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游侠》

九、重逢

作者:谢天

何忆涵心里面相当紧张,因为自一年前游子宣失踪以后,她一直都不相信游子宣死了,她也时常自责,没有尽到照顾游子宣的责任,而自始至终她也都没有放弃寻找游子宣的念头,只不过张宏达的阻挠和后来生活上的混乱致使她不得不停下找寻游子宣的工作,她刚分居后有一段时间曾希望继续找寻游子宣,但也因小孩子缺乏照养的缘故暂时没有动作。

如今,在这么一个意外的地方突然听到游子宣的声音,她内心如何不紧张?

女人天生较男人会乱想,在她经过地道这一段路时,已经假想过上百种情况了,当她来到铁门前,还曾幻想游子宣被变态狂拘禁,泡在葯缸里做葯材。

当她打开门,发现门后只是一个通道,她不禁吁了一口气,她又摸索了一会儿之后,进入通往后院的通道,循着通道,找到了游子宣练功的后院。

此时,游子宣正奄奄一息,先两步来到的戈白立刻坐下并以内力灌入游子宣体内,补充游子宣因走火入魔而虚弱的身体。

何忆涵骤见游子宣的反应是又惊又喜,不过,又看见游子宣现在的情况,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才好。

等到戈白运功完毕站起身来,才发现站在背后的何忆涵,两人互望一眼,不约而同的问道:“你是谁?”

戈白问何忆涵的意思,是问她:“你是谁?为何在这里?”而何忆涵问戈白的意思是:“你是谁?为何会和游子宣在一起?”

两人问完,同时都愣了一下,但何忆涵和戈白都是硬梆梆的个性,竟是谁也没先答话。

两人僵持了一会儿,戈白先过去看了郑伯的情况,郑伯只是受到震汤,戈白运气打通他受震的部位,他便苏醒了过来。

郑伯一醒,忙不及待的便比手画脚又呜呜啊啊的向戈白解说适才的情形。戈白听完沈思了一会儿,又过去把了游子宣的脉,何忆涵也上前关注的问:“他是怎么回事?”指的是游子宣。

戈白一边把着游子宣的脉,一边还是硬硬的问:“你是谁?”

何忆涵见戈白不是坏人,但也不知如何解释自已跟游子宣的关系,于是便道:“我是他的朋友,一起到香港来的,他失踪之前是跟我在一起的,我姓何。”

老人嗯了一声,何忆涵又问:“你是他的什么人?他这些日子是跟你在一起吗?他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会昏倒在这里?”

戈白看她一个女人抱着一个孩子,不像是坏人,而且对游子宣非常关心,拧禳h何忆涵心里面相当紧张,因为自一年前游子宣失踪以后,她一直都不相信游子宣死了,她也时常自责,没有尽到照顾游子宣的责任,而自始至终她也都没有放弃寻找游子宣的念头,只不过张宏达的阻挠和后来生活上的混乱致使她不得不停下找寻游子宣的工作,她刚分居后有一段时间曾希望继续找寻游子宣,但也因小孩子缺乏照养的缘故暂时没有动作。

如今,在这么一个意外的地方突然听到游子宣的声音,她内心如何不紧张?

女人天生较男人会乱想,在她经过地道这一段路时,已经假想过上百种情况了,当她来到铁门前,还曾幻想游子宣被变态狂拘禁,泡在葯缸里做葯材。

当她打开门,发现门后只是一个通道,她不禁吁了一口气,她又摸索了一会儿之后,进入通往后院的通道,循着通道,找到了游子宣练功的后院。

此时,游子宣正奄奄一息,先两步来到的戈白立刻坐下并以内力灌入游子宣体内,补充游子宣因走火入魔而虚弱的身体。

何忆涵骤见游子宣的反应是又惊又喜,不过,又看见游子宣现在的情况,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才好。

等到戈白运功完毕站起身来,才发现站在背后的何忆涵,两人互望一眼,不约而同的问道:“你是谁?”

戈白问何忆涵的意思,是问她:“你是谁?为何在这里?”而何忆涵问戈白的意思是:“你是谁?为何会和游子宣在一起?”

