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游侠》

八、元阳神功

作者:谢天

通道转了两个弯后出现一个楼梯,就像是下来时的楼梯一样,在十几个转折后,通到了地面上。但这次开门处不再是小小的暗门,而是一片宽阔的院子,院内有各式的花草,还有池塘、假山,俨然就是一个小小的世外桃源。

游子宣跟在老人屁股后面,东看看西看看,不时还发出“啧、啧”的赞叹声,彷佛是对老人布置极佳的院子表示赞许。

院子底,是一间三合院式的木头平房,古色古香,颇有古时候旧厝的味道。

游子宣东瞧西看,这里摸摸那里摸摸,老人“喂”了一声,并对他摆了一个手势道:“这里没啥好看的,随我来。”

只见老人进了东侧的屋子,游子宣于是也跟著进入。

东侧的屋子里只有简单的家具,一张床,一个衣柜,和一张沙发。游子宣觉得奇怪,斜著眼对老人道:“这里什么都没有,进来干嘛?”

老人没有理他,迳自来到床前,只见他双手扶住床沿,“嘿”了一声,将床推得立起贴在墙边,游子宣这才看见,原来床是铁做的,重量可能有几百公斤,一边的两只脚还焊接在墙上,脚不能动,连接床的部位是活动的,也就是说,床不能移动,经由上推才可将床底露出,他吐了吐舌,心想:“这老头的力量可真大啊!”

老人拉起床后继续在地板上摸索,这次又提起了一块三十公分立方的石块,石块下有一个拉环,老人再次吐气开声,将拉环拉起,看其表情比刚才抬床时还累,可见这拉环之重。

拉环拉起,地面缓缓移开,露出一个更大的洞,约莫可以容纳两个人,只见老人跳进洞中,在洞中转动不知什么机键,过了一会儿,听到“嘎、嘎、嘎”的声音,像是久未使用的机器在移动,等声音停了之后,老人在洞中叫道:“跳下来。”

游子宣蹲在洞边,一听老人叫,便跳了下去。洞中不知什么时候开了条路,他顺著走进,老人拿著一个小小发亮的东西在前引路,好像是一颗珠子。只见他一会儿左一会儿右,相当熟悉的样子,只有在一、两个路口时有些许迟疑。

老人在转弯前都会特别叮嘱游子宣跟紧,他说这里是个活动迷宫,不知道路的人可能会被困死在里面,千万不可走错。

二十分钟左右之后,两人走到一房间前,老人拿出一副星型的钥匙,放在门上圆型的洞中,并左右各转了几转。接著又拿出另一个筷状的金属钥匙插在右边的墙上,然后才转动门上的密码锁,在几次转动之后,发出“卡”的一声,老人推开大门,不过,进了第一个门之后,还有一个门,老人还是转动门上的密码锁,开了第二道门,直到开了三道门之后,才出现一个十分大的房间。

老人开了门边的开关,室内陡然一亮,屋内物品强烈的反光,照得游子宣睁不开眼睛。

等他比较适应屋内的光线后,他张开眼,立刻被屋内的景象吓住,张大了口,说不出话来。

原来,屋内全都是金银珠宝,一块块方正的金砖,像砌墙般的叠在一起,由地面一直到屋顶,共有三层,在金砖墙的前面,有十来个箱子,一眼望去,尽是各式各样的珠宝玉器。因为多数的箱子都没盖盖子,游子宣走到一个盖了盖子的箱子前面,好奇的打开盖子,当他一打开,他看见大大小小各种形状、各种等级的钻石全都放在这个箱子里,可能不下数千颗。

老人一副十分得意的神情对他道:“这些东西都是我年轻时赚来的,只要你拜我为师,这里所有的东西都将属于你,怎么样?”

游子宣正伸手抓起一把钻石,听了老人的话,便将钻石对著光看了看,又丢回去,回道:“这是钻石吧?好像玻璃珠!不好玩。”

是啊,对一个不识货又不需要的人来讲,钻石与玻璃珠又有什么不同?他不知道,这世界上有不知多少人为这些“玻璃珠”抛头颅、洒热血,即使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而他只是抓起又丢下,毫不在乎。

老人又道:“你知不知道,这里面的东西价值多少钱?这些珠宝的价值足够你穷奢极侈十辈子都还有剩!”

