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游侠》

十五、踏雪无痕

作者:谢天

十四狼骑虽然贪生怕死,无恶不作,但一向计划周详。好像愈是贪生怕死的人做坏事,愈是计划周详。

摊开了正义物流运输保险公司纽约总部大楼的详图之后,十三个人做了一个分析,并由黄源再次指挥,策划了一次助援行动。

十三人分成了两组,第一组人准备好各项材料,并到废车场弄了两辆报废的警车,先行到达正义物流运输保险公司纽约总部大楼,第二组人则去另一个地方,准备其他的助援工具。

黄源第一组等七人很就快到达了目的地,黄源大剌剌的走进大厅并掏出了假的纽约市警局的证件,以“据报大楼内有恐怖份子活动”的理由,接管了一楼大厅的指挥室并“逮捕”了所有的警卫,由金富成和小十押了众警卫上了假警车,载到荒郊野外活活打了一顿。

此时刚好是游子宣被关在十八楼的时候,威尔德。金恩不知一楼大厅已被黄源等人掌握,还打了个电话下来吩咐警卫要关闭大门,又在大楼内广播叫所有人到三楼集合。

黄源早就将大楼的设计记得清清楚楚,三楼是一个接近封闭的空间,在设计图上标示着避难的标志,而十八楼的“铁盒子”并没特别的标记或注释,但黄源丰富的阅历早就判定那里大有问题,两个加在一起,他立刻研判出游子宣在十八楼。

因为,如果游子宣已死,正义物流运输保险公司的人便不需要全部到三楼避难,而如果正义物流运输保险公司的人是要躲游子宣的话,十八楼绝对比三楼更适合,再不成,逃出大楼也可以,而且这个集合的命令虽急,但又没有特别急,是以他判断游子宣是在十八楼,并且是被控制住了,一时之间可能不会有性命之忧。

黄源心里着急,但头脑却保持十分冷静,在警卫台前观察并记录所有进入电梯和到达三楼人员的时间和数目,他估计等所有楼层的人全部到达三楼之后,便会有进一步的行动。

眼见正义物流运输保险公司的人马上就都要到三楼了,他和其他人却无计可施。

正在此时,一辆没有开警笛的消防车渐渐驶近正义物流运输保险公司大楼,驾驶消防车的,竟然是带另一组人去准备救援工具的李凡,而身着消防队员制服的,正是其他五狼。

黄源一见,突然灵机一动,便下令众人立刻拿出了先前准备好的迷魂弹、软骨水,和摄魄散……等物品,由李凡和吴胜将所有的*葯,拿到楼顶并全数倒进水塔内去。

接着,便是有史以来“最营养”的救火了。

黄源关闭了外来水管的控制闸,断了大楼的外来水源,等正义物流运输保险公司的人全部到达三楼后,他开启了三楼的灭火装置。

威尔德。金恩等人正在三楼准备看下一步怎么处理游子宣,没想到突然“黄色之水天上来”,天花板上的消防水头喷出了带着奇怪香味的、rǔ黄色的浓厚水幕,霎时间,这些正义物流运输保险公司的武术高手们,全都脸色怪异,不分男女,不分老少,不分功力深浅,全数咚咚咚倒了一地。

十四狼骑会用这些东西,当然不是因为这些东西好看,他们是专使下三流手法的专业人员,用的当然是最直接有效的“好产品”,今天这些东西别说是迷倒人了,就算对象换成是大象、鲸鱼,也一样得乖乖就范。

所有的人全部昏倒,黄源估计功力最好的人大概也要二十四小时以后才会醒,于是便往十八楼救援游子宣。当然他们也依惯例,留一半的人检查并看管这些被迷倒的人,以确定没问题。

而往十八楼的几人,发现关着游子宣内厅的大门是以一连串设计相当精巧的电子锁锁住的,但设计再精巧,又怎奈何得了靠偷鸡摸狗过日子的十四狼骑呢?

