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游侠》

三、疗伤

作者:谢天

第二天一大早,葛三星便率着四五个人跑到游子宣的房间来。

睡眼蒙胧的游子宣还没有完全回过神,便被葛三星一把抓起来。

葛三星指使着一起来的几个人,七手八脚的将游子宣扒个精光,然后在他身上涂上一层紫红色的膏浆,又七手八脚的把他抬了出去。

出了房间,几人左转右弯的大约走了五分钟,才来到一间砖造的房子门口,只见门前立着游子宣最不喜欢的玉嫂,双手叉在胸前气呼呼的站在前面,指着那几个人道:“慢吞吞的,没吃饭呀!”

几人忙手忙脚的赶紧将游子宣抬进那间房子放下,又急忙的退了出去。

游子宣左右看了看屋子,屋子本身是砖造的,很像是个古式的厨房,四周完全没有窗户或通风口,只有屋顶有一个烟囱,门也是砖作的,看来非常厚重,真不知怎么关上。

屋内正中有一个大木桶,桶子底下是个大炉台,直径大约有一公尺,炉台内堆着木柴,火烧得很旺,使得木桶中的水不断冒起,蒸气直往外冲。一股浓郁但不刺鼻的葯味充满了整个房间。

玉嫂在外吩咐了一会儿,然后走进房内,对游子宣道:“进去!”

游子宣疑问道:“进去?进哪儿去?”

玉嫂指了指大木桶。

游子宣也指了一下大木桶,面有难色的道:“进这里?”

玉嫂点了点头。

游子宣吞了口口水,二话不说,转身就要往外走。

玉嫂上前一把抓住他,道:“你去哪里?”

游子宣道:“当然是出去,难不成真的跳进去?”

玉嫂很生气,大声道:“胡闹!”

游子宣嬉皮笑脸又有点正经的道:“我怎么晓得你们是不是食人族的,看上少爷我细皮嫩肉,想进补一下……”他往桶子嗅了嗅,又道:“这么浓的葯味,肯定有些当归、人什么的,不是进补,是什么?用这么大的桶子来煮汤,够一百个人吃的吧?”

玉嫂气得脸都红了,话卡在喉咙中,说不出来。

游子宣一看玉嫂脸红了,马上加紧说道:“你看,被我说中了吧,不过还算有点羞耻心,知道脸红。”说完便想闪身从门后出去。

玉嫂还是没说话,只是一把拉住游子宣,并且用力一捏他的手臂,游子宣痛得哇啦哇啦叫,但玉嫂不理他,使劲一提,将游子宣整个人提起来甩进了桶子。

游子宣像只小鸡般被人抓进大木桶,毫无反抗的能力。但是进了木桶以后,他手脚一能自由活动,又立刻东划西扭,不断趁机往外爬,就像泥鳅一样。

玉嫂烦不过,伸出一只手按住他的头,他立刻就像被颗大石块压住一般,只剩下口鼻露在水上,一动都动不了。

游子宣先前估计这木桶中的水温少说也有八九十度,就算不死也得被煮熟一半。

意外的是,数分钟之后,他不但不觉得热,反而感到全身暖暖的很舒服。

他先是全身发烫,一阵阵热气由周身的毛孔往体内钻,体内也不知从哪儿产生出一股暖流,和外来的热气合而为一,直到全身内外像是烤了一遍。

过没多久,炙热的感觉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阵阵清凉的感觉,体内的热气又被这阵清凉中和,直到全身冰凉为止,他甚至怀疑自已泡的不是热水,而是冷水了。不过,水面上一阵阵蒸气往上冒,令他不得不相信,自已确是在原来那木桶里。

此时游子宣还对玉嫂叫道:“玉嫂,这水有点冷了,是不是该加点柴了?”

玉嫂则是双手叉在胸前,两眼眯成一线,露出一副:“我才懒得理你”的样子。

游子宣见玉嫂不回答自已,也觉没趣,乾脆唱起歌,开始搓身上的皮垢。搓了半天,能搓的地方都搓完了,他便半靠在桶子中,昏昏的沈睡过去。

等他醒来的时候,已经回到原来的房间,穿好了衣服,葛三星和小茹站在床边看着他。

葛三星见他醒来,微笑着道:“小兄弟,怎么样?这‘百草洗骨’你觉得如何?”

