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游侠》

十七、少林

作者:谢天

少林乃天下武学之正宗,这是无庸置疑的。

游子宣等四人中了凤官下的毒,生死只在一线间。

老不死吃的东西最多,是以中毒最深,戈白和何忆涵内力较弱,也相当严重。游子宣幸有元阳真经的内力护体,并无大碍。而本悟大师其实也中了毒,只是强以内力支撑着,回到少林寺之后,松开真气,便也倒下。

经过少林寺住持方丈无念大师,和达摩院首座无痴大师悉心为众人疗毒,两位大师医术如神,调养数日之后便均无大碍,只是身体还很虚弱,无法发力。

半个月之后,老不死和戈白坐在院中,老不死拚命骂着凤官卑鄙无耻,而戈白则另有所思。这时本悟大师也走过来,对二人道:“阿弥陀佛,两位施主,老衲有一事想与二位施主商量。”

老不死抢道:“本悟大师,请说。”最近他对本悟大师比较尊敬了。

本悟大师道:“老衲想要为游施主调养内力,而两位是游施主的授业恩师,是以老衲想先征求两位的意见。”

老不死又抢道:“我没意见。你呢?”他看了看戈白。

戈白问本悟大师道:“大师可有何对策了?该如何着手?”

本悟大师道:“本寺有一套内功心法,可以解决游施主的问题,不过,练这套心法耗时甚久,非一、二十年难有所成,而阻止‘正义帮’之事却迫在眉睫,所以老衲另想了一个办法。”

老不死和戈白齐问道:“什么办法?”

本悟大师道:“据戈施主所言,那‘百穴电针’是以针的原理,用转化过的电能来增强内力?”

戈白道:“正是。”

本悟大师点了点头,道:“既然‘百穴电针’已经打开游施主的周身百穴,我们不妨利用这点,顺水行舟,将计就计。”

“什么意思?”两人又齐声问。

本悟大师遂将构想告诉两人。

       ※   ※   ※   ※

戈白在设计百穴电针时,只针对了元阳真经的第一层“百穴纳气”来做考量,是以只做到了打开全身穴道这一层,而漏掉了其他重要的地方,以致于增强内力虽快,但却不扎实。

本悟大师精通医理,深知针主,灸主补的道理,但见游子宣内力有散失的现象,便开始思考该如何挽救游子宣的问题。

他想,既然游子宣的周身百穴已经打开,不如便以此进行“灸补”,用原来的方法和道理,配合灸的运用,再次增强游子宣的内力,并且关住游子宣不断散失内力的穴门。

所以,他询问戈白,以原来的机器,加上一些他的改良,以灸的方式来补充内力。

戈白弄懂了本悟大师的意思之后,便打了通电话叫郑伯将百穴电针运来,又打了通电话给原来制作百穴电针机器的德国工程师,请他到少林寺来,重新改造这台机器。

百穴电针运到之后隔天,德国的工程师也到达少林寺,经过几人不断的协调和研究,两个月之后,全新的“百穴电灸”终于完成。

这次是利用“灸补”的原理,重以新科技将电能百分之百转化成纯净的能量,输入游子宣的体内,由于有本悟大师的参与和更先进的科技,这台“百穴电灸”比原来的百穴电针更加完善,而且少副作用。

几人又试验了几次,确定没有问题,才让游子宣上机。

整个过程是由本悟大师、无痴大师、戈白和老不死四人亲自执行,十分谨慎。本悟大师要游子宣以元阳真经的心法配合机器的运作,将电能输入体内,每次只做五分钟。

做完之后,又要游子宣以元阳真经的心法调息至所有电能完全消化才停。

如此每天一次,直到每次可以输入一个小时一万瓦的电能并消化殆尽为止。

七七四十九天之后,游子宣终于不再有内力散失的情形产生,并且一举而达到元阳真经第五层“万气归宗”的境界。

而这天当他达到元阳真经第五层“万气归宗”的时候,他全身的真气开始在体内快速流转,比电击更高出数十倍,当真气运转为一时,穴道突然封闭,不再收纳任何“百穴电灸”的电能,并由体内产生出强大的排斥,接着只听见他大吼一声,一股气劲由全身穴道奔射而出,将接在全身穴道上的电灸全部震开。

