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游侠》

七、危机

作者:谢天

何忆涵这天觉得心神不宁,便提早下了班回到酒店,还没进电梯,便有一位女服务员追上前来叫住了她:“何小姐,你的同伴出事了!现在已经送去医院了!”

她一听,立刻问道:“怎么回事?”

女服务员道:“下午的时候,楼上的清洁人员听到你的同伴房内传出叫声,便敲门询问,但没有人回应,他怕发生意外,便通知客房部的经理,我们在考虑客人的安全下,客房部的经理开门进去,便见到你的同伴倒在地上,呼吸已经停止,我们立刻请驻店的医生给予急救,但仍无法恢复他的呼吸,下午三点,我们将他送去医院。”

何忆涵心中一阵紊乱,差一点晕倒,扶着身旁的墙壁又问道:“那现在呢?现在情况怎么样?”

女服务员低着声音道:“刚才我们的人去了医院,回来说……说……”

何忆涵急问道:“他们怎么说?”

女服务员看了何忆涵焦急的脸,叹了一下气道:“他们说,急救无效,你的同伴已经死了。”

何忆涵突然头中一昏,便晕了过去。

待她转醒,酒店的工作人员和医生都围着她,她躺在酒店医务所的病床上,看见众人关心的脸和黄色的灯光对着她。

她自已心里很明白,百鹰门被人消灭时,她都没有这般震惊,直到葛三星死了,自已便和游子宣两人相依为命,虽然两人相识不久,但是这一段时间相处下来,游子宣一派赤子之心,使她得到不少安慰,而且最重要的,是在那段最困苦的时候,她曾和游子宣相依为命过,是因为有游子宣在,她才不致一个人孤苦无靠,虽然她没有刻意去设定游子宣的地位,但隐隐之中,游子宣已成了她心中一个不可或缺的人。

如今,忽然听到游子宣死了的消息,那份震憾,更胜于百鹰门被灭。

这是感情的问题,她才几天没见游子宣,要她如何去相信这一件事呢?而且,她也没有辨法接受,自已从此便是一个人的事实,在这一瞬间,她突然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孤独。

她这辈子也从来没有哭过,即使是她父亲的死讯传回百鹰门那天。但是此时她却忍不住泪水,怔怔的任它流了下来。

酒店的人员忙上去安慰她,她没有听进任何一句安慰的话,只是问:“他在哪家医院?我想去看他。”

酒店的经理一脸抱歉的表情,但还是立刻吩咐了几个工作人员,安排了一下,由两个公关人员陪同,一起去了医院。

到了医院,得知游子宣已经进了太平间,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何忆涵跟着进入太平间,可是,众人找了半天,却只找到原本放着游子宣体的推床,连盖着他身体的床单也不见了。

这一来,震惊了整个医院!病人的体不见了!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一件事。

医院立刻响起了警急的讯号,并广播着一些医生和护士的名字,这些全是今天曾经处理过游子宣的人员和相关工作单位上的人,下班回去的人,也立刻以电话通知回到医院,这对医院来说,是一件相当严重的事。

等人员全部到齐,调查立刻开始,从清洁工到内科主任统统都询问完,仍没有人知道:“游子宣到哪去了?!”

       ※   ※   ※   ※

事情发生后,何忆涵为了寻找游子宣,动用了公司所有的力量和关系,并发出广告:“凡是知道其下落的人,便可获得两百万港币的奖金。”

但是尽管奖金如此之高,动员了数万人在找,他仍然像是在香港蒸发了一样,完全没有任何消息,也没有蛛丝马迹可寻。

一个星期之后,何忆涵搬进了张宏达以公款购买的山区别墅里,连络处也改到了公司,但还是没有任何消息。

一个月之后,何忆涵放弃了找寻游子宣,那是张宏达的意思。这段时间张宏达一直陪着何忆涵,安慰她,帮助她,并照顾她,他不希望她再伤心下去。所以,当张宏达劝她放弃之时,她只是默默的,没有任何表示。

何忆涵内心里,其实是非常空虚孤单的。她原来的坚强,只是建在前人给她的基础上,从小她便在众人的保护和献殷勤下长大,每个人对她都是三分爱护,七分敬畏,或许关心她,但总在身份阶级的分野下,点到为止,是以,她并未真正的感受别人的关心和感情,她没有一般人有的朋友,更不曾拥有过爱情。