不出十分钟,这串电子锁在贼狼许定的电子玲珑巧钥下应声而开。众人合力以最快的速度推开了大门,当时游子宣正抱着小茹在哼着歌,突见大门打开,本以为是正义物流运输保险公司的人,但一见是十四狼骑等人,立刻站起身来,也没有特别高兴,只是抱着小茹,没有理会其他的人,缓缓走出内厅。

黄源等人十分纳闷,不知道游子宣发生了什么事,跟他说话也不理,而他只是向黄源要了车钥匙,抱着小茹离开了正义物流运输保险公司大楼。

十四狼骑等人莫名其妙的互望了一会,便下三楼去整治正义物流运输保险公司的人了。

       ※   ※   ※   ※

游子宣开车载着小茹一路往郊外行去,上了高速公路又下了高速公路,一直到车没油了,他便抱着小茹,继续往前走。

他口中哼着的那首歌,就是当初他受伤时,小茹在病榻旁常常哼的那首歌。

不知道过了多久,不知道走了多远,天空突然下起倾盆大雨来,雨水很快洗净了游子宣身上的泥污,洗去了小茹嘴角上的血迹,也更快的冰冷了小茹的身躯。

游子宣不去辨别方向,只是一路往偏远的地方走去,虽然他全身都被雨水打湿,但寒冷却没有使他停下脚步,因为此刻他的心比这雨还要冷。

又奔走了一段时间,天空竟然下起皑皑白雪来,原本平坦的地势也突然拔高,但游子宣仍然一路前行,往山上走去。

又走了许久,山势已缓,游子宣停下来,看着臂弯中的小茹,小茹的表情仍然保持着当时微笑的样子,他轻轻地亲了下小茹的脸颊,似乎深怕将她吵醒,然后才放下了小茹,开始动手挖掘。

游子宣没有用铲子、工具,用的只是一双手,他一掌一掌的将土挖起,很快地挖成了一个深洞,然后才轻轻的抱起小茹,跳入挖好的洞中,他并没有离开洞穴,而是就这样子抱着小茹,在洞中坐了一夜。

经过了一夜,绵密的白雪已成冰块堆满了两人的身上,直到日头晒进了洞穴,游子宣才运力震碎了冰块跃出洞来。他用土和冰填满了洞,做成了一个墓冢,跟着在墓前拜了三拜,道:“小茹,你此生我没办法带你去天涯海角,但愿来生我能实践我们的约定。”跟着又拜了三拜。

“小茹,你一个人在这里,一定会害怕,我等事情全部办完之后,就来看你,好不好?”游子宣说完,又向小茹的墓拜了三拜,他正准备站起,便听到后面有人发出桀桀的笑声。

游子宣吓了一跳,竟然有人欺近自己百步之内而不自知?忙回头寻找,竟然看不到人影。不过游子宣是艺高人胆大,相当冷静的对着笑声的来处叫道:“既然来了,就不要躲躲藏藏的,出来说话吧!”

游子宣的声音在冷空气中回汤,不过,对方却没有任何回答。他心里怀疑:“莫非是自己听错了?”可是他对自己的耳力相当有自信,不相信自己听错了,于是便朝刚才发出笑声的方向奔去。

到了笑声附近,并没有任何的人影,他四下寻找了一会,果真没有任何发现,他心里想:“原来真是自己的错觉!”可是,正当他这么想而慾转身离去的瞬间,身后大约数十公尺处,又有桀桀的笑声发出。

这一次的笑声更近,也更明显,这下他可以很确定,这绝非错觉,而是一个轻功极高的人在监视他,也或许,是在捉弄他。他立刻回身,朝声音发出处全力奔去。以他现在的功力而言,每一步都可以跃出数公尺甚至更远,可是即便是他在三秒钟后到达刚才那人发出笑声的地方,他仍没有见到任何人,而且可怕的是,地上连脚印都没有。

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游子宣左右仔细搜查了一阵,的确没有任何蛛丝马迹可寻,他的背脊突然觉得一阵凉飕,彷佛自己遇见了鬼故事中的情景。

寒风毫无忌惮的把雪揉在它的手里,无情的打在游子宣的身上,他呆立在原地,一动不动。

这时,他看见了一个人,一个悬在半空中的人。

       ※   ※   ※   ※

这个人一身白,白衣、白帽、白鞋、白手套,正好跟白雪配合。

当他走近到游子宣身前三公尺时,游子宣发觉,他连头发、眉毛和胡子也都是白的。

当他走近到游子宣身前一公尺时,游子宣才问道:“你是谁?”

“我是谁?”白衣人像是在问自己。

游子宣并不生气,说实在的,他的心里有一点点恐惧。

白衣人又道:“你功夫很好?”

