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游侠》

六、东方之珠

作者:谢天

香港!一个奇妙的小岛,是热闹的拥挤城市,美丽的东方明珠,也是梦幻般的天堂与地狱。

游子宣和何忆涵两人,花了不少钱和功夫替游子宣弄到了本假护照,含着悲愤的心情,来到了香港。

两人虽然心中有着仇恨,但毕竟是小孩子,一到了繁华亮丽的香港,立刻被她炫丽的外表所吸引。

何忆涵是养尊处优惯了的大小姐,原也是一门之主,出手大方习惯了,即使在“跑路”,这习惯也没有改变。

香港这地方,没有钱就什么都没有,有钱,什么都好办。这个道理不仅在香港是如此,全世界都通用。

出了海关,何忆涵问定了最好的五星级酒店,在机场便订了两间高级房间,叫了的士,便一路直奔酒店。

一路上五光十色的招牌,和光鲜的人群吸引了两人的注意,而酒店位于九龙尖沙咀,更是最热闹的商业区,每一间商店都布置得美仑美奂,更是挑动了两颗年轻的心。

的士到达酒店门口停下,立即有服务员上前开门,并用英文道:“欢迎光临!”

以前,每当何忆涵的坐车回到百鹰门,她的丫环、仆人、内院总管,少说也有七、八个人会恭迎她回家,并在车前列队站好,而她总是匆匆进入宅中,从未曾去注意过任何一个人,现在她努力去想,却怎么也想不起那些旧部属的模样。何忆涵轻叹一口气,想起以前百鹰门的盛况,不禁有点“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的心情。

人总是如此,往往忽略正拥有的东西,一定要等到失去了以后,才去后悔,才去追忆。

游子宣却没有这种过去,他正对漂亮的酒店喷水池发出赞叹。

进入酒店,来往的人竟然出奇的多,每一个都衣着光鲜,而且以日本人居多,欧美人也不在少数。

柜台服务人员看见两人,不禁有些诧异,因为订如此高级房间的人,多数是工商业界的中年人,就算年轻一点,也不会低于三十岁,可是,面前的两人,不但非常年轻,连二十岁都不到,衣着打扮也有些破旧不说,脸上竟满是风霜。

何忆涵拿出了白金的信用卡,预定了两间房各十天的期限。服务人员拿着白金卡向银行查询,竟得到了:“没有限额”的答案。

每间房间一天的费用打折后是八千八百块港币,两间十天,一共是十七万六仟元港币。

当何忆涵签好了名字后,服务员拚命的向何忆涵挤眉弄眼,企图勾引这个富有、年轻又美丽的女子,看自已是否有机会攀上。

可惜这家伙没搞懂何忆涵是什么样的人,在经过一番努力放电之后,只听她冷陌的道:“当心我挖了你的眼睛。”

看着服务员尴尬的表情,游子宣偷笑了一下,心想:“这家伙是与虎谋皮,不长眼睛。”

办完手续后,两人便被引到高楼层的高级套房。一进房间,游子宣立即欢呼了一声,华丽的装璜,高级的家具,宽数公尺的大型落地窗,一览无疑的海港景色,香港岛争奇斗艳的建物,都可以从他的房间中一览无遗。

游子宣三步并两步的跳上床,对何忆涵道:“哇!这个房间好漂亮哦!你看,还可以看到海!”

何忆涵淡淡的笑了笑,道:“今天好好休息一下,明早八点我来叫你,我们再上分公司去。”说完便出了房间。

游子宣按奈不住兴奋的心情,在房里东翻西翻,东摸西摸,根本安静不下来。

华灯初上,对面香港岛的建物纷纷点上了灯,隔着海望过去,辉煌的灯火让人不自觉的心情浪漫起来。

游子宣突然想起小茹,那一天小茹误会自已杀了玉嫂,一个人跑走,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逃出来?这几天完全忘记了小茹的事,如今想起,不由得担心起来。可是隐隐之中,游子宣却觉得小茹没死,只是不知人在哪里。

他又想起舅舅和舅妈,两人不知情况如何?是被人掳了去,还是逃掉了?

