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游侠》

十八、正义帮

作者:谢天

张简当初被戈白点倒,丢在喜马拉雅山的山巅之上,待他穴道解开来后,仍不见其余十三人回转,等了一天,巴巫的徒弟安达下去接了喀巴上来,才知道十三人已经失败被俘,于是便和喀巴等人一起下了山。

张简也四处张罗,准备讨救兵上山救人,可是十四狼骑的仇人比朋友多,加上又在喜马拉雅山上,是以根本没有人要帮他,他奔走了一阵,完全失望后,便放弃了救人的想法,一个人四处流浪。

他没有别的技能,只会坑蒙拐骗,加上一人人单势孤,想要有点作为也没有办法。最后,便投靠了正在招兵买马扩大势力的“正义帮”。

他虽然没有什么真本事,但逢迎拍马却属一属二,在正义帮的分部待了一年多之后,便被介绍到拉斯维加斯总部来,担任油水最肥的采买工作。

他被调到拉斯维加斯这个花花赌城来,岂有放过之理?他经常在出门采买食物时,溜到附近的赌场去赌个两把。而十三狼骑前两周因联络不上游子宣而躲在赌场时,众人却意外的相遇。

十三人将他们来到这里的原因和目的告诉了张简,张简却不愿帮忙,因为他认为以他们的力量是不可能对付势力庞大的“正义帮”的。

众人商量了之后,决定暂不做任何行动,只是和张简保持联络,有任何消息便通知水果商史汀。

有了张简做内应,事情好办得多。

游子宣和十四狼骑等人准备了一个礼拜,决定伪装成水果商和菜商。

“正义帮”总部每天要供应数百人的伙食,需要消耗大量的食物,通常是由张简和另外两人在每日清早出门预订和挑选,再由水果商、肉商和菜商以货车载运预订的食物,由后门送入“正义帮”的厨房。

这是检查最不严格的一关了。

黄源先买通了水果商史汀和菜商杰克,约定让众人伪装成搬运工人,每车三人,分别穿着蔬果公司的制服,随车跟进“正义帮”。

但本悟大师等人却不好伪装,只得躲入水果箱中,一齐“运”进“正义帮”里。

这天早上,一切安排妥当,便由水果公司出发,前往“正义帮”。

水果商史汀和菜商杰克都是熟面孔了,后门的守卫也不太检查便放车通行。

车停后,便已在“正义帮”的厨房前。那时还不到九点,众人将水果和蔬菜搬下车后,便躲在张简预先告知众人躲藏的储藏室里,等待晚上再行动。

众人在储藏室躲了一夜,直到第二天清晨四点,张简才放出众人。这是警戒人力最低的时刻。

众人事前已经预先分好了三队,游子宣、何忆涵、戈白、老不死和本悟大师一队,另外十四狼骑分两队,做支援的工作。

首先,他们先占领所有的探照点,并一一击破固定哨。游子宣等人的功力要拿下这些守卫,直如探囊取物,毫不费功夫。

等十四狼骑已全部就定位后,游子宣等五人才再进入内层。

正义帮的范围相当大,直如一个小城,里面有自己的供水和发电系统,甚至还有两座直升机的起降场。建物集中在中间,地上四层,地下二层,据张简说,地下室只有少数人可以进去,一般人员都是不准进地下室的。

众人摆平了卫哨,便直入中央,却不料还是被活动放哨的红外线侦测器发现。

活动哨一共有十八个人,带队的是一个老人,还有打了游子宣一掌的残废胖子--毕武。

这些人除了毕武和那老人以外,所有人的穿着都是黑色的紧身衣,和当年突击百鹰门的人的穿着一模一样。

游子宣和何忆涵看见这些人的穿着,互相望了一眼。

何忆涵恨恨的道:“这些人就是我百鹰门的仇人,今天不能为大家报仇,我就死在这里。”眼中都快喷出火来。

游子宣拍了拍何忆涵的肩膀,当先走了出去,对毕武道:“死胖子,搞了半天,原来你也是正义帮的狗腿。”

毕武许多年没见过游子宣,一时认不出来。

游子宣道:“你打了我一掌‘脏裂拳’,害我休养几个月,今天我也要让你被人打得半死的滋味。”

毕武再仔细一看:“原来是你这个小子,竟然没打死你。”

游子宣笑着道:“是啊!我不死,你就得死了。”

跟毕武一起的老人则问毕武道:“毕总管,你认得他们?”

