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游侠》

十九、现代镖局

作者:谢天

刚才游子宣在打斗时,正义帮的人便已向此处聚集,一下子,便已经来了将近一百人。但所有的人都只是团团将几人围住,并没有要前进的迹象。

大约三分钟之后,才听见一个豪迈的声音道:“干什么?有贵客光临是我们的荣幸,围着人家干什么?统统给我退下去。”

原本围着的人渐渐向两旁退开,游子宣等人才见到七个人走近过来,刚才讲话的则是一个高头大马,一脸彪悍之气的男子。

除了讲话的那人以外,旁边的几人,站在左侧的第一位的是一身白衣的欧阳凤官。第二位是一个身材修长的中年人,背上斜背着一个长形的蓝布包。第三位则是游子宣的同学王斌。另一边右侧第一位是一个老者,相貌相当斯文,看来像个学者。后面另一人是一个年约五、六十的男子,态度华贵,气宇轩昂。最后一个则是一个女子,打扮得十分花俏。

只听戈白小声对众人道:“前面这个就是‘大力金刚’范天君,凤官后面的是‘一剑修罗’陈岚,是剑神莫尚秋逐出师门的弟子,右边前两个我不认得,而最后一个是满身剧毒的‘花蝴蝶’赫雅萍。”

“右边第二个人我好像在电视新闻里见过,记不太清楚了。”游子宣道。

众人“哦!”了一声。

“站在最后那个年轻人就是王斌,但是前面第一个那个老老的呢?”游子宣道。

众人摇了摇头都说不知。但何忆涵却道:“那个人是以前百鹰门的军师,关明文。”

范天君向本悟大师和众人行了个礼,道:“我不知本悟大师率人深夜造访,有失远迎,实在抱歉之至。”他特别加重了“深夜造访”几个字。

本悟大师合什回礼道:“老衲等来的突兀,不速之客,尚请见谅。”

老不死插口道:“大白天你们会让我们来吗?真是!”

“这位就是人称‘打不死’的元刚师傅了吧,失敬,失敬。”范天君又拱手客气道。

老不死最是没有心机了,人家捧他两句,客气一下,他便呵呵笑道:“好说,好说。”

戈白瞪了他一眼,游子宣则用脚尖顶了他一下。

只听那人道:“我乃正义帮范天君,各位来我正义帮,不知有何指教?”

本悟大师道:“阿弥陀佛,指教不敢。但贵帮近年在江湖上做了不少有违道义之事,老衲等人此行便是希望贵帮能够弃恶从善,不要再继续做伤天害理之事了。”

范天君笑道:“我正义帮向来是以维持武林秩序为宗旨,何来伤天害理之说?”

游子宣站出来道:“正义帮做的事,你们自已心里清楚。”

范天君笑道:“这位小兄弟,我不了解你所说的是什么意思。”

游子宣又道:“你们从事毒品、军火的买卖,又以各种手段并吞其他的帮派,杀害了不知多少人,还说没有伤天害理?”

站在右首的关明文向王克真悄悄说了几句话,范天君点点头,然后对游子宣道:“原来就是你一直在找我们的碴。”

游子宣回道:“不是我要找你们碴,而是你们坏事干得太多了,又是毒品,又是军火,谁知道还有什么。”

关明文没等范天君回答,便开口说道:“毒品和军火买卖确是不法的生意,但你可知道,全世界每天有多少人,有多少帮派和团体涉及到这两种行业?”他顿一下,续道:“数以百万计!其中详细的状况绝非你们可以想像得到的。今天就算我们不做,别人也是会做的。”

游子宣不以为然,态度轻蔑的反驳道:“这是藉口吧!这世界上有很多人以吃屎为生,那你们怎么不去吃屎?”

范天君勃然大怒,道:“你……你说话当心点!”

游子宣冷哼了一下,回道:“你们连人都可以杀了,别人却连话都不能说,嘿嘿,这是哪门子的维持武林秩序?”

关明文慢条斯理的回道:“从事这种行业,难免会有人牺牲,这乃是此行的定理。”

“胡说八道!”游子宣摇头道。

关明文不管游子宣的反应,仍是那付态度说道:“你晓得这世界上究竟谁最有钱吗?比尔?别开玩笑了!他的财富还不及三大毒品大亨的十分之一!”