将近十点的时候,一个服务人员拿了两套西装进来,说是何忆涵在酒店的购物中心订的。游子宣试了试,相当合身,不禁佩服何忆涵的观察细微。

隔天一早,清晨六点多,游子宣便起了床,他盥洗完毕穿好衣服,便出了门。

他是去跑步,他前段时间已经养成这个习惯,他记得锺强跟他说的:“一勤天下无难事!”只是没了书包,也没了那块十公斤的大铅板,跑起来总觉得少了些什么。他由尖沙咀一直跑到旺角,再由原路跑回酒店,仅花费了不到一小时。

洗完澡后,他又到酒店旁的小吃店狠狠吃了一顿早餐。

八点一到,何忆涵准时来敲他的门。何忆涵一进门,游子宣便立刻被眼前的何忆涵惊住了。她穿了一件新买的黑色套装,微微化了点妆,原本就很美的她,更出色的有如星光一样灿烂,美得不可方物。

游子宣呆了半响,才被何忆涵的笑声惊醒过来:“喂!你看够了没?”何忆涵笑道。

游子宣也笑了笑,抓了抓头发,道:“我还以为是哪个仙女下凡了。”他停了一下,换了个口吻,又道:“打扮得这么花枝招展干嘛?”

“什么花枝招展,你说话怎么这么毒?”何忆涵嗔道。

游子宣鼻子用力嗅了几下,然后道:“我说话才不毒呢!是你擦的香水比较毒才对!”

何忆涵道:“我是公司的老板,怎么说也该有个老板的样子,第一次到分公司来,要给他们一点好印象。”她看了一下游子宣,疑问道:“你怎么还没有换衣服?”

游子宣反问道:“换衣服?换什么衣服?”

何忆涵有点生气的样子道:“我昨天不是叫人拿了两套西装来?!你身上的衣服都是汗臭味,脏得要死,怎么出去见人?赶快去换,快点!”

游子宣辩了一会儿,但说不过何忆涵,只得乖乖去换了昨天送来的西装。等他换好,何忆涵也啧啧称好,不断的道:“可惜年纪还太轻了一点,不然就好了。”

游子宣斜眼看着她,笑嘻嘻的道:“好什么呀?是做男朋友吗?”

何忆涵啐了他一下,假装生气的回道:“贫嘴,讨打!”说完作势要打游子宣。

游子宣赶紧边抱头边跑开道:“救命呀!救命呀!掌门人生气要杀人啦!”

       ※   ※   ※   ※

百鹰门的香港分公司登记的项目是财务投资和控股。包括股票、期货、地产及许多其他金融投资。

分公司位于中环的商业办公区,是一栋高三十多层的办公大楼的最顶三层。员工总人数也有百余人。

当何忆涵到达门面宽广,布置豪华的分公司,并向门口柜台的三位漂亮小姐说明自己要找张总经理时,立刻便被那三名小姐回绝了。原因是:“要找张总经理,必须预约。”而且三人以一种极为鄙视的态度看着何忆涵,好像是什么野女人来找孩子的父亲似的。

何忆涵几时受过这种脸色,不由得气从中来,转头便要闯进去,游子宣急拉住她道:“犯不着和她们生气,让我来。”

游子宣搭着柜台的桌边,开始和三位小姐聊天,他一连讲了三个笑话,逗的三人笑得前仆后仰。

想想看,三个女人坐在门口,每天除了接接电话,管管来访的客人之外,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工作要做。修修指甲,擦擦口红,东家长西家短的八卦说一说,一天也就过了,所以游子宣胡乱的打屁正好投其所好。

当他和三人聊的熟一些时,便开始询问一些公司的状况,三人看他不过二十岁不到的样子,也没有顾忌的讲一些事给他听,包括常有许多女孩子来公司找张总经理的事。

一个女孩道:“其实我们也很同情你们,你们也不是第一个了,经常有许多女人来公司找张总,张总总是避开他们,有一次还有一个女孩不肯走,一直坐在门口哭呢!所以我也劝你们,像他这种男人,最好还是赶快离开他的好,你去劝劝她,叫她不要再跟张总在一起了。”

游子宣听完,又问道:“为什么有这么多女孩喜欢你们张总呢?”

那女孩又道:“张总很年轻,才三十几岁,就干上总经理,有钱是不用说了,他长得又帅,逗女孩子更是有一套,有那个女孩不喜欢这种男人呢?只不过就是太花心了一点。”

游子宣“哦”了一声,又和三人胡扯瞎掰了一些杂事。

何忆涵听着生气,骂道:“别说了,烦人的很!你们去把张宏达给我叫出来,就说总公司人来了!”