游子宣只感到体内真气充盈,无穷无尽,肌肉充满了力量,忍不住向上一蹬,直翻上十来公尺之高,才落下地来。

可怜的是“百穴电灸”这台机器和少林寺,游子宣体内产生的强烈抗力全部直接冲击到“百穴电灸”上,“百穴电灸”立刻产生逆冲,“砰”的一声,便爆了开来,而这也害少林寺停电了三天,被当局警告“危险用电”。

不过,当场的本悟大师众人见游子宣大功告成,都不自禁喜形于色。

游子宣走向众人,众人只觉他精神焕发,神清气爽,双目发射出慑人的光芒。

游子宣落下地后,就像是从未吸过气一样,拚命大力的呼吸着。

本悟大师先走过来问道:“你觉得如何?”并将手搭向他的脉搏:“我量量你的脉。”

游子宣边把手伸出边微笑道:“多谢大师,我觉得好极了,这辈子从来没有这么好过。”

本悟大师把了他的脉之后,发觉他的脉象已异于常人,不单是稳定有力,每一下都清清楚楚,而且十分缓慢,慢到一分钟只有常人的一半不到。

本悟大师吞了吞口水,称了声佛号:“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老不死本也煞有其事的上前搭着他的脉搏,一量以后,却吓了一跳,倏的便将手指弹开,紧张兮兮的瞪着大眼问本悟大师道:“喂,大师,你……量得怎么样?”

本悟大师颔首微笑着对老不死道:“有点吓人,但是没错。”

游子宣对本悟大师道:“本悟大师,我现在的情况如何?和以前有什么不同?”

本悟大师道:“你的内力已经不再散失了,而且功力比之从前更上一层楼。依老衲判断,施主从此不再需要任何物品来帮助练功,只要经常依元阳真经调整内息,相信数年到十数年间,施主便会有所大成。”

游子宣高兴道:“真的?”

本悟大师道:“当然是真的。”停了一下又道:“施主的问题虽然已经解决了,但是其余三位施主,却还需要半个月左右才能完全复元。”

戈白此时道:“我们没有关系。”

老不死则反驳道:“什么没有关系?我现在这样子,鸟都鸟死了,你没关系,我的关系可大了!他妈的!等老子毒清了之后,一定要宰了凤官那个乌龟王八蛋。”他边说边用右拳打着左手掌。

本悟大师则道:“冤冤相报何时了,元施主该以宽大的心来看待。”

游子宣则道:“我们愿意放过凤官,但是他和正义帮却不一定肯放过我们。”

老不死嘉许的看了看游子宣,附和道:“是啊!是啊!”

本悟大师道:“凤官和正义帮的野心太大,我们是有责任该阻止他们继续肆虐,但不一定要以杀戮来解决才行。”

游子宣想了想,便笑着对本悟大师道:“这样子好了,我们抓到凤官和正义帮的那些人以后,便送来少林寺,让大师开导开导。”

“善哉!善哉!这样最好不过。”本悟大师道。

戈白道:“你和十四狼骑连络的怎么样了?”

游子宣回道:“我上礼拜打了电话给他们,他们说他们已经找到了正义帮的基地,要我尽快赶过去。”

老不死则道:“他们怎么找到正义帮的基地的?”

游子宣道:“他们抓住了正义物流运输保险公司的人,是他们受不住十四狼骑的逼供才说出来的。”

“可靠吗?”戈白问。

“我想应该没什么问题,十四狼骑这群人的品性虽坏,但办事却还顶可靠的。”游子宣想到十四狼骑前段日子的表现,实在不像恶贯满盈的坏人。

戈白点点头:“那好。”

老不死则一副凶巴巴的样子道:“那些兔崽子,不好好给我安分点,我一个个把他们骨头给拆了。”

本悟大师道:“游施主可以再等我们几天,两位施主的毒很快就可以尽解,届时老衲和两位施主也一同前去。”

老不死道:“那小姑娘不去吗?”