何忆涵在后面忍了半天,实在忍不住了,对着关明文道:“钱!这就是你们要灭百鹰门的原因?”

关明文有十几年没见过何忆涵,认不出来,问道:“你是……”

“我是‘百鹰门’的帮主,何常胜的女儿。”何忆涵回道。

关明文定眼看了看,道:“原来是何……何常胜的女儿。”

“你们把我父亲关起来,还偷袭百鹰门,残杀上百个无辜的老弱妇孺,你们究竟是不是人?”何忆涵显是过度激动,声音都叫得变音了。

关明文毫不以为意的道:“何常胜是个不识时务的老顽固,当年创立百鹰门时他确有一些雄心壮志,但后来竟为了一批一亿元的毒品,起了私吞的心。”

“你胡说,我父亲不可能做这种事。”何忆涵喊道。

关明文态度稳定的道:“告诉你也无妨,你父亲一直就是干非法勾当的。”

百鹰门,是何常胜一手创建的没错,但真正的主意和构想,还是来自关明文。

关明文学的是国际贸易和保险,拥有两个硕士学位。他有满脑袋的点子和理想,当初他和何常胜结合,便是想以何常胜的武力来发展自己的理想。

他建议何常胜开一家“镖局”。

他认为,在这个世界上,大多货物的买卖及运送都是不安全的,多数正规的公司、商家,都会采取正规的运输及保险的方式来以防万一。

但是,也有许多商家不愿意保险,又或者是他们的生意项目或货品内容不能采取正规的运保方式,也有可能是他们进行买卖的地区十分危险,货物很容易弄丢,而一般的保险公司通常也拒绝承接这些可能会赔钱的案子。

这时,就需要一家专门的机构,替他们来解决这些货物的运保问题。这种机构的形态就是中国古代的镖局。

然而,运保这些货品的危险性远比一般货物大得多,非得需要强大的武力作为后盾不可。

何常胜听了关明文的话,便成立了一家这样的镖局,承接那些不能以一般方式来运送或保险的货物,并积极招揽人才,训练镖师。

在百鹰门刚开始营业的十年间,受委托运保的都还只是比较普通的货物,例如走私的古董、盗卖的名画、小批的军火……等等,而运送的地区也不是太危险,因此生意也还算顺利,没有遇过重大的障碍。

到了后来,生意有了知名度,找上他们的人也愈来愈多,承保货物的价值就愈来愈大,利润当然也愈来愈高。

经过关明文从中接洽,搭上了最热门的非法商品,最大暴利的生意,毒品和军火。

这是世界上利润最高,也最危险的两样货物,也是最需要保的镖。

大部份的军火贩都和某些政府有一些或多或少的关系,隐藏自已的身份是绝对必要的。而大多数毒枭虽说都拥有自已的小型军队和保镳,但也都十分乐见有一个专业的机构来替自己运送毒品,让那些毒枭们可以不必在危险的运送过程中丧命或承担损失风险。

运保这两样货品的利润决非一般商品可比,百万、千万甚至数十亿的货物,在各国法令严格禁止下,运保的费用自然十分惊人。通常每批货物的运送价格都有一、两成,甚至更高。

从事此业的人真的如关明文所说,非常的多。正义帮、黑手党只是一部份,哥伦比亚、墨西哥、非洲某些地区、金三角、日本、香港以及伊朗、利比亚、中东许多国家都在此行中进出,美、中这样的大国,更是一堆人在染指这些黑钱。

虽说各地的黑社会组织和流浪的亡命之徒都从事此业,但从来没人正式以运送这些货品成立公司的,百鹰门可说是第一家。

百鹰门后期,便是专靠替人运送军火和毒品这些非法生意在赚钱的。

如果有人可以计算出一年之中全世界毒品和军火的交易总值,便不会有人异议为何会有这么多人前仆后继,视死如归的“杀”进这个市场了。

于是,愈来愈多人找上了百鹰门,替他们运送来往各地的毒品和军火。

而百鹰门的生意也日渐多起来,收入相当相当好。

这就是关明文的构想,就是百鹰门的由来。

其中一次,正义帮委托百鹰门运送墨西哥毒枭大王阿巴利的一笔价值一亿美元的古柯硷,由南美运到亚洲。

这本来是一笔好生意,但何常胜一时利慾薰心,看不得市价可以卖到好几亿美金的货,竟然演出黑吃黑,吞掉了这批货物。

何常胜和关明文两人被正义帮的人抓了起来,何常胜每天接受严刑烤打,但他始终不肯说出那批古柯硷的下落,而正义帮的帮主却十分欣赏关明文的构想,关明文变节投靠了正义帮之后,正义帮也经营起这样的行业来,便是“正义物流运输保险公司”了。

而正义帮在何常胜手中丢了那么大一批货,怎么可能就如此放过百鹰门?