三个女孩一听,先是楞了一下,其中两个女孩一副讥讽的表情,似乎是把何忆涵当神经病看待,完全不理会她,继续办自已的事,一个比较机灵的女孩却拿起了电话,拨进顶楼的办公室……。

过了一会儿,一个年约五十多岁,秃头、身材微胖,一脸精明干的男子,匆匆走了出来,随后跟着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两人一出门口似乎并没注意到何忆涵两人,便凶巴巴的问道:“哪一个通报说总公司的人来了。”

那个打电话的女孩忙走出柜台,在那男子耳边说了几句话。

那男子叫做彭海生,是分公司的人事经理,相当有办事能力,不单在管理工作上表现优异,更是张宏达的心腹参谋,许多点子都是出自于他。

另外那个四十多岁的女人,是彭海生的秘书,叫徐惠满,平时除了压榨同僚外,最大的工作就是监视员工、打小报告和拍马屁。两个人基本上是一丘之貉,狼狈之聚。

当彭海生听完女孩说完之后,立刻现出假惺惺的笑容迎向何游两人,并道:“对不起,我是人事部的经理,敝姓彭,请问哪一位是……”

何忆涵早已一肚子火,当彭海生话还没说完,便咆哮道:“你们的日子过得太好了,才会一点警觉性都没有,张宏达呢?他怎么不出来?”

彭海生见何忆涵虽然年纪尚轻,但气宇不凡,隐隐已有王者之势,而游子宣却一副游手好闲的松散调调,是以立刻将尊敬和谄媚指向何忆涵,鞠了一个小躬道:“对不起,总经理正在开会,不方便亲自出来,不知道阁下如何称呼?在总公司是何部门,职级是……?”

他这种人能混到白领阶级,一张会说的嘴和圆滑的态度是少不了的,他不清楚何忆涵两人在总公司是什么职位,所以放低姿态,以不得罪两人为先。

但又看两人年纪轻轻,就算再好,大不了也是小角色,自己虽是分公司的职员,但好歹也是个人事经理,是以又将话转硬,假如两人确是小角色,那自已也不必太卑谦了。

没想到今天运气真是不好,来的人竟是老板,所以他这软中带硬的话一点也没起作用。只听何忆涵道:“公司注册的董事长名字是何人?”

彭海生心中生疑,问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何忆涵不耐道:“你知不知道?”

彭海生回道:“我当然知道!”

何忆涵道:“是谁?”

彭海生真搞不清楚了,不知该怎么办,回头看了看徐惠满,徐惠满知意,抢问了一句:“很抱歉,我们不能对你说!”

何忆涵气道:“你们的董事长叫何忆涵,是不是?”

两人互望一眼,但没有回答。

何忆涵又道:“何忆涵就是我!”

这句话一说出来,两人登时天旋地转。

彭海生随机应变,立刻堆上笑容道:“真是的,我早该想到,只是一直想不起总公司有那一位高级主管这么年轻,这么漂亮的,原来是董事长。”说完还乾笑了两声。

其实,他们哪里知道董事长长什么样子,他们又没见过。

游子宣一直在旁冷眼旁观,歪着嘴在看这两只老狐狸作戏。

何忆涵并没有对他的恭维起任何反应,仍是气呼呼的道:“张宏达呢?我要见他!”

彭海生脸上的表情立刻变得尴尬起来,豆大的汗珠正从他油亮的额头上冒出,他略擦了一下汗,紧张的道:“总经理……这个……他……这个……”说了半天没有说出总经理倒底怎么样了。

何忆涵道:“这个那个,怎么回事?吞吞吐吐的。”

彭海生道:“是这样子的,总经理他早上要去见个客户,所以还没进来,可能待会儿就会到了。”

何忆涵道:“去见个客户就去见个客户,这个那个半天。”

彭海生陪笑道:“是,是,是。”

游子宣一脸似笑非笑的突然插嘴道:“刚才不是说张总在开会吗,怎么一会儿又去见客户了?他可真是厉害,会分身术不成?”

何忆涵制止了游子宣的质疑,意思是:“这种事争论没有意义。”在这一点上,何忆涵就比游子宣成熟了许多,她毕竟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六、东方之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都市游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