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具》

第十三章

作者:谢天

“喂!先生,你不能睡在这里!”一个声音钻进了叶亦深的耳里,有一只手不断地在推他。

叶亦深只觉得头很痛,痛得要炸开来,好像宿醉未醒一样。他拍拍自己的头,又摇了摇,才张开了眼睛,这时阳光普照,刺得他眼睛一阵酸疼。

入眼却是两个着警察制服的人,一人正蹲在他的身边,面对着他,见他睁开了眼便对他道:“先生,你不能睡在这里。”

叶亦深看了看四周,发觉自己睡在莱茵河边,而这个所在,俨然就是他在法兰克福追丢温妮莎那天晚上睡的地方。他吓了一跳,急坐起来问那个警员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那个警员笑笑,同道:“这里是地球。”另一个警员也跟着笑了起来。叶亦深本来有点想笑的,可是这会儿却一点也笑不出来,他只觉得头很痛,整个人像是少了灵魂还是什么东西。

那个开玩笑的警员看他不作声,只好咳嗽了一下,又说道:“这里是法兰克福,你还好吧?”

叶亦深点了点头。然后开始想自己怎么会往这个地方的。他记不起来他之前是在哪里?地做了什么?他的头很痛,这些非常简单的事情,这时他竟然什么都想不起来,那种感觉就好像作了一场梦一般。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怎么什么都想不起来?”叶亦深抱着头,努力的想,但就是想不起来任何事。他唯一能记得的,就是他要追一个人,但这个人是谁他不知道,想不起来自己为什么要追他。

他抱着头爬了起来,那个警员扶了他一把,很客气的道:“以后不要喝这么多酒了,还好你没有掉进河里,掉进河里的话搞不好把命都送掉了。”

“谢谢,我知道了,下次……”他本来想说:“下次不会了。”可是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喝酒才弄成这个样子,这句话又怎么说得出口?

那两个警员看他没什么事了,随口说了几句话,便迳自往岸上走去,临去前还对他道:“赶快回去吧,记住,别再喝这么多酒了。”

叶亦深苦笑了一下,同两人挥挥手,看两人走远。待两人走后,他摸了摸身上,想看看有什么可以帮他记起事情的东西,他一伸手人衣服内,立刻发觉他的身上有一本册子,他拿出来一看,书的封面上写着“截拳道”三个字,书是用手写的,不是印刷的“截拳道”?这不是李小龙创的拳法?怎么会往这里?我怎么会有这本书?

他翻了一下,里面记的是种高深的拳法,他虽然对这个书的内容很有兴趣,而他又是嗜武若渴,可是这时他却无心观看,只看了一会儿,又将书放回身上。此外,他的身上就再没有任何异常的东西了。他心里想:“我好像失去了一段时间约记忆,又好像是件上一个很长的事。”他也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一切都是那么的模糊。

他又用力的想了一想,还是想不起来什么事,只好整了整衣服,往岸上走去。

他在德国待了两天,第三天便回到了美国,这两天之中他尝试着去想他失落的这段记忆,但是完全没有效果,什么也没有想起来。

这天他回到家里,他的电话留言机里整整有二十道留言。他放下行李,倒了一杯酒,慢慢地听这些留言。

前面十几通留言没有什么特别的,都是他的朋友打来的,到了后来几道,他愈听愈奇怪,有一遍留言是他的朋友威廉从麻省理工学院打来的,留话的内容是这样的:“阿深,我已经将你要我化验的东西的成分付析出来了,内容物的详细说明我照你留给我的电子邮件地址寄给你了,你去查查看,没收到的话跟我说,我再寄一份给你。东西我已经给你了,你说要请我吃饭的,可不能食言哦!我等你的回话,拜拜。”

叶亦深不知道威廉说化验的事是怎么回事,自己根本没有拿什么东西给他化验,不过他这么说,必然是有这么一回事,但他完全想不起来。他听完,心里想:“我要问他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出来什么线索,可以帮助我恢复记忆。”

他按着听下一遍,这一遍更是奇怪,留言还是中文的:“叶施主,谢谢你帮我们找回舍利子,希望你一切顺利,少林寺全体弟子同感施主大德。”

叶亦深听完会心想:“什么少会寺的弟子?什么舍利子?可能是误会了。”但他随即又想:“搞不好他并没有打错,说不定这边也查得出什么来。”

他又继续听下去,是一个叫珍妮佛的女孩留的电话,从这道以后,都是她打来的。第一遍他说道:“晦,我是珍妮佛……我们找你找得好苦,你既然没事,为什么不来少林寺找我们呢?还是你有什么事被耽搁了?不过知道你没有事,我就安心多了,我现在还在少林寺,过两天我就回法国了,再连络。”

“又是少林寺!”叶亦深心想:“我和少林寺有什么瓜葛?为什么这个叫珍妮佛的也在少林寺?”

