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具》

第十章

作者:谢天

叶亦深背着温妮莎一路疾奔,他的脚程非常地快,虽然背了个人在身上,也不见有任何慢下来的样子,他奔了一段路之后,黑手党的人终于追上来了。

他们共有四辆车,有一辆车是“玛莎拉蒂”,是意大利的著名跑车,这辆车长得很中庸,可是性能却是第一流的,时速从零到一百公里只要六秒左右,真要开快起来,也不会比那些所谓的超级跑车逊色。另外有两辆一样的车,是意大利的“爱快.罗蜜欧”,也都是可以跑得很快的车,而最后一辆车,则是享有盛名的超级跑车“法拉利”,这辆车可是世界一等一会跑的车,不但造型吸引人,速度更是不能小看。

不管这些是什么车,叶亦深现在都面对了绝对的逆境,没有人跑得比“法拉利”还快的,即便是车子,也很难有,就算是有,数量用一只手的手指头就数得出来。

叶亦深发觉他们已经追了上来,而且来的速度惊人,他们在街上横冲直撞、旁若无人。叶亦深每往回看一次,追他的人和他的距离就更接近了,他没有什么办法可想,只有尽了全力往前冲。

黑手党的人开车,叶亦深用跑的,既然跑不过他们,叶亦深便往小路上或是我小巷子钻,他们每辆车内的人都拿着轻机枪,只要一靠近两人就开枪,这一群人在街上没命地狂飙,把路上的行人和车辆都吓得远远避开,还好现在时间不早,来往的车和人并不是太多。

他们从马路的各个方向包抄两人,虽然叶亦深尽走小路和巷子,但要逃出他们的追捕仍是不容易。

温妮莎不知从何时开始便在背上不断指挥左右,叶亦深也不管路是如何,一律照着温妮莎的指示去走,两人在巷弄里左转右转,直跑了有二十来分钟,一直都无法逃出追赶者的掌握。这时来到一个小又阴暗的巷子,温妮莎又指挥道:“右转。”叶亦深听命右转,温妮莎没再说话,他就一直往前奔,没想到这巷子长归长,到了底,竟然是条死路。

“这里是条死路。”叶亦深满头大汗、气喘呼呼的对温妮莎说道。

温妮莎似乎并不意外,道:“将我抱在手里。”

叶亦深不明白她是什么用意,但仍是把她从背上放了下来,并将她抱在手里。

“靠近那面墙一点。”温妮莎又对叶亦深道。

叶亦深不知道她到底在搞什么,只有她说什么就做什么,此时听她的话向前站了两步。

只见温妮莎伸出手对那面墙很有节奏的敲了几下,停了一会儿,又用另一种节奏敲了一次。“退后一点。”温妮莎道,叶亦深便向后退了几步。

过了一会儿,那面墙突然发出很大的声音,尔后竟缓缓地移了开来。叶亦深碰过不少怪事,暗门、机关见过了不晓得有多少,却地想不到在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小巷弄里,有这么精致的机关。

等墙壁移动得差不多足够两人闪身进去时,叶亦深便抱着温妮莎进了墙后。两人一进去之后,墙壁又慢慢地关了起来。叶亦深想起他在无人岛上夺船时,温妮莎叫他将船开来里斯本,原来是她本来就打算来这里的,而她之所以没有立刻赶来,只不过是她的脚行走不方便罢了。

墙壁一关起来之后,里面使变得十分黑暗,一时之间什么都看不到。过了好一会儿,叶亦深适应了黑暗的光线之后,才对温妮莎道:“现在怎么办?”

“现在我们安全了。”温妮莎说道,她停了一下,语气沉了下来道:“我们该说再见了。”

“我知道。”叶亦深淡淡的道。

“你知道?”温妮莎道。

“我其实早就该知道的,当你叫我将船开来里斯本时,我就该知道了。”叶亦深道。

“嗯……”温妮莎没有说话。

“为什么?我不明白为什么你一直想办法夺取那颗舍利子?你到底要拿它来做什么?而这里又是什么地方?是你们的总部吗?还是一个分支?”叶亦深口气不大好的问道。

“你不要问这么多,待会儿听我的,不要问问题,也不要东看西看,我叫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好吗?”温妮莎的口气变得很温柔。

叶亦深忖道:“她的口气突然变了这么多,是为了什么?这里是什么地方?为什么我不能问问题?也不能东看西看?她到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他每到紧张或是危急的关头。那种“满不在乎”的个性便会自然地生出,于是他开玩笑的说道:“是不是我问了问题你就要把我给杀了?还是这个地方很恐怖,我一看就会给吓死?”

