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游侠》

二、生死边缘

作者:谢天

一阵刺眼的阳光由窗外射进来,正好照在游子宣脸上。他觉得刺眼难当,想侧过身来睡,可是,当他正想转动脖子时,却感到一阵疼痛由骨头之内传向全身,他不禁哼了一声,然后痛苦的张开眼睛。

他听见一个清脆的声音,轻轻的哼着歌曲。游子宣不知道这歌叫什么名字,只觉得这声音和这歌听入耳里,有说不出的舒服。他硬撑着全身的痛楚,出声问道:“这是什么歌?”

当他话一说完,便听见东西掉在地下的声音,和有人由他的床边跑开到门外去的声音,接着就听到一个小女孩的拉着嗓门叫道:“葛爷爷!葛爷爷!他醒了!他醒了!”

那是一个很清脆的声音,游子宣估计这个跑出门外去的小女孩顶多只有十四、五岁。但他因为无法转动颈部,所以看不到这个小女孩的长像,他有一个感觉,这个小女孩一定很可爱。

他用眼睛转了转,发觉自已睡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房间相当大,布置得也相当典雅。rǔ白色和木头的搭配,给人温馨的感觉。

过没一会儿,一阵急骤的脚步声进了房间,然后他就看见了葛三星的脸,葛三星低下头来很慈祥的望着他:“你终于醒了,太好了!”他也看见了那个小女孩,果然十四、五岁的年纪,一张圆圆的、很可爱的脸。

游子宣问葛三星道:“老爷爷,这是哪里?我发生什么事了?”

葛三星摸了摸他的额头,微笑道:“这里是我家,你放心住着好了,你在这里很安全。”

游子宣觉得很疲倦,指了指窗子道:“老爷爷,麻烦你把窗拉上,太阳照着我,很刺眼。”

那个站在一旁的小女孩连声道:“对不起,对不起。我想说这个房间很暗,打开来透透光,没想到却晒到你了。”说罢,便跑到窗边将窗拉上。

游子宣还想说话,可是一阵疲倦,不由得又睡了过去。

葛三星对小女孩道:“小茹,他还很虚弱,让他多睡一会儿,等他醒了,再来叫我。”

之后,游子宣在睡梦中总感觉那小女孩在哼着那首歌曲。

不知道过了多久,游子宣再度醒来,不过房间里却不见半个人影。他尝试着坐起来,全身竟然痛得要死,就像是四肢都断掉一样。他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记得毕武从轮椅上飞出来。

“我被那个坐轮椅的死胖子打伤了!”游子宣猛然想起来:“那一拳可真不轻啊!到现在还这么疼。”

他心里想着,嘴里也不自觉的骂出声来:“死胖子、烂肥肉,死后全身都长蛆……”

就在他心里嘴里恨恨地骂着的时候,上次那个小女孩的声音陡的响起:“你醒了,你好一点没有?我你吃葯,来,乖乖把葯喝了……”然后就没声音了。

游子宣原本以为小女孩是在跟自已说话,听了一会儿才发觉他是在说梦话。游子宣挣扎的侧过身来,才发现原来小女孩睡在自已床边地上的一张小榻榻米上,全身缩在一起,地上踢掉了一床小小的被子,看表情,似乎正在做梦。

游子宣笑了笑,心想:“这么小小年纪就要照顾别人,真辛苦。”他想将身上的棉被提起,盖在小女孩的身上,没想到起身一半,身上的力气突然一下子用不上来,连人带棉被一起摔到地上。

小女孩被游子宣摔下来压个正着,睡梦中被这么重重的一压,立刻吓醒哇啦哇啦的叫了起来。

等小女孩清楚的看到地上躺着的正是连人带被,一脸尴尬又痛苦的游子宣,不禁愣住:“你……你……你做什么?”

游子宣一脸苦笑,僵直在地上:“我……我想给你盖被子,没想到……身上没力气,反而摔了下来,把你给吓醒了,真对不起。”

小女孩瞪着两只大眼睛看着游子宣,不一会儿竟哭了起来。

游子宣以为自已压疼了小女孩,紧张的道:“真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实在是我身上施不出力,才摔下来压到你的,真对不起,真对不起!”