游子宣这才知道这葯蒸治疗内伤的方法叫做“百草洗骨”,于是便回道:“很舒服,像洗了一个热水澡。”

葛三星道:“这个‘百草洗骨’可是非常非常难得的治疗法,它是用上百种草葯,以温火催熬,不但可以治疗疾病,拔除体内毒素,更可易筋洗骨,强化体质。”

游子宣道:“哇!这么厉害?”

葛三星继续道:“你才知道。这个‘百草洗骨’是玉嫂的独门绝学,轻易绝不使用,这次是我求她半天,她才肯的。”

小茹插嘴道:“大粽子,我好羡慕你哦。”

葛三星听小茹叫游子宣大粽子,不解道:“大粽子?什么大粽子?”

游子宣斜眼看了小茹一眼,两人会心的一笑,还是游子宣回道:“没什么。”

葛三星点点头,又道:“来,你坐起来,把双手给我。”

游子宣依言伸出双手,葛三星也以双手抵着他的掌心。

只听葛三星道:“我现在要以内力治疗你,待会儿我会告诉你如何运气,你照着我说的方法运气,懂了没?”

游子宣点点头,道:“懂了。”

葛三星调整好呼吸,开始缓缓将内力传输给游子宣,一边口里还念着内功心法:“心与意合,意与气合,气与力合。周身轻灵,无牵无挂,吐故纳新,重在专一……”

游子宣一边听着葛三星念的内功心法,一边随着所言运行,这是他第一次配合内功治疗,因为病情沈重,所以每往一个关口,他都疼痛得想要大叫,治疗也进展相当缓慢,还好葛三星内力强劲,又引导得当,才好不容易将葯力吸收,运行了一周天。

待两人行功完毕,游子宣已经像打了一场仗一样,倒在床上,一动不能动。葛三星也相当累,满头汗水滴了一床都是,他调整了一会儿呼吸,又叮嘱道:“我刚才教你的,是内功心法的初级运气方法,你一定要牢记,以后每天我都会为你疗伤,你就以同样的方法来运气,知道吗?”

游子宣此时第一次运行周天,虽然疼,虽然累,但四肢百骸无一不畅,原本受伤的感觉也不那么明显,而这也是他首次接触到练功的好处,不由得对练武产生了一些兴趣。

       ※   ※   ※   ※

一个小时之后,来了一个少年,十一二岁年纪,穿了一身黄衫,进房向葛三星道:“葛师父,车子已经准备好了。”

葛三星点了点头。然后那黄衫少年拿出一个黑色的牛皮眼罩,交给葛三星,便道:“葛师父,请你为客人戴上眼罩。”

葛三星接过牛皮眼罩,转身对游子宣道:“小兄弟,不好意思,请你戴上。”说时便替游子宣蒙上了眼。

游子宣并没有异议,任葛三星替自已戴上了眼罩。等完全戴好后,他才调皮的道:“这眼罩睡觉时戴再好不过了,多少钱?帮我买一付好吗?”

       ※   ※   ※   ※

以后每天早上八点钟,那一辆曾经擦倒过游子宣的黑色宾士都会在游子宣家附近的巷口等他,他当时大概敲破了脑袋也想不到,当初的“仇车”今日却成了自已的“座车”。不过,照例,他还是必须戴上眼罩,被车子兜来转去,才到得了葛三星的家。

而每天,他仍是被扒个精光,然后全身涂上紫红色的膏浆,被抬到砖房去蒸。蒸完再用内功治疗,不过第三个礼拜之后,葛三星便不再为他疗伤,而是由他自已运功治疗。

游子宣也常自心里想:“这些人不知道是做什么的,一大群人也不到外面活动,整天神秘兮兮的。”

       ※   ※   ※   ※

时间过得很快,暑假转眼就要结束了。

游子宣的这个暑假,并不像往常的暑假一般。

他一次电动玩具都没打,一次棒球都没打,多数的时间都用在治疗内伤上。

唯一一点和以往相同的,便是赶写暑假作业,暑假作业依然那么多,并未因他受伤而减少。

小茹每天都和他在一起,除了帮忙一些杂务以外,没事也跟在他屁股后面。

这天,游子宣做完最后一次蒸葯治疗,运完内功,剩下一些时间,便坐在椅子上和小茹聊天。内容大致上是外面的世界有多好玩之类的。

小茹从没有离开过这里,连上街买菜的经验都没有,游子宣讲得眉飞色舞,她也是听得津津有味。

游子宣刚讲完学校举办园游会的事,小茹便深深叹了一口气。

游子宣楞了一下,不解的问道:“怎么?我说的故事不好听?”