他这么说完全是开玩笑的,没想到温妮莎却很认真地回道:“我跟你说真的,你不要这个样子!”

叶亦深在黑暗中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意思是:“我才不听你的呢。”

他鬼脸一做完,便听到一个声音道:“把她放下来。”

叶亦深一听这个声音便知道这人有着极高的武功,他的中气十足,平稳而有力,声音传来时空气中隐隐有一股波动,而且叶亦深觉得这个声音有一股威严,让人无法也不敢拒绝。可偏巧他就是什么都不怕、什么都不管的那种个性,这时一个念头上来:“这些人故作神秘,故弄玄虚,连个灯都不肯开,哼!我就是不放她下来,看他们能怎么样!”他把心一横,抱定了今天无论如何也要背着温妮莎打这一架。

他看不见说话人的位置,也不知道他的方位在哪,所以便向前方大声的回道:“我就是不放她下来,怎么样?有本事你就自己把她抱走……”

他话说一半,温妮莎便阻止他道:“不可以!”声音中有极大的恐惧和敬畏,叶亦深觉得奇怪,温妮莎似乎是怕极了这个人,但他还是抢着把话说完。

他说完之后,便将温妮莎翻转到背上,并且握紧了拳头严阵以待,以防来人突袭。

那个说话的人并没有发出突袋,也没有再说什么,整个空间中只有一片宁静,静到彷佛这时有一根针落地都可以听得见。

人在黑暗时耳朵特别露敏,这时又是那么的静,一点声音都听不到,真是有些恐怖,无迸无际的黑暗在叶亦深的心中散开,就像是要吃掉他和温妮莎一样。

就在这种似乎永远没有止境的黑暗不断的扩大的时候,他感到一阵劲风由刚才发话人之处靠近,这道劲风相当强,叶亦深不由微微一震,但也只一震之后便立即站定,他略一凝神,将气运至四肢,闷吼一声出拳加以反击。

来人似乎想不到叶亦深在黑暗中还能这么快的就作出反击,他这一招尚未使完,便受到叶亦深的牵制,差一点就被击中,不禁连连退了好几步,叶亦深也不追击,一招击退来人便即收招不动。

来人并不放弃,略微一停又再攻上,这一次他用上了更大的力量,出招也更强猛,每一招都攻向叶亦深的要害。叶亦深不知自己和此人有何深仇大恨,竟然连出这么狠毒的招式,他心里火大,所以第二次再出手时,地也不留情,使出他战拳中的一记“贵胜恶久”,以比对方更快的速度击打对方向自己攻来的招式。这招来自“孙子兵法”作战篇中,其意就是速战、速决、速胜之意,这招主要是以五路快拳为主,加上“借力使力”的运用方式,使得此招有着比对方同样招式更大数倍的威力。

他这一招果然立刻产生效果,那人不知叶亦深如何能这般快的出拳,甚至许多招式他都还没出,叶亦深就好像已经看出来了,所以在还没有攻击叶亦深之前,已然被叶亦深所破,来人狂叫一声,连返七、八步。

“你怎么知道我要出什么招?”那人恐惧的说道,他的声音露出了一个习武人不该有的颤抖,而叶亦深一听就知道这人不是刚才发声说话之人。

“既有招,就有迹可寻,除非你不出招。”叶亦深道。

“你看得见我”那人又道。

“看不见。”叶亦深回道。

“那你怎么知道我出什么招?”那人还是不懂。

“我已经说过了,除非你不出招……”叶亦深道。

“我……”来人没了声音。

他突然不出声,不知道到哪里去了。这一下叶亦深倒想不出办法来了,因为他看不到,也听不到,那阵无遐的黑暗又包围了过来。

“你怕吗?”叶亦深问温妮莎道。

“我?我不怕,他们不会对我怎么样的。”温妮莎回道。

“我差点忘了,这里是你带我来的。”叶亦深笑道。

“不要再打了,让我跟他们说。”温妮莎道。

“他们愿意听你说吗?假如他们肯听你说的话,刚才就不会出手了。”叶亦深冷笑。

“不是这样的。”温妮莎反驳。

“那是怎么样?”叶亦深道。

“这个……”温妮莎说不出来了。

“他们或许不会对你怎么样,但是他们却想置我于死地。”叶亦深停了一下,随即又道:“其实我不该再管你了,你既然已经到了你自己的地盘,我没有理由还不放你走,不过,你还欠我一样东西,记不记得?”叶亦深道,他指的是耶颗舍利子。