小女孩擦了擦眼泪,突然笑了,他指着游子宣,道:“看你这个样子,就像个大粽子一样。”说完还是笑个不停。

游子宣作出无可奈何的表情,也笑了笑调侃道:“本来是想把你包成个小粽子,没想到自己却成了个大粽子。”说完也哈哈笑了起来。

小女孩笑了一会儿,表情突然转为严肃的道:“你为什么要替我盖被子?”

游子宣想了想,不知她这么问是什么意思,只好道:“我听见你说梦话,转过身一看,发觉你把被子踢掉了,身子缩在一起,我想你一定很冷,而我盖这么多床被子又热得很,所以就想分你一床。”

游子宣说完,发觉小女孩没有回话,于是又赶紧加了一句:“我绝对没有什么恶意。”

小女孩低着头,很久很久以后才说:“谢谢你。”

游子宣松了一口气,然后道:“你没有生我的气?”

小女孩小声的道:“没有,我没有生你的气。”

游子宣立刻高兴的道:“那就好,那就好。”

小女孩一脸正经八百,严肃的问游子宣道:“你说你听见我说梦话,那你告诉我,你听见我说了些什么?”

游子宣本想照实回答,可是看见小女孩一副认真的表情,忍不住又想胡说八道,逗一逗他,于是说道:“我听见……我听见……”他心里盘算着怎么说。

小女孩急道:“你不要吞吞吐吐的,你到底听见什么嘛?”

“我听见你说你想要吃冰淇淋,吃蛋糕,可是又怕吃了长青春豆,会发胖。”

小女孩奇道:“我说这些?”

游子宣本想女孩子都爱漂亮,说这些事,小女孩该会哇哇叫才是,可是现在却一点预期的反应都没有,所以他也不禁奇道:“难道还有别的?”

小女孩赶紧回道:“没有了,没有了。”

游子宣斜着眼看着小女孩,想猜透他的心事,不过看来他的道行还不够高,并没看出什么来。

天下女子都有一颗复杂的心思,又岂是那么容易被猜中的!

小女孩低头看着游子宣,盯了一会儿,忍不住笑道:“喂,大粽子,你要在地上躺到什么时候?”

游子宣无可奈何的回道:“我也不想像个粽子躺在这儿,不过,我爬不起来。”

小女孩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事情,惊慌的道:“对了,我忘记你伤得很重,根本没力气爬上床了。”然后就要蹲下身去扶游子宣起来。

游子宣阻止道:“等一下,等一下。你现在可是要扶我上床?”

小女孩回答道:“是啊,有什么不对吗?”

游子宣道:“开什么玩笑,你搬得动我吗?我比你重得多了。”

小女孩笑得很开心,很有自信的道:“当然,比你重一倍的东西我都搬得动,信不信?”

游子宣想也不想便道:“不信!”

小女孩也不再说什么,只是将双手伸了伸,双腿张开如肩宽,然后抱住游子宣,“嘿”的一声,便将游子宣抱起,放在床上。

游子宣吐了吐舌:“哇!你的力量可真大!”

小女孩也没有骄傲的表情,很平淡的说道:“这是内功,连这都不知道,真笨。”

游子宣没有练过什么功夫,只有在小说、漫画和电影上看过,不禁好奇道:“你会功夫?”

“是啊,在这里的每个人都会功夫,没什么稀奇。”小女孩道。

“为什么这里的每个人都会功夫?”游子宣问道。

“我也不知道。反正这里的每个人都要学功夫就对了。”小女孩回道。

“这里是什么地方?好奇怪哦。”游子宣道。

“有什么好奇怪的,不是每个人都该学功夫的吗?”小女孩说时,完全没有怪异的样子,就好像学武术是天生下来就应该的。

游子宣听了,回道:“外面的人……我是说,你们家以外的人并不是每个人都学武功的,像我,我就不会。”

小女孩没有到过外面,也搞不清楚,但看他一副不以为然的神情,感到没趣,只好道:“我去叫葛爷爷,告诉他,你醒了。”

游子宣道:“等一下,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你要在这照顾我?”

小女孩笑了一下,道:“我叫小茹,是……是奴婢兼丫环,玉嫂说我小时候被丢在路边,她不小心遇到,于是便收养了我,而且照顾我,养育我,我平常就帮玉嫂做一些家事,你来了,葛爷爷就叫我来照顾你。”

游子宣点了点头。

小茹道:“那你叫什么名字?”

