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游侠》

五、灭门

作者:谢天

游子宣缓缓睁开了眼睛,发觉身边一堆的人,校长、训导主任、巴大头、还有一些同学。他感到很虚弱,很无力,那是他第二次感受到生命往体外流去。

他一醒来,所有的人都围上前来,巴大头第一个开口道:“你感觉怎么样?”

游子宣张着乾裂的口,好不容易才回道:“还好。”

后来大家说什么话,他全没听见,又迷迷糊糊的昏睡过去。

第二次醒来,他竟然看到了小茹、葛三星和锺强。

他勉强笑了笑,然后问葛三星道:“葛爷爷,你们怎么会来这儿?”

葛三星道:“昨天你放学后没来练功,我想一定出什么事了,不然你一定会通知我们的,所以我就派人跑到学校去,打听之后,才知道你真出事了。”

游子宣觉得不太对,看了看四周,竟然是以前自己住过的房间,于是问道:“我不是应该在医院吗?怎么会跑到这里来?”

小茹笑道:“是葛爷爷他们把你偷回来的。”

游子宣道:“偷回来的?”

葛三星怪小茹道:“小茹就爱多嘴。”然后才一脸不太好意思的样子道:“那些西医哪里懂得医治你的病,他们说你严重内出血,要给你开刀,去他……,那些人简直是庸医,什么都不懂。”

锺强赶快补充道:“就是嘛,那些人根本只是混混饭吃,完全不会医病,给他们开一刀,我看不死也差不多了。还好葛老聪明,冒充是你的家人,拒绝开刀,再把你接出来。”

游子宣心中想道:“西医不懂武术造成的内伤,还好没有给我开刀,但是说他们不会医病,可就有点以篇盖全了。想来是锺师叔一时心急,随口说说的。”于是点点头,道:“原来是这样。”

葛三星见他精神状态还可以,赶忙问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你会又受伤的?”

游子宣道:“是我们学校的一个学生,叫王斌的……”然后大略叙述了一下昨天的情形。讲完之后,又问葛三星道:“葛爷爷,这个是‘脏裂拳’吗?”

葛三星点头道:“嗯,没错,正是‘脏裂拳’!还好他年纪轻,功力不是太深,顶多只有毕武的两三成功力,而且你现在体质已经和从前大不相同了,这样的掌力对你来说已要不了你的命了,好好休息一段时间便会没事。”

游子宣拍拍胸部,吁了一口气道:“好险!”

锺强在旁也一样吁了一口气,拍了拍胸脯。

葛三屋问道:“你可知这人和毕武是什么关系?”

游子宣回道:“我也不知道。”

葛三星等人话正说到一半间,忽然听到院内警铃声大作,葛三星立刻对锺强道:“出去看看。”两人便飞身出房。

过了半个钟头,仍然不见两人回来,游子宣觉得情况不妙,于是对小茹道:“小茹,我们出去看看怎么回事?”

小茹也隐隐觉得不妥,两人出去之后都没有回来,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于是拉着游子宣,道:“好吧,你跟我来。”

于是两人便出了房门,朝铃声传来的地方奔去。才走了一半,看见锺强浑身是血的从前头跑来,见着两人,拚着一口气道:“快走……他们……他们的人……又来了……”

游子宣抱住了锺强,锺强却用力一推,叫道:“快走!”

游子宣和小茹不知所措,只得往后奔去,大约十来步之后,听到锺强碰的一声,倒在地上,游子宣转头过去,锺强正下最后一口气,气若游丝道:“替我报仇!”然后便不动了。

游子宣感念锺强授业之恩,想回去背锺强,但小茹道:“不行,来不及了!”游子宣只好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头,才由小茹带着,东穿一间房,西转一个巷的钻来钻去。

两人一路上,看到许多体,多是百鹰门的人,偶有几个妇女和小孩。游子宣一路走一路骂:“连女人小孩都不放过,真是太没有人性了。”而小茹已是满脸泪水了,因为那些倒在地上的女人小孩,都和小茹很熟,有些交情还不错。

这也是游子宣第一次看到这些杀手的打扮,一身黑色紧身衣,胸前是皮质的,钉有许多小钉子,头上则是黑色的头罩,覆盖住整个头部,只露出两只眼睛来,臂上缠着白色丝布一块,应该是辨别用的,腰上挂着一个牛皮袋,用的武器是长短各一的砍刀,刀身晶亮无比。基本上,和电影里的日本忍者打扮差不多。

两人东跑西窜,来到了游子宣作“百草洗骨”葯蒸治疗的砖房,房前有两个黑衣人的体,而屋子里正传出杀的打斗声,间中穿插着女性的叫喊声,小茹一听,便听出是玉嫂的声音。

游子宣对着小茹急道:“小茹,玉嫂在里面!”

