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具》

第一章

作者:谢天

报纸上刊载了惊人的消息,说是环球银行的总裁克罗曼,挪用了一亿元美金的公款之后,在潜逃的途中畏罪自杀了。

调查局的人员在报纸刊登此消息前一周便已接获密报,密报此消息的环球银行职员说:他们在银行总结计算时,发现该银行的帐目中少了一亿美元的帐款,由于这笔钱是以电脑汇出的,所以可以直接追踪汇出人的身分。不过,追踪动作却在往高层的中途被阻止了,显然汇出这笔钱的人是银行最高层的人员之一。

密报的人又说:在其他董事同意之后,他们才获准继续追查,终于查出汇出这一亿元的人,是该银行现任的总裁克罗曼。再经过比对银行电脑交易记录的代号和密码之后,证实这笔巨大款项汇出的经手人,确是克罗曼无误。

不过,克罗曼在两周之前就已经度假去了,所有的事情都交给了他的特别助理去处理,而这位助理在被调查局徵询时,只吓得直打哆嗦,因为这件挪用公款的案子足以让他坐上一辈子的牢,他只差没有当场尿湿裤子,哪里还说得出什么话来?但可以确定的是,他对此事显然并不知情。

克罗曼虽然贵为总裁,但是也不能够随便提走银行的钱。董事会的成员为了保护银行的声誉,不敢泄露此事,而银行的职员对最高主管又不敢说什么,所以只好密报给调查局了。

克罗曼于是成了此案唯一的嫌犯,调查局决定对克罗曼发出全国通缉,这个案子的所有疑点,都必须由克罗曼来澄清。

不过,通缉令才发出不到七十二小时,调查局便接获夏威夷警方回报,说他们发现克罗曼于昨日在夏威夷的一家度假饭店内举枪自尽。

“银行总裁监守自盗,银行大亨克罗曼于逃亡途中畏罪,饮弹自尽。”报上的标题用醒目的红色大字在头版上这样写着。

克罗曼虽然已经是大银行的总裁,实际上,他的年龄却只有四十几岁,在他盛年又有如此的成就时,却选择盗用公款、自杀的途径,实在是令人感到非常意外。

据说克罗曼的家庭非常美满,和妻子的感情十分融洽,两个孩子一男一女,一个四年级,一个刚上小学,也很听话、活泼、乖巧。他本人不赌博、不酗酒,没有不良嗜好,在工作场合中总是表现良好,生前也没有任何的负债,像这样子的好男人,为什么要自杀呢?

是不是他知道东窗事发,逃也逃不走,而畏罪自杀了呢?如果他自杀的原因是他盗用公款被发现,那么他为什么又要盗用这些公款呢?他根本不需要啊!

还是人都有不为人知的一面,而克罗曼也是?

在他自杀消息公布的同时,有一家报纸不但报导了克罗曼盗用公款的事情,而且还有更引人注目的标题:“罗蜜欧与茱莉叶现代翻版,银行大亨与女友双双殉情!”

底下的叙述不单详细介绍了克罗曼的出生、学、经历,更提及了这位银行大亨一年前的婚外情。

这家报社报导了一年以前克罗曼的绯闻,这大概也是克罗曼唯一的一次不良纪录。

绯闻的女主角是一位年仅二十三岁、在拉斯维加斯酒店驻唱的女歌手,名字叫做席拉。

席拉是一位来自明尼苏达州乡村的女孩,她虽然来自乡村,却长得非常的“城市”。她有一头流瀑飞泻般的金黄色优质长发,而她丰厚、性感的嘴chún,加上她一身出类拨萃、令人眼花撩乱的身材线条,让歌声不怎么样的她却还能当上大夜总会的驻唱歌手。因为她总是能引来那些寂寞、饥渴的男人,让他们在夜总会里一掷千金。

听说,她最令人难以抗拒的还不只是她的外表,而是她那好像永远都有心事的哀伤眼神。

柔弱、忧郁、易受伤害样子的女人最容易受人喜爱。男人不仅仅喜欢女人的漂亮,更喜欢在女人面前显得勇猛强壮、显得至高无上。而席拉的眼神和态度给了他们这种满足,令他们抓狂,让这些男人在她面前有想当男子汉的慾望。