毕武阴笑着道:“这小子是百鹰门一伙的。”

何忆涵一听毕武讲“百鹰门”三字,不由得热血沸腾,就想跳出去,戈白连忙拉住何忆涵,使了个眼色,叫她别冲动。

毕武又对老人道:“把他们拿下可是大功一件。”

老人一听是大功一件,立刻从袖中伸出一支小旗子,在头上挥舞了两圈。

那些站在后面的年轻人看到老人挥舞小旗子,一齐应声,四个人一组,一字站开,非常整齐,显示训练有素。

这阵法叫四合阵,是正义帮的一种独特阵法,他们以四人为一单位,互相支援,因为是以两人或两人以上做攻击,所以攻击力量自然加倍,而可攻击的部位也更多。如果是遇到单一或少数的敌人,便以四人夹攻,假如敌人人数众多,便以四人为一单位,四单位再成一包夹之阵,这种阵势永远都是四的倍数,所以被称为“四合阵”,是一种相当强的阵式。

本悟大师一看到他们的阵形,心中一懔,心想:“这阵法看来相当严密,要打赢可不太容易!”于是便对游子宣道:“阵法严密,要小心。”

游子宣也看得出此阵不太好破,不过照情形看来,这些年轻人功力也高不到哪里去,他的功力和他们相差许多,要胜只怕也不会太难。于是他向身后众人道:“我来就行!”

老不死也想出手,但被戈白拉住。

游子宣毅然转身,走到阵式前面,摆了一个起手的架式,然后对着老人道:“来吧!”

老人嗯了一声,然后挥动了一下手中的小旗子,大叫了两句游子宣听不懂的话,摆好阵式的年轻人精神抖擞、异口同声的回道:“是!”

然后,老人再次挥动他手中的小旗,又喊了一句话,只见四名年轻人迅速向前将游子宣围在中间,随着老人的旗示,阵式开始缓缓的绕着游子宣转动起来。游子宣仍是先前的姿势,双手略为外拱,两脚不丁不八的站着,眼光盯着地下。

其实游子宣注意的是四人的脚步,因为四人配合得再好,在移动上也会有差别,而且四个不同的人,功力本就会有高有低,甚至对阵势熟悉的程度也会有不同。

经过仔细的观察之后,游子宣已经发觉四人之中有一个的脚步明显的比其他三人要略浮一些。这表示此人的功力要比其他人来得差一点,为了一击奏效,他又观察了一圈,直到确定无误后,才渐渐凝聚功力。

只见游子宣的衣袖像吹了气一样的鼓胀起来,这表示他的劲气已经提升得相当的高。在一旁的毕武也不禁暗自讶异:“这个小子在短短的几年中间,功力竟然能如此突飞猛进,光这份精纯的内力,就不是我比得上的。”

老人知道游子宣即将作好准备,于是下令四人立刻进行攻击。就在四人分两批从前后夹攻时,游子宣也出手了。

四人的进攻快又有力,但是游子宣的攻击更快、更有力。

他果然对准了他判断最弱的那人出手,一招“乱马分鬃”先拨开左右夹击的两人,再一招“推窗望月”,双手内含柔劲一推,将那人推出阵势。

此时阵式已少了一角,但游子宣知道自己背后必定会再度受到夹攻,而且另一人也必定会前去救援被推出去的那人,于是向前一跃,堪堪避开了后面两人攻击的阵形,而飞身向前时右手伸前抓住了被推出去那人的后领,一招“扭转乾坤”将那人硬生生拉住并且顺势转了一圈。

这样,游子宣和那人便调了个位置,成为那人在前游子宣在后。

那个被推出去的人被游子宣抓住时,正在使千斤坠的招式想要停下来,没想到突然又转回后面,当游子宣一放手,他“咚”的一声刚好落地,却也正好被夹击的两人当场击中。

原本要攻击游子宣的两人没有打中他,反而打中了自己的同伴,登时愣在当场。游子宣抓住这一瞬的机会,又一招“左右逢源”,两拳几乎在同一时间分别左右击出,只听见两人同时一声闷哼,只在数秒之间,四人便有三人倒地。如此一来,阵式可算是破解了。

毕武和老人两人鼓掌喝采道:“好功夫!”而在另一边观战的何忆涵和老不死也叫道:“干得好!加油!”