小茹懒懒的回道:“没有啊。”

“你怎么了嘛?好好的,又不开心起来了!”游子宣道。

“我没有不开心,只是……只是我都不能出去……玉嫂从不带我出去……”小茹一脸可怜的样子。

游子宣惊讶道:“你从来没离开过这里?连大门都没出过?”

小茹默默的点了点头。

游子宣歪过头看着小茹,见他一副可怜样,不由心生一股同情,于是开口道:“没关系,下次我带你出去玩。”

小茹立刻从椅子上跳起来,拍着手道:“好啊,好啊……”啊字的音还没断,随即又沈下来:“不行的,行不通的。”

游子宣问道:“为什么不行?”

小茹不肯说,仍只是道:“不行就是不行,还有什么为什么的。”

游子宣看了看门口,没人,才转头对小茹说:“你是不是怕玉嫂打你、骂你?”

小茹还是不说话。

游子宣便悄悄的在他耳边道:“我偷偷带你出去,再偷偷带你回来,神不知,鬼不觉,不就得了!”

小茹眼睛一亮,抿着嘴连连点了好几个头。

游子宣笑着道:“没想到你这么爱玩。”

小茹手一叉腰,凶巴巴的一付要打人的模样道:“我才不是爱玩呢!只是人家从来没到外面去过。”

游子宣举起双手,像是很怕的样子:“好!好!我知道了,别打我。”

小茹使了个白眼,道:“不行,不跟你打勾勾,盖印章,你一定会污赖掉。”说完便伸出手,翘起了小姆指和大姆指,道:“来,打勾勾,盖印章。”

游子宣一付很可怜被强迫的样子,也伸出了右手。

“打了勾勾,盖了印章就不能反悔哦!反悔的就是小狗。”小茹一边将指头勾着游子宣的小姆指,一边道。

游子宣将大姆指按上小茹的大姆指,回道:“好,反悔的就是小狗。”

两人便订下将来偷溜出去玩的盟约,而且不得反悔。

       ※   ※   ※   ※

翌日,游子宣仍像往常一样来到这里,由葛三星引导吐纳运功之法。但今天比较不同的,是来了一个大胡子。

大胡子大约五十多岁,又高又壮,站在那儿直像是座小山,还露出满是卷毛的胸膛,双手叉腰在一旁看着游子宣练习内功。

等游子宣练功完毕,葛三星才介绍道:“这位是锺强锺师叔,以后由他来教你基本拳术,你要好好学。”

游子宣回道:“我可没说要学什么拳术。”

葛三星一脸尴尬,说不出话,那个锺强却踏上一步说道:“小子,你叫游子宣吧?”说话的声音就像是在敲大钟一样,又响又亮。

游子宣捂着耳朵回道:“是啊!怎样?”

锺强道:“你身受重伤,要不是葛老,你现在已经一命呜呼了,葛老一番心意,你可不要辜负了。”

游子宣又道:“葛老什么心意?”

锺强道:“葛老是希望你治好内伤以后,再学些武功,不要被人欺负,跟人动手,也不会一招就被打得趴在地上。”

游子宣想了想,觉得他的话也有些道理,况且,自从他开始修练内功之后,对武术也产生了兴趣和好奇。他顿了一会儿,问锺强道:“练武有什么好的?”

锺强笑了笑:“你喜欢运动吗?”

游子宣回道:“喜欢啊!”

锺强又道:“你会些什么运动?”

游子宣想了一下,马上回道:“嗯,篮球、棒球、足球、乒乓球、羽毛球、排球、跳高、游泳……还有……网球……还有……”

锺强也没想到他一下子说了这么多,赶快制止:“够了,够了。”然后又问道:“你知道运动最大的目的是什么吗?”

游子宣笑着道:“健身罗,还有培养‘运动家的精神’。”

锺强愣了一下,他倒是不知道还有“运动家的精神”这一项,于是赶紧咳了两声:“很好,很好。”

游子宣看他装腔作势,顽皮的性格又发作了,于是装了个很正经的脸,道:“运动员经常为了输赢而忘记了运动本身的意义,为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三、疗伤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都市游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