在这种情况下,若说何忆涵是个很好骗的女人,是一点也不为过的,因为她再怎么说也还是个女人,在褪下百鹰门掌门人的包装之后,她和其他女人没什么不同,也一样需要朋友,需要爱情,甚至在多年的幻想和盼望下,她比别的女人更需要两者。

游子宣是第一个外人出现在她生命之中的,可能也是她今生第一个朋友。但是游子宣年纪比她轻,一付还是孩子的模样,使她不得不把他暂时放在小弟弟的地位上。

在游子宣刚失踪的那几天里,她曾一度发现自已对游子宣有了姐弟之外的奇妙感情,她开始发现自己对游子宣那种吊儿当,凡事不太在乎的个性有了某种程度的欣赏,而且,游子宣眉宇之间透露出的神气,也令她难忘。常常在夜深人静时,何忆涵会因为游子宣的模样袭上她的心头,而无法成眠。

但是张宏达便完全不一样,他成熟稳重,工作能力强,对自己百依百顺,外表更是万中之选,而且他对感情对女人,都要比游子宣有经验得多,跟他在一起,有被疼爱的感觉,事情也不需要自己操心,好像只要自己抓住他就抓住了幸福,虽然她常无法去衡量究竟是游子宣在她的心中来得重要,抑或是张宏达在她的心中来得重要。

而现在,游子宣一走,张宏达更是站在趁虚而入的一个有利的起跑点之上,无庸置疑的,他可以很快的掳获何忆涵的心。

何忆涵没谈过恋爱,在张宏达这种情场老手的攻击之下,她是没有丝毫防御能力的,坠入张宏达布下的网只是迟早的事。

       ※   ※   ※   ※

在游子宣失踪后的第五个周末下午,张宏达与何忆涵一起下班,并送她回家。在地下停车场门口,何忆涵等了十分钟,才见到张宏达提着大包小包的塑胶袋,一脸慌张的跑来。

何忆涵这段时间朝夕和他相处,关系已由普通的纯公事变成了朋友,只见她有点开玩笑的责怪道:“你怎么那么慢?!”

张宏达没命似的直赔礼道:“对不起!对不起!我跑去超市买点东西。”

何忆涵顺口又问:“去超市买点东西?买什么东西?”

张宏达一副气还没喘完的样子,吐舌道:“我去买些菜,我想你好久都没有好好吃一顿了,所以跑去超市买一些新鲜的菜,今天我掌厨,做一顿好吃的给你吃。”

何忆涵没有说话,一阵暖流流过她的心头,她心想:“他对我真的很好!”念及此,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而张宏达却也将她的笑容看在眼里,脸上也不禁微微露出狡色,但一闪即逝。只听他又道:“我不知道你喜欢吃些什么,所以我就照着我会做的买,如果不好吃,你可不要嫌弃。”

何忆涵哪里会嫌弃,她的心早就被感动了,于是甜蜜的回道:“不会,我不会嫌弃的。”

张宏达笑了,笑得很开心。

张宏达做菜做得好极了,一顿完全正规的法国餐,正放在长条型的餐桌上。田螺、什锦海鲜清汤、烤春鸡、上好的鱼子酱和鹅肝酱、橘汁炖鸭、嫩葱蒸龙虾和蘑菇羊小排,以及两瓶上好的法国干邑葡萄酒。

何忆涵看着桌上琳琅满目的菜,不禁有些咋舌,而她心中的惊讶更是胜于面上的表情,她一边品这些美味,一边重新评估张宏达这个人。

她看着张宏达优雅的用银质的汤匙喝着汤,她真的是迷惑了,原来张宏达英挺、成熟、自信的大男人外表之下,竟还有细致、温柔的一面,她不敢相信这世界上竟有如此十全十美的男人!现在就算要她想出张宏达一个小小的缺点,恐怕她也想不出来。