小茹犹豫道:“我听到了,但是我们不是他们的对手!”

游子宣咬了咬牙,忽然心生一计,跑去扒下门前两个黑衣人的紧身衣,迅速的让小茹和自己穿上,然后提着砍刀便往里冲。

一进屋里,发觉有两个黑衣人在围攻玉嫂,玉嫂拿着一根已经被砍得只剩三十来公分长的木棍与两人游斗。

玉嫂一看到又进来两个黑衣人,不禁倒抽一口凉气,适才他击毙门口那两个黑衣人时,身上已中了两刀,伤得很不轻,现在这两个黑衣人功力似乎比前面那两个还高,招架尚嫌困难,如今又加两个,看来今日是难逃一劫。

那两个黑衣人看到又来了两个自已的伙伴,不由精神大振,攻势更加凌厉,其中一个还对游子宣他们讲了几句奇怪的话,游子宣根本听不懂,点了两下头敷衍了一下,另一个黑衣人发觉有异,放下攻势转过身朝两人走来,游子宣赶紧一刀朝玉嫂砍去,又指了指玉嫂,那黑衣人才又加入战斗。

正打得激烈的另一个黑衣人,一刀砍在玉嫂的木棍上,玉嫂将木棍一横卡住了砍刀,游子宣见机不可失,拚起全身的力量,举刀用力朝那黑衣人头部挥去。

因为游子宣在后面,那黑衣人又正用力回夺,是以这一刀,黑衣人完全没有防范,加上这群黑衣人所使用的砍刀又比一般砍刀锋利许多,这一刀竟然将黑衣人的脑袋砍飞出一公尺远!游子宣从未杀过人,看到这情形,吓了一跳,大叫一声,便昏倒过去。

另一个黑衣人也是吓了一跳,放开玉嫂,过来攻击游子宣。说巧不巧,游子宣倒下时四肢僵硬,手里还紧紧握着砍刀,当黑衣人转身时,小茹一个横扑,扫堂刀砍在黑衣人的小腿骨上,黑衣人吃痛,刀交左手,横扫小茹,小茹向后一个“懒驴打滚”避开刀锋,而玉嫂弃棍飞腿,一招“开门见山”正中黑衣人小腹,黑衣人向后一栽,面上背下的刚好栽在游子宣紧握着的砍刀上,刀身直穿过胸膛,当场毙命。

两个黑衣人一死,小茹立刻拉下面罩,玉嫂看是小茹,心情一放松,一跤跌坐在地上,不住喘气。过了一会儿,才对小茹道:“那个是谁?”

小茹正在搬开倒在游子宣身上的黑衣人,听到玉嫂问,便顺手拉下游子宣的面罩,玉嫂看到游子宣的脸才笑道:“没想到是这小鬼救了我。”

小茹一面搬开黑衣人,一面不断拍打游子宣的脸,帮他清醒。几分钟后,游子宣才悠悠转醒,双目呆滞的看着小茹。

小茹看见游子宣整个人像个傻瓜一样,不由得哭道:“玉嫂,你看,他都呆了,怎么办?”

玉嫂一副要笑不笑的表情对小茹道:“他只是吓到了,没关系的,第一次杀人都是这样,多杀几个以后就会好了!”

小茹还是不放心,抓着游子宣又捏又打的,玉嫂看着好笑,对小茹道:“你再打下去,他就算不傻也被你打傻了。”

小茹哭丧着脸,放开了游子宣,心不甘情不愿的道:“我只是怕他真的呆掉了。”

玉嫂讽刺道:“他被吓傻了,你这么关心,玉嫂被砍了两刀,你就看不见?”

小茹“啊呀”一声,才想起玉嫂身上还汨汨地淌着血。不禁立刻跳起来到玉嫂身边,紧张的问道:“玉嫂,你怎么样了?”说时观察着玉嫂的伤。

玉嫂侧过身,亮出被砍的伤口,冷冷的道:“这么深的刀伤,你说怎么样?”

小茹往伤口看去,伤口相当的长,而且非常的深,深红色的血仍在不断的往外流。小茹捂着嘴巴,不让自己因害怕而叫出声来。

玉嫂指着伤口,对小茹道:“你还不去拿葯,要等我失血过多死了才去是不是?”