游子宣顽皮的回道:“我叫……我叫……大粽子。”

小茹又好气又好笑的道:“你这个人不正经,我不跟你来了,我要去叫葛爷爷了。”说完便一跳一蹦,嘴里还哼着歌的跑出房去。

游子宣躺在床上,心里回想着刚才小茹讲的话,彷佛这个家庭不属于现在这个社会。

自己究竟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地方,他还是不知道。

       ※   ※   ※   ※

那个自已在黑巷中要救的,叫葛三星的老人,携着小茹进到房中。

葛三星穿了一件墨绿色的长袍,左胸前以白色丝线绣了一只双瓜前伸的大老鹰,腰间系着纯白色、宽边的丝带。他见到游子宣醒着,脸上露出很愉快也很关心的表情,只听他说道:“小兄弟,你醒了,现在感觉怎么样?”

游子宣回道:“不知道怎么搞的,我全身一点力气都用不上,就好像手脚都不属于我的。”

葛三星皱了皱眉,沈吟了一会儿,才恨恨的道:“毕武这个王八羔子,出手这么狠,对一个丝毫不会武功的小孩子,竟然下手这么毒……”

游子宣对于这个老头子说的这些事都不太明了,甚至连那天晚上后来发生的事,也完全搞不清楚。他心中最急慾想知道的是那天后来的情形和自已现在的状况,当他听老头子说到那天的事,便迫不急待的追他问道:“那天后来到底发生什么事?为什么我现在变成这个样子?我好不好得起来?我会不会死?”因为游子宣虚弱的身体,加上忧急攻心,连问了数个问题之后,不自主的连声咳嗽起来。

葛三星看着游子宣急切的脸,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小兄弟,你曾经说我害死了你家的花花,这是怎么一回事?”

游子宣一听,真是差点没当场晕倒,因为他发觉自已的智商跟这个老头子相比,简直是天差地别。他深吸了几口气,才喘喘的说:“那是骗那个死胖子的,我家根本没有什么花花!”

葛三星点了点头,似乎早就知道的样子,抚了抚脸,又问:“既然没有这么一回事,那你为什么要如此做呢?”

游子宣真想给这个笨老头一棍子,更气的道:“我看你一个人被死胖子那么多人围住,不被打死才怪,所以想了一个理由进去救你,我灵机一动,将玩具枪装成真枪,好吓吓死胖子他们……”话没说完,又连连喘气。

葛三星还没说话,小茹便抢着道:“葛爷爷,你看他喘得好厉害,你先不要问了嘛!”

葛三星没再问什么,仍是一本正经的说:“小兄弟这种古道热肠的侠义行径,不顾自已的生死只为要救一个受困的老人,这种胸襟气度,老头子真是佩服,好!好!很好!”

游子宣愣在那边,不知该怎么办,他对这个老头子,心中仍说不上好感,只是觉得他不怎么灵光。小茹完全不知道那天是怎么回事,只是眨着一双大眼看着两人。

葛三星站起来后,对着游子宣道:“小兄弟,你听我说,那一天,毕武,就是那个坐轮椅的家伙,他用他的独门功夫:脏裂拳,打中了你的玉堂、膻中、中庭三个大穴。我当时要上前阻止,但已经来不及了,在你中拳之后,我只好立刻抱起你,离开现场,先回到这边来想办法救治你。”

他停了一会儿又道:“因为毕武想要你的性命,所以下了七成的功力,若是换了别人,你早就应该死了。还好我们的百花续魂丸是治内伤的灵葯,先镇住了你的筋脉,我再以内力为你治疗,才免你筋脉尽断而亡。”

游子宣听了不由得张大了口说不出话,许久之后才吞了口口水,发出声音道:“哇!这么可怕!”

“是啊,你现在晓得可怕了,当初你冲进去时,怎么没想到会有可怕的事发生呢?你一点武功都不会……”葛三星叹气道。

小茹撇了撇嘴,手插在腰上道:“葛爷爷!他可是为了要救你才冲进去的耶,你怎么可以怪他呢?”

葛三星摇头道:“你这小鬼,葛爷爷只是希望他以后做事情要量力而为,而非责怪他。况且,他是为了救我而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他这条命我也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二、生死边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都市游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