“我又不想要穷奢极侈!而且我以后自己会赚钱。”游子宣回道。

老人利诱了一番,见他不为所动,内心里是又惊又喜,没想到游子宣对于财富竟是毫不重视,这种人在现代是打著“聚光灯”也找不著了。

于是走到一面墙壁前,按了一个按钮,墙壁便缓缓的推出了一个嵌在壁内的抽屉,老人从抽屉中拿出了一个盒子,走到游子宣的面前,游子宣看见老人捧著的盒子镶著各式的宝石,显然是十分贵重。

不过,这么贵重的盒子里装著的东西,想必比这个盒子更贵重。

老人慢慢的打开了盒子,里面竟然是一本书。游子宣一眼看去,里面的这本书不但旧,而且破烂,上面四个大字写的是:“元阳真经”。

老人拿出了盒中的书,轻轻的拍了拍封面,然后才一副很舍不得的样子递给游子宣,道:“这本书就是‘元阳真经’,就是你看的‘藏气法’的全部。”

“‘藏气法’的全部?”游子宣疑问道。

“是的!藏气法只是我依照这本书第一章所说的内功心法改写而成的,原著共有七章,所讲述的心法有六层,藏气法不过只是这本书的入门而已。”老人解释道。

游子宣接过书,迫不及待的便想看里面的内容,他自从对武术产生兴趣后,便有点慾罢不能,他之所以练藏气法,便是被其内容所吸引,现在又知道藏气法只不过是这本元阳真经的一小部分,更是慾观元阳真经而后快。

他拿著书,巴不得立刻就打开来看,但想到老人不知道为何对他这么好,正所谓:“无功不受禄”,便又将已准备掀开的书合了回去。

老人也看出游子宣的个性,虽然不太受威胁、利诱,但却十分嗜武。

只听老人道:“‘元阳真经’共分六层,第一层叫百穴纳气,主要是以全身穴道来练气,练成以后可以运气自如,力量倍增。第二层叫百川归流,练成之后全身经脉畅通,百病难侵,一般攻击难伤其身。第三层叫分流归元,练成之后内力不竭,全身均可发力攻击。第四层叫形气通元,练成之后罡气遍布全身,力大可举巨石。第五层叫万气归宗,练成之后罡气有如披甲,刀枪难入,移动攻击快似闪电,飞花摘叶皆可伤人。第六层叫气合天成,练成之后可羽化成仙……”

游子宣听完重重的吁了一口气,似乎十分震憾,但口中却用怀疑的语气道:“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我干嘛要骗你?”老人道。

游子宣假装不信,露著眼白斜著看老人。

“想不想仔细看看书里的内容啊?”老人不管他的反应,吊著他的胃口道。

“有什么好稀罕的,我才不想看呢。”游子宣假装不在乎。

老人见游子宣不上当,想了一想,问道:“你知不知道我练成了几层?”

游子宣心想:“对啊,他练到了第几层?他那‘巴掌功’的速度确是很快,刚才搬动铁床的力量也是十分惊人,不知是第几层?”但他虽好奇,却也忍住了,闭著嘴,就是不肯问。

“唉,我上次打你,只用了功力的十分之一,你就抵挡不住,要是用十成功力,你哪还有招架之力?”老人激他道。

游子宣有点生气,回嘴道:“了不起吗?大不了让你练成了五层,那也还有一层啊!”

“五层?你开什么玩笑,我只练到了第一层,哈!哈!”老人笑著将话说完。

“什么?第一层?真的假的?我不相信!”游子宣将头一撇,做了个不相信的表情。

“是真的!”老人道:“修练‘元阳真经’很不容易,我是年纪很大以后才得到‘元阳真经’并开始修练的,这个……已非是童子之身,所以难有所成。”

“我也自知此生难以练成,所以也就不痴心妄想了,不过,虽然只有一层功力,但已使我原本的功力增进了数倍不止。”他继续道。

“元阳真经真有这么大的威力吗?”游子宣心想:“假如这老人练到第一层就有这种威力,那练到第三、第四甚至第五层,不是比他厉害三、四、五倍了?那我就有能力去替舅舅、舅妈、葛爷爷、锺师叔和玉嫂他们报仇了。”他心里虽然这样想,但他并不怎么希望做老人的弟子,因为他觉得老人的行为神秘兮兮的,而且他到现在连老人叫什么名字都搞不清楚呢!

