就死,还有三分钟的时间可活,而当游子宣一拳击中她时,那女忍者叫了一声。

那一声惨叫的声音,游子宣非常熟悉,他一个箭步便跃过黑衣人身侧,一手拉开了黑衣人的面罩。

“小茹!”游子宣大叫一声,原来在黑面罩底下,竟然是当初他受伤时,在百鹰门照顾他的侍女小茹。

小茹面貌一如从前,只是眼角间竟写着一丝从不该属于她的沧桑和寂寞。

“大……大……粽……子……”小茹嘴角淌着血,面露微笑的好不容易说出了几个字。

游子宣心神俱震,小茹又开口道:“你……你……武功……变……变得……好……好……,我……很……高……兴……,你……你……你……”

游子宣含泪用袖口擦拭着她嘴角的鲜血,但鲜血仍不断的由她口中冒出,在刚才游子宣五成的功力下受掌,她的内脏早已被震碎了,游子宣现在反倒后悔为何出手如此的重了。

“为什么是你?为什么?”游子宣激动的用喉咙发出声音叫道。

小茹躺在游子宣的怀中,猛烈的喘息着,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一丝的气,继续刚才的话说道:“我……我不……不能……帮……玉嫂……报仇……报仇了,不知……道……玉嫂……会不会……怪……我……”这句话说完,又猛烈的喘着气。

游子宣看着小茹痛苦的样子,内心非常难过,便强忍激动,轻轻的回道:“玉嫂不会怪你的,你是个乖孩子。”

小茹对游子宣虽然有着极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十四、死里逃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都市游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