戈白道:“我们去那里很危险的,人家何小姐有小孩,去了可能不太好。”

老不死抓抓脸,道:“也对,也对。”

“本悟大师也要去吗?”游子宣问。

“本来老衲是不去的,可是诚如凤官说的,武林大事,少林不能坐视不顾,唉!”本悟大师道。

游子宣高兴道:“那太好了,有本悟大师一道,更不怕他们了。”

本悟大师道:“凤官回去一定加强了戒备,我们务必要谨慎行事。”

游子宣点头道:“这是一定的,他的城府很深,当天其实他有机会杀我,但他却不下手,就是为了引出你们。”他停了停,又道:“我差点害了大家。”

“你说这些干嘛?是那王八羔子坏,又不是你的问题。”老不死很不爽的道。

本悟大师道:“趁这几天,我也请戒律院的本清师弟来和游施主切磋一下,本清师弟对本寺的拳法很有心得。”

游子宣一听,高兴道:“那太好了。”

老不死则不太以为然,道:“拳法再有心得,会有我厉害吗?”

       ※   ※   ※   ※

少林拳法主在扎实和健身,当然没有老不死拳法的花俏和变化。

而本清大师和游子宣切磋武功,也只是在嘴上交换心得而已,顶多在讲到重点时起来比一下。

本清大师对老不死的拳法相当推崇,说老不死的拳法:“虚中有实,实中有虚,刚中带柔,柔亦带刚,而且变化多端,令人无从抵挡。”

不过,这是游子宣的功力达到元阳真经第五层后施展出来的感觉,比起前一段时间,拳法的破绽又是少了不知多少。

本清大师和游子宣讲论拳法一个礼拜,只调整了游子宣的拳法一个地方。

本清大师认为,以游子宣现在的功力来施展任何一种拳法,即使是游子宣最早所学的“基本拳”,都已是没什么破绽可言了,差别只在一个“用”字,就是拳法的“实用”性。

每种拳法都有其特性,所以也都有缺点。极少拳法是只为攻击而设计的,或多或少都有一些锻和美观的成分存在。

像老不死的“错乱拳”是老不死自创的拳招,有炫耀自己功夫的成份存在,太过注重美观和形式,所以,一套拳三十几招打下来,真正有“用”的招式不过十来招。

而凤官的“中原四式”,虽然只有四式,但每一式都是经过反覆琢磨,精简而成的致命招数,这也就是为什么游子宣会觉得无从反击的缘故。

本清大师以游子宣所学的各家拳法做了一个总结:“拳要实用。”并修正了一些不必要的花巧。毕竟游子宣此行是生死相搏,不是参加表演赛,那些无用的招式都可以暂且不用。

两个星期之后,本悟大师、老不死、戈白和何忆涵都已痊愈,一起到戒律院看游子宣练拳,游子宣只随意攻出三招,便已逼得老不死狼狈不堪。

游子宣收招后,老不死摆出那个习惯性的不以为然的表情,哇啦哇啦叫道:“这是什么招式?难看死了!”

众人和本悟大师离开了少林寺,只有何忆涵一人很不情愿的被众人又哄又逼的赶回了香港。本悟大师、游子宣、老不死和戈白则经由东京直飞拉斯维加斯。

第二天下午,四人便来到赌城,没想到何忆涵竟然在回到香港后又直飞拉斯维加斯,比四人还早到一步和十四狼骑会合。

何忆涵一见到四人便道:“你们怎么可以将我一个人抛下,我也是你们的一份子!”