因此,追求她的人可说是大排长龙,除了许许多多的年轻或年长的多金男子以外,此次盗用公款的主角克罗曼也在其中。当然,还有发掘她的拉斯维加斯的黑社会老大,人称“疤面”的赌场酒店老板阿契罗吉诺。

阿契罗吉诺之所以被人称为“疤面”,是因为他的脸上有一条三长的刀疤,由左额上开始,在一公分左右的位置避开了眼睛,一直到脸颊上,深而长的刀痕让他看起来十分凶恶。

阿契罗吉诺是义大利人,从他祖父那一代便移民美洲,他的家族一向拥有相当大的势力,在黑社会中占有一席之地。他在拉斯维加斯经营赌场,也从事毒品的买卖,偶尔也会杀杀人,基本上来说,他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坏蛋。

阿契罗吉诺也喜欢席拉,他利用他的势力“霸占”着席拉,她是他发掘的,理所当然的不会让这肥水轻易地落入外人田。据说克罗曼追求席拉时,阿契罗吉诺还曾经恐吓过克罗曼,警告他不准和席拉交往,并派手下三番两次对克罗曼动粗,但是克罗曼并没有屈服,为此,两人一度交恶甚深。

不过,黑社会的力量往往出人意表的有效,两人闹僵不久,克罗曼便退出了追求席拉的行列,而席拉也成了“疤面”阿契罗吉诺的专宠,至于席拉还有没有和克罗曼私下来往,就不得而知了。

报上这次刊载的两人的照片,是在阿契罗吉诺胜利之前的照片,这个绯闻案当时并没有造成太大的震撼,因为克罗曼的身分只是一个银行大亨,并非政客,而且又牵涉到黑社会。

所谓“黑社会”,意思是“不完全在法律管束下的团体”,他们的主旨经常是“只管利益,不管法律”。所以其手段当然也是“只达目的,不计手段”的。这就是为什么许多媒体并不喜欢报导黑社会的原因了,因为谁都不知道会不会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而引起他们报复自己,而且这些不按牌理出牌的特殊分子也不知道会在何时出现,又会用些什么手段来对付自己,这都很难说。

不过这个又是金融又是绯闻的案子,现在却出现了很大的风波,因为克罗曼盗用了一亿元美金的公款已经引起社会瞩目,而这位拉斯维加斯的女歌手也于克罗曼自杀的当天,在阿契罗吉诺位于拉斯维加斯的豪宅内举枪自尽,使得好事者很自然地不得不对两起自杀事件产生联想。

这些猜测一般有三种,第一种说法是,两人共谋盗用此项公款,准备一起远走高飞,却不幸东窗事发,于是两人才纷纷举枪自尽;第二种说法是,克罗曼盗用公款的事,席拉事前并不知情,等到克罗曼自杀以后,她才自杀殉情;而第三种说法则是暗指阿契罗吉诺勒索克罗曼,克罗曼不得已,便盗用了银行的公款,而席拉则是良心不安才自杀的。

这三种猜测其实都不很合理,可能,两人的死根本没有什么关系,纯然只是一种巧合,也可能,就如同报纸上所说的,两人的死是一个事前便串通好的阴谋。

然而,绯闻毕竟是绯闻,银行出现这样的问题,大家关心的当然不只是他们之间的感情关系,更直接也更被重视的,是存款民众的恐慌。从新闻发布的当天早上开始,环球银行各地的分行便挤满了人潮,纷纷提走他们在该银行的存款。

这件挤兑的事件,当然成了另一个新闻。

调查人员对此事件的来龙去脉当然要搞清楚,而且这笔被汇出的款项,也得继续追踪并想办法追回。这一亿元是属于存款的民众,谁都没有权利擅自挪用。

只不过,这笔钱是直接汇进了瑞士银行,而瑞士银行的规定向来是绝对的保守客户秘密的,不管是谁,都休想从这里查到其他人的交易记录。

这就是为什么那些坏人、好人都喜欢把钱放在瑞士银行的原因之一。

然而,调查局的人员也不是白痴,对于瑞士银行的这种作法,他们早有了应对之策,他们在瑞士银行里安排了他们的眼线,一个中阶主管。

说来好笑,这个被列为十分重要、难能可贵的眼线,是一个患有类似“恋童症”