两人问完,同时都愣了一下,但何忆涵和戈白都是硬梆梆的个性,竟是谁也没先答话。

两人僵持了一会儿,戈白先过去看了郑伯的情况,郑伯只是受到震汤,戈白运气打通他受震的部位,他便苏醒了过来。

郑伯一醒,忙不及待的便比手画脚又呜呜啊啊的向戈白解说适才的情形。戈白听完沈思了一会儿,又过去把了游子宣的脉,何忆涵也上前关注的问:“他是怎么回事?”指的是游子宣。

戈白一边把着游子宣的脉,一边还是硬硬的问:“你是谁?”

何忆涵见戈白不是坏人,但也不知如何解释自已跟游子宣的关系,于是便道:“我是他的朋友,一起到香港来的,他失踪之前是跟我在一起的,我姓何。”

老人嗯了一声,何忆涵又问:“你是他的什么人?他这些日子是跟你在一起吗?他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会昏倒在这里?”

戈白看她一个女人抱着一个孩子,不像是坏人,而且对游子宣非常关心,应该是旧识,便回答道:“我是什么人不重要,这段时间他是待在我这儿,刚才他运气过急,走岔了气,目前并无大碍,但还是得观察一阵子才晓得。”

何忆涵听他走岔了气,很是担心,也伸手按住游子宣的脉膊,想看他的情况如何。但一把游子宣的脉以后,她吓了一跳,因为游子宣的脉搏紊乱不堪,时强时弱,时快时慢,就像是乱了节奏的音乐般。她立刻问戈白道:“脉搏怎么会这么乱?”

戈白也是摇摇头表示不知。

其实,游子宣的功力并非产自自身,而是来自外力。

虽然修练元阳真经会使这些外力所产生的功力变成为自已的内力来使用,但毕竟他修练尚浅,还不能控制这庞大的内力自如。

他如果要将这些功力控制自如,应该在原来修练元阳真经第一层的后段,停止再使用百穴电针,并多花点时间,让自身产生的功力与外来的功力形成一定的比例,让它们在经常的修练中变成百分之百的自身功力,再以这些功力产生更多内力。

是以,当游子宣最后要催促各穴内的内力成为真空时,尚未完全成为他内力的百穴电针的能量,便成为不受控的力量。再加上他有点心急,想一下子突破第二层的境界,所以造成了这次的意外。

不过,也经由这次的意外,逼出了一直隐含在他体内未化的能量,虽然内力的总值降低了,剩下的内力却全都是他自已的了。

前面何忆涵量游子宣的脉搏时,感到时强时弱,时快时慢,是因为游子宣将内力聚集任督二脉之后,并未收功,体内的气息此时正回流各穴,何忆涵根本不了解元阳真经,是以吓了一跳。

戈白不知道这些原因,何忆涵更不懂,是以两人都只能不知所措,在一旁静待游子宣能赶快清醒。

三人将游子宣移进屋内后,一直等了两个小时,游子宣才悠悠转醒。他一张开眼,先是看见何忆涵,蒙胧的影像进入眼中,还以为自已在梦里。他喃喃道:“何姐姐,何姐姐,你瘦了,是不是过得不好?”

何忆涵听他在虚弱中仍关心自己,又想到自已一年多来所受的一切,突然悲从中来,眼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游子宣见她哭了,又梦呓似的安慰何忆涵道:“你不要哭,告诉我是谁欺负你,我去打他,现在我练了高强的武功,可以保护你了。”

何忆涵听了心情更难过,泪水流得更快,游子宣正待再说,戈白突的插口道:“你现在这样子自己都保护不了了,还想去保护谁呀?!”

游子宣此时才震了一下,再左右看看,发觉自已在屋里,戈白、何忆涵和郑伯站在床前,关心的看着自已。

他突的发现自已并非在做梦,连忙撑起身来道:“我怎么会在床上?我不是在练‘百川归流’吗?”

戈白向他概略的叙述了一下他练功岔气的经过,并询问他当时的情况。

游子宣吓了一跳,他没想到郑伯会受到波及,歉疚的打了个抱歉的手势,郑伯回礼表示没关系。

然后他道:“我当时想将各穴的内力逼入任督,没想到有一条内力不听使唤,到处乱撞,我愈拚命想去抓它,它愈跑得快,我记得最后它冲上了手太阴肺经,并在太渊、鱼际、少商三穴间盘转,因为愈抓它愈跑,我索性不抓它,乾脆用任督聚集的内力将它打出体外,我只是胡乱试,没料到意外的让我成功的将它打出体外了,我现在身体舒服极了。”

戈白有点意外,不断的以右手用力的搓着下巴,进入了某种沈思之中,皱着眉一直没说话。何忆涵则关心的问游子宣:“你在练什么功夫?”