她的第二道留言道:“深,为什么你都不来找我们?我们好担心你,不知道你现在好不好?我要回法国去了,我回法国之后再跟你连络,好吗?”

按着是她的第三通留言,她道:“现在是法国时间晚上十一点,我人已经到了法国,不知道你怎么样了?你现在是好还是不好?有没有生病?请你听到我的留言之后,不管怎么样都跟我连络一下好吗?随便说什么都可以,只要让我知道你没事就好,我的电话是732……”

叶亦深听完这些电话留言后,心里便想:“我和这个珍妮佛是什么关系呢?她要这样子急着找我?她很有可能知道我的事情,我得和她连络才行。”他记下了她的电话号码,后面的几通也是她的留言,叶亦深听完之后,就拨了电话过去。

电话接了起来,等叶亦深报了姓名,那头便欢呼了起来,高兴的道:“太好上,你终于打电话来了,我还以为你出事了。”

叶亦深道:“对不起,有些事我记不大清楚了,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你是谁?我们是怎么认识的?你和我发生了什么事?”

珍妮佛还以为他在开玩笑,但过了一会,她才知道叶亦深真的是失去了记忆。她很关心地问叶亦深记得的事情有些什么,从哪里开始不记得了等等,然后才将自已如何遇到他,他们一起碰到了什么事,大概的告诉了叶亦深,不过她所知的也只是到葯亦深跳下飞机为止,后面的部分就不知道了。

叶亦深听完吓了一跳,这么一大段的事情,他竟然一点也记不起来,而且显然这些事情之后,还有不少事情,问题也就出在他跳下飞机之后。

叶亦深和她讲了很久,总他记不起来的事情全都问了个仔细,才挂断了电话。而他决定,明天第一件事情就是去看医生,搞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失去记忆。

这边珍妮佛挂上电话以后,看了一眼旁边坐着的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这女人短短的金发,眼神十分干练、自信,竟然是阿尔卡。这时她站了起来,对珍妮佛道:“是叶亦深打来的?他怎么说?”

珍妮佛冷笑了一下,道:“他说他失去了记忆,什么都想不起来。”

“我看是骗人的。”阿尔卡道。

“我觉得不像。”珍妮佛道。

“怎么说?”阿尔卡道。

“他失踪的这段时间,一定是遇到了什么事情,不然他不会不去少林寺。我之前的判断是他无论如何都会想办法将那颗舍利子送回少林寺,我到少林寺,也是为了这个原因,可是他没这么做,显然是他遇到了什么困难,很有可能就是他失去了记忆。”珍妮佛道。

阿尔卡点点头表示同意。

珍妮佛按着又道:“我本来还想这个人有其他的利用价值,这一下也不用了,他既然失去了记忆,我们又知道了枪的下落,他就不值钱了。”

阿尔卡道:“就这么放过他?”

“不然怎么样?你还想对付他?我看算了,凭那几个脓包,去找他只是自讨没趣,况且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做,不需要再花时间在他身上。”珍妮佛道。

“我不甘心。”阿尔卡道。

“你有什么好不甘心的?我都说了不要再花时间在他身上,你是听不懂我的话?”珍妮佛的口气很不高兴。

“是,我知道了。”阿尔卡竟然很恭敬,看来珍妮佛的地位比她还要高。

“那件劫机的事情你查得怎么样了?”珍妮佛道。

阿尔卡回道:“我已经查出来这一群人是一个新的宗教狂热团体,他们想利用劫机来宣传他们的教义。”

珍妮佛冷笑了一下,道:“真是白痴。”

阿尔卡也陪笑道:“就是,竟然用劫机来宣传。”

珍妮佛道:“我说的白痴是你,不是说他们。”

阿尔卡惊慌道:“为什么说我?”