张宏达喝完了汤,便开始说着香港的趣事,一面便替何忆涵斟上两千多港元一瓶的佳酿。

也不知是何忆涵不胜酒力,还是这气氛醉了她的心,在三杯酒下肚之后,她开始感到有些晕眩。

火热的感觉一阵一阵如浪潮般涌上她早已火红的双颊,这种热潮像是五月的阳光,令她觉得很舒服,令她近乎大胆的想过去拥抱这个对她无微不至对她百依百顺的男人。

热潮并未停止,而且愈来愈强,几乎让她觉得穿不住身上的衣服,而眼前张宏达的影子也随热潮愈来愈模糊,她醉得很厉害,仅剩的意识就是要脱掉身上那些热人的衣服。

终于,她倒下去了,神智完全丧失。

不知多久后,她勉强着剧烈的头疼醒了过来,加了吸光布的窗令整个房间如同深夜,然后,她看见了张宏达的脸!张宏达正沈睡在他的身旁,脸上带着满足的笑容,三秒钟之后,她才震惊地想到:“他怎么会在我的床上?”

何忆涵倏地撑起身来,因为不管这是不是在做梦,都不是她想要的情状,当她气愤的想坐起身时,突然又发现,自己的身上竟然一丝不挂,而身旁的张宏达也赤躶躶的什么也没穿。这下子她真的完全傻了,她的第一个直觉:“难道……发生了什么事?”

她又紧张又害怕的轻轻将手伸向下体,一种从未感受过撕裂的疼痛,让她不得不相信她最害怕的事已然发生。她内心里大叫一声,反应转眼迅速地由担心和恐惧变成了强烈的失望和仇恨。

她披上外衣,拉开了窗和落地窗,月光和星光照进了房间,只见她手成鹰爪,五指连连爆出响声,一步一步走向沈睡中的张宏达。

这是百鹰门的致命三绝技中的招式“鹰影满天”的预备式,也是爱恨交织的心情进行曲,现在她的每一步,都走在人生的边缘上。是该一爪杀了这个男人,让自己失去第一次的痛苦得以渲?还是让第一次的美丽幻想变成遗憾?又或是就顺其自然的去爱这男人?

她想要一招将张宏达毙于爪下,又想要质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已运足十成功力,只需一爪,便可取张宏达性命,只是她的心里彷佛有数不清的不甘和理不清的混乱,一个女人最珍贵的东西,岂可如此不明不白的丢掉?

这一秒,长如一年。

就在她犹豫不决的当口,张宏达翻了一个身,何忆涵因为太紧绷而微微愣了一下,只听张宏达梦呓似的不清道:“我爱你……你放心好了……我一定爱你一辈子……嗯……嗯……我真的好爱你……”然后便没了声音。

何忆涵听见张宏达的梦话,心登时软了一半,她决定先不杀他,把事情问清楚后再说。她伸爪扣住了张宏达的脖子,厉声喝道:“张宏达,你给我起来!”

张宏达似乎真的睡得很熟,被她一喝以后,迷迷糊糊的睁开眼,一副搞不清楚状况满脸无辜的样子。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何忆涵的声音颤抖着,似乎心在淌着血的问道。

张宏达很深情的望着她一会儿,才道:“对不起,如果你要杀我,就动手吧,我不怪你。”

何忆涵见他没回问题,加重了手上的力道,再道:“我是要杀你,但我要知道,为什么?!”

“我很抱歉,我并不知道,你……你还是……还是那个,当时你说你愿意给我,我还拒绝了,但是你却说没关系,而且还问说……”张宏达很可怜的叙说。

“我还问了什么?”她真的有些不相信。

“你还问我……爱不爱你?愿不愿意娶你?”他答道。

“你胡说!我怎么可能这样问你?这是不可能的!”何忆涵叫道。

“你说在这个世界上,你已经没有任何亲人了,只剩你孤零零的一个人,你觉得孤单,希望有一个真心的人来陪伴你、照顾你、爱护你。”张宏达赶紧补充说道。

何忆涵听他这么一说,倒真有点疑问了,自从游子宣失踪之后,她的确有这么想过,心里也曾暗暗为此伤心,会不会自已在酒醉之后不经意流露出来,她也不敢那么确定了,“酒后吐真言”不是都这么说的吗?

“你要杀就动手吧,我不会怪你的,只要我的死能令你安心,我死而无憾。”张宏达忾然闭上了眼,似乎已准备好一死。

经过了一阵百感交集,何忆涵的火气反而转为自哀自怜。虽说自己莫名其妙失去了第一次,但不可否认的,这个男人的确有令她心动之处,今日假如没有发生这件事,难保未来自己不会对她倾心。反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七、危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都市游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