“哦,那是‘元阳真经’的第二层‘百川归流’。”游子宣回道。然后,他看见了何忆涵手中抱着的孩子,他一时无法将这孩子跟何忆涵串联起来,不禁呆呆的望着孩子,何忆涵见他一直望着孩子,知道他的疑惑,于是幽幽的道:“是我的。”

游子宣有点惊讶,问了一句莫名奇妙的废话:“你结婚了?”

“嗯!”何忆涵点了点头。

然后,他又问了一句:“跟谁?”他问完以后才有些后悔,觉得自己问得莽撞。

“张宏达。”何忆涵回答,这个答案令两人一下子沈默下来,心里各有所思。

游子宣内心里其实对何忆涵是有着不知名的感情的,他年轻,不会分辨感情,他也不知道自已对何忆涵究竟是怎样的感情?当他第一次见到何忆涵时,那种内心的震憾,绝对是异性的吸引,他比何忆涵小,崇拜和好奇占了大部分,青春期的小男人去喜欢年长的女人,是司空见惯的,可是在世俗观念中,在自然定理中,年长的女人就不太可能去对年纪较轻的男人产生什么兴趣。

“不成熟”是一个致命伤!何忆涵虽然没有刻意将他排出选择对象的行列,但彼此都清楚,两人是不太可能发展出什么结果的。

而后来,两人相依为命朝夕相处,何忆涵不由自主的对游子宣产生了一点点超过姐弟之间的感情,而游子宣则是一厢情愿,若有似无。

当他发现何忆涵对张宏达有好感时,心里难免有些酸酸的。还好,他个性本就不拘小节,虽有些不舒服,但也没有太难过。

不过,暗恋是一回事,见自已喜欢的女人抱着和别的男人生的孩子,又是另一回事,而且,这个男人还是张宏达。

游子宣突然感到相当挫折和失落,那种近乎失恋的酸楚,如浪潮般袭上心来。近在咫尺的何忆涵,也彷佛逐渐模糊,逐渐遥远。

何忆涵则是有些懊悔,怪自己当初没有听进游子宣的话,防着张宏达一点,最后仍然着了他的道,更何况,自已现在什么都失去了,公司、贞操、快乐,甚至对爱情婚姻的憧景,一个女人一辈子的向往……。她面对着游子宣,觉得好羞愧,回想这段时间的一切,她突然有点想自杀。

两人一直默默无话,许久许久,游子宣才打破沈闷,装作若无其事的问道:“小孩叫什么名字?”

“嗯……叫张……青云。”何忆涵本想说张子宣的,但随即改过了口。

“青云……青云,平步青云,挺好的。”游子宣顺口道。

两人的对话怪怪的,总觉得说什么都不对劲,尴尬的感觉,好像陌生人。

倒是戈白似乎思索有了结果,用力一击掌道:“太好了!”

游子宣一听,忙问道:“什么太好了?”

戈白道:“我在修练‘百川归流’时也出现过同样的情形,我每次要集中任督二脉时便会出现,而且愈想去抓它,愈控制不住。”

游子宣叫道:“对啊!对啊!我也是这样!那你后来怎么解决的?”

戈白道:“我没有解决。”

“没有解决?”游子宣奇道。

“是的,我没有解决这个问题。”戈白语气有点差。

“那你怎么练后面的‘百川归流’呢?”游子宣再问道。

“我放过了这个问题,用自己强劲的内力硬练下一层的‘分流归元’,起初还好,到了后来,每次运气都会气息纷乱,最后差点走火入魔了。”戈白很难过的说道。

“啊!”游子宣惋惜的啊了一声。

但戈白却相当兴奋道:“恭喜你,你已经修练成元阳真经第二层了。”

“真的?太好了,我练成了元阳真经第二层了?”游子宣兴奋的道。

戈白含笑点了点头。

“我现在就想试练第三层的‘分流归元’。”游子宣又着急的道。

“今天不行,你的体力已经耗损太多了,休息一天,明天再练。”戈白道。

游子宣只有很不情愿的答应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九、重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都市游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