他们袭击百鹰门最主要的原因,一来是想逼出那批被吞的货,二来则是铲除商业竞争的对手。

何常胜被俘之后,百鹰门仍然照接这些生意,继续替毒枭和军火贩运送货品,正义帮当然不能任百鹰门抢他们的生意。

合法的商业行为,自有合法的竞争,诸如广告、服务、价格……等,都是每天可见的正当的竞争。但非法的行业,也就有非法的竞争。

黑社会的竞争可不是能用合法的方式解决的,因为既然生意本身就已非法,又何必再用合法途径解决呢!

这就是黑社会帮派混乱的原因!大家从事的生意都是放不上台面的勾当,自然只得私下解决,而帮派的组成分子也大都是好勇斗狠之徒,黑社会之中又没有谁或那一个机构具有真正的权威来仲裁或审理这些纠纷,于是拔刀动枪就似乎成了唯一的解决方式了。

话说回来,正义帮想让自已成立的公司垄断市场,干掉百鹰门是迟早的事,百鹰门的力量早已不比从前,根本不是正义帮的对手,而且除了何常胜之外,谁也不知那批货在哪里,是以,最后的结果,就是今天“百鹰门”被全部摧毁。

何忆涵听到这儿,不禁掩面哭了起来。游子宣也是意外得不知所措,他根本想不到,原来前后因果竟然是如此!

只听关明文叹了口气,好像很婉惜的道:“何常胜假如能好好的做,富贵荣华自是指日可待,可惜他竟然为了一批货,坏了客户的规矩,我早劝过何常胜,做事要‘盗亦有道’,虽然我们运保的是毒品、军火,可是仍必须有道义,今天会有这个局面,全是你父亲眼界太小,根本听不进我的话造成的。”

何忆涵抬起满是眼泪的脸,激动的根本说不出话来。

关明文摸着脸道:“葛三星顶聪明的,看情形不对就将原本非法赚来的钱改投资在其他生意上。我们也不是完全不给你们机会,非将你们赶尽杀绝不可,像你们香港的公司,我们也没去动它,只是我们丢掉的货物,当然要找回来。你要怪就怪你父亲好了。”

本悟大师也没想到事情竟是如此,低声称了一声佛号。

游子宣心里想:“何忆涵的父亲替人家运送毒品、军火,又吞了别人的货,这也难怪正义帮要毁了百鹰门。”

但过一会儿,他心中浮现出那些百鹰门无辜被杀的妇孺,眼神中的恐惧和无助,他想起锺强、玉嫂临终前要自已替他们报仇,于是吸了一口气,大声的对正义帮的人道:“百鹰门那么多老弱妇孺,全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你们连一点机会都不给他们,下手如此的没有人性!不管他们是不是从事非法行业或是吞了你们的货,你们都没资格!”

他停了一下,环视一遍在场所有的人,又道:“不要以为现在说这些话就可以了事了,滥杀无辜就是不对,你们必须付出相当的代价!”

这句话挑意味很浓,也没有给对方什么台阶下。

一直没说话的凤官此时回道:“小伙子,你凭什么要我们付出代价?”

游子宣道:“就凭我亲眼见到那些老弱妇孺被你们杀害。”

凤官桀桀笑了一声道:“你太自大了。”

游子宣指着他道:“是不是自大,试试就知道了。”

凤官正待回答,站在后面的王斌却走出来道:“师父,让我来。”随即走了出来,又对游子宣道:“我来跟你比。”

王斌以为游子宣的功夫还是以前那个样子,是以很有自信。

游子宣看见王斌,便问道:“我正要找你。我问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十九、现代镖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都市游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