珍妮佛刮了她一个巴掌,厉声道:“这六个人,是巴国的人,他们生气法国贩卖武器给他们的敌人,所以想劫持飞机要胁法国,不许他们再卖武器给他们的敌人。”

阿尔卡摸着脸,还想强辩,不过看着珍妮佛生气的脸,想说的话又吞了回去。

珍妮佛脸突然温和了下来,道:“最近这枪又出现了,杀了一个荷兰的毒品商,你知不知道?”

阿尔卡赶紧道:“我知道,我知道。”

“那你派人去查了没有?”珍妮佛道。

阿尔卡又道:“我已经派人去查了。”

“结果呢?”珍妮佛问。

“原本这两个持枪杀人的人也被人干掉了。”阿尔卡道。

“那枪呢?”珍妮佛道。

“枪……枪的下落我正在追。”阿尔卡很惶恐。

“说你是白痴还真的是白痴,这么一点事都办不好!”珍妮佛的脸色又变得很恐怖,时好时坏,和那几天跟叶亦深在一起的时候简直是天壤之别,真不知她那时是怎么装的。

“是,是。”阿尔卡不断地退后。

“这种杀手也有办法拿到我们的枪,一定是透过了武器供应商,其他的人都不必管,直接去找这个武器供应商就好了。”珍妮佛道。

“我知道了,我立刻就去办。”阿尔卡道,说着就要退出去,看来她很怕珍妮佛。

珍妮佛看她要走,也不阻止,只是道:“派一个人去查一查叶亦深是不是真的失去了记忆,若是真的,就放弃他,要是他不是真的……”

阿尔卡道:“怎么样?把他做了?”

珍妮佛想了想,说:“算了!反正他也不知道我的身分,不必要去宰他,而且他也不是那么好宰的,弄个不好,我们还要损兵折将。”

阿尔卡好像有点失望。

“就算他恢复了记忆,或是他没有失去记忆,他都以为你才是阿尔卡,所以,没有关系。”珍妮佛好像很满意。

原来这个女人不是阿尔卡,真正的阿尔卡是珍妮佛。

“你下去吧。”珍妮佛道。她称了声是,便退了出去。

珍妮佛倒了杯酒,整个人仰倒在宽大的沙发里,这个房间不是别处,正是叶亦深碰到阿尔卡的那艘游艇的房间。

结果,那天假的阿尔卡放走了叶亦深之后,打了一通电话,就是打给珍妮佛。珍妮佛才是真的阿尔卡,她不出面,就是因为她认识叶亦深,所以才伏了这一笔。

她本来计划放走叶亦深,然后她再和叶亦深不期而遇,在叶亦深没有防备的情况下调查武器的下落,她知道找人盯着叶亦深这个方法不够好,迟早要被他甩脱,于是她便自己出马,这原来是条好计,只是没想到在飞往中国的途中遇到了劫机,搞砸了她的计划。

叶亦深到底是没有猜出她的身分来,虽然他心里略微觉得珍妮佛有事隐瞒他,但怎么猜也猜不到,她就是阿尔卡。现在他失去了记忆,她的身份就更不会被揭穿了。

珍妮佛喝了一口酒,整理了一下情绪,又打了一个电话给叶亦深,电话中还是那副纯真无邪的口气和态度,和叶亦深闲聊了好一会儿,她这么做无非是想再确定一下叶亦深是否真的失去了记忆。

现在她比较肯定,他是真的失去记忆了。不过,叶亦深的事并没有大让她烦心,她根本不在乎叶亦深是不是有记忆,就算叶亦深今天变成一个白痴她也不会有什么难过的,叶亦深从头到尾就只是她的一个饵,现在她发现这个饵钓不到鱼,她自然就把饵给丢掉。对她这种等级的情报人员来说,没有好处的事情她是绝对不会去做的。

更重要的是,叶亦深也不是好惹的,她听过叶亦深的事迹,也一亲眼见过叶亦深的能力,除非万不得已,不然也不想和这种人为敌。

       ※   ※   ※   ※

叶亦深打听到了一个很有名的脑科医生,是专攻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三章第[2]节