“不是!不是!”小茹赶紧回道。

“那就去我房里,左边柜上有一个医疗箱,你去把它拿来。”玉嫂道。

“好,好,我立刻去!”小茹说完立刻飞奔而去。

待小茹一走,玉嫂便拉起游子宣,把了把游子宣的脉膊,游子宣是被吓叉了神,内息走乱了,玉嫂便用右手掌心抵住了他的天灵盖,将内力缓缓输入他的体内。

玉嫂是个面冷心热的人,表面上对人总是冷冷淡淡的,但内心里却是非常热心,对游子宣也是一样的。他受了重伤,深知自已可能会有性命危险,但还是运功为游子宣治疗,只不过,他现在运动真气,却是将自己最后的力量也给了游子宣。

不到几分钟,游子宣清醒了过来,发觉玉嫂正将内力灌输给他,他赶紧收敛心神,将玉嫂的内力带入周身。此时他并不知道,玉嫂是将自已最后的功力完全灌输给他,等到行功一完,玉嫂就会功尽人亡,是以他还催动内力,加快内力的传导,就像以前葛三星帮他治疗内伤时一样。

到后来,他发现玉嫂传导过来的内力愈来愈弱,而且有纷乱不平的现象,他睁眼一看,玉嫂已经目光焕散,瞳孔微微放大。他记得锺强曾对他说过:“内力强的人,目光内敛,精华内含……快要死的人,目光散乱,无法集中……”而现在玉嫂的情况便是属于后者。他恍然大悟,连忙双掌用力一推,将玉嫂推了开去。

此时小茹正好拿着葯箱进来,刚巧看见游子宣双掌推开玉嫂。她看看游子宣,又看看玉嫂,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而玉嫂躺在地上急骤的喘息,她只好跑到玉嫂身边,低身抱起玉嫂,玉嫂已经剩下最后一口气,见她靠近,于是紧紧抓着她的手,对她道:“帮我报仇!”然后就软下身断气了。

小茹呆了一会儿,才恨恨的、幽怨的转过头来,盯着游子宣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玉嫂哪里得罪你了?我知道你很不喜欢玉嫂,但是也不必趁她重伤时……没想到……没想到……”话没说完,哇的一声已经哭了出来。

游子宣知道小茹误会了,但他心里还是觉得玉嫂的死,自已难辞其咎,于是不知所措的慌忙解释道:“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

小茹一听,更以为玉嫂是游子宣杀死的,也不让游子宣解释清楚,便下了结论:“你……我没想到你竟是这样的一个人,算我看错人了,以后……以后再见面就是仇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说完又是那种既恨又怨的眼神,盯着游子宣几秒,然后哭着跑出砖房。

游子宣被这严重的误会震撼得愣在当场,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其实,这件事两人都没错,要错也是错在小茹进来的时间,早不进晚不进,刚好就在游子宣推开玉嫂的时候。

人往往会被眼前所见的事物所蒙敝,不仔细审查事情的来龙去脉而妄下结论。

又呆了一会儿,游子宣才恢复过来,他心情混乱,拿了把黑衣人用的砍刀,走出砖房。

他不知道要去哪里,也不知道如何走出这里,只有在庭院中盲目的乱窜。而四处都可以看到被破坏和残杀过后的景像。

他又乱走了半天,看见一片花圃,各种颜色的花已经被践踏的乱七八糟,许多体横躺其上,形成一幅“人在花下死”的景象。

花圃前面,是一幢古典的院落。他寻着路径,穿过了三个院门,由外院一直来到内院的墙外,终于在几公尺之外,听见了人声和打斗声。他此时仍穿着黑衣,只是没有头罩,他心想:“假如里面黑衣人多,我就假扮黑衣人,百鹰门的人多,就露出真面目。”于是他又跑回前面,找了一个黑衣人的面罩戴上,才又回到正院墙外。

大门里面,是一个庭院,就像是普通的院子,有树,有花,还有一片小小的空地,原来可能是一个非常世外桃源的地方。只不过,现在院子里却像屠宰场一样,满地都是体,最少有三十具之多。场中还有六个黑衣人,围着一个年轻女人在打,葛三星和一个白须及胸的老人则浑身是血的坐在地上调息。

看那个女人,年约二十岁左右,她的动作,一招一式就像跳芭蕾舞一样,非常优美。她在几个黑衣人中间穿来插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五、灭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都市游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