的家伙。他两年前因为在美国度假时,与一名未成年少女发生性关系而被美国警方逮捕。

美国方面并没有对他采取法律控诉,不过,美国的调查单位也不会就这么毫无条件的放他走,他们需要他替美国方面搜集一些“资料”,作为不起诉他的交换条件。

为了保住小命,他当然只得答应。

这还不是最好笑的,最好笑的是,与她发生性关系的清纯少女,其实除了身分证上的年龄小一点和略带稚气以外,早就已经是个经验丰富的妓女了。只不过,警方并未将这名雏妓的身分公布,而是将全案交给调查局的人员,让他们可以对此事进行“条件交换”。

这个妓女用假身分证、假年龄去骗那些喜欢“幼齿”的嫖客,说来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而调查局则是顺水推舟,既做了好人,又达到了目的。

从这个眼线,调查局的人员追查到许多黑钱的去处,这次由环球银行汇入瑞士银行的这一亿元的下落,也是经由他才得到查证的。

但是,他给调查局的消息,令人十分惊讶,也不可思议。

首先,是这一亿元在克罗曼死前两天,已经被人以现金提出。

其次,是提出这笔钱的人,竟然是克罗曼本人!

这是千真万确的事,但也是绝不可能的事。

因为根据入出境管理单位提出的证据显示,克罗曼人在夏威夷的期间确实出过境,但目的地是日本,而非瑞士,再由日本入出境方面的查证,克罗曼在到日本之后,只停留很短的时间便又离境,而目的地是美国夏威夷。

可是,这个说法却遭到夏威夷那家饭店的人员反驳,他们的说法更令人惊讶而且与先前的调查结果截然不同。

饭店的经理在被约谈时很肯定的指出,克罗曼并没有离开饭店超过十二小时以上,并且声称克罗曼每一天的行程都很简单,甚至可以一一详列出来。

饭店的经理还说,克罗曼每天从早到晚,除了吃饭、喝茶、在游泳池边晒太阳和打高尔夫球以外,几乎没有做过其他的事。

在这一点上,连服务人员也百分之百支持饭店经理的说法。

那么,在他们互相坚持的情况下,势必是有一方面的证词出了问题,是入出境管理单位?还是那家饭店?

再者,假设克罗曼真的出过境到日本,然后又用了假身分从日本飞往瑞士,提完钱再从瑞士回到夏威夷,这段行程最快也得需要二十四小时以上的时间。而且,假如他只是要到瑞士提出那笔钱,又为何要绕道先飞日本?是他在日本有什么事要办吗?还是他得去见什么人?还是那根本就是个幌子?

这些事现在都不知道,在还没有查清楚前,都只能猜测。

不过,最令人不解的,是克罗曼何苦已经到瑞士,拿了一亿美元的现金,然后再回夏威夷去自杀?

那么,他提出的一亿元现金呢?

这中间有太多的疑点了。或者说,一定还有其他隐情。

一亿美金不是个小数目,表面上这个案子只是个盗用公款的普通案子,不过,敏锐的调查局仍派了一个小组,负责继续调查这个案子。

无独有偶的,在这个案子发生后的三个星期,中东地区一个国家国防部的一个高阶幕僚军官,负责一个新武器开发案的陆军中校拜亚,也在他的家中自杀了。

这位留学麻省理工学院的武器专家,回国后便一直留在该国担任新型武器的研究与开发,曾经设计过不少先进的武器,也算是个天才了,但却莫名其妙地在事业如日中天时自杀了。

这个案子和在美国发生的新闻有异曲同工之妙。据消息人士指出,拜亚在他自杀之前曾经和他工作单位上的一名女军官──葛罗莉少校有恋情。

本来,他们之间的恋情是没有什么的,不过可惜的是,这位葛罗莉少校却是位有夫之妇,而且更糟糕的是,她的丈夫是整个武器研究开发计画中心的最高指挥官,狄尼斯?妥拉维少将。

在这个信仰回教的国家,女子发生婚外情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更何况是发生在军事单位?面,而且对象还是自己丈夫手下的一个下属军官。

狄尼斯?妥拉维少将不是不知道这件事情,但是他比葛罗莉少校整整大上了二十岁,有些时候难免有隔阂,无法沟通良好,而葛罗莉与拜亚又整日朝夕相处,两人一个年轻有为,一个芳心寂寞,会发生恋情好像也无可厚非。

但话又说回来,狄尼斯?妥拉维少将岂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面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