老人再度挥动小旗,站在后面剩下的十二个人,二话不说的四人一组分别将游子宣围在中间,这一次可不像上一次,十二个人打起十分的精神,注意站紧了阵式,一点都没有松懈,一点都没有破绽。

游子宣感受得到,这种阵式如果愈大,力量也就愈强,刚才四个人的阵式和现在十二人的阵式相比,威力自是不可相提并论。

十二人的阵式缓缓分为三层,以互相逆向的方式转动着,圈子以非常缓慢的速度朝游子宣缩紧,这表示游子宣如果在圈子缩小到身边时还不能加以破解的话,他就会遭受极为强大的攻击。

圈子缓缓的继续缩小着,游子宣也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十二人的情况,圈外指挥的老人脸上已经出现了得意的笑容,似乎这场决斗的输赢已决定了。

何忆涵站在远处虽然并不懂得阵式如何,但也看得出游子宣的状况似乎不妙,而戈白和老不死却一副毫不担心的模样。

就在圈子即将完全压制住游子宣时,突然听见他一声大叫,如同狮吼,如同雷鸣,原本包围住他的十二个人,在听到暴吼后全都楞了一下,说时迟那时快,只见游子宣以几乎无法辨识的速度在每人身上拍了一掌,真是快得不得了。

所有的人似乎还没来得及反应游子宣大吼的那一声,便挨了掌,而且也几乎是同时的、整齐的向后弹出,摔倒在三公尺外。其中有几人似乎功力较深,尝试着再站起来,可是站到一半便又重重地坐倒在地。

同时,游子宣也飞身向老人发出攻击,一招“直捣黄龙”,双掌贴向老人前额。

老人没有料到游子宣动作如此之快,根本来不及闪躲,只得硬出双掌和游子宣对掌,哪知游子宣这招乃是虚招,但见他腰身一转,凌空转了两圈半,右臂先屈后伸,左掌向外画了半圆,是一招“天外飞仙”,却击向坐在轮椅上的毕武。

毕武一直躲在老人身后,被老人挡着,突然见游子宣翻转过老人头顶向自己袭来,立刻向后一倒,轮椅底部朝前,避开了这一掌,而自己却着地滚了开去。

游子宣一击不中,但掌力却将金属制的轮椅打得歪七扭八,他丝毫不停,追上毕武,毕武正趴在地上,被他一把抓起。

毕武被抓之后哇哇大叫:“你这样子欺负一个残废的人,算什么英雄?”

游子宣笑了笑:“你也晓得自己残废?”

毕武被游子宣从身后扳着,穴道被制,只能哇啦哇啦的叫,他又道:“你对一个残废的人下手,以后还怎么在江湖上立足?”

游子宣心地也是很软,一般对残废或手足有缺陷的人都十分同情,只不过他晓得这个毕武是个十足十的大坏蛋,哪肯轻易放他过?遂道:“非也!非也!你不是一个‘残废的人’,你是一个‘残废的坏人’。白马非马,坏人非人也,既然你不是一个‘残废的人’,我就可以欺负你,哈!哈!”

毕武知道他用的是诡辩的方法,但一时不知该怎么办,铁青着脸道:“你想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游子宣想了想:“我帮你按摩一下好了,按摩不算欺负吧?”说完,他放开了手,以极快的速度点了他身上每一个穴道,可是点到脚时,他突然发现毕武的双腿不但没有残废,反而比正常人更强健数倍,他不禁愣了一下。

而毕武见他已发现自己的脚并没有问题,便跳了开去。

游子宣立在原地,看着一跃就是五、六公尺的毕武道:“原来你不是真的残废。”

毕武笑道:“你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你是个肥油恶心的伪装者!”游子宣面带笑容的嘲笑。

“我该让你见识见识我独门绝学‘夺命七旋腿’。”毕武道。

“‘夺命七旋腿’?听起来倒是顶吓人的。”游子宣仍面带笑容的道。

毕武道:“这世界上见过我‘夺命七旋腿’的人有九个,现在全都化成灰了,你就是第十个!”

他一说完,立刻发起了攻击。“夺命七旋腿”果然有其威力,而且可怕的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十八、正义帮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都市游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