四人没办法,只得让她留下。

而另一方面,十四狼骑一看到老不死,全都想拔腿就跑,老不死则双手一张,挡住了众人的去路,并咧开嘴贼兮兮的对十三人道:“来,别想跑,每人再补一颗‘九尸蚀髓丸’。”

十三人个个愁眉苦脸,只差没哭出来。

游子宣在一旁故意幸灾乐祸,加油添醋的叫道:“对,旧葯性要过了,再不吃葯,尸蛊会发作。”

戈白白了游子宣一眼,制止两人道:“别整他们了,办正事要紧。”

本悟大师也道:“阿弥陀佛!是啊,正事为先。”

戈白遂向众人询问调查的详情。

       ※   ※   ※   ※

原来,那天游子宣抱着小茹离开以后,十四狼骑便将捉到的“正义物流运输保险公司”的那一帮人,强加逼供,总共用了十几二十种奇奇怪怪的刑具,终于套出幕后的组织就是“正义帮”,而总基地在拉斯维加斯。

十四狼骑等了游子宣两天,但迟迟不见游子宣回来,也不知他何时回来,于是便押着金恩两兄弟和其他几个重要人物来到了拉斯维加斯。

拉斯维加斯位处内华达州的沙漠,除了赌场集中的地区之外,放眼望去尽是黄沙,绝少有人在此活动。

不过“正义帮”的总基地却设在此。一来是在沙漠中,人烟罕至,腹地又广,行踪不易暴露,二来“正义帮”也掌控了拉斯维加斯内的两座超大型赌场。

十四狼骑到此之后,便开始调查,发现“正义帮”的总基地设立在离拉斯维加斯数公里远的沙漠中,每日固定有两次直升机运载“正义帮”的人往返此地。

在前两周,负责监视基地的李清发现凤官也来到此处,基地附近更加强了守卫和巡逻。

在最后这两周监视期间,也看到“正义帮”各地的好手陆陆续续的赶来,似乎要全力一搏的样子。

十四狼骑唯恐自己的形踪已经暴露,便整日躲在赌场里,还好游子宣打电话来,不然十三人真的要先逃之夭夭了。

本悟大师听完不发一语,老不死则道:“那我们还等什么?既然知道他们基地的所在,还不去杀他个落花流水!”

戈白摇了摇头,道:“他们已经有了准备,我们若是莽撞行事,势必要吃大亏。”

黄源附和道:“没错!此时我们最好详加计画,轻举妄动必有危险。”

游子宣想了想,问黄源道:“他们的戒备如何?”

黄源道:“基地外围有八个流动岗哨,每个岗哨是八个人,携带有冲锋枪等重型武器。墙内每三十公尺有一个固定哨,每哨有两人,配有一挺重型美制五○口径的自动机枪。探照灯是两百公尺一座,每座电力应该是一万瓦左右。而流动支援巡逻是乘吉普车,差不多是每十五分钟一班。”他停了停:“这只是外围情况,内部的戒备情况有巡逻组,以交叉状来回巡逻,人数不定。”

游子宣想了想,道:“这么说来,‘正义帮’算是铜墙铁壁罗?”

黄源一脸得意的表情,道:“也不尽然!”

戈白问道:“哦,怎么说?”

“‘正义帮’的人也要吃饭的……”黄源话讲得很慢。

老不死听得不耐烦,直催道:“快说!”

“你们还记得我们十四狼骑之中有个兄弟叫‘张简’的?”黄源道:“就是那个没有和我们一起下山洞,在上面留守的那个。”

游子宣有点印象,当时那个人被戈白打倒后被丢在山巅上,后来一直下落不明,于是问黄源道:“是有这么一个人,如何?”

黄源道:“我们这兄弟现在就在伙食团里当采买。”

“什么?”游子宣、戈白和老不死同声叫道。

“原来我们也不知道,是那天他出来买菜时,溜到赌场去赌两把的时候被吴胜看到的。”黄源不禁有些了起来。

“那太好了!这么一来我们就有内应了。”游子宣高兴道。

“你那兄弟可以信任吗?”戈白怀疑道。

这时十四狼骑中的一个站出来道:“当然可以!”

“你为何这么敢肯定?”戈白问那人道。

“因为他是我的亲兄弟,我叫张繁。”那人道。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都市游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