游子宣回道:“马马虎虎,还过得去。”

白衣人道:“你打得赢我?”

游子宣回道:“不知道。”

白衣人道:“想不想试试?”

游子宣回道:“不想。”

白衣人道:“为什么不想?”

游子宣回道:“我和你又没仇!”

白衣人发出桀桀的笑声,道:“但我却想试试。”

游子宣道:“那好,来吧。”他拉开了架势。

白衣人仍笑着道:“为什么不拒绝?”

游子宣道:“你若真想出手,我想拒绝都不行。”

白衣人笑容未消:“可惜。”

游子宣道:“可惜什么?”

白衣人道:“你很聪明。”

游子宣道:“那有什么可惜的?”

白衣人道:“聪明人做笨事,不是很可惜吗?”

白衣人出手了,他出手和他走路一样,都是轻飘飘的,而且,非常简单。游子宣从未见过这么简单的出手,一拳一脚,直向要害,没有花巧。

老不死的拳路讲求的是变化多端、错综复杂,令人眼花撩乱,和白衣人的招式简单直,毫无花巧,完全相反。

简单和复杂,都难挡,都是武学的一种境界。孰优孰劣,真的很难说。

游子宣也出手了,在千钧一发间。

他看见白衣人犹如鬼魅般地迅速靠近自己的身侧,并且由中路攻击他的腰部,他连出三招化去白衣人的攻击,并再出三招连续攻向白衣人全身十六个重要的穴道。

游子宣用上七成功力,方圆十公尺之内罡气大作,白衣人暴退。

白衣人退出游子宣的攻击范围之外,桀桀笑了一声,双手十指成爪,直接由十公尺外抓向游子宣。游子宣觉得白衣人速度快极,而且力道之强,毕生仅见,忙中生智,忽的使出一招和印度和尚巴巫学来的“指东打西”的招式,双手往右一掌。

白衣人原本已快要取胜了,没想到游子宣突然出此怪招,彷佛自己不存在似的,不由得愣了一愣,而这一愣,速度便下降了一点,游子宣看准时机,一招错乱拳法中的“朝不保夕”攻向白衣人的双目、双脚和后背脊骨。

这是一招很奇特的招式,同时攻向上、下和后面,要不是老不死这个怪人对各家拳法都烂熟于胸,而且又神经兮兮,正常人要创出这样的拳法实在不易。

白衣人眼看来不及闪躲,因为避得了眼睛的攻击,避不了背上的,守住了背部,又守不住前面,索性双爪硬攻,不顾其他三方面的攻击。

这是一招以不变应万变的强攻,对游子宣这种招式变化多端的人来说,反而相当难应付。

游子宣叫了一声好,招式一变,又使出一招“朝三暮四”,掌影由四面八方向白衣人盖上,感觉就像有千百双手一样。

白衣人双爪扑空,立刻落入了游子宣的掌圈之中,眼见他就要被游子宣击中,突然以极快的速度冲天而起,在空中一个倒翻,大叫一声“跃马中原”。

游子宣愣了一下,因为他曾经听老不死和戈白说过,当代轻功最强的人叫凤官,全名是欧阳凤官,他的绝招便叫做“中原四式”。

而“中原四式”的第一式便叫“跃马中原”,这白衣人口喊“跃马中原”,是不是就是“中原四式”的第一式呢?

只见白衣人在空中的身形,他的双手仍微曲成爪,一前一后,双脚一曲一直,果有跃马中原之势,此时正以极快的速度俯冲而下。

游子宣见此招实无华,毫无破绽,不像老不死的“百花齐放”,骤看是那么花俏,好像无从闪躲,但仔细观察的话仍是有空隙可寻。

现在若是不避开攻击,势必会被白衣人的双爪击中,若是硬敌,白衣人由上而下的速度和力道,必定可以将他击溃。

此时,他进无可进,退无可退,突然觉得自己苦练了几年的功夫,连人家一招都接不下,只感万念俱灰,连接招的兴趣都没有,便垂下了双手,闭上双眼,束手待毙。

而白衣人见他垂下双手,也不继续攻击,身形又一扭,缓缓的落在了他的身边。

游子宣见他不继续攻击,便张开眼睛看着白衣人,而白衣人也正看着他。

游子宣奇道:“你为什么不下手?”

白衣人道:“你为什么不打了?”

游子宣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十五、踏雪无痕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都市游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