老人见他迟迟没有反应,料想大概是很难叫他拜自己为师了,为了达成目的,只好先退一步,让他先在这里待下来,其他的慢慢再想办法,于是说道:“我知道你不甚明白我为何要这样对你,有许多事真的不很容易解释,我希望你能待在这里,好好的练功,或许有一天我能对你解释清楚,或是你能了解。”

游子宣道:“老前辈,你有这么多钱,又有这么好的武功,要收徒弟还有什么难的?”

老人道:“收徒弟并不是找一个人来,把自己的武功传授给他就行了,最重要的是要讲求机缘。”

游子宣不懂,问道:“机缘?为什么?”

老人道:“练武就是一种机缘。这跟上学不同,不是什么人都能学得上乘武功的。”

游子宣想了想,想起自己意外的救了葛三星,才学了武功,不然自己现在还只是一个普通的中学生而已,于是他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只听老人又道:“那本藏气法放在架上十几年了,第一次有人询问价格,就是你来店里的第一次。”

游子宣道:“哦!为什么没人有兴趣呢?”

老人惨淡的笑了笑:“现代人对赚钱比较有兴趣,对练武嘛……就比较差了,而且现在有枪,学用枪比学武功要容易得多了。”

游子宣很同意他的说法,便回道:“是啊!枪的确要比武功要容易学多了!”

老人叹了口气:“不过,练武的好处也不是那些人可以了解的。”

游子宣问:“那你为什么会想要收我为徒呢?”

老人笑道:“我觉得你很特殊。”

“很特殊?什么意思?”游子宣问。

老人道:“你记不记得那天我打你巴掌的事?”

“记得!当然记得!你打得我七荤八素的,怎么可能不记得?”游子宣道。

老人道:“那只是个试探,我想了解你学武的意愿和你的耐力到底有多少?”

游子宣问:“有多少?”

老人哈哈笑道:“比我想像的高。而且,领悟力和观察力都很高。”

“所以你就想收我为徒了?”游子宣道。

“还没有!我等了你几天,我告诉我自己,如果在这几天之中你再回来并且问我有关的问题的话,我就再送你那三样东西。”老人道:“结果你果真回来了。”

游子宣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如此。

老人沉默了一会儿,又道:“你愿不愿意拜我为师都好,我也不再勉强你,这是一种缘分,我们就顺其自然吧!”

游子宣没说话。

“‘元阳真经’你还是可以继续练,这门功夫也非我所创,我只不过是替元阳真人收了一个传人罢了,如果你真有一天练成了,不要忘记我就好了。”老人又道。

游子宣一听,高兴得不得了,立刻回道:“我一定不会忘记的,我不是那种会忘恩负义的人。”

老人笑了笑道:“希望你记住今天所讲的话。”

“当然!”游子宣回道。

他将书置于盒中交给了游子宣,然后对他说道:“练元阳真经很不容易,以后你便住在这后院,专心、勤劳的练才会有所成。”

游子宣一听“专心、勤劳”,立刻连连点头。

老人像想起什么事的“啊”了一声后,道:“还有一件事!”

游子宣道:“还有什么事?”

老人道:“你还是童子之身吗?”

游子宣道:“童子之身?你是问我还是不是‘处男’?”

老人道:“对!你还是不是?”

游子宣道:“我是不怎么想当处男啦,可是却没什么办法!没什么机会……”

老人很紧张的问道:“那还是不是?”

游子宣对老人一直逼问很不耐烦,回道:“是啦!是啦!”

老人吁了一口气:“哦!还好!还好!我没猜错。”

游子宣道:“这有什么好?你是讽刺我吗?”

老人解释道:“练‘元阳真经’必须是童子之身才可以有所成,若是已非童子,就会如我一般练不上去。”

游子宣撇了撇嘴:“那你当初怎么猜我还是童子之身的?”

老人语气平平的道:“看你的脸就像是童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八、元阳神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都市游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