温妮莎在他背上点了点头,轻轻的摇动让叶亦深知道她的意思。

“那,交还给我吧。”叶亦深道。

“不行,我不能还给你。”温妮莎道。

“好吧,既然你不肯还给我,那我今天说什么也得看看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叶亦深很肯定的道。

“不要……”温妮莎的声音是恳求又无助的。

“放下她!”刚才突发攻击的人又说话了。

“我还以为你走了,一声不吭的。”叶亦深笑道。

“你现在放下她离开这里,你还有一条生路,不然……嘿嘿……”

“不然怎样?嘿嘿。”叶亦深学着他的笑法,听起来有点滑稽。

“不然要你“死”!”他这个死字说得特别大声,好像真有其事的样子。

“好啊!我倒想试试。刚才我就说过,除非你有本事能让我放下她来,不然我死也不会放她下来的。”叶亦深道。

“放肆!今天就叫你直的进来,横的出去。”他这话一说完,立即发动了攻击,他大吼一声,击向叶亦深。

叶亦深退了两步,躲开他这一击,嘴里还说道:“你是不是忘记了,我跟你说过除非你不出招,不然我一定可以破你的攻击。”

那人一迸攻击一边说道:“我不信!”他这话才一说完,就听他“啊”的大叫一声,好像被人狠狠的打了一拳。

“我跟你说过了,除非你不出招。”原来叶亦深在他说话之际已然又用同一招击中了他的左眼。

那人嘴里骂了一句脏话,揉身又上。

叶亦深感到他的拳风逼近,也不退了,道:“你说脏话也没有用,你是打不过我的。”但来人哪里管他,只拚命地使出杀着,想击毙叶亦深于拳下。

“唉!”叶亦深叹了一口气:“你这又是何苦”一招“贵胜恶久”快速的又击中了来人身上数处地方。

那人一连被击中,“蹬、蹬、蹬”退了好大三步,然后倒在地上,不住的喘息。

叶亦深听他的喘息声,知道他已经受伤,应该是不会再出手了,便道:“其实我也没有什么恶意,你们也不需要逼人太甚……”叶亦深这句话刚停,突然就连他的喘息声也听不见了,四周又恢复一片宁静。

叶亦深心里生起一种很不祥的感觉,不知怎么搞的,在这次那人不见的那一瞬间,他的背脊竟然感到一阵寒冷。

室内又是一阵黑暗和寂静,和刚才完全一样。“喂,你到哪里去了?不打了吗?”

叶亦深叫道。他见那人没有反应,便对温妮莎道:“他到哪里去了?”温妮莎摇摇头表示不知。

“奇怪,真是奇怪,一下子人就不见了,连声音都听不见,莫非有鬼。”叶亦深随便地和自己开了一个玩笑说道。

“不是鬼。”温妮莎说道。

“不是鬼,干嘛要这么鬼鬼祟祟的?”叶亦深道。

温妮莎不说话了,只是用力的抱住了叶亦深的脖子,不知道是害怕还是不舍。

就在此时,叶亦深突然听到一声似叫非叫、似吼非吼的声音,突然间一道劲风已然刮上了他的脸,很近,就在他的旁边,他心中一震:“这个可不是刚才那个人,不能大意。”他直觉的运上了七成的功力,护住了自己全身和温妮莎。

接着他感受到一股从未碰过的力量向自己扑来,劲道之强,前所未见。

他几乎连呼吸都无法呼吸,只觉得自己马上要被这股拳风给击毙,他不及细想,忙使出一招他“战拳”中的绝招“无形无声”,这招是“孙子兵法”虚实篇中的一段:“故善攻者,敌不知其所守:善守者,敌不知其所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面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